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胆小如鼠尿裤兜

第一章 胆小如鼠尿裤兜

“我?小蔫,也没看见过你,以前。”

这个少年呆了一呆以后才反应过来人家是问他的,张开嘴把那回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

“问你哪来的,什么蔫不蔫的?”

那个问话的人明显不愿意了,用手使劲一拍桌子,狠声说道。

“四位,别,别跟他孩子一般见识。”

正这时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从里面跑出来,颤悠悠地迈着步,对坐着的四个人满脸悲痛地说着,见四个人终于把目光看向他以后,才叹了口气,老态的双目中再也含不住那浊泪沿着干瘦的脸颊流下。

“四位别嫌弃他这个样子,都怨我呀,这孩子是我亲孙子啊,小时候根本就不是如此模样,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可恨十年前那一场大水,把我家房子冲走了,儿子、儿媳妇还有这个孙子都没了,我这才搬到此处,可谁知老天有眼,大前天我到打箭炉那买货,正看到他沿着路乞讨,破烂的衣服把他背后那显眼的胎痣露出来,这才让我们爷孙相认啊,呜呜呜!”

说着老头又哭上了,一双布满干裂皱纹的手捂在脸上呜咽出声。

“不哭,爷爷,不哭哦,哭了就不给饭吃了人家。”

那少年见这老头哭,跑过来安慰,听那话的意思好象哭与不哭和吃饭有关系。

坐在那的四个人相互间看了眼,于刚才说话这人面前的汉子轻轻地摇了摇头,对左边那个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个人点头起身,来到少年面前问道:

“小蔫,你遇到你爷爷之前都是如何生活的?”

哪知这少年并未给他回答,听他这话后,好象回忆什么东西一样,眼珠慢慢转着瞳孔也来回变动,突然一种慌乱、恐惧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接着就见他用手捂住脑袋蹲在地上把头尽量往两腿之间埋,嘴中还说着:

“没偷懒,不要打我你,劈完了柴火已经,爹、娘呀~!在哪啊你们?”

“小蔫,不怕,爷爷在这,没有人打你。”

那老头见少年吓成这样马上边安慰着边把少年扶起,同时眼睛中的泪水更多了,嘴中咒骂道:“不知是哪家杀千刀的把我的乖孙子给吓成这样,这得遭多少罪啊?”

那个人回头看去,刚才给他使眼色的人又比画出一手势,这人从怀中摸出几个铜钱来,往少年身前一扔,说道:“拿去买吃的吧!”

‘扑通’一声,少年趴到地上,眼中再也没有了刚才害怕的样子,看嘴和喉咙的动作好象是咽唾沫,张开双臂把那几个铜钱搂在怀中,‘咚咚咚!’连续的给扔钱的人磕头,嘴里面呜噜噜说着什么话,那人离近一些才听清。

‘谢这位老爷,谢老爷,老爷长命百岁、多子多孙,谢这位老爷。’

老头再次叹着气过来劝。

那个人又回头看了下得到指示后,猛然大喊一声“就这是小子,偷钱,抓住他。”

说着上前一步把刚刚被老头扶起来的少年脖领子给揪住了,少年哇的哭了出来,嘴中喊着不是偷的,下面裤子登时湿了大片,一股**顺着裤腿流到鞋中、地上。

“你们做什么,老头我和你们拼了,你们吓唬我孙子。”

那老头见少年吓成如此模样,在旁边抄起个凳子就要往这个人脑袋上砸,被另两个人站起来拦住劝道:

“陈大爷,你别急,其实咱们是在帮你呢,有些孩子和你这孙子一样,小时候被拐吃苦吃多了,就算以后找到家人,过上好日子也总是害怕,这时候就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量把他最害怕的事情找出来,然后一吓,他就好了,只是这个办法不能提前让他知道,并且也不敢保准儿。”

“真的?还能变回原来那样子?”

老头听这话后,果然不再想着砸人了,定定地看着少年,眼中满是希冀。

“有时候行,有时候就不行,这也分人,可总得试试,平时我们来你这吃喝你都少算钱,这有事儿了怎么能不帮你想想办法?”

另一个人也劝到。

“没偷,没偷我,别人给的这是,给的别人……。”

少年还在那一句句辩解着,吓地紧闭双眼两只手攥成拳头哆嗦个不停。

那抓着他领子的人轻轻松开手,看着直接堆萎在地的少年无奈地摇头说道:“看来他是不行了,主要是胆子太小,不然或许就已经好了呢。”

老头松开凳子过来蹲在下抱住少年,一手摸着他的脑袋念叨着:“不怕,不怕,有爷爷在,以后不想那难过的事情,爷爷提都不提,呆一点也好,省的到处惹事,哦!不怕!”

