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力压众人耀风光

第十二章 力压众人耀风光

这一嗓子喊出来,立刻使得所有人都朝着声音传来地方向看去,只见如归酒楼一些店小二和着打杂的人整齐划一地对着这边又喊了同样一嗓子。

“如归酒楼要求赌斗八方接应!”

“哗~”

乱了,人群顿时乱了,喊好声,叫骂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把这已经略现狭小的地方震得是嗡嗡作响。

叫骂声是最小的,都是一些支持迎鸿酒楼之人,其中最为卖力地当属迎鸿酒楼这边那些打杂人员,包括店小二等。

剩下那多数都是喊好声,有为如归鼓气的,有觉得可以再次看几场较量的,还有专门就是起哄来着。

其实这件事情里面最害怕的人就是许翰臣跟郑长存二人,他两个人一听要比八方接应,当时就堆了,作为迎鸿和泰来两个酒楼的八方接应,理所应当在此时挺身而出用无尽地勇气跟实力奠定不可改变地胜局,可他两个就是为了比试文采那一方面选出来的。

躲在众人身后,两个人一对眼,登时明白彼此的想法,弃权吧,让那些赢的人去和对方比吧,自己丢人也没办法。

叫好声渐停,众人都使劲伸长脖子往如归那些人中看,想瞧一瞧那个给他们带来免费早餐的店小二,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就是那个店小二,也就是如归的八方接应。

如归这边人群散开,把围在中间的店霄珥跟杨大小姐露了出来,这个时候店霄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袭到底的白色长衫,腰间缠着三指宽深蓝缎带,头上绛紫色书生逍遥巾,脚上踩着一双铁襻扣鹿皮皂靴,手上轻握一把描山画水地长坠折扇。

整个样子跟刚才看到的是迥然不同,别说是一些原来就没看真切之人,就是那刚刚大过招呼的小丫鬟,这时候也瞪圆了她那双眼睛,诧异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乌鸦嘴,若不是刚才就见过并且也听到面前这店小二证明那个乌鸦嘴也是店小二身份,还真容易让人把他现在的样子当成哪个府邸中的英俊公子哥。

再看他旁边站立的杨大小姐,也神奇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换了一身衣服,发型由原来两鬓垂丝变成了现在的左鬓双前垂丝跟右鬓单后垂丝,把另一多余应该垂下来的头发挽到了头顶靠着右边做了一个云髻,被一朵翡翠珠花插住,眉间点一胭脂红,半披肩的绿色外氅把洁白的脖子露了出来,正好被一粗丝多坠的项链掩映,腰扎盘云结,腿上穿对开折纹莲理裤,小脚上套着双玲珑小蛮靴,手中拿着一方丝帕。

这一番打扮居然把一个十三岁多一些的女孩子给弄得象16,7岁的姑娘一样,跟在店霄珥身旁,款款走来。

好一对儿金童玉女,喝彩声突又响起,这次是给两个人相映成景的。

这时还被抱在父亲怀中的煜儿,看了一眼两人以后,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再次观看,发现确实还是那两个人,把一根手指咬在嘴中,面露震惊之色,长长地睫毛随着眼皮呼扇不停。

人群自动分开,形成一条通往比赛台子这边的小路,店霄珥把这些人想象成一个个幼儿园的孩子,自己就是那已经习惯了来去的老师,面带微笑,尽量放松身体,跟在大小姐侧后一步远的距离上缓缓向台子走去。

杨大小姐也没想到两人一出来就造成如此场面,按照小店子刚才教给地方法,深呼吸,想象着面前这些人都是那可爱地兔子,不怕,可依然是把手中的那方丝帕紧了又紧。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台上,对着那刚刚宣布胜利地老者深施一礼。

由大小姐直接开声说道:“如归酒楼要求比斗八方接应,以决胜负!”

