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各做各事不得闲

第二十一章 各做各事不得闲

野仙踪院落当中,一棵公孙树开着白里透黄的花朵,立体图案的桌子两边端坐着林、柳两家小姐,一群孩子在不远处相互追逐嬉闹,偶尔传来接替店霄这个幼儿园园长加老师工作的丫鬟们的劝说之声。

林家小姐身着淡粉色衣服头发高高梳起,一手拿个小圆扇来回轻轻摇动,另一只手捏着柄小木勺从桌上装着紫色与红色冰淇淋的碗中各挖出一点,同时放到嘴中,眯上眼睛品味一番后对面前的柳碧旋说道:

“柳姐姐,你也尝尝这个山楂味道的,酸酸的可好吃啦!”

“恩,好,尝尝。”

柳碧旋闻言,同样用勺子挖起一些冰淇淋,轻轻挑开遮面的纱布,把那勺子红色冰淇淋送到嘴中,一张白嫩、艳丽的俏脸也随着露了出来,跟着小嘴儿的蠕动,两个浅浅的酒窝时隐时现在两腮上。

见她吃了后,林小姐又说道:

“柳姐姐,你总蒙个面纱做什么,好象这边就几个人知道你长的漂亮,别人还以为你长的丑所以要用面纱遮挡呢。”

又吃过一口,柳碧旋把那面纱重新扶正道:

“皛瑶妹妹,你不懂的,从小出门就已经习惯了,若是摘下去,我才会觉得不舒服呢,况且你难道没发现,你总是把脸露出来,就有些男人用各种方法来接近你,更有那登徒子想要过来占便宜。”

林家小姐林皛瑶点着头从旁边拿过来一个空碗,把几种颜色的冰淇淋各挖到里面一些后,使劲搅和认同说道:

“确实象柳姐姐你说的那样,我只是去卖了一次烫串,结果来的那些人都盯着我看。还是紫萱表妹放得下,对谁都带着笑容,那些人反到不再那样色色的了,奇怪不?小店子也是。大小姐一个女孩子家总抛头露面地他也不说说,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意思。”

看她说话时那一副替人家着急生气的模样,柳碧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趣说道:

“皛瑶妹妹如此关心人家,莫非真的是因为你紫萱表妹,那不如这样。你也跟在小店子身边,时刻劝说一二,这样不就好了么,今后地日子可还长着呢。”

“也对,我也跟在旁边,经常管着些小店子,省得他满脑子坏主意往其他方面想,那我也要去沫水那找他。可我用什么借口呢?我,我,哎呀!柳姐姐你坏死啦,我才没有和小店子那样的意思呢,你居然用话套我。我可是为了让木匠学东西才跟来的,不象某人。打人家上船时就跟着。”

林皛瑶跟着柳碧旋地话说着就把心中想法透漏出来,找借口时才反应过来,故作生气地埋怨柳姐姐用话套她。同时反咬一口。

柳碧旋也略低下头不再出声,气氛略显尴尬时,那边有一个捉迷藏的孩子见几个地方都躲过了,便寻找新的藏身之处来到两个人桌子这里,蹲在林小姐椅子旁边,探出脑袋往那边看。

没想到站在一旁负责临时看护地灵儿几步就到这边揪住这孩子说道:

“不是告诉你不准过那条线的么?快点回去,不然一会儿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这孩子只好垂头丧气尽量贴子边往回走,灵儿则留下来拿起个勺子舀一口冰淇淋吃着,见两位小姐都在那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不由问道:

“小姐,林小姐,你们怎么啦!这东西不好吃么?我尝着还不错,而且我觉得那个小店子一定还有其他好吃好玩的东西没告诉我们,等他回来时我非得仔细问问不可,若是我们府中有一个他这样的人多好,整天都能高高兴兴的,要不,以后我们一直这样跟他们在一起吧,小姐你说成不?”

“瞎说什么?一个大姑娘家的说这话也不羞,走,去那个老年宫瞧瞧,又有什么新玩意没?那里面我可投了不少钱,到要看看能不能象小店子说的那样赚很多。”

柳小姐打趣着灵儿,起身拿起自己身前地这些吃食,向老年宫方向走去,林小姐也学着样子端起东西跟上,灵儿左右看看,把桌子上剩下那些冰淇淋都放在托盘里,端着舔了下嘴唇尾随而去。

沫水边的茶肆这里,为体现土地买卖的公平与公正,陈老头子与那个钓到三条鱼的姓董的商人相对而坐,旁边则围一圈地其他商人,店霄准备好文房四宝在那等候。

姓董的商人大马金刀跨坐在椅子上,看着穿着寒酸地陈老头,不觉间眉宇中就带出一丝傲气,开口说道:

“老陈头,鱼我可是钓来了,绿野仙踪答应的,三条就行,看看,都在桌上,不少人都看见的,咱们是不是应该谈谈关于卖地地事情了?放心,我不多要,四亩,就买这茶肆临着沫水这边的四亩,你说个数吧?”

这人说着话,把桌子上面那三条花钱让绿野仙踪做成的咸鱼往前推了推,还不忘用得意的眼神扫了眼其他商人。

陈老头把目光直接盯在鱼身上,许是眼神不大好,离的稍远看不真切,伸手拉到面前仔细翻过几下,低头凑近又闻了闻,点点头,恩了一声说道:

“不错,这鱼好啊,别嫌刺多,那要看你怎么做,光这么阉可不行,那就白瞎着鱼了,你说是不是?”

