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满意还是不满意

第十九章 满意还是不满意

店霄珥领着金小虎向另一个门走去,那些后来的人则飞快跑到餐桌旁边把那些还没有被动过的食物往嘴中塞,负责侍侯在这里的人并没有上前阻止,按照小二哥说的,如果有人进来吃,那就让他们吃吧,以后卖的时候不用拿出那么多免费的让别人尝了。

城堡的后花园要比前面那个看到的还漂亮,各种颜色的灯笼,制作成小小的圆球模样,一些高高地竿子被竖起来,挑着这些小灯笼,隔着用来做为花园顶棚的黑纱布,隐约着把光照到下面人身上,却让人不知道那漆黑带着雾气的天上有什么。

“什么东西在天上飘着?看不清楚呢?”

金小虎抬着头发现了天上有东西,可明显这个地方也是画出来的,上面并不是空的啊,为什么还能有来回动着的光亮照进来呢?那十个老头也是如此,上面是有一个棚顶的,可还能看到棚顶外面的东西这就耐人寻味了,可惜这是晚上,看不清楚,人家给的小灯笼就能看到近处一点的东西。

“那是精灵,穿透了时间与距离,直接映照在人心的精灵,她们飞翔在天地之间,她们是……。”

店霄珥不知从哪找来本厚厚的书一样的东西,夹在胳膊下面,同时弄了一副水晶的平镜,微闭着眼睛虔诚地在那说着。

金小虎听的浑身一哆嗦,又看了两眼发光的东西,压下心中好奇,用手捅了捅店霄珥说道:“不错,挺厉害,居然猜不出怎么弄的,我说那个店小二,不对,是布啦啦.呼啦啦公爵,咱就别操心这个什么精灵飞不飞的了,继续带着少爷我转,刹那芳华不能就这点东西吧?”

“我尊贵的客人,幻觉城堡当然不会只有如此小的地方,请跟我来。”

店霄珥说着话,领着人在这个后花园中转悠,作为墙壁的地方都画着各种浮雕一样的东西,每当走过一处,店霄珥必然要给金小虎讲一段这个浮雕的故事。

“宙斯放逐了他的父亲克洛诺斯,推翻了古老的神衹族……盒子底上还深藏着唯一美好的东西:希望,但潘多拉…普罗米修斯…。”

“后来呢?”

听上瘾的金小虎已经入迷了,在店霄珥讲完这一段后,又追着问道。

“后来?后来就让我画在墙上了。”

店霄珥非常绅士地解释着。

金小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为了听故事才到此的。

又走了一段距离,旁边没有了那些浮雕一样的画,店霄珥实在是画不出来了,没时间,剩下的地方都是黑黑的墙,一个由六根柱子支撑起来的亭子出现在众人眼前,外面是两尺高的围栏,顶上是由一个半圆形的盖子罩住,和所有地方的亭子都不同,感觉上简洁、肃穆。

亭子旁边是一弯流水,因天色黑,看不到深浅,水上有一座桥,拱形的桥上面还有不少小拱形的栏杆,栏杆上刻着三只脑袋的蛇。

夜色下周围还有不少的草木,走近看却一样都不认识,十个老者也是无奈地对着金小虎摇了摇头,其中一个人问店霄珥道:“这些是什么花草?”

店霄珥没说话,伸手拽过来一株阔叶的草以后,把叶子展开,扔到水中,看着它渐渐飘着后,对老头诚恳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神奇的,没见过的东西,总是在刹那间出现,又在刹那间消失。”

当人们借着微弱的灯笼光看着那只帆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惊奇地喊着:“快看,水里面有光,一点一点的。”

其他人仔细一看,可不是么,那水中正有不少的光点在来回动着,水面也上轻轻荡漾,慢慢的一个接一个灭掉以后,水面再次恢复了宁静,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天上有飘着的光,水里面也有,一个个都开始怀疑,难道这些是真的?

“天上的星星飞累了,就会落到地上,有的一不小心掉在了水里,于是,它们游来游去的想要找到回去的路,可是……。”

借着这件事情,店霄珥再次开始了新的感慨,微仰个头,平伸出双手,嘴里默默念叨着。

金小虎纳闷地把脑袋扎到水里,睁开眼睛看,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这水到是凉凉的。

另一边水中不远处,冒出来几个人来,看着手中已经灭掉的用蜡抹了一层绸布做的灯笼,叹息着坚持的时间有点短,这一会儿就灭了,哆嗦着找地方换衣服。

这边过来观赏刹那芳华的人都有些动摇了,说是真的东西吧,人家都承认有的是画,可说假的吧,看看这不可思议的事情,总要有个解释啊。

金小虎是压力最大的一个人,见在这个花园中好象不能再有收获了,便催促着说道:“那个什么公爵,咱们去下一个地方吧,这总在后花园呆着有些冷呢。”

