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发财要找新行业

第二十三章 发财要找新行业

“你是谁家的孩子?来,让爷爷抱抱。”

不理会其他人的震惊,也没再多瞧那个惹事人一眼,白老头看着杨紫煜伸出双手做抱的样子,脸上带着笑意。

煜儿摇了摇头,诚实地说道:“还是不了,老爷爷,我很沉的,怕把你累到,姐姐和小店子哥哥都是这么说来着。”

那些人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孩,一只手背在后面一只手在身前来回摆动的模样,都哈哈笑了起来,知洲更是趁这工夫叫来人把捣乱的人押下去,等着以后寻个借口处理了,至于这没捣乱没成功的人脸色如何苍白却不是他考虑的。

“白爷爷,他就是紫萱妹妹的弟弟,杨紫煜,这次一起跟到成都的,今年五岁了,另一个是杨家负责由拳镇如归酒楼大掌柜的儿子,杨汶宇,也是五岁,来煜儿,让你白爷爷抱抱,累不到的。”

柳碧旋在一旁介绍着煜儿的身份,同时让他过来见见白爷爷。

煜儿回头看了眼店霄珥,见其点头,这才噔噔噔几步跑到白老头近前,往那双大手上一扑,说道:“白爷爷您要是累了就把我放下,别抱不住扔了出去,会摔到的。”

这么个小人就象开心果一样,让众人再次笑起来,同时心中也羡慕那个杭州杨家的现任家主,居然有个这么好的儿子,尤其是刚才唱的那首歌,简单中却充满了寓意,看来杨家这一代更厉害啊。

外面那日头斜斜照在水面上,带起一条粼粼的波纹,映着一只只浮在上面的游船,‘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词曲也同样悠悠传来。

抱起煜儿的白老头侧耳倾听了一下后,缓过神喜爱地看着这个胖乎乎地小子,接过旁边递上来的虾肉送到他的嘴中说道:“煜儿,好吃不?要是愿意吃,跟我走,我天天让人做给你吃。”

煜儿把那虾咽下去后,对老头说道:“白爷爷,您平时过的一定非常朴素,这虾都能算好吃?哎~可惜了这大虾,若是让小店子哥哥来做,并用上如归独有的调料,比这强一百倍,您还是跟我走吧,别在这吃苦了。”

那边宇儿听煜儿如此说,特意站到椅子上勾了只虾吃掉,点点头表示认同。

脸色最不好看的就是知洲,这厨子可是府中花重金请来的,做的菜挺好吃呀,在这孩子嘴中怎么就一文不值了呢?

白老头却是感兴趣地问道:“听你和你姐姐刚才一直说什么小店子,小店子是谁呀,做菜这么好吃,哪家名楼的厨子?”

“什么厨子,小店子哥哥是我杨家的八方接应,外面他们唱的就是小店子哥哥作的,他们唱的一点都不好,哼!”

随着煜儿这话,消息灵通地人才想起来,杨家前不久刚赢了苏家月梦阁船队,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这杨家人正是面前这姐弟俩儿。

店霄珥在旁边考虑了一下,干脆地站了出来对着四周施礼说道:“我就是杨家的八方接应,大小姐和少爷口中的小店子,首先感谢白爷爷的邀请,其次是知洲大人的盛情款待,及诸位我朝功臣能吏,这说起做菜,我那水平也就一般,全仗着杨家新式调料的作用,暂时只在杭州一地使用,不过大家不用急,等大小姐到了成都府以后,一定会把这种调料奉献给爱好美食的各位,到时欢迎大家捧场,谢谢,谢谢!”

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拼了,就当给成都店先做个宣传。

大家一听,哦,原来是调料的作用啊,知洲心里也平衡了不少,不是厨子不行啊,真希望能尝一尝,可惜不是本地的,不然还可以用身份欺压一下。

这下气氛更热烈了,白老头坐在那抱着煜儿和后过来的宇儿,象自己亲孙子一般,高兴的哈哈直笑,两个小家伙不时表演一下讲故事和算算数,这一桌人吃惊地同时也把杨家嫉妒个彻底。

店霄珥充分显示出了一个优秀店小二的素质,几乎跟所有人都能扯上话题,只要你能说的,我就能跟着走,天南地北、古今中蛮、花鸟鱼虫谈的其他人眼中渐渐有了佩服之意,不少人心中都给出了评价,八方接应果然名不虚传。

每当别人跟杨大小姐说上两句话夸一番店霄珥的时候,大小姐那兴奋的样子就象别人夸她一样。

“我决定了,我跟着去成都,谁也别劝我,什么时候起程我随时都能走,对了,莫凡,去把我那最小的孙子接过来,他也一起带着走。”

白老头突然大声说出这番话,最后那句是对身后站立的一个叫莫凡的护卫说的。

刚才他听两个孩子你一句我一语的那个喜欢啊,这两个小孩子会的东西有些大人都不知道,想着自己那个最小的孙子若也能如此,那该多好,后来一问两个孩子都说是小店子哥哥教的。

