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一山一水非风景

第三章 一山一水非风景

悠的风把青草吹动,带来了夕阳的眷恋,带来了晚霞带起店霄鬓角边的头发一缕,他正手握着缰绳牵马往茅屋旁边的拴马柱那走。

那人头戴一顶翻毛皮帽,上身是靛蓝色的小祅,腿上套着厚绒布的裤子,脚穿踢死牛的大头鞋,脸上腮帮不知是被冻的还是天生那样,红彤彤带着些浅黑色斑点,两眼望着店霄等着给个话儿呢,见店霄没出声,赶上前一步又一字一顿地说了遍:

“天!王!盖!地!虎!”

把绳子绑牢靠了,见周围无外人,店霄从屋子里端出一盘麻辣牛蹄筋,还有一束子酒,摆在这个人面前的桌子上说道:

“没吃饭呢吧?先垫一些,一会儿晚上我给你炒两个,今晚你住这么?明天你要是去成都府正好帮我带封信。”

那人筷子都没用伸手抓起一把牛蹄筋塞到嘴中使劲地嚼着,脸上露出一种过瘾的表情,可能是红油弄到鼻腔里了,把眼泪都拐带出来,可他依然不管不顾蠕动着喉咙往下咽,举起酒束子直接灌下去一大口,好半天后,长叹出声:

“好吃,太好吃了,为这一顿饭冒险跑那么远都值,那个,说正事儿吧,对下暗号,天王盖地虎。”

店霄佩服地看着他,任命的点点头:“宝塔镇河妖,大哥,当初告诉这个暗号的时候我可是就站在你身前吧?才几天你就回来了,还弄成这摸样?”

那人终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带着葱白浸着红油的牛蹄筋,慢慢享受般的咀嚼着,见旁边桌子上还有店霄拿出来,准备借着外面的光亮收拾一下的酱牛肉。也不客气,直接拿起一块一斤来重地,放到蹄筋盘子里,用一丝得意的声音说道:

“这次可有重要的事情。我只要平安进到成都府汇报出去,那就是大功一件,说实话。我挺羡慕我前面接头的那个兄弟,你看人家地暗号,‘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多长。念着就舒服,要不你给我换一个,我这一路上要不是有这么个暗号撑着,早就累爬下了,只要一念,我这心里面马上就有股劲。”

店霄没心思就暗号事情继续讨论,也挑起块蹄筋吃着说:

“你若是着急想快些回去,那我马上就写一封信你帮着带走。若是觉得有些劳累要休息一下,那就不急。”

“我休息,牵着两匹马两天一夜都没睡觉了,吃点东西我就睡,不用再给我炒菜。这就行,说实话。那天吃过一次你做的菜以后,我这就是盼着能快点吃上才使劲的赶路,蹄筋过瘾啊。”

那人说到赶路时疲惫地身体都不由一哆嗦。赶紧喝口酒把那难过的记忆压下。

店霄嘴里的牛蹄筋咽到肚子里,吧嗒两下琢磨着说道:“恩,味道还行,花椒面放少了,你累了那就休息,我去帮你把褥子铺上,你和陈爷爷住在外间。”

这说话时候,天已经黑下来,晚风那么一吹凉飕飕地,赶紧把桌子凳子堆到一起,这到不用怕丢,没人愿意偷这不值钱的玩意把自己累个半死,有那精神头不如背几回茶合算。

寂静的夜,孤灯下店霄听着虫鸣,借着豆大的光明,来回用笔沾着墨,一时不知要从何说起,想了半天终是放下笔,披件衣服要出去透透气,里间的屋子比外面暖和可也闷,店霄害怕的毛病一直没改,这多亏白老头说有一个人在这,不然让店霄孤身守此地,绝对会把他吓死。

轻轻拉开门闩,店霄推门刚要出去,就听到‘咚咚咚!’连续三下敲门声音,同时传来今天那报信人的话:

“兄弟,是我,天王盖地虎,给回个话,你睡了没?若是睡了我就不打扰了。”

听他一说,店霄气乐了,猛然推在门上,然后接着稳住,闪了外面那人一下,果然把他吓一跳。

“没睡呢,什么事儿?你不是近二十个时辰没休息了吗?怎么这么精神!”

看着这人睁个惊恐的眼睛后,店霄觉得舒服不少,出言相问。

这人两只手紧紧捂在胸口,喘着气说道:

“没睡就好,吓死我了,我睡了一会儿就总想着送情报地事情,躺不住,紧怕有什么闪失,这才过来找你问问,有没有什么法子安全一些。”

说着话还警惕地探头张望两眼,看来落下职业病了。

店霄侧身把他让到屋中,把油灯芯子拨了拨,突然蹿起的火苗让屋子登时一亮,回身倚在床边对坐在椅子上的那人问道:

“这晚上来就是因为你害怕有闪失?那你想问什么安全法子。”

那人慢慢从怀中抽出两张写着字的纸,小心捏着开口说道:

“此时关系重大,我如何能不担心?若出了差池,我百死难逃其罪,我就是想问一问,有什么法子可以躲开别人的搜查,万一这两张纸被翻出去,那损失可就大喽!白大人都说了,你最机灵,有想不出来地事情找你,你就一定有办法。”

听着夸赞的话,店霄比较高兴,可还是实事求是地对他说:“那白老头有没有告诉你,我出地主意都和赚钱有关系?说吧,想达到哪种程度?”

