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0章 大渡河边做眼线

第四十章 大渡河边做眼线

于知府走了,带着惋惜地神色走了,眉宇间露出的那种失落,让人可以看出,他确实是真心来拉拢店霄珥的,大小姐用理解的目光看着他上轿离开。

“知府大人好象挺难过的呢,小狗子你说小二哥为什么不爱当官呢?”

林小姐那个丫鬟在大小姐送于知府出去的时候找小狗子来玩,听小狗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她后,她这才问的。

小狗子见左右近前无人,压低声音说道:“小二哥以前好象要当官来着,听大小姐偶尔说起的,要考洲试,后来,也就是去年,正好洲试取消,小二哥就从外面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从那以后不再提考试的事情,还落下一个看见马就想问价格的毛病,再详细的事儿,大小姐也不说,至于知府大人难过,和我也没关系,小二哥要去给他办事,绿野仙踪才难过呢。”

风,带着暖暖的感觉于午后吹来,虾油小菜的价格又涨了不少,可购买的人却未曾退缩,看着那最少是成本十倍以上的钱数,店霄珥知道,除了这小菜确实不错外,更大的原因是绿野仙踪这个牌子。

“你爹也是的,怎么就不多弄过来点呢,赚钱的机会就这样在眼前流失。”

店霄珥见旁边坐着的大小姐有些闷闷不乐,找个话儿对她说着,卖小菜的工作已经交给了别人。

大小姐低着头看地上那群蚂蚁搬着一条虫子往窝中走,无精打采地说道:“有钱赚,危险也大,再说江上已经有人做这个贩运的买卖,还有不少势力,小菜还是运到别处卖好,到这边不合算的,你真的决定要去帮白老头做那个事情么?”

“恩,人家帮了我们不少忙,应该帮他一把,再说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不是说好了么,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无论成与不成都不用我了,还有那么好的条件。”

店霄珥说着话,回想着正月初一白老头找他们的事情。

那天三人进到屋子后,白老头就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黄绸的包裹,嘴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

“你们可能早就怀疑上我的身份了吧?实不相瞒,以前老头子的身份那可是非一般人可比,现在就一糟老头子,可这岁数大了,还得为小辈儿们东奔西走的办事情,你们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说到这的时候,那包裹已经打到最后一层,白老头停下来问大小姐和店霄珥。

“不会是一个御赐的金牌,上面写着‘如朕亲临’四个字吧?”

大小姐睁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里问。

白老头一听突然泄气了,看着两个人点点头:“就是这个,你们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从我这看过?不能啊,我这贴身收着的一直都没动呀?”

“白爷爷,您这就没见识了,您一定是皇上派来的,过来帮着查这边的事情,什么贪官啦!污吏啦等等,象这种事情,小店子都给我讲过许多个了,还有拿尚方宝剑的,不新鲜,除非你那个东西是一个信物,指腹为婚的,您小时侯您爹娘给订的,可对方一直没生,前些年才老来得女,你过这迎亲来了,老夫幼妻,这才希奇。”

大小姐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告诉老头。

“恩,你家小店子没事还给你讲这个?恩,对,没错,成都府这地方不少官都需要整治了,我先前去岳洲就是看看能有多少人和兵可用,咱们走后,所有知道我身份的人都被监视上了,谁要是传信,那么谁就是和这边一伙的,也好一同收拾,避免遗漏。”

“那?我们能帮您什么呢?您不应该是缺钱吧?要不,给你一些也行,不能太多,我还留着做,做嫁妆呢!”

大小姐有些疑惑,问白老头是不是钱的原因,才被找上的,说到后面是脸又红了。

白老头呵呵笑了,看了店霄珥又看了大小姐说道:“放心,不要钱,都给你留着做嫁妆,到时候结婚老头子我也给你们一份大礼,我就是需要你的小店子帮个忙,帮我到茶马互市的地方看看都有什么样的人?尤其是身份特殊的,顺便还帮着接受及传递一些密信。”

“哦,这样啊,那随便去个人不就行么?为何非要让小点子呢?您不会让他做官打入人家内部吧?”

“那个?恩,其实,哎!”

白老头不知如何说,叹了口气面露一丝伤痛说道:“其实已经这样安排了,可惜都被对放找了出来,一个接一个被杀,更有一个知县是全家被不知何处出来的马贼给灭门了,好在我们也知道了,有问题的地方是在雅洲,只要守住这一条线就好了,进吐蕃那边有我们人,可以传递消息。”

“那,那就派人守着啊,不会也被杀了吧?那我家小店子绝对不行。”

大小姐紧张地说道,同时还伸手拉住店霄珥的袖子。

“是被查到了,那是因为安排进的人被抓住逼供,把大概的路线说了出来,等我们调整的时候,只保住了吐蕃那边的,还有一个地方也保住了,是因为那个地方是皇上安排的人,做监视我们用的,比较老练,这次只好用一用了,其实也愿那些人自己笨,人家并不知道具体一路是谁,只知道是这条线上的,是他们自己被人家问出了马脚,我这才想到小店子。”

白老头越说脸色越差,想来是觉得那些人有些委屈吧。

“那为什么不让皇上的人来做这个事情呢?”

