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准备不足也抓瞎

第八章 准备不足也抓瞎

仁庆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由拳镇的各条大街上额外热闹,拥挤着的人群,来回呼喊着的声音,把昨夜一场雨带来的清冷扫个一干二净。

各酒楼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派出店中伙计到处搭棚熬粥。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如归酒楼店霄珥’这是一个正在忙碌着的伙计嘴里说出的话。

‘这一切都要感谢如归酒楼那个店霄珥’这是从一个免费喝了四碗粥的人嘴里说出来的“小二,再给我弄两个包子,添一碗粥,嗝!今天这包子和粥味道和平时都不一个味,好吃,嗝!”

店霄珥呆在自己睡觉的地方,正让小狗子三个人帮忙往身上缠布呢,各个地方觉得能够被打到的都要弄上几层布。

“那个铁条,对,就是那个,来,拿过来,帮我绑腿上面,等着比棍棒之时好用,嘿嘿!翰臣兄,长存兄,今儿咱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了。”

店霄珥这边忙着可劲地往身上装抗打的道具,把身上缠了不少的布和铁条,凳腿之类的东西。

在另一个院子中,同样躺着四个人,也有人往他们身上缠东西。

“诶呀!疼啊,赵文生啊,都是你害的,非要听那二掌柜的,现在如何了,咱们几个挨打的时候他跑一边说风凉话,当初答应的银子到现在也没有看到,都是听了你说的话我才跟着。”

说话的人正是跟着赵文生的一等店小二,不但是他,另外两个人也都是同样的待遇,昨天的故意输局是个人就能看明白,要不是店霄珥最后帮着赢了几分,这几个人的腿都能给打断了,这个时候正声音沙哑的埋怨赵文生。

赵文生强忍着身上的伤痛,昨天他挨打挨的最多,那一顿鞭子抽的,到后来自己都叫不出声音来,那鞭子刚开始是疼,到了后来就是一种麻中带疼,再到后来,再到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刻他依然用那怨恨的眼睛盯着棚上的一个蜘蛛,嗓子里面好象让人用刀割了一般的难受,可还是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这个事情,其实都是怨那个店霄珥,不然大小姐也就不会那样把精力放到我们身上,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推委过去,这几年如归根本就没有得到过一次第一,这个仇,一定要报。”

———

昨一天,迎鸿与泰来各得九分,并列第一,如归以三分之差,暂时居于第三,其他的一些连个象样招牌都挂不上,靠临时请人打擂的酒店、茶馆,只得继续用期盼的心态等着这三家酒楼的漏洞,好搀和上那么一脚,取得一定的名声。

吃饱饭的人今天显得格外精神,雨后清新的空气让人觉得呼吸都顺畅不少,和昨天一样,该占位置的继续占位置去,那比赛的台子是用木头搭成的,下过雨也不影响,地上稍微有些泥泞的地方,早有人用大粒的沙子与碎石铺垫完毕,踩上去‘沙沙响’。

那些孩子几乎各个手中都攥着包子,肉馅的是绝对不可能有,都是菜,可就这样孩子们也是高兴的,那面至少是白面,平时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回的,这一下可算改善了一下生活,同时店霄珥这个名字也被由拳镇的人记住。

今天还有四项,店霄珥外衣里面被包的象个木乃伊一样的晃荡着走过来,伸出拳头对着自己的胸脯使劲来两下,咚咚直响。

费劲地转个头跟后面抱着弟弟的杨紫萱说道:“今天这四项比完就该我出场了吧?怎么个安排呢?”

店霄珥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这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出彩,希望别演砸了。

“不清楚,许是应该今天晚上就比吧?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做好了,今次如归酒楼可就看你的了,你可是我亲自招来的,等赢了,我一定多给你赏钱!”

杨大小姐同样有点紧张,这可是她第一次出来帮着打理生意,她需要一个成绩来让大家认可她。

杨紫煜小手当中还攥着那二两银子,半靠在姐姐的肩膀上兴奋的往台子上面看。

这边店霄珥跟杨大小姐商议的事情别人可不知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如归酒楼今年又是一个第三的局面,有一些个私下里的赌局也把如归胜出的赔率定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

今天的四个比赛项目是护院棍棒、厨房做菜、帐房算帐、吹拉弹唱。

这四个项目中的吹拉弹唱和护院棍棒都是从外面调的人手过来,平时根本就见不到,只因这由拳镇太小,来这吃饭的都是些图个清净的人,泰来、迎鸿、如归三家酒楼在这个地方到是显得很另类,可还真就有人是奔着这三家酒楼来的,每次吃饭花的钱还不少。

