店小二传奇

第4章 博艺之事人如麻

第四章 博艺之事人如麻

日正高照,白云朵朵,看似晴朗的天,那可是说下就下。

如归酒楼后面一单独隔出来的小院,杨柳依依,飞花飘絮,‘沙沙’翻炒之声偶尔随风传来,一缕轻烟从那单独的屋子中冒出,如有人走近一闻的话,就能知道这菜香是从中飘出来的。

如归酒楼的杨大小姐现在就坐在这屋子门口处的一个石桌旁,两手轻轻攥成拳头,自然地放在桌子上,小鼻子在那一吸一吸的闻着味儿,眯眯着眼睛,还不时吐两下舌头。

“小店子,我说你到是快些呀,这都等好长时间了呢!”

杨大小姐看来已经是等不及了,正不停的催着。

“唉!就好了,稍等!”

店霄珥嘴上答应着,手里还在忙着翻炒蛇段,旁边装着热盐的木桶中同时飘出一股香味,是盐火局大王蛇,手中这个是椒盐大王蛇,都是店霄珥专门给那大小姐做的,平时总吃人家的心里过不去。

两盘菜同时端上来,这大小姐不象平常女子那样不敢吃,除了刚看到这蛇的时候吓了一跳外,等缓过劲后居然还敢和那蛇瞪眼睛,也不知道那蛇的眼睛能不能看到她。

“嗯、嗯,好吃,别光看着我吃,你也吃,嗯!我说小店子,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我觉得你这手艺比那厨房的大师傅,那周师傅,还厉害一些呢!当初留下你就对了。”

大小姐嘴里吃着还不愿闲下来,不停的说,好象当初留下店霄珥是多么伟大的壮举一般。

“那是,大小姐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文武双全的人物,尤其是看人的眼光那才准呢,哦,对了,拳脚功夫也不错,要不是这几日我每天早上跟着大小姐练那么一下子,昨天那壶水一定会烫到身上的,说起来人家打赏的那功劳和银子有一半应该归大小姐,要不是有您的言传身教,我哪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

店霄珥在那坐着,边溜着茶水,边和大小姐互相吹捧,两个人来回的说着,脸不红,心不乱,尽显高手风范。

“小店子,要不,我给你安排到后厨房当大师傅得了,多做几样菜给如归酒楼打响招牌,赚的钱也多,恩…不行,不能去那,那就没时间给我抓兔子了,你自己说说,除了炒菜和跟着我学的那点功夫,你还会些什么?”

这大小姐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看那样子好象是在为店霄珥发愁,不想埋没人才吧又不想安排到没有空闲的地方。

“大小姐,要说这会的东西,那可就多了,象那天跟二掌柜的说的那些我可是都差不多,只是有些人不信罢了。”

说着店霄珥就深吸口气,端起茶盏鼓作高深的样子抿了那么一口。

“哦?真的?”

“真的”

“看那远处的山没有,作诗一首”

“没问题,远看青山锯锯齿,近看青山齿锯锯。有朝一日翻过来,上头不锯锯下头锯锯。如何?”

“好诗,当浮一大白,恩,小店子,以后哪个要是得罪了我,你就去给他念诗,一定要把他恶心死,咯咯咯!”

———

晃荡个身子,嘴里叼着根牙签,店霄珥一步一摇的打如归正门进入,跟个大爷一样四处瞟了一眼,看到二掌柜的正在那柜台中闲坐,旁边的钱伯依旧拨拉着他那个算盘,这才走过去。

对着二掌柜的说道:“二掌柜的,我回来了,昨天给大小姐办些事去,这算是跟你打声招呼了。”

怎么看现在的店霄珥都是一副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模样,把那二掌柜气的直咬牙,若不是今天大小姐警告一番,此时真的能把店霄珥给打出去。

只是这二掌柜的脸色来回变了几,突然间又变了回来,还作出一副亲热的模样,站起来拍着店霄珥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小姐看中的人就是不一样,果真是有过人之处,霄珥啊!好好干,我看好你,两天后的酒楼博艺会给你报了个名,负责八方接应。这两天的人能多一些,恩,你们忙吧!”

