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用智拆招有红颜

第三部 蒸蒸生意勤摸索 第二十九章 用智拆招有红颜

“哎呀!妈呀~啪~啪!”

那四个人被关在一个屋子当中,刚才喊肚子疼的那个现在也好了,店霄珥带着几个大汉坐在被捆绑上的四个人对面,隐约间另一个屋子中传出人的惨叫声和鞭子的甩动声。

渐渐地,那边没有了声息,接着就听到旁边的房门被人踹开,借着略微支开的窗户缝隙,从这四个人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有一个人被拖着走了,身下那一条染成红色的血路在雪地上额外显眼。

“哼,让你小子这下再猖狂?敢说我绿野仙踪的凳子高,活腻味了你是。”

远远的话音传来让人知道了那人为什么被打的这么惨。

又等待了一会儿,店霄珥不耐烦的问旁边一个护卫:“人怎么还没回来,处理个尸首这么长时间?这还有四个人等着他呢,他不说他又弄出来新花样了么,我这等着看呢。”

“回小二哥,血屠子可能埋完了人去陈家铁铺了,上次他好象在那订了一把锯和两把锉,您别急,万一他那花样要用到这些东西呢。”

一个护卫用眼睛来回瞄着四个人恭敬地对店霄珥回复。

四个人中第二个略微瘦小的人腿肚子已经开始打颤了,看着外面那条血路,哆嗦地强硬着:“你~你们~就别~别想从我嘴里~里面,知道~是~是谁~谁~指使的。”

“还有人指使?”

店霄珥惊讶地看着他问。

这小子一听当时就愣了,旁边一个人骂他“你怎么这么傻?人家还没问这事儿呢,自己说出去了?”

店霄珥带着微笑点点头,做了一个让他们放心的手势说道:“别急,四位都别急,谁指使你们的,我不想知道,你们也不用跟我说,等血屠子回来,我看完他的新花样就走,绝对不会问一句话的。”

时间在一点点过着,店霄珥隔那么十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往外张望一下,满脸焦急的模样,那四个人也陪着他一起看,满脸恐惧的模样。

‘咚咚咚’

突然,连续三下敲门声响起,店霄珥站起来一把拉开了门以后,叹息地说道:“还以为是血屠子回来了呢,我就说么,他不可能绕远从别处回来,坐那就能看见他,行了,东西给我吧!”

遗憾的神情中,店霄珥接过来人端着的托盘。

那四个人在店霄珥开门的时候明显瞪圆了眼睛,看到不是那个屠夫以后,俱都虚脱委顿在那里。

“去,派个人催催,早点看完了我好早点休息。”

店霄珥吩咐着,一个护卫应声离开,转过头来,店霄珥脸上带着温和地笑容,对四个人说道:“来,今天过小年,刚才抽空包了些饺子,你们光捣乱了,应该还没吃饭吧,尝尝!”

四个人听这话后,相互间看着,其中左边最把头的人一咬牙说道:“吃就吃,带毒的也不怕,做个饱死鬼也比饿死鬼强,拿来吧,侍侯爷爷吃这顿饺子。”

一名护卫马上拿起托盘中罗着的一个碗,从大盆中捡了多半下饺子,舀上一勺蒜酱倒入碟中,端着就来到这个人面前,用筷子夹起一个沾了沾酱,往他嘴中喂去,同时还说着:

“兄弟,这就对了,放心,这饺子一点毒都没有,毒死你们咱们还怎么看血屠子那各种手段啊,吃饱了,攒足了力气,能多扛几下呀!来,吃,这饺子可是牛肉大葱的,怎么样?好吃吧?”

“好吃,活了这些年,头一次吃到这么好的饺子,死了也值,哎!二驴蛋子,你们也吃,这富贵人家就是不一样,这肉应该是牛脊上的,嫩啊。”

左边这个人吃下去一个后对着另外三个人喊道。

这时就听店霄珥对着旁边的一个护卫说道:“你爱吃牛脊上的肉不?若是爱吃等会剁一块下来给你带回家。”

“谢谢小二哥,其实我爱吃牛踢上的那个筋,记得以前小时候有一次我爹就从外面带回来一条牛腿,娘给我和弟弟做了,我就挑那个筋吃,那条牛腿我和弟弟吃了好多天,怕坏了又用盐腌上的,那牛骨头汤也好喝,可后来我才知道,爹和娘一口都没舍得吃。”

那个人说着说着就有些伤感。

店霄珥连忙劝慰道:“没吃就没吃,现在你每月那些工钱,天天让他们吃好的,一会再带只鸡回去,给你娘炖了吃,好好孝敬孝敬,别人他们白养你一次。”

旁边也有一个护卫接话道:“就是,总想这些赶啥?想想好的,我家那两个娃,小的那个都会喊爹了,结果大的那个非不让喊,说是他一个人的爹,愣是把小的给气哭了。”

刚才说吃牛肉的护卫跟着说:“你家那小的是个闺女吧,长的要是象她娘就好了,又一个美人坯子,我家婆娘快生了,要是男的就娶了你家那个吧,哈哈!”

