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3章 绿野仙踪无能人

第三部 蒸蒸生意勤摸索 第三十三章 绿野仙踪无能人

来人一共五个,当先说话这位应该是后面公子的跟班,看其穿着就知道并非普通人,再见他那对侧后一个玉面公子那恭敬的态度,便可猜测出那公子这一定是哪家豪门或大官的孩子。

店霄珥迎到近前恭声道:“五位这边请,躲开朝门处,小的给安排到避风暖和之所。”

刚才说话的人略微回身看了那公子一眼,待那公子落了一下眼帘后,转身对店霄珥指使道:“恩,我家少爷应允了,还不头前领路?”

说着话扔给店霄珥四个铜钱,这可是隔了几步距离随便扔的,好在大概范围都处于店霄珥周边,店霄珥一手作指路状,一手搭巾作掸尘状,正好把三枚铜钱稳稳接住,至于另一枚奔前胸飞来的,理都没理,就那么让铜钱打在胸上,稍稍往后让了一点点卸下部分冲撞力,那铜钱顺着身体就滑到了腰带处,卡在那里。

这一幕正巧让几个对着这边吃饭的本地人看见,互相扫视后,一个人悄声对旁边的人“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独成刹那芳华的人,可惜你是没那福气看到喽,这回知道我不是说瞎话了吧?”

那人点点头,举起手中的酒盅作赔礼状“看来四哥没说错,是小弟以己度人了,等回去我就跟他们说,这下可有谈资了。”

那五个人也同样看到了店霄珥这个接钱的动作,玉面公子眼中出现了一丝有趣的神色,他右边一个比他高一些、壮实一些的人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再后面的一个应该是护卫,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店霄珥的腰间,做尾巴的是一个和店霄珥年纪相仿的人,身上的装扮是粗布的。

“呦嗬?这都让你给懵上了,不错呀。”

这打头人说店霄珥是懵的后,当先跟着走,不时回身看一眼玉面公子,把个下人的身份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如此的心细也不是平常之辈。

摆好凳子用刚才布头的搭巾仔细擦了擦,准备让人坐下,就听那人又对店霄珥吩咐道:“你拿的那是什么东西?越擦越埋汰,去,换条干净的。”

“好嘞!干净的。”

店霄珥嘀咕着把那条往胳膊上一搭,变戏法一样的从怀中抽出条干净的搭巾,重复地擦了一次后,又拿出两块雪白的锦绢垫到了主位和紧临着主位的地方,这是给那个玉面公子和旁边人准备的,因为就他两个人穿的衣服是最好的,相差不大。

那玉面公子点了点头道:“不错,还凑合,打赏!”

在店霄珥道谢声中,当先那人又拿出来五个铜钱放一罗递过来,这次他没扔,怕砸到自家少爷。

把钱掖好后,待两个公子坐下,店霄珥这才搭言“不知二位公子要吃些什么味道的?”

“温两壶好酒,上几个拿手菜,其他的你拣好的上,快去。”

那刚给完钱的人直接吩咐上了。

“好嘞,您几位稍等,美酒两壶,精制小菜候着嘞~。”

店霄珥唱着腔轻盈地绕了几步便向后面厨房那边走去,到地方把酒先装到束子里在那温着,伸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一个托盘,仔细擦干净后,用几个小碟子盛了各种小菜。

麻利地忙活之时,脑海中还想着刚才让布头拿到后面去的东西,那东西他就见过一次,咖啡豆,他曾经喝咖啡都是买速溶的,这没磨碎的东西还是偶然见看到一次,听人讲这种颜色和模样的是没有加工过的,或许可以做种子。

想象着以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型咖啡园,赚好多好多钱时,东西已经准备妥当,放到托盘中往前走去,心中腹诽着刚才那给的赏钱太少。

“这是什么东西?菜呢?”

还是那个下人出声看着店霄珥问道。

“菜?这不是么?辣白菜、辣鱼丝、香辣豆、辣豆干,辣……。”

指着那些碟子,店霄珥一个一个报着名。

“你这些顶多算是个冷盘,热炒呢?”

那人说着看向自家少爷,见少爷没说话,便面色稍霁地问道:“这是绿野仙踪?我家少爷来吃顿饭,上个冷盘就打发了?”

露出憨憨地笑容,店霄珥不好意思说道:“这里是绿野仙踪麻辣烫,主要卖的就是这东西,只是有人喜欢喝上两盅,这才准备了些下酒用的小菜,您尝尝这些东西味道也是不错的。”

正如店霄珥说的,那些小菜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就是为了给来吃麻辣烫的人留个好印象,有一些菜还是这边没有的。

这五位明显不是为了菜来的,那个玉面公子旁边的人对店霄珥说道:“伙计,你可知道这位公子是何身份?”

