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三家对外共一同

第二十二章 三家对外共一同

“由拳镇,趣事多,如归有个小二哥,八方接应显神威,艺压群雄状元夺……”

不知从何时开始,由拳镇上一些小孩子纷纷唱着赞扬如归店霄珥的歌谣,今天已是四月十七,小满之日,从那天周、吴两位公子走后,如归酒楼一时到显得平静不少,再没有什么人来捣乱,那个被请来坐镇地郎中也是莫名其妙到来,淅沥糊涂离去。

话说当日那吴公子又问了些别的,结果那个店小二无从对答,憋得满脸通红,吴公子也没难为他,赏出一锭银子,吩咐他把店霄珥找上来,刚才那几句对答很明显是下楼时问来的。

等店霄珥照面后,几个人边吃边随便聊着,周、吴二人想从一些其他地方压一压店霄珥,不想不但没成功压下他,到是被他把两个人说得目瞪口呆,吴公子略微不服气,几次琢磨着是不是再与店霄珥比试一番琴技,又想起那首已经在西湖中唱红地‘彩云追月’,掂量一番后遂打消了这个念头。

交杯换盏,三个人谈得熟了,周、吴二人放下成见,高兴吃了一顿说不上是什么时辰的饭后,对店霄珥留下相交之意,径直离去,至于那泰来酒楼派来相询的也只能告诉‘无能为力’。

对店霄珥能耐震撼最大的人就是那六个新找来的店小二,他们看到三楼那一等店小二都来向店霄珥请教问题,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留下来是这个人说得算典。

———

“唱山歌~西边唱来东边和……”

一个和煜儿年龄相仿地孩子奶声奶气唱着店霄珥教给地民歌。

刚唱这一句,旁边那煜儿不耐烦地用手捅了捅他说道:“唱错啦!那叫东边唱来西边和,也不知道这些天学什么了,东西都不分,唉!”

说完学着大人模样叹了口气。

被说的孩子明显不服,两个脸蛋鼓鼓着。

“你也不比我强,我问你,说一个鸡蛋三个铜钱,一个鸭蛋四个铜钱,一个鹅蛋的钱是鸡蛋和鸭蛋钱加起来少一个钱,问,鸡蛋比鹅蛋少几个钱?”

听到这话,煜儿紧皱个眉头,两只手伸出来不停比画,好半天才不确定地说道:“少,少一个钱。”

“切,还少一个钱?我看你脑袋是少一根弦儿。”

搬回一局后这孩子明显高兴了,脸上透着洋洋得意地笑容。

这个孩子正是杨大掌柜家那小儿子,叫杨汶宇,比煜儿晚几天出生,从那天来后表现出的数学天赋就被店霄珥发现,开始灌输一些数学的东西,那煜儿地强记天赋也同样被发现,店霄珥高兴之余觉得应该谨慎一些,曾经上学时学校门两边那‘何以人育我,我育人以何。’十个大字好象历历在目。

此时晌午将过,如归酒楼吃饭之人略少,店霄珥见暂时不忙,把事情交给其他几人,自己躲出来给两个小家伙讲故事,哄他们睡觉。

偶然相遇大小姐后,两个人一同来到小家伙这边。

杨大小姐现在是大权在握,那以前偶尔还出现的大掌柜不知跑哪去了,每月应结算工钱时都由钱帐房计算、掌管,平时大小姐无事就找专门为她一个人请来的西席学点东西,或者做些女红,是活泼与文静地综合体,这些事情现在都是按照店霄珥活动规律改变而随时改变的。

“从前啊,有一个公主……蛤蟆变成了一个公子……过着幸福地生活。”

两个孩子被哄睡后,杨大小姐看着店霄珥说道:“小店子,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快点长大呢?到时候还一起卖那虾串,不但在这要卖,还要卖到其他地方,走到哪就卖到哪。”

店霄珥看着她这样子,感慨地叹口气,略带安慰地说道:“快了,一天天都在长大,前些日子是谷雨,今天就到小满了,恩,不知这时节有什么额外地东西能吃?”

