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刀光剑影夜难眠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二十六章 刀光剑影夜难眠

郎山一个略微突起的平地上,座座帐篷搭建在这里。

大小姐陪着店霄在中间最大的帐篷中接受着随行大夫的治疗,店霄脸色平静地看着大夫把一快快染着血的干硬皮肤揭下去,露出里面那鲜红的肉,等大夫要上药时,才开口说道:

“等一下,珠珠把你旁边的那个小碗拿过来架到火上,大小姐,你那个酒呢,倒碗里。”

珠珠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还是听着他的吩咐把东西弄好,看着已经开始加热的酒,店霄把手伸到碗上面,酒的热气一冲到,登时就一哆嗦,强忍着刺痛酸麻的感觉,一直到碗中的酒少了一半后,这才收回来让大夫上药。

“小店子,你这么做有用么?”

大小姐好奇地看着店霄弄完,在旁边问道。

疼劲还没过去,店霄憋红着脸点点头,声音有些无力地说道:

“有用,可惜没有再烈的酒了,不然直接用那酒往手上喷,来的更快。”

店霄有些无奈,后悔当初没上酿酒的同学家看看。

“哦,你要烈酒啊,找些年头多的就可以,那样的酒喝到肚子里象刀一样,我也有,可爹说要等我嫁人时才能喝,埋到地下不少呢。”

大小姐脸色微红地在旁边说着。

不知这大夫给用的是什么药?灰白色的粉末撒到手上时一股清凉的感觉传来,让店霄舒服不少,接着又拿出来一块薄纱布,一圈一圈缠着。

“好了,明天这个时候换次药。都是皮肉伤,不碍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和以前一样的,记得不能吃腥辣的。不能吃太凉的,不能吃豆子,这手不要用力。睡觉时候垫起来,可以稍微喝点酒,要是难受地话。随时叫我就可以。”

大夫绑好个活结以后,对着店霄嘱咐着要注意的事情,大小姐也跟在旁边记着。

等大夫离去,店霄嘴一咧又开始哼哼,吵吵着说吃不成牛蹄筋了,不放辣椒的牛蹄筋还能吃么。

“小店子,刚才大夫在这时候你怎么不喊呢?就知道在我面前装熊,也不怕珠珠笑话。走啦,跟我去看看白老头的人,咱们地护卫比起人家来还是差。”

大小姐发现小店子跟本就不是什么怕疼忍不住,而是专门在自己面前哼哼,说着话起身往门外走去。

店霄也只好看着包的严实的手跟在后面。嘴里还念叨:

“刚才?那是怕哼哼地大夫闹心把我弄的更疼,珠珠有什么可笑话的?换成谁都疼。”

三百贪狼卫守着单独支起来地营地。一个个精盔精甲,各式可用武器俱都配备着,营地旁边一处空地上。坐着双手被绑在后面的二百汤家召集来的人,全都低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

看到这种情况,店霄就有些生气,生自己的气,就这些乌合之众,那汤二公子还拿出来威胁人,自己居然真害怕了,以为都是当时站在他身边人那样的呢。

“大小姐好,小二哥好,白大人派三队贪狼卫让我领头听从二位的安排,来的时候正巧看见他们这些人,便都给抓起来等候您二位地吩咐,我姓何,何雄武,称呼我为小武和小何都行。”

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正气的人来到店霄和大小姐近前把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看着这位年龄明显比两个人大不少的贪狼卫此次带队的头领让两个人管他叫小武、小何,两个人相互看了眼发现都觉得不舒服。

还是店霄先开口说话了:

“何大哥,你们遇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没与你们动手?还有,你们来地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有着一千多匹马的马帮?”

何雄武摇了摇头,思考下说道:

“没,没看到马帮,只有几拨背茶地人,路上也没有发现新踩出来的大量马蹄印儿,他们要是也走这条路的话,应该还在后面,至于这些人,看他们拿地那些破玩意,还敢动手?老老实实就被我们绑在那里,小二哥,白大人可是让我们听您的,您说咱们下步应该怎么做?”

“听,听我的啊?别呀,我哪里懂什么行军打仗?要是非让我说的话,那,那就先看看能不能下雨,把山下前面的空地上埋些烟花爆竹吧,其他的何大哥你看着办,找陈老头来,问他懂不懂?”

店霄从来就没指挥过什么军队,出出馊主意还行,真正两军对垒,就只能学学书上讲的那些布阵方法,可从来就没实践过。

何雄武听这话心中产生一丝好感,来时白大人可叮咛过,遇到麻烦没有办法的时候一定要听从这个小二哥的,否则军法论处,自己已经做好放权的准备,没想到人家跟本就不要,还如此好说话。

“如此,那我就先安排了?”

