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3章 钱财滚滚如流水

第三十三章 钱财滚滚如流水

由拳镇西边靠着山的那片空地上,早已被如归、迎鸿、泰来三家带着短刀的护卫死死地围上了。

一些外面陆续赶来的有钱、有权、有势之人正在和三家酒楼领头之人面谈。

“我今天是一定要带回去二百份能治病的泥鳅钻豆腐,这是我家长史大人的意思,你们看着办,哼!”

那些人当中站出一个三十上下,公人模样之人当先向三家发难,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泰来那个最显富态的大掌柜,以为这个说的算。

感受到这个人的目光,泰来掌柜的苦笑一下,显示出自己的无辜,又暗中使了个眼色,把这人的主意引到别处。

那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巧碰上迎鸿的郑永德,郑永德一愣,当下也明白了,可他说话同样做不得数,偷偷伸个手指头往杨大小姐那边悄悄一指后,抬头装作看天。

那人皱了下眉头又看向杨大小姐这边,杨大小姐此时正怀里抱着煜儿,一手牵着宇儿,可怜惜惜眨巴着那双天真地大眼睛不明所以地和他对视,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周围的那些百姓也都不觉围过来凑热闹。

小狗子几个人分散在人群当中,抓住机会捏个鼻子就嚷嚷开了:“作孽呦,不知道这是哪家长史,派来人欺负人家姐弟三人,看看,看看,给人家孩子欺负成什么样了都。”

喊完这嗓子,同时猫个腰躲避,到别地方准备再次作案,宇儿那边也马上配合着哇的一声哭起来“姐姐,那人好凶,爹、娘,你们在哪呀?我怕。”

这大帽子一压下来,那人浑身就一哆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后,当机立断地在众人瞩目中退缩了。

象他这种情况今天已经发生过几次了,都是抗不住这种谴责地眼神败退而走,那近在咫尺、堆积如山地泥鳅竟是如此可望而不可及。

待华灯初上之时,由拳镇百姓依然点着火堆轮流建设着自己的家园,只这几天时间,以前那些损毁的房屋就都被扒倒,人们把还能继续使用的东西和不能用的东西分开来堆放。

速度快的已经开始给新房挖地基了。

三家酒楼那房子也是要从新翻盖,现在是勉强对付着,外观上看不出明显损坏的模样。

如归酒楼中,这时已是灯火通明,三家酒楼所有打杂人员齐聚到此,共同商议如何大赚特赚一笔钱后,从新置盖酒楼。

作为领头人,店霄珥先走到前面,等众人安静下来后,开始分配任务。

这些日子他们不停歇的传播谣言已经取得了相当好的成果,现在就是要把前期那些努力变成现实的利益了。

“从明天开始,大家可以分批把泥鳅带出去,并附上一份泥鳅钻豆腐的制作方法,为和正常这道菜有所区分,我已经安排大师傅们添加进去不少琐碎步骤,让这道菜看起来更神秘一些,在这里强调一下,每个人每天不准在同一个村子范围内连续出现三次。”

店霄珥郑重其事地对着这些人安排着,而下面这些人同样对由拳镇小二哥的话没有任何怀疑。

“小二哥,我想问一下,我们这些泥鳅和菜谱卖多少钱合适?”

一个从迎鸿由别地方前些日子调来店小二站起来,对着店霄珥问道。

这人店霄珥认识,刚来时对自己最不服气,后来经过一系列事情,这才老实。

见别人也是关注这一问题,店霄珥想了下说道:

“卖多少钱是要随时变动的,一切以如归酒楼当日制订出来的价格为标准,相同品质的菜要比如归低,六成至八成价格即可,中间自由视情况而定,如归酒楼会特意提高价格,来保证你们销售时一直处于价格优势一方。”

这是深思熟滤之后,制订出来的计划。

这时又有一人站出来问道:“小二哥,我们一条一条卖有人买么?”

“有,这个你们放心,如归这边会及时合理配合你们的,一条泥鳅钻豆腐他也是钻啊。”

店霄珥带着些幽默的口气说道。

哈哈哈!下面人都大笑起来。

摆了摆手,等笑声渐停后,店霄珥又接着说道:“还有其他问题没有?没有的话,在这里我要表扬一下宇儿跟煜儿,是煜儿那无辜的眼神,是宇儿念到爹娘时颤抖地声音,才以压倒性的优势让那些人退却,大家鼓励一下。”

于是,在众人鼓励地赞扬声中,两个小家伙开心地回去了。

———

夜深的时候,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如归酒楼厨房中传来。

店霄珥看着手中这块豆腐,和旁边水盆中吐着泥腥味的泥鳅,深思不已,炉台上锅中烧着水,丝丝热气蒸腾起来。

晃着手中的菜刀在豆腐上来回比画两下后,店霄珥只得再次放弃。

“小店子,小店子?是你在么?”

