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扬帆起锚又来人

第五章 扬帆起锚又来人

六月时候,江南正是迷人的季节,只可惜店霄珥没有那个福气来好好享受一番,离开酒楼时大方的把那几个铜钱扔给还鼓个眼睛的店小二,便在大小姐带领下一路来到轩德楼后面的大院子中。

两个小家伙不知何时听到的风声,好象早已经准备妥当,一副随时可以出发的模样。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店霄珥一路走来心中默念着这首诗几十遍,最后无奈叹了口气,没机会再看了,这样的景色他也从来没看到过。

杨大小姐早也是没有了前几天那种耽惊受怕样子,欢快地领着店霄珥进到一个宽敞的屋子中后,径直找个位置坐下,对着同样随意坐着的店霄珥说道:

“小店子,这一次我爹好象知道了些什么,我还没找到空子钻呢,爹就把两本帐送到我面前,说让我帮他做些事情,我说要去成都,他也点头同意,并就告诉我要小心,可这样一来人家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好受,你说咱还去么?”

店霄珥一听这话就什么都清楚了,杨父是个慈父啊。

“去,为什么不去?不管是为了你要躲开那订婚,还是因你爹对你好,你都要去,拿着钱带上人,到成都打造出来另一个杭州轩德楼,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爹。”

这话一说出来,店霄珥自己都觉得豪气万丈,更别说一直坚信他的杨大小姐了,用力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

“好,小店子,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筹划周全了,我现在就带着煜儿跟宇儿到西湖上好好游玩一番,这边的事,我相信你,小店子。”

杨大小姐给予了店霄珥足够的信任,办起事来那真是一个麻利,出门领着俩孩子直接走了。

‘怪不得那两个小家伙准备好了,原来不是为去成都准备的,也对,那一路太遥远,几个小包够做什么的?怪不得杨父那么放心,原来还有自己冲在前面;怪不得大小姐这样高兴,原来是去西湖游玩;怪不得…’

店霄珥一人坐在那想了很多,很多。

“来人~”

店霄珥坐在那大叫了一声,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话音刚落,外面就进来一个人,略低个头垂手而立,一副等待吩咐的样子。

“知道我谁么?”

店霄珥端正了一下坐姿,开口问道。

那人依旧垂手站立恭敬地答道:“知道,您是大小姐的跟班,大小姐让您安排此去成都一行的事宜。”

“知道就好,去由拳镇如归酒楼把小狗子、布头、胖墩儿,三个人接来。”

———

都走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店霄珥心中不听盘算着如何到成都,盯着命人找来的简易地图,费个牛劲才规划出一条可行之路,从杭州出发,最好的选择无非就是水路,先由京杭运河向上,到润洲丹徒这个与长江的交汇地,稍做停留。

然后沿江逆流而上,经江宁、芜湖、江洲、武昌、汉阳、巴陵、建宁、江陵、宜都、巴东、巫山、云安、临江、丰都、涪陵、恭洲、遂洲,最后到成都。

这一路上还可以来回换乘车马舟船,尽情游览两岸风光。

等到傍晚十分,杨大小姐带着两个小家伙终于是尽兴而归,直接找到店霄珥这边,开心的问道:“小店子,你是不是都已经想好了,这次我爹给我调了不少银钱,还有一些人手,到时候就要靠你了,恩,煜儿和宇儿也要一起同行。”

“行,谁愿意来就都来吧,一个羊是赶一群样也是放,虱子多了就不咬了。”

店霄珥无所谓地点头同意,人家当爹的都不怕呢,自己一个小二怕什么?想来一路上护卫之人少不了。

———

晚上,由拳镇如归酒楼的工程依然在昼夜不停的进行着。

小狗子躺在那由竹子编制而成的**,感受着夜晚清凉地风,舒服的哼哼了一声说道:“要说这当店小二其实也不是想象中那般劳累,象咱们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啊,可惜,原本一个屋子四个人的,现在就剩下咱仨了,也不知道小二哥现在过得如何?”