大小姐又问。

“因为那个人年老体衰,总是忘事情,这次你放心,小店子过去以后认他做爷爷,陪他在那守个路边茶铺,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就能回来了。”

白老头再次给大小姐吃定心丸。

这时店霄珥接话了“有什么好处没有?”

“我帮你的时候不也没要好处么?”

白老头说道。

店霄珥撇撇嘴说道:“那些马贼应该就是杀了不少你们奸细的人吧?还要什么好处?几千匹马一匹都没给留下,房子也坏了。”

“这个,这样!清除这些人后,成都府这以后杨家做生意特殊对待,如何?”

“不差这点钱。”

店霄珥听到这个好处根本无动于衷。

“那,那,这样,以后你们到京城去做买卖我还照顾你们,如何?提供消息,帮着与官府人接头,对了,还帮小店子查父母是谁。”

白老头眼珠一转,再次给出条件。

“说吧,都要做什么,在什么地方?”

“在打箭炉这个县的旁边,守着沫水东岸。”

*

翌日,店霄珥与大小姐准备一番后来见白老头,直接说出了来意,想要提前几天去,好能和要离开成都的话吻合,别让于知府起疑。

正这时,外面下人进来报,说有人来找,店霄珥和大小姐出去一看居然是那天城门口见过一面的谭将军,没想到他自己来了。

“原来是谭将军,快快里面请。”

说着客套话,三个人进到书房中,店霄珥给冲上茶便坐回去等待着。

“恩,这个茶好,和昨天派那小子拎回去的不一样,可惜让那些小子给祸祸了,不然就那个茶若弄到吐蕃,也可以换上不少好东西,不过派他来,到是我唐突了。”

谭将军先喝了一口茶,然后才顺便把昨天的事情说一下。

“无妨,无妨,不知将军今天来还是为那送马之事?”

店霄珥直接问着。

谭将军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就是想用一千匹马,让你帮个忙,前几天我知道了白、白老头在你们这,你们和白,白老头熟悉,也不算外人,就跟你们直说吧,这成都府的茶马互市其实都被个人得利了,我跟白老头一商量,他有心除去这边的一些势力,其中就包括提举茶马司,可需要一个人去那帮着找些东西和传递消息,那个,我就想用一千匹马来…。”

“行,没问题,先去领马吧,这事儿我答应了,大小姐你去跟将军领马,我去找白老头。”

店霄珥对大小姐使个眼神后,直接出了屋子,奔着白老头那边走去,他怕白老头过来,到时候马该没了。

三天以后早上,店霄珥准备妥当,身上穿个粗布的老旧衣服,头发零乱,脸上不知怎么弄的一个伤疤,原来的模样没了,背后背着一个小布包告别了眼圈红红的大小姐向着打箭炉方向走去。

同一天下午,绿野仙踪门前贴出大字公告,绿野仙踪欲要把美味食物让更多人品尝,故此,会派人把一些小菜的制作方法传给稍远地方的小酒馆和路边茶肆,并长期、低价提供特殊原料,地点包括蜀州、雅州沫水边、眉州、简州……。

大小姐坐在一个椅子上美孜孜地嘀咕着:“这下可以了吧?”

*

清晨的阳光穿透雾霭,沫水东岸路边的小茶肆已经有人影在那来回晃动,一个年龄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在那打扫着,穿着一身粗布老旧打着补丁的灰蓝色的衣服,脚上是一双略微大了一圈裂过口子又用粗线缝上的鞋,那两只大眼睛漠漠无神,尤其是脸上的一道疤,让人不由得叹口气。

这大清早本来是没有人的,可今天却反常的有四个汉子背了些东西赶到此处,到支出一块的棚子下寻位置坐好后,对那个还不知道过来招呼的伙计喊道:“去,先弄点酒温,这夜里赶路浑身都凉飕飕地不舒服。”

“哦!”

那个少年伙计木纳地从嗓子眼‘哦’了一声后,没精打采地往小茅屋走去,期间还不小心题到了一个长条凳子,差点被拌倒。

半天,又晃荡出来,一脸要死不活的样子把缺了边的托盘搁到四人桌子上,旁边一个人嫌他动作慢,自己把酒拿下来后直接喝了一口,这才长出口气问道:

“伙计,你是哪里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