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初组马帮思虑远

第四部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二十二章 初组马帮思虑远

郎山上的天气从来都是变幻不停,只有那经验丰富的能随时感受到具体情况,这一日,开始上山时还能看到明媚艳丽的太阳,等到了山腰处便不时有冷风吹过,天上的云好象也突然密集了一般。

翻过一个小山坳后,刚才山下那种种的一切如梦一样消失在惊醒过来的人心中,一匹匹马沿着陡峭山路紧紧相随,头前两匹骡子被打扮的花姿招展,阵阵清脆地铃铛声音回响在山与山之间。

“三叔,这次我们真的只走到打箭炉就要回来么,为什么不往前看看?打箭炉我都去过好几次了,多没意思,咱们再往前走走吧,正好换过马带着一起溜溜,哪怕只走到甘孜也好啊。”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跟在一个中年人身边,边踩着前面人走过的路边跟这个中年人不停说着。

这中年人只是摇头,对他却不言语,偶尔停下来,不时对后面的人吆喝两句,待整个队伍调整好,就又开始继续赶路,直到三个时辰后,前面出现一座略微高些的山,中年人才招呼大家暂做休息,十几个和其年龄差不多的人凑到近前开始准备午饭。

“三哥,这绿野仙踪究竟是什么来头?好大气魄,说让你带个马帮,一次就给弄过来一千匹马,这些马我挨个看的,越看越喜欢,说实话,用这马来回驮货那都有些可惜。”

一个嫌冷带上帽子的人蹲在领头人身边,仔细架着锅的时候对领头的人说着,这被叫三哥的领头人正是那次到茶肆吃饭时陈老头介绍给店霄地张三子,家里排行老三,本名叫张程飞。从十三岁起就跟着人家别的马帮来回往吐蕃那边跑,一直到今年家中有事情,加上那马要生产这才暂时停了下来。

按马帮的规矩,每跟着跑三年便会分给一匹马或骡子。张程飞本应该有八、九匹了,可现在手上自己的一共才三匹,这也是因为要照顾那些为他挡刀而死地兄弟的家人造成的。这次是成都府绿野仙踪地杨管家找到他,并把大小姐意思说与他听的,让他召集些人专门给往吐蕃那边跑货。

张程飞从一匹马身上拿下个袋子。打开口,往盛上水的锅中倒入些盐,这才开始把别地东西往里放,扭头对那个刚才问话之人说道:

“绿野仙踪你不知道么?就是有刹那芳华的那个,现在到处教给别人新菜做法,就是这个地方。”

别地方的锅也一口接一口支起来,那人听到这样的答案明显不满意,再次说道:

“我知道是这个绿野仙踪。我问的是他们为何想弄这些马来帮着跑货,就那么放心三哥你?这可是整整一千匹马,还有这些铺鞍子用的皮子和垫套,跑这些年的帮了,头一次见到如此好货色。”

旁边另一个人被他的话话勾起了兴头。也接茬说道:

“可不是么,一般情况中午时随便对付些干饽饽弄口凉水喝就不错了。现在可好,居然告诉必须要好好吃这顿饭,看这锅。单独带着架子,以前可都是用石头垒个火塘就可以了,再看配给咱们地防身兵器,全是好铁打的,军队都未必比得上咱这些,最主要的是他们跟咱们说的那些,咱们前脚走,后脚家人就由他们照顾,吃穿不用愁。”

“恩,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不怕我们带着这些东西跑了,除非我们这些人不想再要家人,只是这一百来号可能都如此么?加上还有他们派过来跟着的三十个身手不错地人,适应这条路的时候还能起监视我们地作用,不要把别人都想成傻子,既然知道人家给的东西好,那就要好好干,绝对不能亏了你们的。”

张程飞对两个好奇地人说着抓起把辣椒扔到锅中和菜一起煮,等待菜好的过程中从怀中掏出把匕首,轻轻拉开,那上面连续套着的花纹让人看着就知道这是一下下锻出来的,不是直接用铁水浇成的。

旁边几个人也都凑过来眼谗地看着,那最开始说话的人想伸手摸一下,结果张程飞突然一动给他吓够戗,缩回手问:

“三哥,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有这么好的匕首?怕是得些银子才能下来吧,在哪买的?”

“什么都问?绿野仙踪给的,听杨管家说是他们自己人打出来的,以后你们干好了也有,菜好了,吃饭吧,快点,这可是给咱自己干,人家绿野仙踪只要四成纯利外加每次帮他们带带人,剩下六成全是咱们的。”

话音落下,匕首嚓的一声入鞘,张程飞带着兴奋不已的众人开始吃饭。

沫水河边,不少商人坐在这里手中握上钓竿满脸淡然的样子钓着鱼,他们带来的这些家丁和护院依然尽职地守在旁边。

“我说老董,你不都买到地了么?怎么还跟在这钓,我要是你呀,我就去照看刚买来的那块地,虽说是挨着茶肆西边的,可人家绿野仙踪不同样愿意给你双倍钱么,为何就不卖呢?”

