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杀人灭口没问题

第二十一章 杀人灭口没问题

当金小虎那个烟花放出来时,不光是江边刹那芳华的地方有金钱帮的人动手,成都府城墙里面的宁静也被打破,足有两千人把绿野仙踪团团围住。

近处的那些买卖或者个人家都默契地把门窗牢牢关上,小吃的摊子不是被收起来就是收的慢了让人踹翻,苦主哪里还敢上前说理,只能默默地躲在远处,想着如何对家里说,并盼着这些人快点离开,他好过去收拾那散落一地的东西。

平时穿着皂服,挎着绣春刀来回巡视的衙役早已不知踪影,城防军也同样跑到城墙上自顾自呆着,绿野仙踪内更是一片哭喊哀号之声,让人听不清里面具体的情况。

金老大与金老二站在一起,隔着不远处就是绿野仙踪的正门,这个正门开的地方不是常来酒楼这,而是旁边兑下来的酒楼西边的地方,大门后面斜着四十五度角的路才是通向绿野仙踪的。

“老二,你看这里面能是个什么情况?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让开一个通路,他们是不是就要从这个地方夺命而逃?”

脸上有着一道从右边眉毛到左边下巴一扎多长刀疤的金老大,对着一脸书生样的金老二问道。

这金老二侧耳又听了听那乱糟糟的声音后,赞同道:“大哥说的不错,应该让出一个地方,如此一来,他们冲出后,我们也方便下手。”

说到这里金老二便对着属下吩咐道:“把绿野仙踪西边的侧门让开,等他们人出来以后,你们再从后面追杀,跑的快一些就行了,哎~可惜,居然不让咱们骑马进来,这打劫的时候没有马,到觉得少了些什么一样。”

“行了老二,你就别琢磨着骑马了,两千多人每人一匹马,那傻子都能看出来咱们是马贼了,这知府收再多的钱也不敢明目张胆让马贼杀一番再走吧?”

老大既象是安慰老二又象说给自己听一样,把这个马贼不能骑马进城分析了一遍。

绿野仙踪西边的侧门外已经没有人围着了,别的地方开始有人喊着‘除了杨家的领头几个人,其他人都走吧,我们不找你们,从西边走,那里没有人拦着。’

这一下子绿野仙踪更乱了,嘈杂的声音让外面这些人听着都闹心,可西边那门口却没有一个人出来。

金老大阴沉着脸半晌未说一句话,直到绿野仙踪里面不再有声音传出,他这才担忧地说道:“情况好象有些不对,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人往外跑呢,就算是门口有人赌着,也总有下人翻墙出来吧?难道他们就那么护主?怪不得老三说这个地方总透着邪门。”

“来人,给我冲进去,人随便杀,东西随便拿,要是有好看的姑娘别忘了给我和老大留几个就成,去吧,进去吧!”

金老二直接发出了进攻的号令后,这才对老大说:“管他邪不邪呢,这些人冲进去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应对不成?咦?老三那边怎么放上花了?难道是抓到什么重要的人庆祝呢?”

正说着呢,就看到远远的天空中不停出现一蓬蓬烟花,偶尔还有细微地声音传来,见这样的情况他们也只能猜测个大概,现在城门刚刚关上,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同样出不去,至于去看刹那芳华的,这样情况时都是找个村庄歇息了,有些富人更是带着下人和东西准备在外面过夜。

“报,大当家和二当家的,里面有兄弟传话出来说那些人都集中到了绿野仙踪各个蘑菇中不出来,而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连个铜钱都找不到。”

一个人跑过来报告里面的情况,同时也好奇地看着远处天上的烟花。

一阵风吹来,金老大觉得有些冷,还有些不舒服,强忍着不安的感觉挥手下令道:“把蘑菇都给我砸烂了,冲进去,不要再耽搁时间,快。”

城外的一处江边,杨家的人都已经聚集到这里,包括从杭州跟来的护卫,一丛丛的火堆燃起来,被风一吹晃动着在众人脸上闪过。

“小店子,你头前是怎么把我弄到马上去的,感觉象飞起来一样,你跳的真高。”

杨大小姐高兴的围着一个火堆坐着,手中拿着支箭来回挑着树枝,问旁边木然看着火苗的店霄珥,见他半天没答应,把那箭在他眼前晃悠了一下后,又问了一次。

店霄珥这才回过神说道:“没什么,小孩子的身体适应性比较强,累了恢复的也快,以前背着石头每天做二百次这样的动作,长大就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是骑矮一些的木头,后来用驴练,三年前我才能够到马。”

这时最高兴的反到是那些小孩子,这一次的表演让他们还在回味个不停,曹琬依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夜,见如此多人围在外面,有安全感的时候还觉得好玩,在一边不停的说着自己那几句台词。