这一说到吃,大小姐立即就有了兴致,眨着眼睛想了想道:“有赖尿虾,从海边运到这边还是活的呢,我让他们送过来些,晚上时候做成串卖给那些出来溜达的住宿之人。”

天气越来越热,从如归前些天晚上出来卖东西后,陆续其他小店、茶嗣等也都试着出来赚钱,结果由拳镇贴着如归酒楼这条路形成了一个夜市,有到三家酒楼吃饭住宿的人晚上也多了一项逛夜市的乐趣。

当地人拿出家里攒下的鸡蛋和是用木头做出来的一些简单家什儿,凑在燃着光亮地火堆旁边,或换或卖,更有些周边临近地方人几个一起过来凑热闹。

如归酒楼门前店霄珥跟大小姐领着一群店小二张罗着,煜儿和宇儿两个小家伙负责吃,沾着辣椒被辣的直伸舌头喝凉水,也吃不够。

“现在人这么多,那泰来跟迎鸿真不要脸,偷学咱如归这些做法,诶~最便宜地都卖成一个铜钱四串了。”

大小姐看着那廉价制作出来的东西赚头又少了些之后埋怨着另两家酒楼,这东西可不象河豚粉那样尝不出来,随便买一些拿回去一吃,配方大概就摸清楚了,做出来一起竞争。

这晚上热热闹闹正人多之时,远处隐约出现不少人影,有人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点点光亮闪烁,这边的人都停下手中之事,静立张望,离得近后才看清是一队马步结合穿着护卫衣服的人围着一辆马车而来。

不少人心中猜测这大晚上是谁跑这由拳镇来?又近些时从那护卫中出来一骑,当先来到最近一当地人面前探问,之后转回禀告,队伍直奔如归酒楼而来,众人纷纷避让。

马车来到如归这摊位正中处停住,其他护卫分散周围警戒,店霄珥这些人也都愣愣地瞅着。

“小姐,这就是如归酒楼,咱们到了。”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到车前隔着车帘对里面说道。

“恩,听说有一种吃法是这由拳镇如归酒楼弄出来的,拿些尝尝吧,灵儿你去。”

一清脆女声从车中传来,里面有人应声说:“是,小姐。”

车帘轻挑出来一个穿着明艳锦衣丫鬟打扮的姑娘,来到还在冒着热气的锅前,扫视一遍如归众人后用手一指杨大小姐说道:

“你,过来弄这东西,要拣好的,还有这些盘子里面的东西换新的来。”

“我?”

杨大小姐用手指着自己鼻子。

“对,就是你。”

“哼!怎么想的?我如归酒楼不卖了,收摊!”

大小姐不干了,居然要被当下人指使,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气?

哗啦一声如归这边由店霄珥领头就准备收摊了,两个小家伙赶紧拿着手中几串躲到一边。

那丫鬟一看这阵势脸上就挂不住了,娇喝一声:“你们敢,来人,拦住他们,谁再动,给我拿下。”

刷,那些护卫围拢过来,嚐啷声中腰刀拔出半截,其中一人上前几步来要拿大小姐,刚一伸胳膊,店霄珥手搭腰间,随后一抖,‘啪’的一声一绳状物就打这人腕子上。

‘哎呀’这人捂着被打的手腕连着后退几步,咬牙瞪着店霄珥。

再看店霄珥手中拎着一条九截鞭冷眼相对,大小姐眨着眼睛盯住他手中鞭子,心中琢磨着以前咋不知道他还有这东西?

护卫这边见自己人吃亏了,刚要有所动作,就看到如归那边从别地方突然冒出不少人来,一个个反手握着短刀,映着火光幽幽泛亮,护在那女孩子周围。

最惊讶的人是那些平时围在如归这边的孩子,这一刻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对总爱眯眯笑着给他们送串吃的大姐姐有些陌生,她身边还有这许多人?

“你?你们?你们要做什么?你们知道车中是谁吗?”

那个叫做灵儿的丫鬟这个时候也有些害怕了,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保护住的女孩子如此不好惹,刚才她只是觉得女孩子心细,这才指地她。

“灵儿,出什么事情了?”

两方对恃之时,车中清脆地声音再次传出,刚才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车里人还不清楚。

“小姐,他们刚才说不卖,我,我想吓唬他们一下,没想到他们出来那么多拿刀的人。”

说着话还用眼睛扫着周围情况。

这边一问一答之际,又有脚步声传来,同样拿着短刀的两拨人聚集到此,泰来、迎鸿两个掌柜当先而行,其他人警惕地看着马车周围那些护卫,看样子是站如归这一边。

“什么人敢到由拳镇耍威风?”

迎鸿酒楼大掌柜郑永德对着如归这边点头后,朝着马车喝问出声。

由拳镇三家酒楼有规矩,自己相互间可以不停竞争、排挤,却不允许外来之人插足。

车帘一掀,一轻纱蒙面女子婷婷走出,看了眼周围情况,对着自己这边人说道:“把刀都收起来,谁也不准动。”

又转头看了眼三拨领头之人歉声说道:

“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并不是要此地动武,只是奔着如归吃食过来的,丫鬟灵儿不懂事理,小女子在这给大家赔不是了。”

“还不过来跟人家赔礼?等回去再收拾你,哼!”

这句话是对丫鬟灵儿说的。

那灵儿吐了吐舌头,略点腼腆对着杨大小姐说道:“这位姐姐,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和我一般见识,我给你赔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