那四个人这时候连吃着饺子的人目光都有些不一样,好象回忆什么一般,刚才那股子豪气早就没了。

店霄珥用手抓起个饺子沾了下酱,一口扔到嘴中后带着神秘的样子对那两个护卫说道:“你们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不错吧?知道以前我是干什么的,怎么来到这地方的不?”

见两个人摇头,店霄珥嘿嘿一笑:“告诉你们,前年呀,我娘病了,我当时急坏了,可没钱呀,只能看着我娘躺在那一天不如一天,后来,有一个人找到我,让我给这绿野仙踪的杨家酒楼下毒,我看着那足有二两的银子就同意了,结果不小心还是被抓住了,在他们要把我交给血屠子时,我吓完了,我就对他们说只要留下我,我什么都交代,我给杨家做牛做马都行,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了?”

两个护卫同声问道。

“还用问么,看看我现在就知道,他们不但给了钱让我娘治病,还把我收到杨家,教我识字,供我吃穿,还把我安排到重要位置呢。”

店霄珥那目光中充满了幸福。

过小年这天的午后,几只被饿急了的家雀不顾寒冷的在四处寻找着可以裹腹之物,吃过了一顿丰盛午餐的老黄狗,懒洋洋钻进铺着厚厚干草的窝中,两只前爪垫在脑袋下面,耷拉着耳朵,眯上眼睛享受着美好生活。

街道上,早已按奈不住的孩子,把整挂的鞭炮仔细地一个个拆下,下面还垫上一块糙纸,收集粉末状的火药,包好后用锤子一砸也能出声,再燃起一根木棍,借着上面的碳火把那一个个小鞭点着,胆子大的还用手指甲掐着一点小鞭的后面,计算着药捻燃烧的时间,扔到天上让其爆炸。

随着一阵马蹄和人奔跑的声音传来,这一切的宁静与欢乐都只能象泡沫一般的破碎,一百多人的骑兵队伍加上近三百全副武装的步兵,在一个城卫首领模样的人带领下,向着绿夜仙踪挺进,后面还晃晃悠悠地跟着一顶小轿,那杠子被深深地压了下去。

待到了绿野仙踪外面后,那三百步兵沿着外墙已经把这个地方围住,只是由于绿野仙踪的地方稍大,这些人中间的距离相隔的也就比较远。

那个首领模样的人站在绿野仙踪门前,深吸了口气对着里面张嘴刚要喊,就听到大门‘咣噹’一声从里面被人给快速推开,被咽到的这个首领觉得从嗓眼到肚子一条线都疼。

“哎呀!这不是知府大人的轿子么?难道是知府大人亲自光临小店?那小店可不胜荣幸,不知大人是用膳啊,还是看灯?”

杨管家穿着一身新衣服大步迎了出来,眼睛看着那顶轿子,嘴中不停说着客套话,身后紧跟着的是孙掌柜,嘴里也没闲着:

“我就说是么,今天一定有贵人,早上起来那阵子,喜鹊都来啦!好几万只遮着天啊,落到院子中把那给鸡留的东西,都吃没了,接着拍着翅膀又不知跑哪去了,若不是地上还有几陀屎,我以为是梦呢,现在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知府大人驾到。”

那轿子放下后,果然是于正袁从中出来了,明显听到了孙掌柜的话,眼中露出一丝阴戾,脸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呵呵!本府乃是路过,正巧见遇到有人报绿野仙踪那麻辣烫毒了人,并且还把人关起来动用私刑,本府却不相信,怕别人诬陷了绿野仙踪,过来公证一二。”

这话就骗鬼去吧,从带队的人上看就不符,可既然明白那就不用再摆出来说。

杨管家一愣神,疑惑道:“不知大人是听谁说的,子虚乌有嘛!大人您可要明查,这一定是诬陷啊。”

说着话杨管家还调皮的对于正袁眨了眨眼睛,目光中透着点点笑意,这一下到是把于知府给震住了,眼珠转了转,笑容更加亲切地说道:“本府觉得也有不妥之处,来人啊,把报事之人带上来。”

话音刚落,一个人就在两个巡城士兵的带领下来到前面,没等问话呢,当先用手一指麻辣烫的帐篷说道:“就是这里,没错,我头前要进去吃饭,谁知在门口那地方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痛叫之声,我壮着胆探头一看,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因吃了麻辣烫中毒倒在地上,我正当要进去看个究竟,却见从那后面突然蹿出二十多个人,手中拿着棍棒就是一顿毒打。”

说到这里还使劲喘了几口气尽量把眼睛睁大,露出里面那恐惧的目光,用手使劲拍着胸脯才接着道:“后来他们打的那四个人都不能动弹了,便拉到里面去要封口,不信大人可以命人仔细查看,一定能找到的。”

于正袁听这话后并没有表态,‘哦!’一声后,把目光转向了杨管家和孙掌柜的,做询问模样。

杨金主上前一步道:“大人,这是不可能的,绿野仙踪什么时候如此对待过客人,若象这个人说的那样,当时吃饭的人应该不少,为何别人没有去报官呢?”