于是他一边逗着两个孩子一边分心听那边店霄珥周旋于众人之间说的话,越听越吃惊,越听心越凉,那象个大人一般应酬的人,也只不过是一仅有志学之龄的大孩子,这得怎么个培养法?他杨家拣到宝了,怪不得弄了一群小崽子跟着,原来如此。

人家执意要跟,大小姐也不好拒绝,看那白老头的样子地位不小,这么多人都听他的呢,约好了起程时间,各自离去,白老头更是拒绝了别人相赔,带着护卫走了。

剩下这些官员你看看我,我望望你。

“刚才那个小店子怎么进来的?谁跟他坐一桌了?为什么没有问下身份?”

知洲开口问道,他好奇啊,你八方接应再厉害你也不能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坐到离主席位置那么近的地方吧?那是右下手啊,仅比左下手地位上差一点,看样子人家还是因自己大小姐才坐的那,若是那大小姐换一个面,相信他能坐到左下手去。

话音落后,一个官员站起身说道:“下官就跟他一桌,当时也想问来着,可他抱着两个孩子,我就听他说‘大少爷、二少爷,一会儿爷爷不说吃饭的时候别动筷子,以免遭人笑话,还有不许轻易暴露身份,别和外人说话,更不要用身份压人,就当自己是普通人,和在坐的人没什么不同,那主桌位置就留给别人吧!’下官一听这话,哪里还敢多问啊?其他人想来也是如此打算的吧?”

旁边果然有几个人站出来认同,并且说那小店子好象故意压低声音,可那声音却还是传到了他们耳朵中。

“去,把我那个孙子给白…白老送去,就说怕他那孙子没个伴,一起陪着去成都热闹。”

知洲如是吩咐道。

———

午后暖暖地日头温柔的洒在了杨家船队大小姐乘坐的客船甲板上,一个粉红色的棚子被支撑起来,改进后的刨子在小狗子、布头、胖墩三人轮流下把冰变成粉末。

“来,大家都过来,把这次赚的钱平分了。”

杨大小姐稳稳坐在桌子一角,桌子上面堆了一层铜钱和银豆子,这都是那些乘船的人给出的允许一同观赏岳阳楼的费用及小狗子几个人的赏钱。

店霄珥扫了一眼这些钱,眉头微皱问道:“大小姐,好象还有整块的银子吧?怎么都是碎的呢?我知道小狗子最少有一块五两的。”

大小姐面色平静地点点头“恩,是有那么几个,不好分,被我收起来了,听小狗子说你那还有一块十两的吧?别弄丢了,我帮你一起收着,啊!”

后悔提这个醒的店霄珥掏出那块银子扔到了那堆钱上,对着四个小家伙做出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这是他准备给四个小家伙买东西的。

“大小姐,小店子,我找到东西了,都在这呢,问了不少当地人和客栈及酒楼的伙计,听他们说后让人默下来的,都在这一叠纸上了。”

杨大管家幸运地在分钱时跑来,手中拿着一络骡纸,这是店霄珥吩咐让弄的的,对这个店小二杨管家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身份就是店小二,自己管不了他不说,有时还要听他的,大小姐也是一样,到是能耐不小,就今天改航这事儿,换别家可要赔那些随船客人的钱,他却出个主意,多要了人家不少钱,哎!老爷和爹也说要多听他的,那就听一回吧。

接过这些纸店霄珥不再去管分钱的事情,一张张仔细翻看起来,嘴上还带着笑容,好象那些不是纸而是一张张柜票,偶尔还兴奋地对天挥挥拳头。

“小店子你高兴什么?钱你还要不要了?”

大小姐注意力已经被小店子所吸引,分钱都没有兴趣了,向店霄珥问着。

“你们先分吧,不用管我,我正考虑在洞庭湖这发展一下呢,这么好的地方可不能不占。”

店霄珥继续翻着。

杨管家却凑到近前告诫道:“小店子你要是想在洞庭湖这开店那可不行,行有行规,这地方我杨家插不进手来,就象在杭州外人插不进去一样,我爷爷那辈曾经就随大小姐爷爷一起努力过,可惜,没有一点收获,在此地酒店一行,他们太团结了。”

“还有这事儿?”

店霄珥看向管家和大小姐问。

两个人肯定地点了点头。

甩着手中这些纸,店霄珥又说道:“可我不准备开酒店,我看着今天酒席上那些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把洞庭湖的景色和特产说全的,我要干一个新兴行业。”

“什么行业?本钱大么?”

大小姐一听能赚钱,马上就有了兴趣。

“旅游业,更倾向于其中的导游业,没什么本钱,就是找一些人把洞庭湖的所有东西背下来,给其他不知道的人讲,听的人给钱,还可以同时赚些其他方面的钱。”

“人家能愿意给么?”

“一定愿意,我让他抢着给,相信我,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