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首场郁闷事繁杂

第六章 首场郁闷事繁杂

辰时四刻,所有该到的队伍都已经站到了赛台之下,看台上也都坐着差不多的人。

作为上界也就是去年的第一名,迎鸿酒楼大掌柜首先站到了台上,向着四面一抱拳,这才开口说道:“承蒙各酒楼去年相让,迎鸿有幸夺得了上次的第一名,从新皇登基到如今,这由拳镇的酒楼博艺会也举办了十一界,今天也就是第十二界,说起来这由拳镇所处地方因不是那么重要,来往行商、游人屈指可数,之所以到了现在经常有一些人专门来此,可以说都是这十来界的大会所至,因此,我们这些酒楼举办比赛的目的就不是只为了争一个胜负,想来大家都是觉得要把这种竞争当成一种提高自己的手段,故此,我宣布,第十二界由拳镇酒楼博艺会现在开场。”

他这喊完了开场,就有专门人员组织上来宣布其他别的事情,介绍一些场外的评委、公正人,说一说比赛的具体项目,等等!总之一直到了巳时四而刻的时候才算真正比上了。

店霄珥早就知道开始的时候一定会有人上来喋喋不休,说个没完的,刚开始那会儿,就找到那个不知道被谁给抬到队伍后面木头那,一屁股坐下就不起来。

一直等到比试开始,他才晃晃悠悠打着哈欠站起,从如归酒楼人群中挤出去,第一场比赛,‘神斧劈柴’,就是看每个地方柴房的工作情况,这柴火不是光有一身蛮力就可以乱劈的,要整齐、易燃,耐烧,等几个方面来看,用途不同,柴火也不同。

比赛这个项目的一共有六家,除开三家酒楼,剩下的都是小茶馆之类的,店霄珥要负责的工作是把别人劈好的柴火整齐码放好,在抽空帮着选好劈的木料,六家出来的比赛人员都是膀大腰圆之人,身上的肉都是一块一块堆在那。

每家上去七个人,三个劈柴的,三个挑柴摆柴,还有一个八方接应,店霄珥跟着如归酒楼六个人后面上去的,因穿着不同,台下的人先是愣了一下,后看到其站在如归酒楼这边,这才明了,只是心中都有所疑惑,一些讨论也是关于这服装不统一。

店霄珥抬头看向另外五家自己同行,其中有三个人都是身体健壮之人,另两个却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手里居然还拿把扇子,这样能也行?一声令下后,除了店霄珥和那两个书生模样的人,其他人都忙了起来。

那两个书生模样的非但没有帮着自己这边的人干活,反到是合在一起向店霄珥这方走来,到了近前其中一人对着店霄珥一拱手道:

“这位兄台想必也是读书人了?在下杭州人士,姓许,名卿、字翰臣,旁边这位乃是汉阳人,姓郑,名远、字长存,还未请教?”

这下店霄珥明白了,这八方接应只能从头到尾选一个人,就看你酒楼侧重哪个方面了,这两个人分明是冲着吟诗解画或者是吹拉弹唱去的,分别是迎鸿和泰来两家,而那三家就是奔着神斧劈柴、护院棍棒、打扫摆放来的。

店霄珥不知道凭什么这两位能看出自己也是读书人?不会是自己没有那大块头吧?觉得人家来问,自己也不好失礼,同样一拱手,弯腰把弹到自己这边的柴火拣起来边往放柴的地方走边说道:

“本地人士,姓店,名家,字霄珥。”

店霄珥本来就这一个名,没有字,为了充场面,把名当字,一想自己都已经是一个店小二了,再有个店家也无所谓。

劈啪又崩过来两块木头,赶紧帮着扔回去。

那两个人明显被他这个动作给刺激到了,心说都是读书人,你怎么能干这粗活呢?再一听他的名字,店家,店小二,这名字起的,是一点文人的样子都没有,要不是长的白净,真以为是一打杂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竞争明显激烈起来,店霄珥不想在上面白站着,也跟在后面学那三家的八方接应忙开了,一时到把这两个人给凉在旁边,那两人瞅着他有点不上路,相互看了一眼摇头离开。

要说这劈柴,店霄珥可一点都不陌生,跟老头子生活14个年头,从四岁开始劈了十年的柴,凡是带着刃口的武器、工具,基本上都能用来劈柴,也算似乎自我锻炼了。

两刻钟过后,劈柴的这些人各个都是喘着粗气,汗流浃背,店霄珥看着几家的柴火,不得不佩服名楼就是名楼,别看那三家多派上来一个人,那效率还是比不这上三家酒楼,尤其是那迎鸿酒楼的,那速度只能用一个快字来形容,稍微一估摸,店霄珥发现此时自家居然还是第三。

这可不行,怎么说也要来个开门红,那边看台上一个小姐和一个少爷还等着分钱呢!这回不再旁边捡漏了,主动来到那木头堆,两只手飞快的选了起来,都是没有枝杈,相对干燥,一头可以立住的,只要拿斧子的人不是缺心眼,那木头拿过来一立,一斧子下去,就是应声而开。

又过一会儿,这如归居然还是第三,店霄珥回头仔细一看,才明白,这三个劈柴的人中间那个出工不出力,动作是快,可总是劈偏了,几下都弄不好一块木头。

生气中店霄珥几步走过去,一伸手抓住斧子说道:“斧子给我,你去拣柴去。”

不想那个人脸上犹豫着就是不松手,也不说话,眼睛到是直往身后的如归酒楼那人群地方看。

店霄珥见他不松手,就想强抢下来,可这时就听到那二掌柜的声音传来:

“店霄珥,你不去帮着挑木头,在这捣什么乱?难道你想让我如归输掉不成?”