“他们是害怕你们报复,所以才不敢出面的。”

那个人抢着说道。

“哦?这么说你不怕我们报复了?还是你认准了我们不敢或不会报复你?难道你还有什么靠山不成?”

孙掌柜在旁边一连问了三句后便带着冷笑看着这人。

“这,我,这是,我是不能看着你们如此作恶,才前去报官的,难道你还敢报复我不成,哼!知府大人可是在这里呢,你绿野仙踪是别想瞒住此事了。”

那人退了几步,尽量缩到前面士兵身后。

“这个,本府是相信绿野仙踪的,可为了防民之口,是不是应该派人进去看一下,啊?也好用事实证明绿野仙踪的清白嘛!呵呵!是不是?”

于正袁依然是那个笑容,对着杨管家乐呵呵说着,可看其动作是马上就要派人进去了。

正这时,那大门处又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杨大小姐,另一个是店霄珥,这大小姐来到近前先是对着于正袁施礼道:“民女拜见于大人,刚才在门口出,小女子已经听到了事情的大概,大人能够给绿野仙踪主持公道,小女子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快快免礼,我这也是为了成都府一方安宁才如此做的,当不得感激。”

于正袁面露疑惑后,马上反应过来,慈善地说着。

“大人为民可谓是鞠躬尽瘁,些许小事都能亲自过问,如何不让人感动,既然是为了我绿野仙踪的名声着想,这派人入内搜查也未尝不可,只是若有人无事便到府衙报官说我绿野仙踪如何如何,那总不能官府经常要派人来查吧?”

大小姐弱弱地说着,可那眼神却犀利地盯着报官那个人看。

“当然不会,若是诬告,本府一定重判。”

于正袁连忙保证,说着一挥手,兵丁就要进入院子,可这时里面却走出来四个人,高兴的模样好象拣到了金子一样。

“就是他们四个,就是,就…咦?怎么没伤啊?我,我可是看着他们被打的,还有一个人中毒呢。”

那个报官的人见这四个出来后,抢上一步证明着,可仔细一看四个人的样子,又吞吐上了,用手指着那个原来倒地的人问:“刘懵子,你是不是中毒啦?”

那被喊作刘懵子的人却摇了摇头道:“什么中毒,我中什么毒?我好好的中毒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你连我都不认识了?你忘了,我,你,那啥,那个,一两银子明白没?你们四个不是被抓进去了么?”

那人急了,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来回比画。

刘懵子继续迷茫着:“什么抓进去?谁抓了?还有一两银子是干什么的?你要给我钱啊?无功不受赂呀,我可不敢要!”

“那你们进去干什么去了?”

“你管我们进去干什么呢,凭什么对你说?”

这时,大小姐看着脸色不停变换的于正袁委屈地说道:“大人,这就是报官的事情?有些儿戏了吧?还烦扰大人亲自前来,如此关心!”

“来人,把他给我押回去,杖责四十。”

面对这样情况,于正袁只得吩咐了一声后,转过头对着杨大小姐笑着道:“贤侄女认为这样处治如何?”

大小姐露出开心的笑容,松了口气的谢道:“还是大人公证,这一下小女子心中总算放下了一块石头,其实这四个人是我杨家的雇工,许是他们得罪了谁,等我回去好好问问,一定能问水落石出的,正巧过两天怀安军那边要派人过来问些金钱帮的事情,我也一并跟他们说说。”

“贤侄女,这?就不必了吧,对了,本府想起来了,刚才那虚报之人面熟,好象是哪里犯过事,等回去就查清楚,杖毙了他。”

于正袁说出这些话后就盯着大小姐看,等她给个答复。

“如此,那就有劳大人独自操心了。”

“好说,那本官告辞了?”

“大人慢走。”

看着于正袁一行人离开后,一阵轻风吹来,杨大小姐嘘出一口气,好象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拉上店霄珥说道:“小店子,快带我去看你说的那个溜冰是怎么回事,嘻嘻!又能赚钱了。”

语闭,拽着店霄珥欢快地向院中跑去,哪里还有刚才与于知府不让寸步对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