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因雨阻路闻消息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七章 因雨阻路闻消息

呵呵呵呵!”

店霄笑了,坐在旁边的一个凳子上,两个胳膊拄在桌面托着下巴开心的笑了,憨厚的面容,咧嘴露出上面一排牙齿,大眼睛来回眨巴,好奇中还有一种期盼,脸上那道疤痕的别扭都显得淡了。

“牛肉来了,看看,我这孙子一听你讲,居然高兴成这个样子,以前的日子可能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老头子我要是会这些,就天天说给他听。”

陈老头看到孙子笑了,痛快地进到茅屋中端出一大盘的牛肉,摆到桌子上扭头慈爱地看着还在那笑个不停的孙子。

店霄这次是真开心,一万五千匹马呀,如此重要的事情一盘牛肉就能换来,世界上还有比这还便宜的情报么?若不是装呆过程中,他早就蹦高笑了。

陈老头那慈爱也是真的,看着店霄心中感叹‘白老头整日的闲逛,也能碰上这样的人?昨晚上和自己出的主意,这刚用上就有如此重要消息,这小子脑袋是怎么长的呢?什么事儿都要算计。’

香喷喷的牛肉整齐地码了一大盘子,看着那丝丝的纹理和诱人的颜色就觉得好吃,刚才说事情的人,当先夹起一片,放到嘴中细细咀嚼一番后,面露享受,感慨地说道:

“老陈头你是真给呀?还给了这么一大盘子,码的这么高,怕是二斤都打不住,诸位,看看,人家这肉摆这了,咱们也别小气,谁有什么新鲜的事和有趣、希奇的故事都给小蔫讲讲,就可这一盘子肉来了。人家守着路边做点小买卖也不容易。”

剩下的六个人见他已经动筷子了,也都不客气,纷纷夹起一片品尝,其中一个人满意点着头道:

“真好吃呀。从小到大就没吃过如此香的牛肉,可惜这么好地孩子,若是再机灵些。不定多少人抢着上门求亲呢,来,我也讲一个。沿着此路一直向前,有那么一个叫逻些的城市,五百年多年前这出了一个非常有名的蕃人……。”

店霄依旧在那好奇听着,笑容一直没变,目光中的神采反到更加浓郁,陈老头看着佩服,这孩子真能装。

其实他误会了,店霄不是因这故事如此。而是想到了这个消息一但准确,那汤家蓄意囤积马匹、阻碍交易、耽搁朝廷用马,这些罪名可就都成立了,这就是叛国呀!

等白老头一动手,所有地势力将被铲除。以后杨家过来发展阻力小不少,钱呐就是这么赚来的。

那几个人边吃边轮番讲着。看着小蔫这个样子,更卖力气了,谁不希望有个好听众?

虽说其他的故事已经不再有价值。可做戏做全套地陈老头仍然在几个人拒绝下免费送上不少酒,算是答谢。

待众人吃高兴,打着招呼走后,陈老头一看店霄还在那笑呢,不由问道:

“你干什么呢?人都走了,你到是动弹动弹收拾下桌子呀,难道还让我这个老头干?喂!回神!”

张开巴掌到店霄面前晃了一晃,店霄才猛然惊醒,纽着头问:

“人呢?哦,走啦?收拾,马上就收拾。”

店霄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嘴也没闲着,在那哼哼‘我得意的笑又得意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一天尽唱些没听过的调调,在哪学的呢?恩,这个好,笑看红尘人不老呀!”

陈老头摇着头晃悠进茅屋休息去了,留下想做英雄少年的店霄在那擦桌子。

许是因昨夜那场大雨的缘故,今日除去那七个人外,眼看到晌午都没有其他人再来,莫说是坐下休息喝碗水的人,就是直接路过地人都没见一个。

店霄已经把听到的消息用明矾写成了情报,等着再来人或是陈老头去送,现在无聊的在那做着一些锻炼身体的动作,找个离地比较近的大树丫,双手抓着做引体向上,再当成单杠那样来回翻一翻,加强腹部肌肉。

一通折腾胳膊和腰终于累没劲了,又回到棚子下面做高抬腿,踏得地面‘嘣嘣’直响,喘着粗气嘀咕:

“怎么回事呢?退步了?手艺不行?怪了啊!”

“你闹心不?这一会儿光看你折腾了,你说地都是什么?大点声。”

陈老头坐在凳子上,摆弄着手中的菜刀给一只烧鸡剔肉,一下一下看着象慢悠悠地,可速度却是非常快,一片片一块块鸡肉在刀下形成,落到早已准备好的盘子当中,店霄在旁边看的直皱眉,暗道:

“这老头子,手段不少啊,一百零八片地烤鸭都没他厉害,那东西是特意看手艺,他这看着是悠闲,当一切华丽归于平淡才是境界呀,这刀想来削到人身上也不会差。”

想归想,听老头问,店霄还是要说的。

“我是觉得奇怪,昨天那个人说给汤家的管家带回去牛蹄筋,为何不再来拿?您老可能不知道,昨天那牛蹄筋味道不一样,用料也不一样,并且还多放了两倍,按常理来说,吃过后会十分舒服,难道说那管家体质特殊,料放少了?”

