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8章 虾油咸菜装满船

第三十八章 虾油咸菜装满船

管家的话说完,大小姐顾不上再与白老头寒暄,拉着店霄珥直奔书房而去,一路上店霄珥也在那不断猜测,究竟是什么事情那么重要,难道说那个就知道算计自己女儿的爹又用什么订婚恐吓来了?那可就太不地道了。

三人来到书房外面时已有四个护卫在这里守着,房门紧紧关闭,大小姐对那四个人点了下头后推门进屋,当中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听到门声扭头见是自家小姐,这才露出一丝放松的笑容上前问好:

“见过大小姐,看来大小姐在这边过的还不错,长高不少,也长漂亮了不少,这里是老爷让小的送来的信,需要大小姐亲自过目。”

说着话,这人从怀中摸出一封打着火漆的信,交给了大小姐。

“谢谢刀疤叔叔。”

大小姐甜甜叫了声叔叔后这才接过那信,查看了一下封口见没被动过,在店霄珥递过来的火折子上烘烤一番打开,凑到店霄珥面前一起看。

店霄珥善意地看了那个护卫一眼,这个刀疤叔叔他听大小姐说过,年轻时在一次袭击中为了保护杨父,身上被砍了三道长长深可见骨,一处贯穿的伤疤,居然活下来了,从那以后亲近的人便管其叫刀疤,属于忠义之士。

信的前半部分写的是池子里的鱼产籽了,等大小姐回去就能看到许多条,鸳鸯也同样有了孩子,整天游来游去的,娘想她了,再过两个月该过年了,不知道她在这边瘦了没有?还有煜儿是不是更调皮,都学会讲什么故事了?

字里行间竟是些生活中的琐事,浓浓的亲情浸透在其中,又问了问在这边发展的如何,对于店霄珥这个人也着重提了一下,让大小姐有事情不好解决记得多找小店子商量,看到这里时大小姐还停下来对店霄珥说了句:

“小店子,爹怎么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呢?他要是知道我们在这边赚到多少钱一定能大吃一惊。”

店霄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中却想着,如果告诉他咱这边赔了多少钱他可能就不仅仅是吃惊了。

接着往下看是一系列的嘱托,从护卫到丫鬟再到管家都有,并告知他们的家人在杭州都好,将要结束时,下面才有一句话

‘朝廷欲起战事,于各地征马,然入籍之马俱已老衰,需急购五百匹运抵杭州。’

“恩,这才是重点呢,你爹也不多要啊,我这累死累活弄个刹那芳华都没赚到五百匹。”

店霄珥把这句话反复念了几遍,品味地说道。

站在旁边的管家听明白了,在那提醒:“老爷要的马不是咱们这样的马,普通的即可,象那些马贼骑的就成,唉!可惜了,那些马都被怀安军给牵走了,一匹都没有留下,这破损的地方还都是咱们自己花钱翻盖,于知府给那点银子盖两个小孩子玩的蘑菇房都不够。”

呆在那里的刀疤叔叔看着三个人相互对话间的态度后,带着笑意地点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爹要这些马,那咱们就买五百匹给送去,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做了决定后又问向店霄珥。

“是,得买,多买点,发一次船往那边运,少了不合算,把这边云锦什么的也随船装过去,咱们船不够就用黄家的,上次一起发了笔财,这回他应该能派最好的队伍。”

店霄珥略做考虑便把事情定了下来。

见他们话说完,刀疤叔叔开口说道:“这次过来一条中等货船,上面已经装满了东西,都是由拳镇产的,在杭州那边卖的不错,已经往两广、福州那边贩运,这生意由杭州三家掌控,杨家因为大水时给的帮助多,故此占了五成,另两家平分那剩余五成,这整整一船,是由拳百姓送给店霄珥的,在杭州本地都能卖上几倍的价钱,在这边应该能卖更多,若不想卖留着吃也行。”

“什、什么东西,人家能白给一船?要是好吃给我留点。”

杨金主好奇问着,他只知道店霄珥鬼主意挺多,比自己强,身手不错,自己打不过,而以前在由拳镇干了不少事情,具体的他就不明白了。

大小姐见他这个样子,觉得在父亲护卫面前有些丢脸,出声说他“什么都要给你留点,咸菜,给你顿顿吃,你知道小店子在由拳镇乡亲心中是什么地位么?你到那里去说句小店子的坏话,收尸的事情都省了。”