说着话工夫,二掌柜已经走出柜台,又对店霄珥和蔼一笑,这才缓缓离开。

有问题,这里面有问题,笑面虎,笑里藏刀,这二掌柜的在下套,店霄珥反应很快,看着二掌柜的样子,心里有些没底,得弄明白了,找谁问呢?

转回身看到小狗子正在那一楼一角站着呢,正好要帮他一下,连这个事情一起问了吧,店霄珥想着事情,向那边走去,从怀里把那七钱的银子掏出来。

“小狗子,听说你爹,恩,那个,咱叔病了,这些日子一直都没好,应当抓紧治,嗯!要是钱的问题,我这里有些闲钱,你先拿去用,买点药和肉啥的补补,别急,叔他福大命大,会好起来的。”

这也是得到工钱小狗子那么数来数去的原因,实在是等着那钱救命呢!

“小二哥,我,我,我谢谢你,可,可我以后拿什么还呢?”

小狗子两眼希冀的看着那不大的银豆子,放在腿旁边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想要,又怕还不上这份钱。

店霄珥马上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一把把那银子掖到了小狗子腰间的褡裢里。

“拿着,跟我客气什么!昨天那不是刚得了一块银子么,二两多呢,治病要紧,别因为这点钱耽误了咱叔的病,一家人都在才有个盼头,恩,那个,对了,问你个事儿,酒楼博艺会中的八方接应是干啥地?”

“谢小二哥,您放心,等以后小狗子我要是有了钱一定还您,有活招呼我一声就成,这些钱足够请个大夫的了,谢谢你,小二哥,你问那个八方接应?酒楼博艺会要比的是柴房劈柴、护院棍棒、厨房做菜、帐房算帐、吟诗解画、打扫摆放、沏茶倒水、吹拉弹唱,就这八项。八方接应就是这八个方面都会,哪家酒楼觉得自己获得的荣誉不够或者是处于弱势,那么就可以提出来这个八方接应。”

“如对方也有同样的人员,愿意来比的话,就是两个人比,要是对方没有这样的人或者说不愿意用一个人和你比,那你就要分别和那些参赛的八个名次排前的人每人再比一次,赢了分数加倍,输了分数减倍,同时还要拿出来不少钱。”

说到这,那边有喊添水的,小狗子先店霄珥支应一声过去了,店霄珥一个人考虑着那八个项目,这不就是全能么!有人能干得了?

果然,一会儿小狗子回来了,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刚才那八个其实从来就没有人做过,最多的时候只有五项被一个人把别人都比了下去的,到现在成了一个跑腿的,多数时候是用来给那些比赛的人打个下手的,赢了可以跟着得赏钱,输了的话那就也要跟着被罚,不再单独提出来,咱们这如归酒楼可是连续几年都没有赢过的,上界的八方接应没有一个人去做,小二哥你,你不会是想去吧?”

“不想去,一点都不想去,可我已经被二掌柜给安排好去了,小狗子,那吹拉弹唱我怎么没见过呢?”

店霄珥这时已经明白了,那二掌柜的就是想让他跟着那几个方面的人打下手,如归酒楼这几年一直都不行,输了正好让自己多次被罚,怪不得刚才笑地那么奸诈。

“有,吹拉弹唱到了比赛那天就来了,平时来这里都是些老主顾,来这偏远的地方就是图个清净,更有的是自己带着人来,再说那唱书的就那几段来回的讲,在哪不能听?旁边的那个小铺里就有,如归以前也有过,小二哥,比赛那天可是会来一些名人呢,你还是找大小姐帮你吧!不然等真的输了,你可是要跟着罚好多次。”

———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大小姐,数错了,你拿走的那是七个,还有这几个是我的。”

“才不是呢,这是刚才数过的,不信你数数你自己的!看看是不是40个铜钱?要是的话就没错。”

“是,是40个,可我今天得到的是95个铜钱!”