那四个人又相互看了眼点点头,一人过来劝道:“陈大爷,还是扶他进去休息一下吧,喝口酒压压惊。”

说着递上来装着酒的束子。

“对,对,喝口酒压惊,来,小蔫。”

老头用束子喂少年喝酒,刚倒嘴中一口,这少年就使劲咳嗽个不停,好半天抽噎着:“爷爷,我,我怕,没偷钱我,冤、冤枉我他们,打、打我还。”

旁边那人接回酒束子说道:“陈大爷,我帮着把他抱进去,让他睡一会,起来就好了。”

说着话随手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接过了少年往茅屋中走去,老头亦步亦趋地跟着,紧皱地眉头轻轻舒缓,脸上只剩下慈爱。

半个时辰后,四个人喝过酒,带着老头感谢送给的一包干辣菜背起东西离开,还不忘了劝慰老头说孙子不傻,就是以前被吓到了。

待四人看不到身影后,老头仰首看看天,呸了一口,对着屋子里喊道:“出来吧,人都走了,不错,老白头真会找人,也不知道在哪划拉到你这么一个宝贝。”

话音落后,一个脑袋当先探出门口,脸上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散,眼睛同样不灵活,小心地左右瞧了瞧,这才拘谨地迈出一步,见真的没有事情了,突然一改刚才的样子,回身拿出一条同样打着补丁的粗布裤子,边换边骂:

“多亏小爷我身上什么都没带,这孙子刚才抱我的时候居然从头到尾还摸了一遍,连小爷鸡鸡都没放过,呃!紧怕小爷是假尿,他也不想想,象小爷我这么敬业的人怎么可能做假?这下赔大喽,抽空回去非要找白老头算算这帐不可。”

那老头也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这些小事都不放过,这是故意派来试探的,若你真是露馅了,这四人就只能杀掉,此处地方也就不能再干了,你这孩子,脑袋都磕破了,使那么大劲干什么,来,让老头子我看看。”

真象老头说的这样,装做呆少年的店霄珥脑门上星星点点浸出不少血迹,被他随手一抹成了淡淡的一片,满不在乎地说着:

“没事,我故意在地上蹭一下,我记住他们长什么样了,早晚得还回来,还有白老头,说什么人老体衰?我怎么没看出你哪衰了,反到是觉得三个我也打不过你呢,再不衰就白日飞升了。”

正说着话呢,店霄珥突然闭嘴换上了那副呆呆的模样,茫然地望着天上的云,嘴上念叨着:“白,白白的,比面还白,做出馒头,给小蔫吃,对了,还有爷爷也吃。”

随着叮当的铃铛声传来,沫水那个方向出现了一队人马,长长的排成一队,当先是有一头骡子引领,带着花笼头、缨须等等饰物,打扮的象出嫁的新娘一般,领头人是一个大汉,穿着精短的衣衫,满脸的胡茬,显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刮过,眼角那堆皱起来的痕迹和眉心处浅浅的竖折,不觉中便透着沧桑。

这马队并没有在如此小的一个路边茶肆休息,而是径直穿过,店霄珥也由看着白云状态换成了看着马队的样子,随着一匹一匹过去,店霄珥也是嘴角挂起一种特别的笑容,是特别的自然,特别的开心,特别的悠闲,特别的善良,一排上牙基本上都露了出来,若有些见识的人就会发现,这是一种新型的傻笑。

“这个好看,这个嘴中还嚼着东西呢,还有这个……。”

店霄珥嘴中说着,脑袋里面也飞快的计算着,早上四人来试探,刚走不远后有一马队过来,此处离沫水河畔约有五里,从峡谷状的河边攀上来需要一个时辰,河边只有三条渡船,渡河需要一个半时辰,从那边攀下来同样需要最少一个时辰,上去后到打箭炉约有30里。

如此说明这个马队昨夜没有在打箭炉休息,可能是在河边的浅滩休息,今早提前上来,正好此时赶到,或者是上来后在那边休息,最好的解释是他们与那四个人是一起的,因今天要过来,让四个人提前探察。

恩,骡子五百二十五头,身负重物,踢印较深,骏马四百六十匹,身负物品略轻,踢印较浅,全队一百二十一人,个个精悍,似经过休息,神态饱满,又远途而来,风尘未去,头骡身上插一狗牙帮旗,帮名‘万山’,听其名应是临村之人逗凑在一起的形式,观其态却更象家族形式。

所配长刀、弓箭种类凌乱,随身短刃为统一的二尺长牛角弯刀,队伍行进速度较快,若天气不变,三日后可抵雅州茶马市。

待整个马队过去,店霄珥也从刚才那种醉人的笑容中缓过来,进屋把刚才分析到的东西墨下来以后,直接交给陈老头,陈老头背起一个空袋子,向打箭炉那边走去。

*

店霄珥见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便开始把那些准备的吃食,一样样摆好,还没有煮的支起锅煮上,操起刀把昨夜酱熟的牛肉薄薄切成片,如此一来那些想吃肉却舍不得大口吃的人就更愿意买一些。

看日头又往西走一段距离后,洗干净一块抹布,把棚子里那几张桌子胡乱擦擦,掐着腰稍做休息时,看着沫水方向念叨着:“这就是大渡河了,可惜没有那十二条锁链做成的泸定桥,不然也可以体验体验,上下影摇波底月;往来人渡镜中梯的感觉。”

待时间快近午,从二郎山也就是马队走去的方向慢悠悠出现四个身影,看样子一个是老者,另三个是年轻人,离了约有三百步的距离,却在那歇上了,过了一会儿方才起身再次向这边行来,见那身后背着的堆成一罗的茶包想来不轻。

“咦?这几日没来换人了?”

那老者问道。

“人没换,去买东西了爷爷。”

店霄珥答道,那憨憨地模样透着可爱。

见如此,那老者打趣地说道:“我问你个事情,你说对了,我买你茶水喝,若说错了,你便不要我钱,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