店霄说完停下动作,到老头面前的盘子里拣起一块鸡肉放嘴中,点头肯定着:

“不错,带皮带肉,肥瘦适中,至于味道么,我学的时间还短,不夸了,可陈爷爷,我就不明白您把这鸡切这么好看干什么呢?哎!您劈鸡,我去劈柴,诶?要不咱

?感受不同生活?”

二郎山一处高地上,杨大小姐看一个智囊团的老头把那封用蜡封住的信拆开,墨下内容后,又照着原来的样子封住,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回头对守在旁边的珠珠轻声说道:

“这就是因为年岁大了。给别人帮工一个月才赚不到一百个铜钱的无用之人?多亏被小店子给请到绿野仙踪,不然真可惜了,我觉得现在给地东西还是差了些,珠珠你记得提醒我。回去再加一些东西。”

“恩,大小姐您放心,我记下了。还是小二哥说的对,这样的老人就算是躺在**只用嘴说,也非一般人可比。”

珠珠也同样看到整个过程。在惊讶老头手段的时候更佩服地却是小二哥。

大小姐点了点头,吩咐道:

“把这信给昨天那个人,让他一起带给白老头,相信白老头会做好安排的。”

说着话的工夫,一个护卫带着昨夜被救之人便来到大小姐面前,这人看样子休息地还算不错,恭敬地对大小姐连着磕了几个头,起身谢道:

“多谢杨小姐救了小的一命。不然二郎山可能又要多一具白骨了,此恩情小的记下了,以后但有所差,必定全力以赴,恩。那个天色已亮,小地该继续上路才是。赶问杨小姐可曾见过一封用蜡封住的信?”

“这位公子,救命之话不必再言,当时情景。换作谁都不会袖手旁观的,信?你问的是这个吧?昨夜把公子从水中捞出后,救助时从公子身上掉落的,此刻公子醒了,便还与公子吧!”

大小姐说着话把那封信递到这人面前。

“再次谢谢杨小姐,正是此信,还好没有遗矢,不然小的就无法交差了,请再受小的一拜。”

这人来回看了看信,见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马上还要再拜倒道谢,被旁边地那个护卫按大小姐的示意给拦了下来。

“看公子好象有重要事情要办,那我们就不予多留,祝公子一路通顺。”

大小姐说完话,对这人点头,带着珠珠转身离开。

这人并不知信的内容已经被人给知晓,仔细放到怀中,告辞离开,原本他是有一匹马的,可惜因大水的关系再也寻不到,这时又不好意思管人家要马,只好咬了咬牙,接过旁边绿野仙踪护卫递过来地一些水和食物,背在身上匆匆向打箭炉赶去。

‘噼啪’声中,一堆码放整齐的柴火出现在厨房旁边地空地上,还有一些整块的木头继续靠墙立在那里,店霄把斧子往柴火堆上一扔,轻轻甩了甩手腕子,几步来到门口望外看,见棚子下面依旧空空如也,抱怨着:

“这人都哪去了呢?越闲越闹心,来几个路过的也成啊,老头,你说怪不怪?”

说着迈步出来,站在陈老头旁边问他。

陈老头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呢,听店霄问地事情,无所谓回道:

“管他来不来人呢,不来人我还能多清净片刻,现在日头正足,一会儿晒晒,这浑身上下都舒服。”

店霄同样找个凳子坐下,刚要再说些什么,却突然看着沫水方向‘咦’了一声,站起来仔细观瞧,发现没错,有三个人一起向这边走来,正是先前离开的那七个人中的。

陈老头也看到了,迎上前去问道:

“几位怎么回来了?其他人呢?”

“唉!别提了,他们在沫水河边那看着茶包呢,我们回来买点东西,昨夜的雨一下,沫水涨了不少,也急了不少,船夫无法摆渡,说只能等晚些时候水缓后才能过去,我们回来买些吃的,原来带的那些被雨水一打实在是难以下咽。”

那个人说出了原因,一脸沮丧,想了想又补充道:

“其实不光我们过不去,对面的人也过不来,挺多人都等着呢,汤家的几个人也不例外,好象比较急的样子,别看平时能耐,这时候用不上啊。”

店霄心理平衡了,原来不是手艺和材料不行,而是过不来,陈老头按照三个人要的把东西装好,又额外送了些,说这也算是新鲜事情。

沫水那边过不来,二郎山却有人下来了,两只骡子五个人,象经过了一场大战般,俱是疲惫不堪,有一个人更是找到一个柱子旁的椅子坐下,整个身体靠在柱子上。

店霄去帮着拴骡子,陈老头负责招呼,先是把沫水那边的情况说一下,接着又问几个人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好讲给孙子听,免费给牛肉。

靠着柱子的那个人当先接过一碗水灌到肚子中,用袖子胡乱抹下嘴,终于是觉得舒服些,稍作思考说道:

“有一个事儿不知道你们听过没?绿野仙踪你们应该知道吧?这些日子以来到处给一些离成都府府城稍远地方的茶肆、酒肆送特殊材料,并把一些菜的做法教给人家,弄的不少人都直接去这些地方吃东西,一个是尝尝新菜,另一个就是便宜,结果经这一闹,不少酒楼都准备联合起来对付绿野仙综了。”

“此话当真?”

陈老头问道。

“错不了,我们出来时听说绿野仙踪的人正在雅州那边教,说不定,还能来此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