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冰场领悟有偶遇

第三十一章 冰场领悟有偶遇

街道上的积雪被踩硬,两边从头到尾亮着无数冰灯,似两只长龙般静静守侯在人间,这样的情况下,最高兴的莫过于那些怕黑的小孩子。

郭昌荣领着几个帮中兄弟站在雕成绿野仙踪的四字冰灯之前,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进去,晚上不比白天,若是说找人家小姐送两个糖人玩,那可以等着挨揍了,可你要说是找店小二,这是下人身份,你得走侧门或偏门,问题是这个店霄珥他不一样,怎么说这话才适合呢?

正发愁时,旁边有专门负责看护蜡烛的人已经注意到他们,琢磨着他们是不是偷蜡的,走到过来一瞧,认识,这不是黑虎帮那个师爷么,于是出声问道:“这位可是黑虎帮师爷?”

“正是,正是,我就是那个黑虎帮的师爷,小兄弟在这守夜,辛苦辛苦。”

郭昌荣见有人前来搭话,连忙应声,同时手缩到袖子中摸出块碎银子递过,不想,这人微微一笑,摇头道:

“您若是有事情,可以跟我说,我帮您传一下,银子就不用了,我家小姐吩咐,十两金子以下的钱不准我们收,丢不起那人,十两以上的可以直接笑纳,回头分她一半既可。”

郭昌荣有些尴尬,费不少劲才把那手缩回来,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道:“对,十两以下丢人,那我就直说了,我是想见一下你们那个小二哥,送,送点糖人儿,图个喜庆、吉利,王师傅,快,给这个兄弟做一个。”

身后挑着担子的人连忙上前,摆开一个包着铁皮面的板子,舀起小半勺子糖稀,刷刷几下,一个猛虎下山的图就出来了,用一个铲刀轻轻铲起,从另一边抽出一跟木棍,沾了下糖稀把这个老虎粘了起来,递给在那直说不要的守蜡之人。

这人拿着糖人边想着是不是应该分大小姐一半边往门口守值处去告诉一声,门房听了这事儿出来一看,点头答应给通报,手中同时也多了一个用糖画的巍巍宝塔。

稍作等候,杨管家亲自迎了出来,说小姐带着几个孩子在一个院子中玩耍呢,不如到那边去,正好把糖人给孩子,随后便拿着一个大鹏展翅于前方领路。

路上左拐右闪,不时遇到个绿野仙踪的人都没有空手而过的,那画糖人的也真厉害,东西被旁边人托着,他双手开工,一边寿星献桃,一边是罗汉服虎,见一个给一个,等到了地方,那糖罐中的糖稀下去了足有两寸,画的东西愣是没重过样。

院子中,大小姐、店霄珥和六个孩子点着灯在那玩耍,大小姐是吃过晚饭泡了下脚,又跑来玩的,其他几个孩子也是每人一个冰车子来回追逐。

“煜儿,别傻呵呵往前直冲,撞到几回了?跟我学,拐弯,要灵活。”

大小姐连续倒腾了二十多步,终于成功转过了一个六十五度的弯,跟刚刚撞到围栏上的煜儿讲解。

冰车子煜儿坐过几次,都是别人滑他光坐着,下人哪敢让他弄啊,这次是自己玩,由于是第一次加上年龄小,经常撞到周围的防护栏上,听到姐姐的话后,跳下来,重新摆正冰车子,看着来到近前的姐姐说道:

“姐,先前你滑的时候,好象说什么勇往直前,有气势吧,这会儿怎么变了?我这就是一直向前。”

“我那个时候还没领悟灵活的重要性,现在领悟了,这才告诉给你听,懂没?”

大小姐说着话,又倒腾了二十多步转过前面的小弯,店霄珥在旁边陪着,并随她每一个动作而做出应有的反应,陪她转一个弯,要跟着调整十多次重心,好在她倒地时能给她当下垫子。

“懂了,你旁边有一个人护着,可不是想要气势有气势,想要灵活有灵活么,汶宇!过来一下,在我旁边护着,我也领悟领悟。”

煜儿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人转弯后,冲那边也来回撞围栏的杨汶宇高声招呼着。

*

几个小家伙在大小姐带领下围着糖人师傅不停要求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几个跟郭昌荣同来的黑虎帮人被领到别处安排,郭昌荣则学着店霄珥的样子,找了一个上面有板凳的冰车子坐在店霄珥对面。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们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小二哥若是能给出个主意,黑虎帮和那些帮派的兄弟都感激不尽,以后但有需要之处只管差遣。”

