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才子总伴佳人旁

第十章 才子总伴佳人旁

随着那花车车帘一掀,本就注目着的那些眼睛突然间就又奋力地睁大了一圈,无论男女老幼,各种复杂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好象把周围整个都点亮了一样。

店霄珥也不能免俗,集中注意力使劲盯着属于如归酒楼这边的车猛瞧,希望能看到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地女子,在出车门的时候展颜一笑、纤腰一扭,用迷倒众生的形象直接被大家定为第一,那分也破例加到五分,一举夺下酒楼博艺会魁首,免得还要自己这个有些怯场的八方接应出马。

几乎是同时,六辆花车上不分先后的出现了身影,都是一样的罗裙轻摆,锦腰素带,薄纱笼面地看不到脸。

“哎!这事儿闹的,可惜我这一片心了!都是见不得人的玩意!”

店霄珥自怨自哀地发一句牢骚,刚才想到的那个出场看来是没有了。

这时候他已经跟着表功的钱帐房来到看台这边,杨大小姐好不容易抱着寻来的弟弟挤到他身边,当先就听到这么一句。

腾出手来在他后面捅了他一下“小店子,你嘀咕什么呢?谁见不得人啦!那可是我们家从西湖畔调过来的名角,搁在往常这地方可是见不到,这都是因为我在这里坐镇,你应该感谢本小姐才是,恩,到是刚才你在台上的表现被我爹夸了呢,说本小姐眼光准,咯咯!”

煜儿也趁着这个机会,对着刚转过身的店霄珥伸出双手“小店子哥哥,抱!”

接过煜儿,在他脸上使劲亲一口后,店霄珥这才说道:“是见到了,见到一堆五颜六色地衣服,却不知道长相模样,想来比起大小姐多有不如。”

杨紫萱听到这话只是低个头不知想些什么,很少见地没有答言。

一共是六辆车,每辆车中都是下来三个人,当先一个领头地站好,身后两个丫鬟紧随,这项比试只有如归、泰来、迎鸿三家出人,其他那些小店哪出得起如此的阵仗,好象是有过商量一般,三家酒楼都是从西湖那调来两个拿得出手地名角,这就相当于把西湖中的比试换个地方而已。

这下让由拳镇当地的百姓开心不已,以前那几界可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随着每家两个领头人来到专门搭起的台子上,呼啦一下,为每家伴奏用的那几十号乐师紧跟着就来到了台下。

这临时搭建起来的台子分成三个方向成鼎立之势,上到台子上的人端坐在那,两个领头的姑娘隔着不远的地方悄声细语,可就是不开始。

围观之人都用目光锁定着自己刚才觉得好的姑娘,站在台下莫名其妙地等待,本是应该焦急、热闹地气氛反倒是安静下来。

“怎…怎么个意思?比呀!我学学,等轮到我的时候好照着模样弄,大小姐你知道现在她们都干什么呢不?”

店霄珥被这好象故意营造出来的气氛弄的很不舒服,有一些压抑,原本他认为这吹拉弹唱比赛一上台,首先应该是一段各家拿出手的段子,来个众乐齐鸣,把热闹、高兴地氛围给烘托出来,可谁知上来就给人一个下马威,寂静无声。

故此才向身边的杨大小姐询问,不同的是声音大了些,在局部地方打破了这种宁静,也把附近其他人的目光引到了这边。

被抱着的煜儿也不懂装懂地瞪着圆圆地眼睛点头,表示出他所在立场。

杨大小姐看到附近人都朝着她瞅来,觉得有些不舒服,对店霄珥说道:“你小点声,怎么说那些名角也都是唱词大家,平时就连我爹都礼让三分呢,在西湖中有不少公子、文人追捧呢,这会儿是在等人呢,等上界西湖花魁来给做个判定,还没到,许是路上耽搁了,看你急的!”

“小声点,看你急的!”

这是煜儿学着他姐姐的话对店霄珥重复。

他这一句话可把周围听到声的人给逗笑了,小大人儿一样的煜儿好象知道周围人的笑声是因他而起,害羞地把脑袋往店霄珥怀里拱。

从大小姐嘴里说出地话,马上就被周围人一个传一个传给了所有人,整个场面看上去也没有刚才那样安静,毕竟声音再小,许多人同时说,也是显得有些乱。

正在此时,打东边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嘈杂地声音,众人不觉再次安静下来,同时朝东边路上看去,只见一辆由两匹红马拉着的车在一大群的轿子、马车、马匹簇拥跟随下缓缓行来。

那本来不宽的小路好象突然间被拓宽一般,明显得看到不少马匹都踩到旁边的杂草中去,店霄珥暗暗想到,多来几次这样的人,路就直接踩宽了。

不肖说道,这些围在台子周围的人也大概猜测出来,这就是刚才传得沸沸扬扬地那个评判之人,被赞为‘纤指问情’的西湖花魁谢芙澜,恩!是去年的,至于今年的,那还没有选出来。

