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沫水此去为探看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五章 沫水此去为探看

出五钱银子不知何事的店霄愣愣地看着三个人来中一人穿白色小褂另两个人都是灰色的长衫想来前面这个穿小褂的人是头一旁的陈老头早已迎了上去带着恭维的笑容道:

“三位来啦?原本以为中午就能到呢怎么等到这时还没吃饭呢吧正好歇歇吃过再回去小蔫把银子拿过来。”

店霄手中托着银子蹭到陈老头身边道:“银子给你爷爷。”

陈老头接过直接塞给那穿着白色小褂的人说道:

“这是本月给的孝敬钱三位不急吃过再走呵呵!小蔫快去端些好菜出来再温些酒。”

“爷爷知道了。”

店霄一听孝敬钱就明白了答应一声进茅屋准备酒菜。

三个人也不客气径直找位置坐下等着开吃待酒菜摆上便迫不及待地挥动筷子吃上了只一尝味道就觉得不错那穿小褂的扭头看向陈老头问道:

“老陈头这菜什么时候变的好吃了?你不会是这么大岁数又跑人家哪个酒楼当徒工从头学的吧?啊?呵呵呵呵!”

其他两个人也同时哈哈笑着只是筷子并没有停紧怕吃的慢了其中一个人还不经意扫了店霄一眼见店霄表情淡淡的没有任何波动便不再理会低下头猛吃。

“呵呵!说笑了我一老头哪能去做什么徒工就算有那心思别人也不要啊三位吃的好就成有空常来。不然这小地方也怪冷清的。”

陈老头跟在那笑嘻嘻陪着话还不忘上前帮着满一下酒。

许是吃的急些穿小褂这人放下筷子伸手到嘴中抠着应该是塞到了牙。刚才他可是连着吃了好几块牛蹄筋好半天这才抠松动了就着口水‘呸’的一声吐出来。然后没脸地又夹一大块塞进嘴中嚼上借着喝酒的空挡又问:

“那这菜是如何来的?可别告诉我是哪个神仙托梦教给你的还有。这怎么多了一个人这小子谁呀?”

这回给他满酒地是站到旁边的店霄依旧那张带着一丝憨厚笑容的脸陈老头在旁介绍着:

“这菜可不是老头子我做地都是我孙子的手艺就是站你旁边这个叫小蔫说起来这话就长了……。”

已经对别人讲过无数次的故事再次从陈老头口中缓缓道来。可能是说地多了熟练的原因一边讲还一边在关键时候给个停顿听的那三个人抓耳挠腮的问了不少句‘接着呢’等到了最后不只是老头。那投入进去的三个人也是唏嘘不已。

“既然多了一个人那交的孝敬钱应该也多一倍才对。是吧?”

穿小褂的人看着呆呆的店霄向陈老头说道又好象是问一起来地那两个人直到那两个人出声附和。他这才把手伸出来对陈老头张开。

陈老头刚要应承店霄那边已经搭上言了:

“用牙签塞牙时给你用过一头另一头还能用。”

说着话一根两头尖的牙签被塞到这个人那张开的手中还嘿嘿出声笑一下。

“我都抠出来了还要牙签做什么?我要钱你的孝敬钱懂不?”

把牙签甩到桌子上那人不耐烦地对店霄说着。

他这话明显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店霄茫然看着他好一会:

“来吃饭地是你们给钱的不是我六十铜钱酱牛肉酒……。”

店霄一样一样数着价钱最后把手伸出来对穿小褂地人象刚才他那样比画着。

陈老头赶忙过来拦住训斥着:

“小蔫不能管人家要钱他们是来收钱的咱们能在这卖点东西全指望他们照应呢。”

“哦本薄利薄钱没有了都。”

店霄收回手口齿不清地嘟囓着陈老头却不觉哆嗦了一下暗道是呀哪有说人家要多少钱你就给多少的除非是你不在乎银子好悬露馅。

“唉~小蔫说地是本就没多少钱这可这孙子也不能扔了不是?三位商量商量如何?”

陈老头脸色黯然无奈中又透着认命说着。

“好吧你这孙子呆呆的也不多要给个二钱银子算了恩这蹄筋不错一会儿包些我带回去给管家尝尝。”

三个人几口把剩下的菜和酒塞到肚子中看看天色以晚接过店霄递过来的一大包牛蹄筋和两钱银子高兴地哼着曲向河边走去。

“好悬啊这三个是汤家的人看来汤家和他们也有勾当刚才那小子眼神明显就不对还是你机灵。”

陈老头松口气坐到凳子上看着还在那装愣的店霄夸道。

“这就是霸占此地和打箭炉所有生意保护费的汤家?那些茶农额外的钱应该就是交给他们了吧?”