把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及经过原原本本地对店霄珥说了出来后,郭昌荣代表那些参与了保险行业的帮派表了态,那些人也是遇到同样的事情,一个个都看着现在算是最大的黑虎帮动作呢,郭昌荣找过他们谈了一次后,达成了统一,这才耽搁到晚上。

店霄珥安静地听着他说完,用冰杵子一下一下扎冰车旁边的冰面,四溅开来的冰削落到两个人身上,可店霄珥依然象未觉般的扎着,同时来回点着头,郭昌荣不敢打扰,只好忍着冰削的侵袭等待着。

“他想要多少?”

好半天,店霄珥才停下动作抬头对郭昌荣问道。

摇了摇头,郭昌荣不确定的回道:“应该不能少了,若是只收个一成或两成,哪怕是三成纯利,我们咬咬牙挤出来给他也行,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他最少得要一半呀。”

“那就给他一半,然后四处宣传,就说这保险行业已经归给了于知府,于知府愿意为成都百姓谋福,提高他的声望,而你们到整个府城中收保险费,要打着官方于知府的名义,接着就是看他怎么做了。”

店霄珥给出的主意就是把于正袁也给套进来。

“那他要说不要这个钱了呢?”

“那也传,一会儿你回去就安排人传这事情,不能光等着人家先动手,把水搅和浑了,大家谁都别想好,他若是胆子大应承了这个事情,那等谁家真出了问题,就让他出钱,你们出力,钱不要一次给他,一个月给一回,不然他拿了钱不吐就麻烦了,这样,是赚是赔就看老天爷了。”

店霄珥继续说道。

郭昌荣觉得还是有些不塌实,再次问:“那,那他要是硬派人来用强呢?”

“对呀,这些天他怎么光派人去找事而不是用强呢?说明他有顾虑,实在不行你们去怀安军那边探一探,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好消息,这成都府的通判和走马承受难道不知道这些事情?”

店霄珥觉得应该有人节制这个知府才对,可看现在的情形,好象是知府一人独大。

“应该是被他收买了吧?恩,那就先这样,天色已晚,昌荣就不在多做打扰,今天回去就吩咐人按照小二哥你说的方法去弄,明天一早便试试能不能和怀安军搭上线,正如你刚才说的,总比坐以待毙强,若是能躲过这劫,黑虎帮必定会好好报答绿野仙踪的。”

郭昌荣见事情说的差不多了,虽没找到一个好的方法,可也算是能对付一下,起身准备告辞。

店霄珥也不做多留,相送到外面,想了想,对着欲要转身离去的郭昌荣再次出声道:“若是实在解决不了,那就暂时多给他一些,事情未必如象中的那样一成不变,或许转机不久就会来到呢。”

听过这带有深意的话,郭昌荣愣了愣,好象想开了什么事情一般,再次道谢后往回赶去,身形似乎却松快了许多。

*

第二日一早,太阳难得的露了一会儿脸,天上的云也不在那么密集,宇儿这才想起,昨天有问题没问,穿好衣服在清晨的宁静中敲响了店霄珥的房门,得到的答复是可以算,只是现在还无法实现。

被吵醒了的四个人再也躺不住,纷纷起来穿衣服,店霄珥看着小狗子三个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按照他们现在的样子,每人都能单独住一个屋子了,可自己害怕,只好让他们继续跟着住一起。

有了新的东西后,大小姐上瘾了,吃过早饭领着头奔向溜冰场,几个小家伙也兴致勃勃地不停的讨论着冰车子在急停时候如何不掉下去,最后还是他们的小店子哥哥,告诉他们最快和最稳当的姿势是跪坐在上面,这样比蹲着稳当,比平坐着容易使力,关键时刻用冰杵子一撑,加上两个脚尖在后面碰地可以轻松蹦下来。

等一行人到了院子门口这却意外地看到了白老头,温着酒就着店霄珥给做的辣白菜美孜孜喝着,见到孩子们过来,马上又换成一副可怜样,眼巴巴盯着店霄珥猛看。

店霄珥尽量往大小姐身后缩,掐着指头一回忆,最近没事呀?老头跑这干什么来了呢?

“小店子,这么巧?哎呀!相邀不如偶遇,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喝两口,你这辣白菜真是不错。”

白老头说话了,还招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