杨大小姐这边也同时向东边看去,好在这边是属于看台,只需上几个台阶即可,店霄珥跟着借光,抱上煜儿往上迈几下,视野露出来了。

面对如此阵仗由拳镇刚开始还能占位置的孩童也有些怕了,到前面看清楚后,跑到自己家大人身边拉手说道:“爹,娘,有好些马,好些轿子。”

数十息后,整个队伍来到近前,当先有人来到打头车驾之前帮着把珠帘分到两边,从车中下来一丫鬟打扮女子,站稳后伸出手来接主子下车,再后面还有一个丫鬟端着常用之物跟下。

在一片叫好声中,店霄珥伸长个脖子使劲看,结果比较失望的是,依然什么都没看到,只能靠着人家穿衣服那身材进行无限遐想,不明白别人叫什么好,诶!看到了!

飞瀑模样的黑发梳在身后,两鬓处垂下几缕柔丝,贴着脸颊绕过下巴飘在胸前,头上左右个插着三个钗子,其中一组还用金丝相连,自然的搭在头帘之前,青白相衬的红领长袖衣服被一条花带在腰间收拢,一条藕荷色的裙子随着步伐来回摆动,精致的小脸上总是带着若有若无地笑,那眼睛含蓄而有害羞地顾盼左右。

太美了,太好了,这就是,这好象是那个蒙着面女子身边的丫鬟吧?哎~。

恩,光看着丫鬟店霄珥就觉得不错,这就是青楼女子?不知道主人长什么模样,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位大小姐,明显就一娃娃,自己应该比她大一岁,二个人加上煜儿就是两个中等娃娃带一个小娃娃。

其他一些普通人可不能象店霄珥这般模样借光站在高处观看,只好垫个脚尽量仰个头往前挤,呼呼啦啦一堆人都朝一个方向使劲,可真到了近前的人却不敢仔细看。

———

经过三家酒楼主事之人和那些跟来的文人、公子一番呵斥跟忙碌终于把谢芙澜给安排到看台之上,在经过店霄珥身旁时还伸出手来捏了捏煜儿的小脸蛋,发出清脆悦耳地笑声。

如此这般由拳镇酒楼博艺会最后一项比试才正式开始。

“长忆西湖,湖上春来无限景。吴姬个个是神仙。兢泛木兰船。楼台簇簇疑蓬岛。野人祗合其中老。别来已是二十年。东望眼将穿。”

合着长箫、琵琶、扬琴韵声,这一段酒泉子·长忆西湖被迎鸿酒楼这边台上比试之人娓娓唱出,登时,周围喊好声不绝于耳,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听到,这下算开了眼。

店霄珥也跟着哼哼,他也熟悉,这些年来学的,同时他也没闲着,摇头晃脑随着韵律往如归酒楼这边台子上走,刚才光在远处看了,他这也是才反应过来,他谁啊?他八方接应啊!许卿跟郑远也在看台这边,没有过去,那是因为他两个傻,有这合理地身份居然不用。

到得台子下面还没等往上去,就见旁边蹿过来一人拦住去路。

“站住,一你个下人这地方是你能来得?”

呦~!认识,昨天在看台那挨店霄珥一树枝的那个家丁,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至少这小子心中不舒服,谁让他最后被撵走了呢。

“知到我谁不?”

店霄珥腆个胸带着些傲慢问道。

“你谁呀?不就一个店小二么?”

“嗯哼~,八方接应!让开,输了比赛借你一个脑袋也不够用。”

店霄珥伸手一扒拉,就把这小子给弄到了一边,其他人跟在后面的人也被店霄珥这一下子给虎住了,这两天比赛他们都忙着别的事情,这才得到空闲过来帮着护卫自己东家搭起的台子,听店霄珥说的邪呼,真没人敢拦。

这一会工夫,人家泰来也开始唱上了。

“楼锁轻烟,水横斜照,遥山半隐愁碧……和梦也、多时间隔。”

一曲倾杯乐·楼锁轻烟,把那迷梦、相思、孤独之意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听着就要结束,店霄珥紧赶两步上得台来,没等瞧清楚,就被一丫鬟拦住“做什么地?”

“八方接应,先问其他,告诉我,你们要唱什么?”

“采桑子·画船载酒西湖好”

“这个绝对不行,谁唱谁输,换一个,换…换定风波·自春来,快去说,听我的,没错!”

丫鬟可没理他,轻哼一声。

这一耽搁,那边却已经唱上了。

“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

店霄珥一愣,也跟着哼唱两句后,气道:“等输吧!人家前面都唱个西湖来着,你还唱,到选个名篇也成啊!”

说着话他准备往回走。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