陈老头说着抬头问董商人,这董商人点头应道:

“是,这也就是个怕坏的应急法子,不然

用盐啊。”

“诶~这就对了,怪不得没闻到其他调:_时间长,光放盐也不行,看看,这还湿着呢,天一热,准坏。那怎么办呢?小蔫,告诉他,如何来弄。”

陈老头说着话对店霄吩咐一声,让其介绍保存鱼的方法。

店霄对着董商人露出憨厚的笑容。随后用手指着那鱼道:

“鱼干,晒,在日头下。鱼柳、鱼片,烤,在火上。开膛先,下刀……。”

这一说起来足有半个时辰,那些商人用免费赠送的冰淇淋勺子已经吃过最少两碗冰淇淋了,店霄还在那关于烤鱼片的问题上坑坑瘪瘪地连说带比画。

“先停一下,我知道怎么保存这个鱼了,小蔫,小兄弟,不错。说地不错,来,这锭银子给你。”

姓董这个商人见陈老头孙子依旧兴致勃勃的样子,无奈下从怀中掏出锭五两来的银子,两手不舍地来回搓弄几下。终于是给店霄递过去。

“好了,好了。小蔫啊,拿银子歇会儿吧,你董伯伯已经知道了。”

陈老头打断店霄的话。让其接过银子,转回头又对着董商人笑着说道:

“这个鱼其实不用非弄成干不可,现在吃正是时候,可惜你这三条盐抹地多了,若是用蒸的方法来弄,做出来就有些咸,那怎办呢?别急,咱们用煎,这么做他有个好处…。”

“陈大爷,您说的这些都对,回头我一定找人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怎么做鱼,咱们现在是不是说一说卖地地事情?”

见陈老头还要继续在这鱼身上做文章,董商人实在是怕了,赶紧拦住话儿,刚才那种傲气被消磨掉不少,都开始叫大爷了。

那些围着的人一个个也都等的有些急,他们还指望看情况掂量自己该如何办呢,就目前这样子来看,陈老头或许由于年岁大有点糊涂。

“哦~”

陈老头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般明白过来,指着鱼问董商人:

“你说你钓到三条鱼?来和我谈买卖土地地事情?”

“恩,刚才就这么说的,可你一直说鱼怎么做。”

薰商人话中有些不满意。

“人呐,岁数一大就总记不得事儿,你别见怪啊,那个,你要买哪块地?”

陈老头带着歉意的表情用手对着周围一指,那意思是让董商人选。

薰商人此时也无暇去顾及是否还要再说一次,麻利地指着西边沫水方向:

“陈大爷,我要沫水那边的,四亩,卖我四亩就成,您看多少钱?”

“哦!那地方啊,你说要四亩,恩,不多,是要靠着这茶肆往那边四亩,还是从河边开始往茶肆这边的四亩?哦,要贴着河边的,是吧?好,有眼光,那个地方好啊!你知道好在哪么?”

陈老头问明白董商人具体要哪块地后,点着头赞扬着他又问他那地方如何好。

“那个地方因为有水,钓鱼也方便,没事儿时我就能看看水,钓钓鱼,您不也好这口么?”

薰商人灵机一动,想起来陈老头爱钓鱼的事情,便拿出来当原因。

“对,太对了,钓鱼方便,是吧?”

陈老头带着憧憬的目光问,董商人连忙点头。

“那你知道钓上来地鱼怎么做么?”

“……”

夜色缓缓降临在大地之上,稍微有些钱的人家会点起一盏油灯照明,打箭炉汤家那每隔几十步便有一支火把的围墙下面,偶尔有那稍微大些的孩子领几个小的在此地写写画画,或捉些萤火虫来逗弄玩耍。

汤家二进一个院子地偏房中此时却传来一声声训骂之语。

“败家子,你个混帐的东西,我怎么能有你这么个儿子?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清楚吗?非要去招惹绿野仙踪,那天于知府送过来地信你没看到?他如此大的官都隐讳地提出不敢直接去动绿野仙踪,你就敢啊?你不知道金家三个兄弟因为何事被灭的?有多少人去对付绿野仙踪?结果如何?跟你说过都少次了,不要以为绿野仙没有直接出手就觉得人家不行,人家不动手才显得高明啊,你个祸害呀!”

汤父在屋子中骂着汤明嵩这个二公子,骂着骂着还觉得不解气,上前对着跪在地上地汤明嵩就是一脚,把这二公子给踹的一个跟头。

踹过他以后,杨父往门口走去,推开门站住回头说道:

“这些日子你哪都不许去,就在家中呆着,与你那几个丫鬟玩耍吧,可别再跑到别处给我惹祸,李氏一族交换货物、马匹的事情就由你大哥接手了,唉~。”

待其走出脚步声渐渐听不到时,依旧躺在地上的汤明嵩这才捋了捋头发,缓缓站起身来,又把清楚印在肩膀上的脚印使劲拍打掉,眼睛定定地看着虚掩上的门,来到后面窗户这里象是自语一般的说道:

“召集所有咱们的人,让他们准备好家伙,这两天随时准备出去,记住,不许让不相干的人知道,我就不信这个邪,等我把绿野仙踪的那些人都抓住后,我要让所有汤家的人知道我的能耐。”

“是,小的马上就去。”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后,一切恢复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