刀疤叔叔在一旁承认地点着头,眼睛中流露出来佩服的神色。

*

锦江码头这里,一条中等的货船停靠在此,虎君恩等一众纤夫坐在旁边休息,从前面开始拉的时候一直到这里,他们是一路送过来的,哪怕水流略缓用不到他们时,他们都没有停下,等一会儿他们还准备帮着卸货。

船头上杨家的旗帜随风迎展,杨家船工们聚集在甲板上等待,同时心中都惊讶于大小姐在这边闯下的名声,先前这艘船行到急流处,无法前行,就召唤过来个纤夫头子,可还没等问价钱呢,那人抬头看了眼杨家旗帜直接跑到别处又招来几队纤夫,二话不说纤绳一拴,把船拉的飞快,一直到了此处,还守在那里等帮忙。

待船头问询后,从那个领头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深深印在了这些杨家船工心中,当时被问的正是虎君恩,喘着气的说道:

“想知道为什么?简单,就是因为你们这船是杭州杨家的,凡是你们来的船,拉一只不要钱,拉一队还是不要钱,咱们这些人能帮着杨家大小姐干些活那就觉得比什么都舒服。”

这边,大小姐也带着人赶车过来,到了近处,那些船上的人和纤夫一起向她问好,不知道详情的刀疤叔叔,疑惑地看着在那里坦然应对的大小姐,叹了一口气欣慰地嘀咕着:

“老爷说的对呀,大小姐从要查帐的时候起就已经长大了。”

随着大小姐的应允,一个个大竹筐便被顺着跳板滑了下来,沉沉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装了不少东西,等到了地面有人接手,抬起来码到车上。

码头停船本是个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杨家来的船却让不少人起了围观之心,谁让绿野仙踪这些日子名声在外呢,这些人都想看看,杨家拉来的是什么东西?

人多干起活来是真快,随着一车车咸菜被拉走后,这眨眼工夫已经是最后一筐,见虎君恩带头还要往车上抬,大小姐给杨管家使了个眼神,杨金主马上明白过来,走到前面拦住这筐说道:

“诸位兄弟们辛苦了,我家小姐多谢大家来帮忙,这最后一筐就不往回拿了,大家伙拆开分一下,人人有份,筐里的东西足够,里面是吃的,正好帮着尝一尝。”

管家说的话体面好听,虎君恩也不推拒,绿野仙踪从来都是这样,说给你就绝对给你,没有假惺惺的时候,因此在他一声令下后,这些纤夫哗啦就围过来,七手八脚拆开竹筐,往里一瞧,没见过,里面都上一些用树条编制的小筐,外面是一层糙纸。

“这是什么?”

虎君恩不认识,掂量着手中这有些分量的小筐问。

“咸菜,拿回去吃吧,从杭州那边带来的,别地方都没有。”

杨管家告诉他。

*

当天晚上,绿野仙踪给一些有接触的人家都送去了这种虾油咸菜,结果第二天便有人上门来问这咸菜是否售卖,一时间大小姐再次忙碌开来,让人在外面做个摊位,亲自跑到那吆喝,不时还把店霄珥为咸菜编的故事讲给别人听。

“从前吧,有这么一个姑娘,喜欢上了一个小伙子,然后…….。”

大小姐把一筐咸菜给了一个来买的人之后,见那人没走,又给那人讲了一个故事,比较凄美的,结果那个人也有些多愁善感,听了故事后看了看手中的咸菜,红着眼睛说道:

“这咸菜退了吧,我怎么能买人家作为定情信物的东西,呜~他们真可怜!”

“记错啦,我记错啦,不是这个,是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老渔翁……。”

大小姐纠正着重新说道。

店霄珥陪在一旁偷笑,看见一个中年模样的人,马上拿着一筐咸菜神秘地对那个人说道:“这东西不能多吃,别看是咸菜,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总觉得小腹那有一股火气,明白不?尤其是小伙子,我都不卖给他,怕出事。”

结果那人一次买了五个高兴地离去。

一会儿又有一个小伙子过来,店霄珥再次拿着一个还没等忽悠呢,就听那人先跟他说道:“要马不?我家将军说白给你一千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