这几个字说的可是掷地有声,尽显大家风范。

“既如此,迎鸿、泰来就安排人手吧。”

那老者也只能同意这一要求,这也是一开始由三家约定好的。

迎鸿掌柜的把目光看向了己方那个八方接应许卿许翰臣,周围那些人也同样随着迎鸿掌柜主意到这边的八方接应,这一下可把许翰臣吓坏了,一边往后慢慢退却,一边使劲摆着手,涨红地脸上满是歉意。

在这时候泰来那边也发生了相同的一幕,结果周围那些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来公子、少爷,都是嘘声四起,没有什么比临阵退缩更让人鄙视地了,这下把两家那些包括掌柜在内的所有人都给臊了个脸红。

许卿、郑远二人找了个偏僻之处,对望一眼长出口气。

“一群不懂事理之人,哼!这叫君子不立危墙。”

许卿当先开口。

“就是,那八方接应除吟诗解画、吹拉弹唱外都是莽夫所做之事,岂是读书人应为?”

郑远跟一边附和。

———

按照规矩,八方接应对八方接应赢一项那赢地一方那项分数翻倍,输得一方那项归零,提出八方接应比试一方还要在输的时候额外付出金钱。

如其他方不愿以八方接应对八方接应决胜负,可以派每项夺冠之人上场与提出八方接应之人较量,如有八方接应这边夺冠项目,则由其他方第二名顶替。

迎鸿一共赢了四项,派出这四个方面的人,泰来赢了三项,派出这三项之人,有一项被如归得去,需要用得第二那酒楼派人,这一项是厨房做菜,第二是泰来,两家到是平均。

得分规则有所改变,提出八方接应一方,赢一项那项分数翻倍,输了分数不变,额外付出金钱;其他应对方,赢了单项分翻倍,输了归零,这就是八方接应的规则,对于不是直接派八方接应对阵一方有一定压制。

店霄珥是挑战方,可以选择比试顺序。

看着两家派出来的那七个人,店霄珥笑了,两只手握着扇子朝对方一拱手说道:“哪个先来?”

除开吹拉弹唱那边台子,这七个人愣了,哪个先来?这还用问么,你选哪个,哪个就先来,台下众人也是一愣,接着就叫起好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如归酒楼那个八方接应样样都可,无所谓先后。

在气势上如归就当先压了对手一头,准确说是第二头,刚才提出八方接应时,对方八方接应不敢应战就输了一次。

迎鸿这边当先站出一人,身高约六尺,膀大腰圆,对着店霄珥一抱拳头道:“我先来会会你,护院棍棒,如何?”

“不如何,你先请吧!”

店霄珥随意说道,并伸手作出一个请地姿势。

那人并没有象以往那样自己独自练习,而是伸手要过一根棒子,再次说道:“自己比画一个花架子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二人练练,也让大家开开眼不是?”

“无耻,欺负人!”

没等店霄珥说,下面众人一声接一声喊上了,这么明显地举动,是个人都能明白过来,仗着身高体阔就想占店霄珥便宜。

“你确定?”

店霄珥眼睛突然睁大,瞳孔急剧收缩,逼得对面这人不敢直视,几息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怕他才对。

“确定,你选武器吧!”

说着还掂量两下手中的棒子,故意做出一副狠辣辣模样。

店霄珥默默回身,到台子边从如归这边人手中接过一个长条形还带拐弯地包裹,转身回来,慢慢地一下一下拆开包裹,一手一把长柄镰刀,微微一笑道:“开始没?”

对面这位当时腿就哆嗦了,镰刀和长刀不同,长刀接触的人少,给人的感觉不真实,镰刀用的人多,很清楚它到底有多锋利,这一手也正是店霄珥采用地心理战,早就做好了表演与对拼两手准备。

不理对方反应,店霄珥拎着两把镰刀就走过去。

“我反对”

没等到近前,对方一嗓子先喊出来。

“我反对你用刀,说好了是棍棒,你用刀算什么?大家说是不是?”

底下人没有支持他的,谁让他长得比店霄珥高大,大家都是喜欢同情弱者,见到店霄珥拿两把镰刀,到是都笑起来。

“哦,也对!那就换一根棒子!”