店霄珥心说了,能不冷么,上面那就是一层黑纱,嘴上却回道:“尊贵的客人,既然您已经厌倦了这幽静的地方,那么就让我,布啦啦.呼啦啦公爵带您体验一下酷热的**,西部的浪漫。”

说着话店霄珥加快速度冲到了后花园的一个角落,拨看那象是画上去的藤条就钻了进去,再不见踪影。

金小虎这才知道,原来进下一个地方的门刚才已经路过了啊,自己没看到而已,带着十个老头也向那地方走去,后面还在拿着东西吃的人同样跟着。

进来后大家就都愣了,这个地方应该比较大,黄褐色的一片中,几棵大型的仙人掌矗立在那聚成堆的沙丘上,远处有那低矮的丘陵,昏黄的天空隐约能见到被黄沙遮住的太阳。

干燥的空气中,传来的那种闷热,哪里还有一点冬天的样子,而店霄珥的身影早就不见了,回头一看,后面也是沙硕,好在能看出来是画的,伸手摸摸,居然热乎乎地。

‘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带有布鲁斯节奏特点的吉他扫弦声音从远处传到,然后就看到一个人出来了,带着一顶两边向里向上挝,前后两端较长,上面还略凹的帽子,上身穿一件土黄色凡布双排铜卯坎肩,内里套着一件长袖翻领的灰色条纹衬衣,脖子上围了一个不知是围巾还是纱巾的东西,腰上是两寸宽的厚皮翻毛钉着铁扣子的挂环腰带,一条紧绷着下身的短腿青色凡布裤,光是裤兜就一堆,脚上一个带着马刺的高筒尖头皮靴。

拎着把他们都没见过的乐器,一边‘喔~喔~’叫着就到近前了,光是那左手指头按弦的技法,这些人就都没见过,加上那独特的音色,果然有一种热烈欢腾的气氛,粗旷的胡茬儿,开放的动作,让这些人都愣了。

“你是?布啦啦.呼啦啦公爵?绿野仙踪的店小二?”

金小虎使劲揉了下眼睛不确定的问出声。

“勇士,您可以称呼我为牛仔或者伊拉内罗,在这一刻我不是公爵,也不店小二,我是纵横在荒野、草原、沙硕、河流一切充满着挑战地方的勇士,我要用我年轻的热血,点燃这枯燥的生活,来吧,跟我一起欢呼吧,来吧,跟我一起唱吧,Pushinhornsweren‘teasylikethemovie……。”

独特的节奏和店霄珥投入的表演确实让这些人感觉好象是处在了另一个地方一样,不停压制被音乐带起来的激动心情时,也吃惊的想着,如果这些真的都是这个唱着听不懂歌的人弄出来的话……?

一曲结束,店霄珥喘着气准备再唱一曲的时候,金小虎沮丧个脸说道:“布啦啦.呼啦啦公爵,不,那个,牛仔,勇士,我感受到这个地方了,太热了,要不换下一个地方,弄点水喝?”

“哦,换下一个地方?好,恩哼!尊贵的客人,请原谅我刚才的放纵,您知道的,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不是么?如此广阔的天地下,让我这个有着贵族礼仪的人也不觉迷失了自己,哦!Mygod……。”

直到金小虎目露凶光时,店霄珥这才结束了滔滔不绝解释与感慨,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这个地方,拎着吉他向下一个门走去。

这是一个比较狭小的地方,将将能呆下这些人。

金小虎皱着眉头问道:“这怎么都没有呢,还这么黑。”

其他人也是点头表示赞同这话。

店霄珥指了指前面另一个门,说道:“尊贵的客人,您可以单独进到那个屋子里,然后便可以把您对这个刹那芳华的评价说出来,去吧!”

听这话后,金小虎盯着店霄珥看了起来,店霄珥则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咬了咬牙,摸了摸怀中的东西,金小虎真的就自己走了进去。

这里什么都看不到,显得有些空旷,黑黑的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不少穿着洁白长裙的孩子,头上顶着花环,每人手中都有一个水晶杯,里面燃着蜡烛,一种特殊的味道四处祢散。

“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一个缥缈的声音从头上传来,金小虎猛然抬头看去,却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同样穿着洁白衣服,金黄色头发上有一个闪烁着光芒头箍,淡蓝色的眼睛和背后来回呼扇着翅膀的人飘在那里,从四周莫名射出的光照在她身上时,显得是那么神圣,还有一些光也照到了金小虎的眼睛中。

“迷途的人啊,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那长着翅膀的人再次问道。

“想,这是什么地方?”

金小虎现在有些迷糊,不知是那气味弄的,还是光恍的,拟或是真的被杨紫萱扮演的天使给震撼住了。

“看着这几个字,鼓起你的勇气,大声喊出来吧!”

------

外面这些人见金小虎进去后,就把目光看向了店霄珥。

“别急,一会儿他就能把对这刹那芳华满意不满意说出来的,各位可要做个见证。”

店霄珥对其他人解释着,不常时间就听里面传来了喊声“满意,太满意了,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