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买卖照做偷袭到

第二十三章 买卖照做偷袭到

日傍晚,和风徐徐。

于知府换上一身便装,乘在轿子中,由管家及一众护卫跟着便出了后花园角门,直奔绿野仙踪而去。

刚出得门,于知府便迫不及待地挑开轿帘,探出脑袋对跟在旁边的管家问道:

“咱们过去带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老爷,您放心,东西早已安排妥当,只是不知绿野仙踪能给做成什么样子?”

管家示意老爷放心,用手往后面指指,紧跟着的一个人来到近前把拎着的木桶盖子轻轻掀开,给于知府看里面的东西。

尽量伸长脖子,于知府终于是看清桶里的东西了,一个个都在那活蹦乱跳、鼓腮瞪眼,居然是半桶的茄麻子(蛙),面带疑惑看向管家道:

“这东西风干吃可以,再有就是肚子及大腿,给他们拿去又有何用?哦,到是可以难为他们一下,也好,让他们别如此张扬,过段时候这成都府事了,便要开始收拾那些不懂得事理的商家了,绿野仙踪应首当其冲。”

管家却摇摇头,挥手让拎桶之人退下去,对知府老爷回:

“如果他们只会这几手的话,那最近也不能有那么多人带着东西前去,就不是那个搅得整个成都府其他酒楼担心的绿野仙踪,更不会值得老爷您亲自过问,从他们开始有这个只给加工的事情起,到现在还没有不满意的人。”

“好!好!老爷我到要见识下他们有何能耐?想来这茄麻子应该还没人让他们去做吧,越是常见的东西越难做,绿野仙踪就真的那么神?”

于知府一直不愿承认绿野仙踪取得的成绩,可又总是对其担心不已,想起来难受。放下又惦记。

轿夫加快脚步,喘着粗起地吭哧声和抬杠被压的嘎吱声相奏而起。

绿野仙踪一个院子里,杨金主满意地看着一个桃子形状的屋子被吊起,紧紧贴到一棵公孙树最粗的树杈上。那粉中带黄,黄里透红地颜色看上去就喜人。

他旁边是小狗子,今天赶上歇班。无事可做,身上绑着沙袋,一手一个沉沉的铁制托盘。来回换着姿势做花样,托盘中有一碗,碗里是多半下的水,这个时候可能是累了,直接那么平端着算是休息,抬眼看桃子升上去,总觉得差些什么,略作思考跟管家提议:

“杨管家。光这个桃子显得有些突兀,不如弄两个大叶子在旁边,把桃子上面挖出个窗户,上面用叶子遮挡,看着舒服。里面也能凉爽一些。”

“好主意,这就弄。”

管家一听觉得是这么回事。连忙对爬到树上把桃子弄稳固地人喊:

“哎~先别弄上,放下来,差点东西。+每人多给半个茶蛋。”

来回忙碌的人开始见又要放下来时,突然象泄了气一样,后一听加半个茶蛋,劲头又足上了,看得在那摆出个金鸡独立姿势的小狗子直摇头:

“外面雇来地人就是不行,若是我绿野仙踪的哪是这个样子,来回折腾一百遍都不会露出一点厌烦的表情,可惜分出去三十个,这边有些缺。”

杨金主也在旁边点头承认:

“是呀,等这边绿野仙踪的人回杭州,一定能让他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用小二哥的话来说就是‘顽强、坚韧、创新、团结’,说起他,我就想起大小姐了,不知在那茶肆中怎么样?你练你的吧,我去找黄师傅看看,在哪地方打窗户合适。”

说着话,管家背个手向北门单独给黄大江准备的工房晃荡过去。

看着他走远,没保持住姿势的小狗子,一个托盘上碗里地水终于是洒出来不少,生气的把另一碗水咕嘟嘟灌进嘴中,在旁边找到个大蜜蜂形状的凳子,两腿一叉骑在那休息。

不远处一个十五、六岁,因老年宫竣工缺人被后招来的本地人,正在那里拿着条扫和小篓筐给院子保持着清洁,见暂时无事,凑到小狗子近前,从怀中掏出串铜钱,约莫有六、七十个的样子,递过去略带腼腆地说道:

“小,小狗子哥,我,我昨天才来,不懂规矩,若有什么不对处,您帮着提点一下,成不?”

小狗子没接那钱,而是疑惑地看着他问道:

“难道你进来时没有人告诉你绿野仙踪都要遵守什么?你没收到工作章程?谁把你招进来地?”

后面这句本不应该由一个伙计身份的人来问,新来这人却一点都不觉得别扭,虽说只来一天,可基本情况还是知道些地,这小狗子身份有些不一样,故此未露任何不满意的样子回道:

“是二管事的把我招进来地,该说的都说了,那写着字的章程也有人念给我听,我昨天晚上就背下来了,我是问,有没有什么私下里的规矩?”

