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大战将到月半悬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二十五章 大战将到月半悬

知府大人,您再尝尝这个泡菜,这泡菜经过我们绿野大师傅耗费大量材料才琢磨出来的,有别于外面常见的那些。”

小狗子重新把酒给于知府满上,指着一小碟泡菜殷勤地介绍着。

小岛上因周围被水环绕的关系显得清凉舒适,水气趋散夏夜中的闷热,风从周围墙上的暗孔里吹出,感受着眼前的这一切,于知府依言夹起块泡菜放入口中,仔细品味着赞道:

“恩,不错,味道果然独特,如果其他地方的那些厨子都象你们绿野仙踪这般,经常琢磨些新东西,想来天下人都有口福啊!”

“多谢大人赞谬,其实别处厨子也是在不停琢磨,只是很少有商家愿意让他们大量使用材料,或许京城那能好上一些吧?您再尝尝这个胡豆川椒,辣而不烈、香而不腻、脆而不硬、酥而不面。”

把另一个小碟子拉到于知府面前,小狗子继续介绍着。

于知府在这地方已经呆了足有多半个时辰,不停地有人过来端上几碟小菜用秋千荡到岛子上,每一个被尝过并且不再动第二筷子的菜同样被撤下去。

“你这不说因其他卖食材商家的关系不再买他们菜了么?为何还有如此多样小菜?”

于知府停下筷子疑惑着看向小狗子问。

“大人您问这个?您仔细看看便能知道,这些小菜中凡是带上荤腥的那都是以前做的,至于其他那些青菜,也是绿野仙踪自己种在园子里的,大人您喝酒。”

小狗子给于知府边满酒边解释着菜的由来。

于知府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后。:_呢,开口问道:

“刚才拿过去到后面厨房加工的茄麻子还没好?莫怨本府心急,是你这绿野仙踪名头太响了,让人嘴谗啊!呵呵呵呵!”

用夸奖的话语稍微催促时。那洒脱地笑声让人生不起一丝反感,管家也陪在旁边说着:

“老爷说的是,绿野仙踪这些日子以来。不少人带着东西吃过后都说好,想是那茄麻子做地也应该与众不同吧?若还是只吃肚子和大腿那可没什么新意喽!”

这明显带有一定的要求和限制的话听在小狗子耳朵中,心里暗骂一声‘无耻’。嘴上却笑着承认:

“管家没说错,若是只会那么做茄麻子,绿野仙踪地牌子早就砸了,那些厨子也就不配领每月几十两的工钱,您放心,我们这吃茄麻子讲究的是,不会吃,吃大腿儿。会吃嘴对嘴儿。”

好似故意配合他一般,话音刚落,樱桃屋子旁边地一个角门中就出来两个人,一人端着个冒着热气的小锅,另一人拿着罩着盖子的托盘。乘着秋千稳稳站在岛上,端锅的人把锅摆到桌子上。热气四散开来,闻到鼻子中发现是醋味,另一边罩子掀开。十只茄麻子排成两行出现在帘屉上,把帘屉往锅上一架,二人便悄声退下。

“这,这怎么吃?”

于知府看着整个的茄麻子架在那熏醋,一时不知如何下口,看那颜色知道已经是熟了的,可却不见其他配料,伸出筷子夹住一只来回翻翻,居然没找到刀口,抬头疑惑地看着小狗子。

小狗子未等他问这个刀口的事情便说道:

“知府大人夹下来直接放嘴中咬就成,该除去的东西厨子已经去除,从茄麻子嘴入地刀,这应该是刀功最好的师傅做的,他受小二哥的影响,一直是以‘大道无形、大巧不工’来要求自己,结果练就出一手随心所欲、出其不意的本领,他总是能够按照自己一瞬间地感觉去下刀,不信您吃吃看?”

这说话的时候,管家那边已经收回了没有改变颜色地银针,对着于知府点点头道:

“大人,既然伙计说能吃,那您就尝尝?”

“恩,尝,吃,真吃了啊?”

转动筷子上的茄麻子,于知府终于是选在大腿的部位小口撕咬下一点,刚一进嘴,那醋酸就刺激地舌头味蕾敏感起来,接着一股浓郁的香便于口中无限蔓延着,随后再顾不得其他,整只茄麻子片刻进到肚子里,伸出筷子再夹,等第二只也接着被吃掉后,这才强忍着连续再吃的冲动,稍停下来。

于知府瞪大着眼睛,嘴里来回蠕动回味着问小狗子:

“这茄麻子上面放的什么?怎么弄成的这个味道?”

“大人觉得吃着还行?”

小狗子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一句。

“行,何只是行啊,简直神了都,本府现在已经后悔来吃这一顿饭,如此好吃,这回去以后吃不到可怎么办呀?”

于知府叹息着又夹起只茄麻子递给旁边的管家说道:

“你也尝尝吧,看看哪个地方还能有人做出如此味道?”

管家在那都咽半天口水了,见老爷终于想起他来,感动地端起碟子小心接过,同样是先从大腿咬起,进到嘴中脸上的表情比于知府还精彩,却并没象知府几口就给吃了,而是咬下一条腿仔细地慢慢吃着。

看他那舍不得的模样,小狗子在旁边这才开始介绍:

“大人、管家,这茄麻子做的时候是由另一个师傅来弄的,专管味道的搭配,先把茄麻子放到带调料的水中,接着又灌下绿野仙踪独特制作的料酒,

其他材料蒸,负责调料的师傅也是受小二哥的启发,万物、各有千秋、信手拈来、方是本色’。”

听到还有这么神奇的方法和讲究,于知府不由指着面前的这个茄麻子问道:

“此二人如此本事,那这菜一定是他们做的最好的吧?”