店霄皱眉说着。

“对这就是那个汤加不管做什么生意他都要抽出几成纯利的。”

“那应该彻底的铲除不能再让他存在下去。”

店霄的目光更加忧虑。

陈老头看着他这个样子慈爱地说道:

“是呀这样的人就是祸害百姓应该除去看来你这孩子不错。”

店霄有些不好意思放低声音解释着:

“我不是说他祸害不祸害我是

这样赚钱太快了等除去他们我让大小姐派人过来爷您瞪我干嘛?大不了到时候分你一些。”

夜成都府府衙书房内。

于正袁靠在椅子上手中捧着碗茶来回用碗盖轻轻刮着碗沿出‘沙沙’之声两支牛油大蜡分立在书桌左右。破旧的窗户依然保持着沧桑的模样偶有晚风吹进使得烛光摇曳不停。

“查清楚了?那个店霄真的是不在绿野仙踪里面?知不知到具体去向可惜这么个人啊。居然不能为我所用。”

这知府大人问着旁边一直垂手恭立在那的管家语气中那种遗憾却丝毫没有作假眼睛也盯着一支蜡烛出神。

管家略作思考便回道:

“已经派人去查了。说绿野仙踪真地是没有这个人至于具体去向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前些天黄家可是为绿野仙踪出动了不少船。装的东西除了蜀锦、蒙山茶就是约莫近千的马匹或许那店霄跟着船一路回杭州也说不定。”

“恩回杭州好回吧愿意回就回总比留在成都府给我添乱强从他们来这开起绿野仙踪后。我就一直没顺畅过若不是有其他人压着并且最近这段时间精力都放在茶马市那边我早就想办法弄掉他们了走了也好。省得我对付他的时候不忍下手。”

于知府抿过一口茶后不由出阵阵感慨。

管家见一支蜡烛燃烧地过快露出一大截捻子。走到桌旁拿起摆放在那的小剪刀轻轻剪掉多余的那段回到原来位置说道:

“老爷说地是。老爷求贤若渴哪能舍得亲手除掉一个有才之人呢尤其是店霄这样办事稳重主意还多的人恩还有一事要禀告老爷绿野仙踪头些日子说什么要给成都府一些稍远的地方提供做菜地方法和材料他们还真就做了现在已经有不少地方都在用以后要想除掉他们还需要费一番手脚。”

“哦?”

于知府惊奇地哦了一声后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

“他们真去弄那些不赚钱的事情了?难道说我老了想不出一些年轻人要干什么?”

“是这样的小的认为不是老爷的问题而是他们绿野仙踪那店霄后他们不知要如何进行下去才出此下策想来过一段日子他们就坚持不住了吧?不然他们还能有什么目的?”

管家在一旁安慰着老爷同时对此事分析一二。

正午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烘烤着路人小鸟在喳喳叫着寻找爬不动地虫子和煦的风轻拂过每一寸经过的土地及土地上一切的存在。

雅州这边二郎山的山脚下一众打着绿野仙踪旗号地人聚集于此有不少路过的人都知道这是绿野仙踪专门教授一些做菜方法地队伍更多的人是好奇他们下一个地方要去哪。

“大小姐这二郎山可非同别处上面各种危险层出不穷若是一不小心出了差池可就不好了不如我们派些人过去得到消息后马上回来告诉您。”

一个属于绿野仙踪智囊团中的老者站在杨大小姐身边用手指着二郎山劝道可他嘴中说危险神情上却是一副淡然根本就没把这二郎山地危险放在眼中一样。

杨大小姐用看很远望着山使劲翘着脚好象要望到另一面似的可惜这只是想法罢了收回看很远深吸口气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不怕别人可以过我就一样可以过再说还有您跟在旁边呢还有这么多的护卫和随从呢所以没问题的我们准备了不少应急东西这是最后一个地方前进!”

话音一落训练有素的护卫们当先就蹿出去四人其他人也自觉的以大小姐为中心环护左右这些护卫比当初出来时那可是强上不少是被店霄给刺激的旁人也都经常锻炼身体。

两个智囊团的老者一前一后把大小姐夹在中间不时说着前面将要有什么样的地方和危险如何躲避此刻才真正体现出了这些老者的价值他们嘴中说的是用无数生命总结出的经验。

将近傍晚时刻被拉成一条线的队伍终于是寻到一处开阔之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智囊团老者身上一个老者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前方的路回来和另一个交流下后提议现在就扎下帐篷挺过今夜的雨明日再继续。

大家听后没人反对分散开来各自忙活大小姐搬来一个马扎就着小狗子刚生起的火烤路上抓的家雀护卫们帮着搭完帐篷便开始轮流警戒、巡视。

正当一切俱已妥当准备吃饭时却从前面传来了叮当的铃铛声大家停下手中的活计仔细观望几十息后一个狼狈的身影牵着两匹马露了出来抬头看了看杨家那飘荡着的旗帜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

随后走到近前问:“可是绿野仙踪的人?”

“是绿野仙踪的你是?”

一个护卫上前几步拦住路后说道。

这人还是有些怀疑想了想后说道:“那确认一下暗号先在一个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小嗖风风地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