“到是没说赚钱的事情,那个,这信本就是用密文写的,可依然怕被他们找到,最好是他们搜不到,就算搜到了

楚是什么,除非他们有鬼神之能。”

那人提出了自己地要求。

店霄略做思考后点头:“没问题,你把内容背下来,纸烧给阎王,小鬼想看也得先经得他同意,这方法如何?”

“我背不住,从小背不住东西。不然哪能写下来呢。”

那人显得有些沮丧,店霄叹了口气,起身向厨房走去,心中腹诽着白老头。这安排的叫什么情报人员?连两页纸的内容都背不下来。

一会儿店霄出来时左手中已经多了一只碗,里面装着半下水,右手上拿着一大块明矾。边敲下碎块到碗中边说道:

“等明矾化不开后,用笔熬着明矾水写,干了就看不出来了。要用的时候弄湿就行,或者用火烤一下也成,正好,我也给绿野仙踪写封信,你一起带去。”

半刻钟后,那人经过店霄的实验发现这么弄果然安全,看着店霄地目光那个佩服呀,嘴中嘀咕着:

“神了。白大人没说错,唉!他怎么舍得把这样的人放在如此危险的地方,还和陈老头呆一起,光这方法就是一大功劳啊。”

突然,门外传过脚步声。陈老头故意踏了两下地,走进来问道:“跟我在一起怎么了?今天你小子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了。就让你知道一下你陈爷爷的手段,恩,这密写地方法不错。刚才我在外面就听到了,此事不可再传其他人,以免被别人知道,等你遇到白老头时候跟他一说他就能明白。”

“是,小的只见到白大人时说于他知,以后不会对第二人提起。”

那人换上了一副严肃的样子保证着。

第二天一早,那报信之人就踏着晨露向二郎山走去,两匹马上面有他准备地吃食和酒,以及装着生石灰的铁桶做为温酒用具,还有一件厚棉衣,二郎山可不比别处,这可是说要人命就要人命的地方,尤其是他一个人上路,连个照应都没有。

店霄望着他远去地身影,叹息一声说道:“我们的条件还是差呀,什么时候才能让己方的人无后顾之忧呢?”

殊不知这些东西就已经让那送情报的人是信心满满,感叹着白大人有眼光,有魄力。

陈老头在店霄后面听这话后觉得他是有点嚣张,人家那些嚼青黍面子背着茶包的人不也过来了么,压下要教训他一下的想法说道:

“你这菜一做出来,名气可就有了,到时候想不让人注意都不成,你想过怎么办没?”

“还能怎么办?越是藏着人家越对你有戒心,就说我从小失散以后,被一个隐世的老厨子收养,可是他的儿女却总虐待我,然后老厨子死了,我被赶出来,因年纪轻,一时未能被有眼光地人看中,只得四处乞讨,幸而老天有眼,让爷爷见到并相认,大体上就这样,细处您再帮着想想。”

店霄考虑一下后决定还是索性承认的好,这样一来到是会让人认为是自己会一点厨艺,为了能够多赚钱才说成什么隐世,让他们把注意力转到别的方面。

想到这里店霄进屋研磨写了歪歪扭扭十四个字,‘一朝洪水阻亲情,十年深山话佳肴’贴到棚子下面支撑的柱子上,这下更显得爷孙两个人要用这个菜做嗜头赚钱的本意了。

或许是因昨天人家试探了一次,并已经安排过去那些人马,今日早上便没有人来这地方喝茶,连经过地都没有,想是还不到时间。

直到巳时二刻这才看到有几个人从二郎山那方向走来,远远看去是三个人,等离近才发现,原来其中一个人身后还背着另一个,旁边的两个人连拖带拽,把装着茶包地篓筐一步步向前挪。

陈老头带着店霄匆匆迎上去,由店霄接过人,一番折腾才回到茶肆里面,那个人是因为脚滑跌倒摔断了腿,加上二郎山冷得要命,已经晕了过去,从昨天到现在就醒过来一次喝了点水。

好在陈老头会的东西不少,帮着麻利地接上骨头固定住,店霄则在外面侍侯着那三个人,轮流的背着这个人也把他们累够戗,先喝口热水,这才舒缓不少,每人又要了一束子酒就着小菜在那歇息,同时也庆幸伙伴没有性命之忧。

店霄问他们有没有见到过一个牵着两匹马地人,被告之这些人走的是小路,通不过马的,那牵马的人应该走的是另一条路。

正这时,沫水那边也有人过来,到了近前看到这个队伍大,二十人一起的,店霄连忙招呼,可观瞧些人脸色却不是很好。

还是陈老头过来询问才知道,原来刚才他们这些人过来时眼见一个人从对岸那来回转折地小路上滚落下去,生死未知.

这一下众人也没有心情继续吃喝,休息差不多后,直接奔着二郎山走去,这边四个人也用一个临时做的担架把伙伴抬着向打箭炉走去,好买些药方便修养。

待人都走光,陈老头看着店霄问道:“白老头说你什么都行,你能帮着解决那二郎山和沫水的事情么?”

店霄静静想了想说道:“二郎山就不要想了,靠着现在的东西难啊,沫水那么?若是肯花钱,或许有一点办法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