他这番话说的没错,现在由拳镇的店小二和其他地方的店小二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这种待遇原本只是如归一家独有,其后迎鸿跟泰来为了能够更有竞争力,只好学着如归不断提高酒楼打杂人员福利,使由拳镇出了一道新风景。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水灾时,三家酒楼才展现出了强大的凝聚力。

听着小狗子在一旁提起小二哥,布头跟胖墩也都觉得这屋子空了不少,早知如此,从新盖的时候就应该让人弄小一些。

这时候三人突然听到外面有马蹄声传来,在这个独特的环境中,显得额外清晰,果然,一匹马出现了,这骑马之人正是从杭州赶来召集小狗子三人的,一路上毫无阻拦,眼见要进到如归院子时,从周围隐蔽出一下子蹿出来十来个人,手中握着短刀拦住去路。

骑马之人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物扔与对方,直接说道:“大小姐招小狗子、布头、胖墩儿速去杭州轩德楼。”

———

次日一早,轩德楼后面那宽敞的院子当中挤满了车辆,那上面装的都是这次要带到成都的,有一些应用之物,有大量铜钱,还有一些是店霄珥提出来必带的茶叶,他准备尝试下走私这一行业。

看到一晚上就筹集到这些东西后,店霄珥第一次感受到了势力的重要性,以前在由拳镇那种感觉和现在根本无法比,同时心中也暗骂大小姐那个慈父不是个东西,当初由拳都要山穷水尽了,他居然还袖手旁观。

店霄珥却不知道,正是他在水灾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强大地筹划组织能力,硬朗地拼搏作风,才让杨父想要给女儿订下这个亲事,可惜一直查不到他的身世,这次他与大小姐一同去成都,未尝不是杨父所期望的。

看眼下没有自己的事情,店霄珥沿着路来回查看,这刚走到轩德楼正门前,就遇到了从由拳镇连夜赶来的小狗子三人,一个个不知是颠簸的还是兴奋的,带着血丝的眼睛瞪个溜圆,见到店霄珥在此,齐声叫道:“小二哥好。”

这一嗓子终于让店霄珥找到了些被恭敬的感觉,看着三个人生龙活虎的样子,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

“行了,眼睛都红了还硬挺,一会儿到船上你三个人先睡觉,把精神养足了再折腾,一路上有的是时间给你们闹腾,就怕到时候你们连闹的兴致都没有了。”

店霄珥嘴上说是让他们闹,其实早就想好了,等上到船上以后,不少东西都要教给他们,将来好有用处。

小狗子三个人一听店霄珥这话当时就愣了,还是小狗子最先反应过来,向店霄珥问道:“小二哥,大小姐要带咱们去哪?我爹在家还不知道呢?”

布头和胖墩也是点头表示情况是一样的。

店霄珥却不管这个,挠了挠头满不在乎地说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从你们上船这一刻起,每个月都有人专门送十两银子到你们家,咱们此行的目的地远一些,是成都府,等到了地方你们还有额外的工钱,若是觉得不行,那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去了,这事我做主。”

三个人这时才明白,自己能来都是小二哥帮着的,那每月十两银子吓人啊,当即纷纷表示同意。

由于要带的东西太多,前前后后一直到中午才算是装了个大概,杨大小姐早已等候不急,一手拉着一个小家伙就往船上跑,店霄珥尽量放松自己,眯眯着眼睛跟在后面,小狗子三人还是那般精神,两个手提着自己买的东西,也到了船上。

这一行共有三艘货船两艘客船,五艘船停在一起,加上来回划动的渔船,水面上一时显得热闹不少,岸上同样有人驻足观看,几声传令后即将起泊时,就听到岸上有喧哗声传来,十几匹马分成三排向这边猛冲,路人纷纷避让,其后隐约还有车辆随着赶来。

一时之间让人猜不到所来何人?又有何事,那马已经到了近前,领头之人翻身下马,不停央求着稍等片刻。

杨大小姐一心软就答应了,等那马车到了地方后,最后悔的就是躲在一边偷偷为女儿送行的杨父,懊恼地想着,好不容易把女儿和那个小子给弄一起,没想到这突然间又跟来一个。

就见那马车上当先下来一个丫鬟,回身用手扶着一个蒙面女子,嘴中催促道:“快点小姐,要来不及啦。”

“灵儿,不忙,人家既然都已经等了,就一定不差这一会儿的。”

清脆而熟悉地声音从那面纱后面轻轻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