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官兵采茶到蒙山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八章 官兵采茶到蒙山

草隐隐,骏马群群,打箭炉西边不远处一片空地上,匹马聚集在此,连绵起伏的帐篷中不时有人进出,萦绕头上的是袅袅炊烟。

“汤二公子,我们到此地已经有不少日子,光是每日的吃饭花消便不是小数目,听闻炎华国用兵需马,我们这才调集了骏马一万五千匹,皮毛及药材无数赶到此地交换,可为何到现在还迟迟不给通允呢?”

一个带着毡帽,身穿蕃服的中年人坐在帐篷中的主位上,向旁边那个套着蜀锦华服青年问着,眉宇间是深深的忧虑。

那被称为汤二公子的少年听到这四个字时脸上出现一丝厌烦,只一闪便恢复平常模样,故做轻松的呵呵一笑回道:

“李族长不需如此担心,朝廷虽是欲对外用兵,可也不急于一时,再者,我炎华平时也有不少马农养马,这次征召想来只炎华原有马匹便能满足需要,没想到李族长还有这份心思,到让汤某佩服不已呀!”

李族长脸色越来越差,可又无法对这个汤家的二少爷发脾气,只能忍住气说道:

“那我这边两万来匹马,无数货物就无法安置了?还有近三千的部族兄弟,难道只能在此干等?我们也不能把这些带回去呀!这些日子好象也有不少马匹和货过到雅州吧,没见哪个带着原货回来的,打听几个人,说那边交易的还不错,怎么到了我李氏一族就不行了呢?”

“你的意思是说我汤家欺骗你们不成,既如此,你们为何不自己带着人马过沫水,翻二郎山到雅州茶马市互换呢?又何苦守在这里等我汤家安排?哼!看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汤家?好。从明天开始,一概吃食、饮水汤家不再与你们交换,你们自己找当地人交换或想其他办法吧。”

说着狠话,汤二公子起身欲要离开。李族长哪敢让他这样走了啊,连忙几步跑到帐篷口处拦在那里,无奈地说道:

“汤二公子。您想差了,我们哪能怀疑你们汤家呢,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这不是那些东西压在手中让人着急么,族里面的人还等着把这凑出来地一万五千匹马及那些货物换成东西尽快运回去呢,二公子,要不您再帮着想想办法?”

汤二公子也借机停下脚步,语重心长地对李族长说道:

“说实话,你这些东西不是不能换,只是现在官价压的太低,若真是用低价给你换了。你们一定认为我汤家从中多赚了几手,可给你们价高,那我汤家就只能往里贴钱,至于你刚才说有人换了,一个是有人以讹传讹。另一个就是某些私下交易,你们这些东西哪个私家能吃的下?这样吧。等我回去再想些法子,你们先别急,啊!”

说着话。汤二公子绕过李族长离去,身后也传来“让汤二公子费心了”的话,他头都没回地继续前行出一段距离后,终于是停下来,呸了一口骂道:

“老大哪点比我厉害?谁见到他都是当成家主来看,等到了我这就什么地位都没有,今天若换成老大来,那主位一定会让给他的,你李家敢薄待与我,莫说是要拖朝廷后腿的关键时刻,就算平常我也要你们知道小爷地厉害,两万匹马,三千人,吃吧,什么不是钱?”

李族长站在帐篷门口,一直看着汤二公子的身影模糊不清后,这才转身回来,坐到主位置上,用两根手指掐着眉心鼻梁处,闭上眼睛深思。

“族长,您说事情怎么成这样子了?咱们来之前明明得到炎华朝廷欲对大辽用兵,到处征集马匹、皮毛和药材,途中所遇之人也俱都给予了证明,怎么到了打箭炉这里,他汤家就不承认这事呢?唉!这些天光用来换吃食的东西就已经用去不少啊,再如此下去,没换回东西呢,货就没了。”

帐篷中守在旁边地一个粗壮汉子直言抱怨着。

李族长停下动作,抬起头来扫视了一遍帐篷里面看着自己的族人,叹了口气说道: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可我们这些人和马如何过沫水?又如何翻那二郎山?不说是危险不危险,就算我们把马赶到沫水河边,那船工敢不听汤家的?能载我们?并且现在汤家与我们交换的东西价钱贵不说,每次还只交换一天的,执意要去雅州还能半路杀马充饥?”

“那,那我们就这么干等着?”

那人虽说同意族长的说法,可内心却不甘,再次问道。

“这样吧,等汤家不知要等到何时,咱们自己还是偷偷派出几个兄弟,到那边打听下情况,等回来后再想其他办法吧。”

李族长最后决定着。

“呵呵呵!”