刹那芳华上空依然有烟花在闪动,都是店霄珥花钱买来埋在地下的,等骑兵冲出后就有人负责在远处点燃,谁进去谁就倒霉吧,经这一弄,那些剩下的金钱帮帮众都老实的被后来围剿他们的士兵给抓住了。

外面围观的人没有离近看过爆炸地方的惨况,觉得烟花不错,知道这次的赢家是绿野仙踪,只有那三十来个被骑兵救出来的人惊厥过后,望着长空叹息不已。

认识他们的人见这个样子都凑过来问那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其中一个被金钱帮请来的老者感慨地说道:“还能是什么样子?刹那芳华而已,来的让人吃惊,去的也快,烧了好啊,留下来就不叫刹那芳华了。”

其他的人也是点头赞同,急着找到自己的家人去述说详细的情况,留下更多满腹疑问的人皱着眉头想象着。

“莫凡,一会儿那些马贼被押过来的时候你就不要出面了,以免被人从身形上认出来,我也躲到后面去,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哦!对了,你去怀安军那边传令的时候可仔细看过他们那里治理的如何?”

白老头同样坐在杨家这些人中的一个火堆旁边,找来一根木棍学着杨大小姐样子挑个不停,问完了护卫话以后,把手中只咬了一口的鸡脖子扔到火堆里叹息道:“吃惯了小店子给做的东西,再吃别人的总觉得差些什么一样,恩~好象是家的味道,对,就只这个感觉。”

“知道,一会儿我陪着您躲后面,别让人认出来,怀安军辖下的城厢镇不错,我当时蒙面去找的时候,知军就在那镇子里休息呢,哦,还有,那一百名贪狼卫死掉两个,五个重伤,已经让他们撤走了,金老三背后中箭,伤的还算可以,已经命人医治,准备送给于知府。”

护卫莫凡一条条说着,并把一块劈好的木块续到火堆中。

白老头拧开酒葫芦灌了一口以后,从怀里又摸出包胡豆,扔嘴中一粒嚼着。

“恩,不错了,从下往上冲付出这点代价不多,小店子和杨家的女娃吓坏了吧?呵呵!”

“没,他们说那个小店子有着顶尖的马上功夫,上马时是抱着杨家小姐一同平跃而起,只在马脖子那轻轻按了一下,追金老三时也是他在七十步左右瞄都没瞄,随手一箭给射下来的。”

玩累了的孩子再也挺不住困倦的袭扰,跑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睡去了,护卫尽职地游走在外围,打杂的人聚在一起不时聊着感兴趣的话题,守着火堆披着衣服,寒冷又温暖。

终于,还在那里无聊消磨着时光等待的人,听到了这成都城门的响声,若非有紧急情况,城门是绝对不会在半夜打开的,一排排的士兵举着火把跑出来站定,紧随着出来的是一个个被捆上的人,用绳子连成一串,不少人身上还往外淌着血,其中两个人被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士兵抬着往外走,正是奄奄一息身上多处伤痕已经昏迷的金老大和金老二。

后面还有不少马车,上面堆着一具具尸体,血水不停形成小流的落在地上,再后面是推着车来回撒着黄土的人。

等这些人都站好,大腹便便的一个人也从后面的轿子里出来,观其衣着便能知道,此人是这成都的知府于正袁,脸上带着不知应该归为哪类的表情,不时向他旁边骑着马的一个武官看去。

金钱帮的人包括金老三同样从这边也被人押了过来,看见不远处两个哥哥那个样子,费力地想要挣脱旁边人,可惜没有成功,突然抬起头来看向于知府说道:

“于正袁,我是不是要恭喜你一下啊,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我的于大人,可您别忘了您做过的那些…厄~!”

未等他说完话,于正袁身后一个人便甩出一把飞刀插到了他的咽喉上。

“扰乱成都城西之地,为非作歹,还敢聚众杀人,这金老三太不象话了,百死难赎其罪,本官实在是不愿意让他再多活一会儿了,死了好啊,给百姓一个交代,可惜今日方才查证清楚啊,此人在城西时曾……”

根本就不让别人说话,于知府抢先开口指责金老三的那些罪状。

那武官居然一声没出,看着滔滔不绝的于正袁冷笑着押上金老大、金老二一众马贼离去了。

这边围观的杨大小姐对店霄珥说道:“小店子,还真让你说对了,这金老三果然被灭口了,好呀~金钱帮的事情终于是过去了,我们以后要干什么呢?”

“发财,我已经想到很多可以发财的方法了,今天就在外面睡吧,让人先进去收拾下,明天好了再回去,然后发财啦!”

显出疲劳模样的店霄珥打着哈欠往帐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