巳时整,比赛开始,比的是做菜,先前就有人把所需一干用具都搬到台子上面了,如归这边的是后厨的大师傅,姓周,40来岁的年龄上,略显发胖,平时一般人吃饭都是二师傅或者徒工来做,只有一些有钱有势,或者知道根底的人才会让周师傅亲自掌勺。

周师傅叫周明志,一手海鲜做的比较好,要是光比海鲜的话,以鲜出名的迎鸿酒楼都要让他三分,以前也赢过这个项目的第一,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这项比试一共凑出来六家,一字排开,三家酒楼的大师傅带着二师傅和徒弟在那砧板后面站好,其他凑来的三家都是三个人,一个掌勺的,带一个徒弟或者儿子,加上临时求的或者是花钱雇来的接应,就是那么个意思了。

店霄珥看到还没开始,先挪腾出来,对着周围开喊:“父老乡亲们,如归酒楼决定了,比赛后的三天时间之内,为酬谢各位的支持,早餐一律只收平时价格的一半,大家说好不好?”

喊完后,店霄珥开始等待着那如潮一般的喊好声,可过了一会儿发现没声,冷场?这下可难受了,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店霄珥那脑门上当时就见汗了,尤其是看到那二掌柜嘲笑的嘴脸,更是觉得不舒服。

最后还是一个学徒把带着非常尴尬表情的店霄珥给拉了回来,小声告诉他道:“咱那酒楼一半的钱也不少,要是有那钱,人家早就自己做了,还能少吃一顿饭不成?”

……

这边店霄珥考虑着得失,那边已经比上了,这个做菜的评判人员就是看台上选出来的有身份的人,结果,周师傅不负众望,真就靠着一道经典菜‘西湖醋鱼’赢来了宝贵的三分,第二的是泰来,也是一道名菜‘冰糖甲鱼’,把自己的甜主打了出来,反到是迎鸿,不知道怎么想的,放着自己擅长的鲜不做,居然弄了个川菜,也很经典,‘宫爆鸡丁’,可惜这边的人吃不惯,只好排在第三,得一分。

这下子如归的人高兴了,尤其是那几个学徒,他们也是有额外的赏钱的,店霄珥也高兴,到不是那可以得到的十两银子,主要是因为在后面的三项比试中再拿二分,就可以通过单人比试的八方接应翻盘了。

稍做休息,下一场护院棍棒开始,这也是店霄珥期待的项目。

摸了摸缠在身上特殊部位的东西,店霄珥一手抄着一根棍子就上去了,如归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四个大小伙子,各个都是一身短打扮,有拿刀的,有拿剑的,还有拿枪的,就是没看到谁拿棒子。

晃悠两下棒子抬头一瞄正瞧见许卿跟郑远在那拿个扇子装文雅呢,几步趟过去,开口说道:“翰臣兄和长存兄,来了?不知道可准备好否?嘿嘿嘿!”

笑的这个阴啊,让许卿跟郑远同时一哆嗦,相互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问道:“这个,这个霄珥兄问的是何事?”

装,跟我装傻冲愣,嘿嘿!今儿可不成,我让你两个装斯文!店霄珥心中腹诽着嘴里却正经地说道:“二位仁兄难道不知道这场比的是棍棒么?我们正好来切磋切磋。”

“切磋?这个就不必了吧?还是看着他们摆弄即可,都是一些套路,比的也是谁熟练,谁动作耐看,厄!霄珥兄不会是认为互相直接打斗吧?”

许卿看到店霄珥这个模样好象明白过来了,这才出言相问。

“啊?啊!恩,对,看他们也成,其实那个我曾经也学过几下子,想来二位也会呢,这才准备耍弄一下,让二位看个新鲜,既然,那个二位看别人的,小弟也跟着一起看好了,呵呵!”

店霄珥觉得今天出门前没看黄历是不对地,经常犯一些常识性错误,小狗子他们也是的,居然不告诉自己一声,早上还帮着缠东西。

武术套路一耍弄起来确实挺好看的,台下的这些老乡更是高声叫好,这个可比刚才做饭的强,那做好的菜只有几个人能吃到,不管如何的香和他们没关系,只有这样他们能看到的才好,平时可没有这样的节目。

比比画画的时间过的飞快,一会工夫居然就到了午时四刻,该吃中午饭了,这一场的分也跟着出来了,迎鸿的那队做了不少惊险的、高难度的动作,成为第一,得三分,如归这边几个小伙子也不错,可惜有一个小子摔个跟头,这是失误,所以只得一分,剩下二分给泰来了。

对这个结果店霄珥非常满意,已经有翻盘的分了,还剩下两项,再弄个三、五分的,说不定都不用自己上场。

活动活动身子,下去找小狗子帮忙拆东西,正好问问,为啥不告诉自己是这么个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