沫水河东岸茶肆棚子中店霄听着笑着,等靠柱子那人说明白后,没用陈老头说话,店霄就主动进到屋子里面取出牛肉,给这桌摆上,愣愣站着想了下对陈老头说道:

“骨头汤煮着火小了,添柴我去。”

“去吧,去吧,小心别烫了。”

陈老头小心地叮嘱着。

找个小板凳,店霄坐在炉灶前,把一根柴火凑到灶坑中,看着那猛的往外喷了一下地火苗,赶紧用烧火棍向里面捅了捅。

目光盯着那由白变黑再变白的木头,脸上哪里还有一点刚才的笑容,许久,深深出了口气嘀咕道:

“麻烦,麻烦啊,把这个地方的酒楼都给惹急的

后就不用做生意了,可以每天想着怎么应付别人地明招数了,可惜这么个思路,再等一等啊,收拾完汤家开连锁多好,利益呀利益,看来还得帮着想办法让其他酒楼也满意才行。”

店霄愁眉苦脸地想着,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生气地把烧火棍甩到一边,溅起一串火星,站起身刚要发泄似地大喊一声,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目光恢复成呆呆地样子,嘴里面嘀咕着:

“妈妈的,儿子们地酒楼居然想给老子地找事。”

心里面顿时就舒服不少。高兴地拣起一块劈柴塞到灶坑中,把大锅的锅盖掀起来,拿勺子使劲搅和了一下。浓浓的骨头香、肉香随着热气飘了出来,店霄凑上鼻子满意地闻一下后自语道:

“还是油多的骨头汤香,等会差不多了,把骨髓敲出来,给那个汤家地管家留着,就不信他不上瘾。”

“什么味道这么香,快快拿出来,钱少不了。”

店霄正考虑着是不是以后经常给大小姐做点吃。好长胖一些呢,外面就有人喊上了。

扒门一看,正是那刚才说绿野仙踪事情的人,现在好象舒缓一些,不再靠着柱子。一口干掉酒盅里的酒望茅屋这观望呢。

撇了撇嘴,店霄拿过一只碗舀了一下汤后端到外面。往桌子上一放。

“牛骨头汤,热热地,能喝么?腻!”

那人还是没有适应店霄这种说话方式。挤出些笑容点头道:

“能喝,象咱们这样的人只要不是毒药,那就都能吃,何况还是这香喷喷的牛骨头汤,这东西喝完了后抗冻,有力气,一人一碗,快去端来。”

说着话,他果真把那碗汤端起来也不嫌热地一口喝下去不少,接着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点头赞赏:

“不错,熬的时候够久,应该是从早上起便熬上了吧?”

“恩,熬汤,早起就弄。”

见他真的把那上面还飘着牛油的汤在没有任何调料的情况下喝掉那么多,店霄觉得自己的胃都跟着**了一下,应着声又去盛了四碗。

一会儿后,许是这几个人吃高兴了,开始相互说一些趣事儿。

“跟你们说一个事儿,我也是听来的,咱成都府所辖的永康军你们知道吧?前些日子被抽调出不少年轻力壮地小伙子,过到这边来,据说是采茶来了,所以茶的价格他们才敢压这么低,人家不怕呀,好地方都被占住了,咱们这倒腾后,再往打箭炉那边卖就赚不到几个钱。”

五个人当中的一个人见别人都有新鲜事说,他想了半天,最后只好把这个听来的小道消息拿出来讲,看几个人都不知道的样子,还得意笑了下。

有如一个小插曲一般,这个消息说出来并没有让其他人觉得如何,吃喝闲聊继续,店霄搬个凳子到近前,见谁地酒喝没了帮着倒上,不时回到茅屋中搅和那锅汤,然后憨笑着听故事。

直到日头偏西,这些人才不得不准备离开,小茶肆当中可不提供住宿,若是偶有一两个将就下还成,五个人是如何都不行,收拾好东西正琢磨着是不是还要等船时,那边远远出现了三个身影,离近后发现正是汤家昨天过来收孝敬钱的人,说明河已能通行,那五人随后离开。

“小子,昨天那最后带走地牛蹄筋你是怎么做的,为何管家尝了后说舒服,结果一点都没给我们留,说说,都用了什么东西,看样子和我们吃的不同啊。”

说话地还是那个一身白色小褂之人。

“舒服?肚子舒服?”

店霄茫然地问道。

“对,肚子舒服,管家还说全身都舒服、畅快,去,给我们拿来点,我怎么就没吃出个畅快呢?”

这人说着还看了眼旁边两人,征求意见一样,那两个人配合的猛点头。

“畅快了,肚子,就去弄,牛蹄筋畅快。”

店霄嘀咕着进到茅屋里面,陈老头赶紧把三人安排坐下,先冲了一碗茶水,随后河那边又有人来,老头再去应对,直到店霄出来把牛蹄筋端到三人桌上后,腾出手来才减轻了一下陈老头的压力。

一直到日头落下后,这些人才一个个散去,天上的月亮不错,可以往二郎山上赶一赶,只有一个喝的稍微有点多的人被留下来。

收拾东西,安置下那个人,陈老头问店霄:“白天三个人吃着也说畅快,是什么原因?”

“没什么原因,还不至于给他们用好材料,只是多放了些辣椒,还有点巴豆粉,吃的时候辣的畅快,回去拉的也畅快,让他们不给钱。”

雅安提举茶马司府地中,一个个挑起的灯笼把个前院照的是恍若白昼,此地一些官员都集中到门口处等待着。

不一会儿,一群人护着一辆马车出现在外面,借着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人个个身体健壮,双目有神。

待车子停下后茶马司官员迎到近前,车帘一掀,众人都是一愣,其中一个地位较高之人上前疑惑问道:

“于大人,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是来看看蒙山上的茶采的如何了,忙不忙,需不需要再派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