一个正在给鱼钩上的人对旁边已经买到地的董商人问道。

“卖什么?这地能卖么,我跟你说昨天晚上我起夜,结果路过一个帐篷边的时候,你猜我听到什么了?两个绿野仙踪的人正好在说这地呢,原来真是朝廷要打通这条路,就从茶肆前面那地方,到时候得有多少人路过?这都是钱啊!我准备再钓三条找陈老头把和这河边的地给买下来,都怪我没坚持住,唉~。”

薰商人说着听来的秘

悔的长叹一声,原来当日买地时,他只要一说河边,给他扯到鱼怎么做菜的问题上去,几次以后不愿耗时间的他终于是把地选到挨着茶肆那,最后只买到两亩,好在也比没有强。

那些钓鱼的听了这话都理解地点点头,同时暗暗告诉自己。等钓够鱼去谈买地时一定要坚持住。

茶肆中大小姐紧挨着店霄,不时的问些生活中常见地问题,店霄却总能给出答案,连太阳为什么升起落下。树为什么一边茂密一边稀疏这样的大小姐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问的事情,店霄都能慢慢给她讲出道理,把她听的经常发愣。不知是惊叹店霄地才华还是对那难以想象的事实感到震撼。

“小店子,你说如果我们呆的这个地方真地是一个圆形的,那么南辕北辙这句话就是对的喽!说明那个说话地人知道地、地球是圆的?如果相对运动也是对的。那是不是扇扇子的时候扇子不动脑袋动也一样凉快?”

大小姐拿着一个小钳子把炒好的,使劲一捏,‘咔吧’声中,~|美地吃着。

店霄跟在旁边给扒瓜子,不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赞同大小姐的定论还是习惯性的应付。

“小店子,你说咱们那个马队出来没有。前几天管家捎信说已经安排了,为何到现在还不见踪影呢?”

大小姐终于不再问那种绕人脑袋地问题,改成正经的绿野仙踪运作事情。

店霄把一小堆瓜子瓤喂到大小姐嘴中后,边揉着酸疼的手指边说道:

“应该出来了吧?杨管家现在办起事情来可靠不少,比刚跟着时候强。你爹的小算盘终于是没白打,再等等吧。那个张三子陈老头如此推崇,想来有些能耐的,我们要学会去相信一个人。”

“不许说我爹坏话。他上次来信还夸你呢,现在这事情可真乱,你说大前天那汤家地二公子不是都带着人往这边过来了么?还拿着不少武器,为何又突然回去了呢,害得我们白准备到二郎山上依险而守了,让白老头调的人到现在也没个信儿,小店子,你听着没?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香香地嚼着满嘴地瓜子瓤,大小姐抗议一下店霄说他爹坏话后便思维跳跃性的东一句西一句地问着。

见大小姐捏一个~.吧’一手不停往里面送着~.

“可能是那个汤二公子听到我们要上二郎山依险据守地消息,怕损失过大所以才退走的吧?要不就是他爹发现了,把他叫回去的,没想到这个二公子还有些能耐,不知从哪找到五百多人,一定不是打箭炉本地的,管他呢,安排人随时注意那边就行。”

“那白老头答应过来保护我们的人呢?”

大小姐再次问道。

“白老头啊,他也忙,于知府把此地护卫成都府府城的厢军来回调动,那永康军也是如此,连茶叶都控制不少,我们通过黄、曹两家暗中收购也才将将够换一次的量,若是没猜错的话,白老头现在应该在与梓州路和夔州路两个地方的安抚史军队联系,或许西南路跟湖北路都有所动作呢,只是朝廷正准备用兵,各种事情繁杂呀。”

店霄开动脑筋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说出来,正确与否就不管了,大小姐把那些夹坏壳的~|又好的~

“不管啦,越想脑袋越疼,到是你上次出的那个让吃饭的人自带菜的主意不错,他们带的东西果然好,管家传消息说,厨子们把那些好东西都留下一部分,等着我们回去吃呢,那些不卖给我们东西的商人不但没对我们产生影响,咱们贴出的告示反到让不少人不敢买他们东西,听说黑虎帮那些帮派和纤夫们都帮着说他们坏话。”

“是呀,有时候我们付出的东西微不足道,可接受的人却时刻为你想着,这或许就是善有善报吧。”

成都府衙门书房当中,于知府双手揉着太阳穴,微闭着眼睛躺在靠椅上,嘴中好象是自语又好象是对站在旁边的管家念叨着:

“朝廷现在是欲要用兵之时,不少兵力和粮草都在向京城汇聚,这成都府派出的都是些老弱之人,等朝廷发现还要不少时间,用来与吐蕃几个部族交换的茶叶已经够数,打箭炉汤家也愿意派人过来帮忙,还有那些部族也是,唯一的意外就是吐蕃李氏一族突然带来的马匹和东西,我也命人暗中同汤家协商交换了,可大事将起时我怎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老爷这是心思细密,居安思危,别的就没有了,那些以前朝廷派来的暗探早都被我们连根拔起,并且这段日子来回翻过二郎山的人我们也安排人仔细搜查,并未出现可疑事情,水路也是一样。”

管家在旁边劝慰着老爷。

于知府点点头道:

“是呀,都挺好的,没出什么事情,怀安军最近也没动是吧?恩,那就好,还有谁要关注来着?保险的钱也给了,好,诶?好象还有一个绿野仙踪吧?他们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