店霄珥自从上次对大小姐说过类似于功劳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这样话后,大小姐就要从每天他得到的打赏中拿到她自己应该得到的那一半,这两天来都是如此,仔细的数后小心的放到一个粉红色的荷包里面,看着她那带着成就感的模样,店霄珥也乐得陪她玩,更不在乎那几个铜钱,分赃过程中,两个人都是一副认真的模样。

“小店子,听钱伯说,二掌柜安排你当八方接应?这到是个好事情,有你在一旁帮衬着,或许能赢得几场比赛也说不定,至于输了你也不用担心被罚,是那些人无能,本小姐找来的人能有错么?哼!看看这打赏钱就知道了,今天那四个一等店小二加起来才得到42个铜钱,哎!我这怎么是30个铜钱呢?你再给我五个,你那40。”

店霄珥晚上来找大小姐就是来说这个事情来了,没想到那钱帐房已经帮自己说完了啊,钱伯=自己人?

这边还要陪大小姐继续。

“那25个你放荷包里了,你最少再给我七个我才能少赔点。”

“没呀,荷包是以前的,我再帮你数数,是40个么?”

“大小姐你说不用被罚?那好,我去,赢了给的赏钱多么?”

店霄珥这时候才放心,赢了可以拿钱,输了也不被罚,这是好事,有大小姐撑腰,还怕他二掌柜的不成?

杨大小姐同样高兴,通过多拿,隐藏等手段到底把95个铜钱给分成了35和60两个‘平均’等份,在手中掂量几下,把那60个乐呵呵地放到荷包里面,那荷包马上就鼓成个圆球。

“赏钱?有啊!每个比试都是由各方出三个人,算整体成绩,第一名得3分,第二名得二分,第三名得一分,以后没有分,第一名给100两银子,第二名有50两,第三名10两,可三家酒楼谁得第三,自己内部就算是输了,那银子扣掉不说,还要被罚,这是按照酒楼算比赛人头算的,三个人比赛一共能得300两,回来以后给加赏300两银子。你打下手的也给一成,你最好多跟着赢几场,回来我们分钱,你那钱刚才又帮你数一遍,35个,看看对不?要不一会儿再给你数一下。”

“对,都对,不用数了,35个正好,我回去了。”

店霄珥一把搂起剩下的铜钱,闪身而去,背后隐约传来要给他换住处的声音,连忙回头喊了句。

“不用了”

———

滴滴答答,雨点落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睡不着觉的几个人翻来覆去在那席子上动弹。

感觉到别人也没有睡,布头当先开口说道:“小二哥,你说给你打赏钱的人怎么就那么多呢?你这分给我们一些还剩不少,我们一个月下来,能赚上200来个铜钱,就算是不错了,给家里买上几斗糙米,偶尔扯几尺布,买点肉,还能存上一些,比起那砍一天柴赚5、6个铜钱还要养一家子的人可强不少,可你赚钱就跟喝水一样,也怪不得那一等店小二赵文生等人眼红。”

“可不是么,象如归这样的酒楼,要招店小二都是打破脑袋往里挤,当初我们就是从不少人中拼出来的,缺一个空挡,二掌柜的本来还想从这里面得点钱,结果你一来就被大小姐给通过了,他不恨你才怪,听说他还是那赵文生一远房亲戚,要不然怎么也姓赵?”

这平时不爱说话的胖墩儿这几句话说地到是明白,原来恩怨都在这呢!

店霄珥感叹呀,这做个店小二还要凭运气,要是没有那大小姐,自己连店小二都当不上,又想到昨天得罪了赵文生的事,遂说道:“说来奇怪,昨天那事以后,姓赵的居然没找事儿。”

“小二哥,人家昨晚已经来过了,是你不在,留话说让你带着银子去给人家赔礼去,其实就是面子话,你要是真去了他那,他说不定马上就能给你赔礼,大小姐的人他敢惹吗?”

布头说这话的时候说不上来是气愤还是得意,也许两种感觉是混杂在一起的,总之表情很丰富。

店霄珥听这话,心里却不怎么舒服,在别人眼中,自己就一吃软饭的不成?

———

一夜过去,又一个新的早晨开始,因下雨店霄珥是在那养兔子屋中完成早上陪练任务的,照常来到前面,今天这人明显的多了起来,后天就是由拳镇的酒楼博艺会,这时节知道消息的早早就赶过来,一时显得由拳镇热闹起来。

看着外面还在淋漓下着的小雨,雾蒙蒙的天,还有穿流的人群,到让他想起来一首歌中的两句词,多少楼台烟雨中,车如流水马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