旁边的那个赵文生也跟着叫嚷“这个店霄珥就是想让我们输,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他上去了。”

不少的眼睛这时候都看向了店霄珥。

深深的看了这个二掌柜的一眼,又看了这个劈柴的人,店霄珥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站到旁边看着,当个闲人,连拣都不拣了。这二掌柜那天买自己柴火的时候可是夸自己柴火选的好,这会儿居然说自己捣乱?

可这因为一耽搁,拉开的距离更大,下面的议论有些也针对开始店霄珥。

“你听说了没?这个叫店霄珥其实就是靠着女人赚钱的,得的工钱最多,其实什么都不能干。”

“可不是么!我都听说了,他还偷人家客人的钱,前几天被抓住了,一顿好打,要不是有人护着,早就被撵出如归了,哎!世风日下啊!”

店霄珥听到这些声音,再次转头看那二掌柜,发现他也正看过来,嘴角还带着一丝嘲笑,象是说店霄珥不自量力一样,懒得看他,店霄珥转回头嘴里低声骂道:

“妈的,垃圾,行,敢使坏,那咱就走着瞧!”

这个时候台上的比赛也将要结束,这个比赛时间长了也没有用,就以半个时辰为准,这时一看台上,很显然,迎鸿第一,应得三分,泰来第二,得二分,如归第三,得一分。

这也算是如归输了,店霄珥冷冷的看着那六个人,发现其他五个人都是一副无奈的模样,唯有刚才中间劈柴的那个,眼睛中居然给人的感觉有一种高兴的样子。

回到如归的队伍中,迎来的那些指责,店霄珥理都没理,直接找到了小狗子三个人,往旁边一站也不说话,那三个人到是对他很相信,什么都没说。

再下一场就是打扫摆放,这个店霄珥不是强项,在山上的时候东西放那地方都是爷爷给弄好的,至于打扫,两个人一对懒鬼。

用爷爷的话来说就是这些灰尘都是你心中觉得存在所以才存在的,店霄珥也在一旁赞同,对于这点来说那就是不管佛家、道家,只要能不用干活就是好家。

等着看台上的人趁着空闲交流一番后,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此次参加比赛的是八家,八堆各种东西胡乱的堆放在那,每家画出一规定的地方,要把那些东西整齐的摆放好,还要都弄干净了,其中不乏一些带着清洗的东西。

这时候店霄珥唯一能做的就是充当一名力功,哪里有东西要挪动,他就跟到哪里去,那泰来和迎鸿中两个书生还是老样子,一手拿着扇子,在那旁边看风景。

依旧是三家酒楼领先,这边如归桌椅都差不多弄好后,就差着那些瓷器,店霄珥手里各拎着一个大个花瓶,正准备往桌子上放的时候,就听到身后风声传来,感觉有东西打向自己的腿弯处。

暗骂一声阴毒,只得使劲到那地方,硬扛一下,装做没有站稳,踉跄几步一下扑倒在地,好在那两个花瓶幸运地都压到了身上,引起一阵惊呼,再回头看时,哪里知道是谁打的,看来这一下是白挨了。

等到这次比赛结束时,终归是没有比过泰来酒楼,只得一个第二,这还多亏了那两个花瓶被店霄珥保住了,不然连第三都可能进不去,上午比试到此结束,如归共得三分,算是第三的成绩,自己得银5两,那一两不知道给不给,给就六两,三个人分,一人二两,好算帐!

离开台子四处寻找大小姐,摸了摸怀中那纸包,还在,看来今天是用不上了,转了一圈没找到大小姐,却被二掌柜及赵文生找到了,听了一席话这才明白,原来这几人是来警告自己来了。

一大堆什么不遵规则,不听安排才使得如归没有第一的大帽子扣了下来,又说了一堆要如何惩罚芸芸,最后的意思店霄珥明白了。

下午要比的就是那吟诗解画、沏茶倒水,这两项都由一等店小二来负责,加上两个二等店小二,目的就是告诉店霄珥下午的时候上场可以,只是不准参与其中,不然输了就要承担全部责任。

店霄珥心中一乐,正好自己也准备看笑话呢,人家派来的那两个可是念书之人,就是不知道身份是不是酒楼中的,不然应该算是作弊才对,自己如归酒楼四个一等店小二还真不知道什么水平?哎!你们拼去吧,可劲儿的玩,等你们搅和完,觉得行了的时候再说。

打定主意后店霄珥到觉得轻松了不少,痛快的答应了二掌柜的要求,只是说要通报大小姐及大掌柜一声,别到最后输了把责任推给自己不努力上去,却被二掌柜要求不准说,要说也要等比完再说,不然就要店霄珥担责任,这个最后店霄珥也答应了。

看到别人都各自找地方,店霄珥也考虑着自己该如何,最后觉得应该先找到大小姐才行,想着那些材料自己可以随便的用,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到了看台上一看,早就没有人了,转了好一阵子才在反应过来,自己有些笨,这个时候杨大小姐一定是要先回她那院子的,别的地方也不能随便让自己做饭。

穿过人群回到如归酒楼后院,果然,这杨大小姐正拉着那小少爷逗兔子和花鼠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