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偶遇张三腹运筹

第二章 偶遇张三腹运筹

要问爷爷等他回来后,不能做主的小蔫。”

店霄一副认真地表情对老头说道。

“你叫小蔫啊?好,好孩子,你爷爷若是在这地方就一定会答应的,相信他也愿意让你答应,做个聪明的孩子,这样你爷爷就高兴了”

老者夸赞着,那三个人则是卸下身上的背篓静静坐在那里休息。

店霄生硬地转着眼球做思考状,嘴中小声嘀咕:“爷爷,小蔫,聪明,高兴,问吧你,会知道的小蔫。”

最后几个字是放大了声音对老者说的,同时回身用抹布垫着小心的把热水壶提过来,又翻找出四个茶碗,四小碟子小菜挨个摆好,还差点打翻一个,随便从旁边茶篓中捏出些沫子扔在碗中,举壶便倒。

看那他笨拙的动作和倒水的姿势,四个人吓的赶紧起身,果然,四碗茶他倒出来六碗的水。

“行了,行了,不用倒太满,解解渴就行,小蔫啊,我来问你,一碗茶水多少钱啊?”

老者拦住还要给碗尽量添满水的店霄,用手指着茶碗问。

“三个铜钱一碗茶水和一碟小菜。”

店霄用肯定的语气答着,这也是茶马道上的小茶肆用的方法,背茶之人消耗体力较大,身体盐份流失过多,通常都会要一些小菜补充下,因此都是合在一起卖,买一碟小菜就给一碗茶,不够喝再添水,若没钱白饶一碗水也行。

“那我们四个人吃,一共应该给你多少钱?”

老者又问道。

店霄想了一下马上答道:“十二个铜钱一共是。”

“可我们是分开付钱的,每人应该给你多少?”

“铜钱三个。”

老者到这时又说道:“那我今天不想吃了。你是不是应该把我那钱扣出去?”

“是呀!”

店霄诚实地说道。

“那你应该收我们多少钱呢?”

“铜钱十二个,收拾桌子时看东西算钱爷爷说。”

怕老者不明白,店霄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碟子,眼睛中有种让人一看就明白的坚定。

四个人走了。店霄目送着他们离去后,开始收拾桌子,见那只动过几口的小菜和多半碗地剩茶。再看看他们放背篓的地上痕迹,轻叹一声暗骂‘这对手还真多疑,试探过一次后又来试探。还问什么问题?唬傻子的东西。’

日上正中时,由二郎山方向再次赶来六个人,一个个尽量把腰弯下,领头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抬头看了眼店霄所在地茶肆,回头对那五个人说了句什么后,加快了脚步,到近前边蹲身边对店霄招呼:

“伙计,过来搭把手。终于是赶到地方了,再不歇息下,真要累死。”

店霄来到他后面用手扶着背篓,这下感觉可够重的,约有二十来斤的一包茶。背了十二包,其他几个人也都是如此。他们不等店霄冲茶,便直接到旁边木桶里舀出一瓢水‘咕噜噜’灌了下去,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喘着粗气。

看这样子,店霄先把一堆小菜摆上来,接着才把六只碗添些茶叶冲上水,依然是洒到外面不少,笨手笨脚连忙找抹布擦。

“陈老头呢?怎么换成你了?”

那先前地人休息片刻后喘匀了气儿,看着一直没出声的店霄问道。

把手中这点活忙完,店霄扭头看向问话的人说道:“到打箭炉买东西去了爷爷。”

“哦!那成,你忙你地吧,休息好了我们就走。”

那人说完话就端起茶碗,不嫌烫的趁热喝着。

店霄也没在多言语,坐在一条凳子上,双手托着下巴,无聊地看着前方的草木愣愣出神。

“三叔,你说咱们这来回的背茶最后钱不都让别人赚去了么?来的时候听刚背了一趟的隔壁老六说,打箭炉那地方卖茶还要多收一份钱,这累死累活赚的钱还不够吃几天饭呢。”

那边一个稍微年轻的大小伙子,对这领头地人抱怨着,用筷子夹起一块木瓜条放到嘴中刚咬上,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赞赏地说道:

“不错呀,这木瓜条辣孜孜的还有股牛肉味,应该是用牛肉汤煮出来的,呵呵!这老陈头找个帮手东西好了不少啊。”

另外四个小伙子一听也都迫不及待地上手抓起条木瓜往嘴里送,都纷纷点头,说今天这小菜额外好吃,接着就听到‘啪啪啪’几声响,那领头人用筷子后面一个人脑袋敲了一下教训道:

“出门在外也不懂个规矩,就你们这样还想进马帮跟着跑?一天就得让人家撵出来,平时给你们讲的都忘了,在外面不要多说话,能忍则忍,吃东西时要等领头说话,至于往这跑,那也是没办法,咱那边的马市若非被那该死地茶马司给限制住,又怎回如此?”