小狗子恍然,点点头:

“有,私下里还真就有规矩,这个章程中没写,那就是绿野仙踪不准私下里有人欺负新来的,更不准因身份关系收任何东西,包括钱财,恩,平常的礼物和朋友间的请客不算,懂没?哦,还有一个,不准说小二哥坏话,偷偷说也不行。”

这带着玩笑意思的话一说出来,新来的人放松不少,看着手中的钱不知如何办。

小狗子腾出手把那钱推回去说道:

“在绿野仙踪没人敢随便难为你,包括管家在内,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会有

奖金、分红,说实话,你这点钱太少了,你做事吧,了,布头在树屋呢,胖墩儿出去还没回来,看来要我去呀。”

小狗子说着话站起身,换上一副笑脸,奔着刚刚进到此院那于知府的轿子迎了上去。

夜色中,晴朗的天空。星星显得格外明亮,映在永不停歇的沫水河之上泛起点点萤辉。

‘啪’的一声,借着星光和和岸边地火光,隐约看到一个东西飞落在水中。又被一朵浪花扑盖住,若是眼睛够好,便能看到一条细细的线由河中延伸到岸上一块大石头那里。

紧紧握着手中的钓竿。姓董的这个商人面露得意之色,因为他完全有得意地理由,随着刚才的另一条鱼上钩。今天已经收获两条,相信这还有整晚上的时间,绝对能再懵到一条,然后便可以与陈老头谈,买下另一块地。

周围其他商人用带着羡慕和嫉妒意思地目光看着人家家丁手中的那条鱼,无奈地摇着头,更有人发出对苍天不公的叹息。

“老爷,您真神了。就这条河,估摸着能象您这样钓鱼地不多,不是小的吹,就您这姿势那鱼见了都得乖乖去咬钩。”

用衣服小心兜住鱼的家丁,凑到这董商人近前。挤出满脸笑容夸着,其他跟着董商人来的家丁及护院也是个个面露傲气。这是真正的主贵仆荣,那些没钓到鱼的商人家丁们则好似凭空矮了一截似的。

守在河谷上面绿野仙踪的人同样看着下面地情况,一个人嘴里面嗑着瓜子的护卫。问旁边拿着大小姐借给的看很远猛瞧的头头道:

“头,你说若换成我家大小姐来钓,能赶上那个董商人不?”

那头头不耐烦地收回手中的看很远撇着嘴说道:

“这种事情还用问么?大小姐若是想地话,别说钓鱼,钓龙小二哥都能给弄出来,你信不?”

“信,我信,大小姐和小二哥在一起,那就是双剑合壁,金童玉女,不信神仙我都信小二哥,我就是这么一问,怕万一失手呢!”

那人连忙肯定着。

头头却目光坚定地看着沫水庄重地说道:

“没有失手,若真失手了,那我们就是跳下去抓,也得把鱼抓上来,命可以没有,大小姐不容许败。”

“是。”

其他人同时应道。

下面那些商人继续重复着垂钓的动作,光是那价格不斐地蚯蚓和红虫就用下去不少,本来小水池子和地下就有的东西,可这些人去磨不开面子去挖。

钓着的时候那姓董地商人突然问旁边护着鱼的家丁:

“你说陈老头和绿野仙踪的人用一根竿真就能一天钓那些?我怎么觉得有些假呢?咱们这已经不错了吧?”

“这,这小的可不知道,或许那天鱼都跑这个地方来了吧?要不?咱们让他们钓一次给咱们看,随便找个理由就行。”

没看到人家是怎么钓的,家丁不敢瞎说,只能尽量给老爷出些主意。

“是应该看看,尤其是绿野仙踪,我也不信他们能钓到那些鱼,不会是看咱们来的晚,故意骗我们吧,这吃、喝、住、玩,加上租的钓竿和买的鱼饵,不少钱啊,都让他们赚去了,这我得卖多少鸟呀。”

一个应该是卖鸟的人在旁边接口怀疑地说道。

这时所有的商人都反应过来了,互相看着并不停地点头,姓董的商人也把钓竿收回来,用合计的语气问:

“要不,咱们就说要跟绿野仙踪学学,应该如何钓鱼,哪怕给他们些钱也成,若是他们没钓过,一定露馅,怎么样?”

其他人都赞同地点着头,有一个商人张开嘴刚要说话就听到谷上面绿野仙踪护卫的喊声:

“快上来,大家都快些上来,汤家来人啦!”

商人们闻听这事情,俱都慌张起来,果然,对面的谷顶上也有一个咒骂声传来:

“妈的,这帮绿野仙踪的人还真有精神,半夜都能守在此地,快,快下,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好过,上游安排的船和人怎么还没到?发信号。”

‘嘭~砰!’

随着上面人的话音落下,两朵漂亮的烟花出现在天上,夜色中显得是那么绚丽、耀眼,与此同时,沫水河上游隐约有船只出现,向着这边快速行来。

好在商人们早已被告之遇到这样的情况如何做,乱是乱了些,可往河谷上面跑的速度却没慢,绿野仙踪的护卫也同样燃起烟花,把这边的小路照得亮如白昼,借着烟花的光还可以清楚看到,绿野仙踪这边一群马在等待着。

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商人再顾不得什么形象,在会骑马的家丁、护院陪同下,爬到马身上立即离去,小船上面直接下来的人本想着跟在后面追,却遭到上面绿野仙踪护卫们扔下来的石头袭击,已经出现伤亡,不由纷纷躲避。

这一下子可以说是正式撕破脸了,直到汤家二公子领着大量的人渡过河,上面最后落下一堆把小路挡住的石头,并又砸倒几个人以后,这才没了声息。

费不少劲,这些人到上面时看着空空如野的地方,汤明嵩紧攥拳头仰天大喊道:“绿野仙踪,我和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