杨大小姐蹑手蹑脚走拉开后门,探个脑袋向厨房里面问着。

刚才她已经去店霄珥睡觉的地方找过,被小狗子告知来厨房后,这才壮着胆寻来,整个楼中显得比较空荡,守夜的人这两天都没有来,全在家中帮着盖房子了。

“是我,进来吧,正好陪我摆弄摆弄这个泥鳅钻豆腐。”

听到是大小姐的声音,店霄珥把左手刀放下,又从新把豆腐拿起了在那仔细端详。

“小店子,你会做那么多菜,这泥鳅钻豆腐不应该不会啊,很容易的,把豆腐和泥鳅一起放到水中使劲煮就行,那泥鳅怕热就都进到豆腐中去了。”

杨大小姐进来后,看到店霄珥拿着块豆腐,就先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身上也是换过衣服的,店霄珥回头时正好看到,一身套裙打扮的象个娃娃,天真中带着可爱,稍微愣了一下后,马上夸道:

“大小姐这身衣服真漂亮,只是晚上穿有些凉,来,往炉子这边站一站,别冻病了。”

“那你泥鳅钻豆腐明白了没,就是我刚才告诉你的那样。”

听到店霄珥夸奖,杨紫萱脸红红地站在那里,用说话来压制紧张的感觉。

“还没,也快了,主要是豆腐大小的问题”

店霄珥再次把精力放到面前豆腐上,好象找到灵感一样忙活起来。

———

第二天一早,如归酒楼把一个泥鳅钻豆腐的告示拿贴到了酒楼显眼的位置上,只见上面写着一些‘三才泥鳅豆腐、龙凤乘祥泥鳅豆腐……’这样的名字,后面还标注着价格,最便宜的是一百个铜钱。

早已准备好的那些人则带着放到竹筒中的泥鳅和揣在怀里的菜谱离开由拳镇,四处散去。

而此时杭州一带,一条泥鳅可以卖到六十文铜钱,这个价钱换成过去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诶~这位兄弟,借一步说话。”

一个十四,五岁大的孩子,站到临安一家富户后院角门之外,等到里面下人开始外出买菜时,他便凑到旁边小声说着,同时还不忘递眼色。

这些个平时就负责采买之人,早就对这样的人有所了解,不管生意最后能不能谈成,自己的那份钱是跑不了了。

跟着来人转到一处略微僻静地方后,这个负责采买之人就当先说道:“是不是有东西要卖到我们园子里啊?”

“是,是,是有东西要卖,只是找不到门路,我给您说,这东西现在可精贵,你那院子若是想要些,我还可以免费给你们一个制作这东西的方法。”

“哦?是什么东西啊?说来听听。”

那人好奇,什么东西这么精贵?

“泥鳅。”

“恩,精贵,确实精贵,买了!还有刚才你说的那菜谱,一并拿来!”

象这样的一幕几乎同时在各个地方上演,卖出去一条条的泥鳅,收回来一把一把哗哗做响的铜钱。

这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经从芒种转到了夏至,如归酒楼这些日子连续提供泥鳅各种做法,使得那泥鳅是大卖特卖了一把,很都人都在寻找新的货源。

还是那个靠着山西边的地中,里面的泥鳅已经越来越少,店霄珥也曾提议过,拿出来一些养着,随便找个地方一扔就成,这时节也正是泥鳅大量繁殖的季节。

而由拳镇经过这些日子的建设,不少房子平地而起,大量应用物资更是源源不断从外面运进来,当然钱也同样如流水般地花出去。

———

这又是一个明媚、清新的早晨,由拳镇人已经习惯了早起干活,今天大家的目标是把三座酒楼拆掉,在原来的地方打好地基从新盖起来。

对于这些百姓来说,三家酒楼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因此一个个都是既细心又卖力,紧怕弄差了什么地方。

看着大家帮着把一件件东西小心拆下后运走,杨大小姐头一次没有向以往那样表现出应有的活泼,反到是静静地守在一旁,想着心事。

或许感觉到姐姐心中有事情,煜儿和宇儿也听话的找地方去完成店霄珥留给他们的作业。

直到如归酒楼都要被拆完时,店霄珥才发觉到大小姐有些反常,抽出身来到近前关心地问道:“大小姐怎么不去帮着指挥?若是换成大小姐,想来时间还能缩短一些。”

杨大小姐抬起头开露出一个勉强地笑容,又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小店子,你能赚更多钱,拥有更大势力么?”

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有这一问,店霄珥跟着意思琢磨一番后却犯难了,自己没什么基础,只有那少数的一些银两,若想赚更多的钱,却没有那个资本?爷爷也不让回去,二十岁时还要帮着办事情,还要找父母,又如何弄起一个势力呢?

大小姐等了半天后,见店霄珥不出声,忍不住埋怨道:“你到是说句话啊?我爹已经派人跟我说了,等我把这边酒楼盖好就回去,说是要找个门当户对之人,给我把亲先订了,可我不想回去,我到是希望这酒楼永远都盖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