“不是,他们两个做的最好地菜是小葱拌豆腐。”

小狗子肯定地回道。

吃喝中的人并不知晓,夜色的掩盖下,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悄悄地向樱桃屋摸来。

沫水河边。无数烟花爆竹响彻天际,耀起闪亮的身姿与星星共舞。

大小姐躲在两个合在一起的方形盾牌后面,感受着依然迎面扑来地热浪,缓缓后退。不时有几个被炸到这边还在燃烧着捻的爆竹,在头顶、脚下响起,还有那不经意间落下的残肢断臂及血水。

“小店子。你在哪?说话!”

大小姐渐退渐远后,强忍着血腥和刺鼻地硝石味,左右看下见没有店霄着急地喊着。声音在鞭炮的影响下是那么的小。

“我在你后面呢,别乱动,继续往后退。”

店霄的声音从大小姐身后响起,大小姐略微扭头就看到了,只见店霄一个手举着不知从哪找来的盾牌挡在二人头上,另一只手尽量抬到肩膀处,借着前面的光可以看到这手被炸的漆黑,上面还有血迹。

好不容易撤退到烟花再也够不到的地方。大小姐马上转身看着店霄地手心疼地问道:

“你怎么弄的,一定疼死啦!”

“没事,还都有知觉,养几天就好,刚才有个爆竹奔咱俩脑袋这飞来。我伸手拨了一下,结果正巧它炸了。好在拨出去一段距离你没事,应该炸到别人了吧?”

店霄来回动弹着手指,发现只是破了。没大碍,放下心来说着原因,眼睛往周围看,果然一个护卫捂着脑袋,血顺着手指缝隙往外滴呢,见店霄看过来,略微点下头说道:

“是我,不疼,只要大小姐没被炸到就成。”

大小姐从怀中掏出个小葫芦,拧开塞子猛灌一口酒,又拿出块姜片含在嘴里,用手抚着胸脯说道:

“找个人给他看看,包一包,回去都有赏,吓死我啦!这些烟花是管谁家买的?劲也太大了,不知道汤二公子那边现在如何,什么都看不清楚。”

店霄攥住手腕,忍着疼往前面观看,果然象大小姐说的那样,一片乱糟糟的样子,不停炸响地烟花,滚滚的浓烟,彻底地把那五百多人遮住,只有那依旧传出地惨叫声提醒着大家,那里还有人活着。

摇了摇头,店霄轻轻说道:

“我也看不清,等会儿都烧没了应该就知道了,又是不少人命啊,没办法,我不会打仗,就只能弄这最简单的东西,堆在一起点火就能杀人的烟花爆竹。”

大小姐猛点头,又掏出一片姜嚼着说道:

“是哦!他们过来绝对不是要和我做游戏地,不杀了他们,他们就杀我,不怨我,小店子你手还疼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原来是准备让骑兵冲一下的,这下看来不用了。”

“疼,怎么不疼呢,都要疼死我了,随着来的那两个大夫呢?我找他们去,咱们先往二郎山与白老头的人合在一处吧,我要吃牛蹄筋,补一补。”

店霄咧着嘴看着自己的手说着,露出满脸委屈,哪里还有平时坚强的样子,把大小姐看的一愣,问:

“小店子,男子汉、大丈夫不是都能忍受的么?”

“他们是装给别人看的,我装给谁呀?快些赶路,找大夫去。”

店霄不停催促着加快速度,整个队伍在他的喊叫声中向二郎山行去。

半个月亮悬挂在高高的天上,嫦娥探出只手臂,象似要抚摩不远出捣药的玉兔。

打箭炉汤家院子中,汤父背着手站在那里,听着一个下人说着事情。

“老爷,二少爷今天找了不少人去那沫水河东边的茶肆寻绿野仙踪的麻烦,到现在还没回来,您看是不是派些人去看看?”

“不必,此事我早已知晓,明嵩并不是那么莽撞,这次他还先让二百多人过那边做两面夹击,呵呵!让他见识一下也好,跟去的五百人中,一些身手不错的人就是我安排的。”

汤父脸上闪过一丝慈爱的神色。

“老爷,老爷,不好了,少爷出事了,您快看看吧,少爷真的出事了。”

远处大门那有人喊着话,在这宁静的晚上显得额外清晰,紧接着就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群人奔着这边跑来,好象还抬着一个人的样子,汤父心中一惊,借着院中的火光看清楚这些人中有的正是自己安排给二儿子的,每个人身上都隐约带着伤一样,连忙迎上去两步。

“这,这是明嵩?我那二儿子?”

被抬着的那个人满身漆黑中还有左一块右一块的没了皮的红肉露出,看其残余在身上的衣服及脸型,汤父颤声怀疑地问道。

“老爷,正是二少爷,被那绿野仙踪弄炮仗给炸的,呜~”

听到一个脸上掉了一大块皮的人说到这正是自己儿子时,汤父身体猛的一晃,便向后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