再次转身去取用厚纸包裹的东西换下了镰刀,对着面前这人使劲几下把那东西上面的纸撕下来,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棒子出现了,前半部分都铆着倒刺,自制狼牙棒。

“还,还是,自己演练一套动作好了。”

对方再次改变方法,得来一片嘘声,比赛结果很明显,从小就知道锻炼地店霄珥动作柔美性和柔韧性都比对方强不少,先下一程,单项分翻倍,总分十四分,迎鸿由原来十八分变成十五分。

觉得自己方先丢分不舒服后,迎鸿再次派人出场,比试劈柴,想靠着粗活来压店霄珥一头,却忘了店霄珥店小二的身份,更不知道店霄珥曾经把劈柴当成锻炼地活动。

这时候都是单人,没旁边给打下手,选柴、劈柴、摆柴一气呵成,店霄珥以绝对优势遥遥领先。

下面那些人都很诧异,觉得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总干粗活,只有还在如归唱词台这边的小狗子开始讲起了他第一天见到小二哥背柴来卖的事情。

再下一程后,如归十五分,迎鸿剩十二分。

这一下迎鸿不敢动弹了,害怕再输下去六分,缓一缓吧,剩下那两个人得到吩咐,同时后退一步,把泰来三人让到前面。

泰来这边稍下一研究,决定来点高雅地吧,选那吟诗解画来比,可惜那郑远跑了,不然这一项应该他上才对,现在台上的是泰来的一等店小二,站出来一步,正了正头巾,一挺胸道:

“不知这位兄台准备如何比法?”

“随便!”

店霄珥依然是满不在乎地应道,故意用这简单两个字来给对手压力,他表现越轻松,对手就越紧张。

果然对方很紧张

“那,那就赋诗一首?”

“好,太好了,谁先来?”

“还,还是解画吧,不,画一张画吧!”

那个一等店小二终于是鼓气勇气,拿出纸砚笔墨铺开在桌子上,店霄珥这边也有人从下面递东西上来,泰来店小二磨了几下墨后,略带哆嗦地用笔沾了,往纸上画去,作为一个一等店小二,简单些的东西他还会,就是今天有点紧张。

店霄珥一手端个砚台,一手拿着墨块,晃晃悠悠地就凑合到这小子旁边,看到他刚下笔,就啧啧出声,吓得对方马上抬笔,扭头看过来。

“你画你的,别管我,我画得快,不急!哎呀!你这画的怎么看着,他怎么,哎~!你画吧,别管我,其实我就是觉得有点那啥……”

店霄珥跟在旁边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摇头,直到这小子坑坑洼洼画出来三分之一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店霄珥才回到自己桌子上画了起来。

结果不用说,一个高级店小二怎么也比不上从小就学这个东西的人,加上店霄珥开始时的捣乱,画出的东西都没法看了,店霄珥则以一幅故意有所保留地山水泼墨轻松取胜。

这一下泰来及迎鸿两家心里面都打起鼓了,半天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店霄珥一看,这是机会啊,手拿扇子,故做潇洒,遥望远方渐落之日,默默无声,让其他人纷纷猜测不已。

这一状况过了足有一刻钟时间,才有人在下面爆发出一声‘好’来,随之叫好声不绝,直到此时一些人才明白过来,无论最后如归酒楼输赢都绝对会让人永远记住这一刻,人家派出来一个店小二就压得另两家不敢言声。

大小姐在一边笑艳如花,如归那些打杂之人也是激动地呼吸急促,连刚才说店霄珥是乌鸦嘴地那个小丫鬟都紧攥着拳头,刚刚输掉时那沮丧地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心中想着‘大小姐看上的人原来真这么厉害啊,不愧是八方接应,看把那些人吓地!’这都资料都是刚才听小狗子三人说的。

———

“店公子好大的才气,不知道奴家有没有这个荣幸与店公子对奏一曲啊?”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局面,泰来那边西湖过来地人不得不出言挑战。

店霄珥转身看去,依然是一拱手,扬声说道:“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