“贵人的身份哪里是我一个小二能知道的,在小的眼中,这位公子就象那天上的神仙一样。”

店霄珥恭敬地回着话,心中想着,你又没把身份和名字写在脸上,我管你谁呢,我这刚过来处理件事情就让你们给堵到了,看样子来者不善啊。

那个人见这伙计如此会说话,到是满意不少,不觉间伸出筷子夹下一块辣鱼的肉,放到嘴中,登时一股鲜辣之意传来,加上那其中浓郁的大葱味道,把这种感觉放大了不少倍,眨巴两下嘴,心说不错呀!这东西以前可从来没吃过,可话从口里说出就成了:

“这鱼还算能吃,你刚才说的话没错,这人对于你来说就是神仙了,成都盐茶使颜大人家的公子颜麟骅,吓坏了吧?知道本公子是谁么?本公子乃是他的姑舅哥哥辛才荣。”

这辛才荣辛公子把两个人的身份说了出来,看着周围听到话后尽量往旁躲的人和面前露出惊容的伙计,嘴叫带起一丝满意地笑容。

他这一说店霄珥知道是谁了,就是那个把锦江好地方占了,让自己不能盖望江楼之人的儿子和他的兄弟,暗骂了一句后,用仰视的目光,赞叹的声音,出门拣到望江楼那块地契的惊喜表情带着颤音地说道:

“原~原来,是~是二~二位贵人~光~光临此~处啊!小~小的马~啊马上就告知管~家,给您二~位准备热炒。”

说着话,店霄珥转身就欲奔后面走去。

“不用了,公子我今天来也不是非吃这炒菜不可,我与表弟前些时候一直在其他地方,昨日方才赶回来过年,未曾想到出了个绿野仙踪,主要是听说这绿野仙踪的伙计比较不错,故此带了一个伙计前来切磋一番。”

那辛才荣说话间身后那个护卫之人已经蹿出来拦住了店霄珥的去路。

旁边吃饭的人一听这话有的心说完了,这绿野仙踪的麻辣烫好象是要关了,也有人知道店霄珥是谁,想着是不是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试,还期待上了,更有胆小的怕惹祸上身,胡乱几口吃完跑到柜台结帐离开。

店霄珥扫了五个人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那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人身上,仔细地看了看后恭敬地对辛才荣辩解着“辛公子,您说的这是哪的话,绿野仙踪麻辣烫中并未有什么能让人看得上眼的伙计,许是人多了一些,麻利了一些让几个吃了饭的人高兴,这才四处说道一二,传言,呵呵!绝对是传言,当不得真。”

“哦?真是如此?没有厉害的伙计?”

辛才荣皱着眉,盯住店霄珥猛看,同时不相信的问着。

尽量躲闪着他的目光,店霄珥眼神中带着一点真诚一点敬畏羞赧证明着:“真的,绿野仙踪就是名好听,您看一共就这几个小二,谁象有本事的人啊,那个胖子?昨天还打了一罗盘子呢,这月工钱都没了,那个叫小狗子的?整天满脑子想谁家姑娘长的好看,光是挨的打就数不过来啊,还有刚才走的那个,就一打杂的,做不了主。”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呢?”

这次说话的是那个颜麟骅,先是哦了一声后,才问的。

“我?我不行,小的现在连个固定的差事都没有,就在这混呢,人家只管个吃住,一个铜板的工钱也不给呀!”

店霄珥如实的说着,这可没撒谎。

那边收拾桌子的胖墩听到这话后,脚下一滑,差点没出溜到桌子底下,小狗子则用托盘装着一罗的碗挡着脸,快步向后面走去,听那盘子发出的声音就知道端着的人在颤抖。

“那就你了,跟公子我带的伙计比一下,赢了有赏钱,输了么?那就把没用的伙计辞掉,以后的伙计由公子我给安排,就比扔盘子吧,谁扔的多,扔的时间长,谁就赢。”

颜麟骅这个玉面公子现在才让人看出来,他居然是最不讲理的。

话一说完他就对着那个穿着粗布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从后面背着的包裹中拿出来十多个盘子,在那开始来回倒腾上了,先是三个,后来逐渐增加,不一会儿工夫,七、八个盘子在他手中不断飞起落下,让人都查不清楚。

到最后那十多个盘子居然都扔了起来,围观之人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接着那些盘子又一个个减少,直到停下。

“该你了?”

颜麟骅用不容抗拒的语气对店霄珥命令着。

“我?可小的用不惯盘子,用自己的东西成不?”

店霄珥弱弱的问着。

“什么东西?”

“铁签子!”

说完这三个字,店霄珥从怀中一把就抽出来五根签子,连甩五下,那五个人头上的拢发之物俱被打掉,而店霄珥手中又出现了五支铁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