几个挨了打还笑嘻嘻的小伙子,听完这人说地话后,都变的闷闷不乐起来,店霄在那边也是无精打采,看到一棵树上落下两只鸟,叽叽喳喳跳着叫唤后,脸上那憨厚的笑容更浓重了。

过了一会儿后,第一个尝菜地小伙子又说道:“三叔,等你家那母马下崽后,你还去跟帮跑不?其实我听他们说,那茶马市的钱本是官家的,可却让那些人给通过私下的途径给抢去了大半,没见他们这次收茶的

往下压了么。”

说着话他又要去夹菜,这次到是乖巧,把那刚才吃着不错的木瓜挪到他三叔近前,挑起旁边几条凉拌:.:|‘恩?’了声后,疑惑地看向坐在那的店霄,见店霄根本就没看他们,回头说道:

“怪了。陈老头犯什么邪,这菜用的料足不说,火候掌握的也好,想是酒楼那些大师傅做也不过如此吧?恩。我到是没去吃过,琢磨着应该不差。”

那被叫三叔的人闻言操起筷子挨个夹了一遍后,也是点头称赞:“是不错。这菜一份三个铜钱可都有些对不起手艺,那个,伙计。这菜谁做地?把那卤牛肉也来上一盘,今天好好吃一顿,再温几束子酒。”

店霄象没听到他说话般,依然对着前方的鸟傻笑,直到人家又大声重复一遍后,他才微微扭过头说道:

“做菜的是小蔫,每天都要做以前的时候,柴劈完就做。要挨打地不然。”

说完便转身进去拿牛肉和温酒,留下六个面露奇怪神色的人想着刚才那话里所包含的东西。

酒和牛肉俱都端上来后,领头地三叔先给五个孩子每人夹几片,这才喝口酒说道:

“吃吧,等叔那马产完崽。另两匹马也修养差不多了,叔就在跟着跑几趟。赚些钱买上几匹骡子一人借你们一匹学着跑一跑这条线,当初遇到马贼时若不是你们爹护着我,我早就成一拈黄土了。可惜我活了,他们却都没回来,唉!”

几人闲聊着,看来并不是那么赶时间,店霄在人家没有招呼的情况下,依然不管不问,坐在那里望天,面前桌子上装着一碟香椿豆,被他当成零食一粒一粒嚼着,无论谁见到都会有种安逸的感觉。

许是都盘算着此刻太阳正盛时找地方休息吃饭,陆续中又有十来个人分成三拨到此,其中一拨是从打箭炉来地,路上还遇到了陈老头,好象还聊过,知道些什么事情,见店霄脸上那到疤痕和无神的目光后,都摇头叹息着。

等吃过这菜觉得好,并晓得是店霄做的,更让几个人痛心骂着以前虐待过他的人。

那欲穿过二郎山的人中有一个还说如果这个小蔫不是如此模样的话,就把自己闺女说给他,店霄偷瞧这人一眼,从心里往外的哆嗦了一下,给他们准备好酒便尽量躲的远一些。

等陈老头回来时已经换过几拨人,惟独那六个人还在喝着,领头人三叔微醉,不时给那同样喝地有些高兴的五个人讲以前的事情,店霄也是在那静静听着。

“陈老头,你这哪找来的孙子?做的一手好菜,你可有福气喽!”

那个三叔见老头回来,拧身打招呼,双目微微泛着红,不知是喝就喝地还是想到什么伤心事弄的。

陈老头放下身上那装了小半下东西地袋子,去屋子里面又端出来一些菜放到那桌上说道:

“张三子这居然不跟帮走开始背上茶了?你那几匹马呢?小蔫啊,去,再温些酒,爷爷与你张伯伯再喝上几盅。”

店霄应声端来后便被老头来着坐在旁边跟他介绍道:“小蔫啊,这是你张伯伯,那几位也都比你大,叫哥哥。”

“张伯伯好,哥哥也好。”

店霄听话的跟几人问好。

那五个哥哥中最先说菜好吃的见说上了话,高兴地问道:“小蔫啊,你这菜怎么做地这么好吃呢?以后要是吃不到了,我可怎么办呀。”

店霄眼中马上就有了害怕的样子,弱弱说道:“好吃,会挨打的不好吃。”

陈老头叹着气又把曾经如何失散,前几天如何遇到这个孙子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一遍,换来几个人不少唏嘘之声。

“小蔫啊,你这个张伯伯可不是一般人,往西边去的路熟着呢,不少人都想有他跟着跑队伍,其实他的本事自己组个帮都没问题,可惜,咱这地方能出得起马的少,还有一些是家族的,若是有人出得起钱弄些马过来再组织些人,几趟跑下来赚了钱不说,那些跑过这条路的人一个个身手都能长进不少。”

陈老头跟店霄语重心长地夸奖这个叫张三子的人,店霄跟在那笑呵呵听着,心中却已经明白为何陈老头要和这个人喝酒并给自己介绍了,默默记着准备抽空回绿野仙踪时让大小姐安排一下。

有人结帐有人到来,店霄便去忙活,留下老头陪着继续喝,申时上老头才抬起头看看天对几个人说道:

“时候不早了,再不往前赶,就要天黑才能到打箭炉,还是早些动身吧,这点酒菜就算老头子我请了。”

张三子喝酒出了一身大汗,反到是舒服不少,点点头,对老头请酒没露出一丝矫情,吆喝着另五个人背上茶包向沫水那边走去。

太阳渐渐沉到了西山头,把那天际处的云变成了粉红色,而自己却象个鸡蛋黄,缓缓隐藏着身躯。

‘叮当’的铃铛声再次由沫水方向传来,一个人牵着两匹拉货的马,走向这边,应该是短程跑单帮的。

待那人到近前后,把手中缰绳递给店霄同时压低声音说道:“天王盖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