何雄武问完见人家猛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径直去招呼手下去布置。

“大人,快走~”

正在绿野仙踪樱桃屋中吃着茄麻子的于知府,刚夹起一只还没等往嘴中送,就听外面有自己亲兵的喊声传来,接着就是兵器撞击声和撕杀声。

‘咣噹噹~’

樱桃屋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坏,不少亲兵呼啦下冲进来,领头的人见大人还在那夹着菜发愣,几步跑到水边大声喊道:

“大人,我们遇到袭击了,您快点跟我们走,一定是对您不利之

他话音一落,于知府马上反应过来,当先转头看向小狗子。

小狗子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身体直接往后一仰,‘扑通’声中落到水里,连续划拉几下,于水池子某处暗门消失。

“尔敢?绿野仙踪,好大的胆子。本府还未抽出手来对付你们,你们居然先算计上本府了?我灭了你们,来人,跟本官冲出去。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随我直接杀光他们。”

于知府此刻肺子差点没给气炸,绿野仙踪一个商家。居然敢动手袭官?说着话他拉过秋千的绳子,直接往上使劲一坐,顾不得姿势如何了。往外面悠荡,谁知刚一离开岛子,那绳索便从上面突然断落,人掉在水中。

好在冲进来的亲兵反应够快,七手八脚给拽上来,那个头领见他还要去杀光人家,只得实话说道:

“大人,外面来地根本就不是什么绿野仙踪的护卫。而是贪狼卫呀!您快点跑吧,能护您出去便不错了。”

“什么?贪狼卫?白战、白拓疆?怎么可能,为何我这没有一点消息?”

于知府一听贪狼卫的名字,登时就停住往外走的脚步,自言自语嘟囔着。

“大人。大人~!”

那亲兵头领见老爷在那发愣,焦急地连连呼喊。

“啊?对。快跑,快护着我跑出去,我调兵过来平了他们。姓白地和绿野仙踪一定有关系,怪不得前一阵子总是有人暗里护着此处?快,他的人一定没我的多,成都府是老子地天下。”

于知府猛然醒悟,一把把外面那湿透了的长衫脱下去,穿着小衣便被亲兵护着往外跑,喊杀声一直没有消停,好在刚才的护卫头领跟他说刚才已经派人跑去报信,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应该就能脱险。

一冲出来,于知府便看到外面院子已是***通明,在显眼处四盏大灯笼下,赫然负手而立地不是别人,正是他刚才念叨的白战、白拓疆,也就是绿野仙踪一直称呼的白老头,身边是一脸漠然的护卫莫凡,周围还有不少贪狼卫。

“白老头,你想干什么?别忘了这成都府由下到上全都是向着我的,你敢动我,整个成都府路都别想消停。”

于正袁稍停脚步,观察周围情况的时候对白老头威胁着。

“呵呵呵!于大人为国为民辛苦,老朽当然知道,这成都府路上下一心,老朽更是明白,只因不一心的人早就跑阎王那报道去了,皇上也知晓此时,故此派我来请于大人到京城一叙,谈谈经验,于大人可不要拒绝哦!”

白老头同样观察着场上的形式,同时嘴里讽刺着于正袁,说到不一心地人上阎王那报道时,声音充满了恨意,应该是想起那些头先派来人的残死情况。

于正袁顾不得再说闲话,眼睛扫视一遍,发现靠着外面墙的那处人比较多,冷笑一声喊道:

“大家都随我往人多的地方冲,那地方冲过去后面一定没有埋伏,我们接应的人马上就到了。”

‘哗’

他地喊声一落,那些亲兵果然听他的吩咐一同向人多地地方冲去,前面的贪狼卫渐渐抵挡不住。

见刚才的布置被其识破,白老头只好无奈地下令让那边暂时让开,集合起来人随后追杀,以减少伤亡,同时嘴中说道:

“这于正袁果然不简单,若是没有野心,愿意好好对待当地百姓,皇上又怎能非要铲除他不可?”

旁边守着地莫凡也出声说道:

“是呀,上次派来那些人,全被他找出来杀掉了,传到手的全是没用的消息,这次若没有店霄和绿野仙踪来回搅和并传回那么多有用的情报,掌握不了那些证据,还真无法动手。”

“恩,若这于正袁知道他如此忙活都被一个伙计给破坏了不知是何感想,呵呵!于正袁回去必然会来回调兵,这府城中安排的其他几路人马都准备好了吧,给我围上,这次一定要抓住他。”

“老爷,老爷,您可一定不能有事儿啊,这个家还指望您来撑呢!”

汤管家扶着恍惚一下晕过去刚刚醒来的汤父劝慰着。

汤父两眼无神地望着天上的弯月,二儿子被炸死的消息好象不能接受一般,哪怕那尸首正在前面不远处摆着。

“怎么可能,绿野仙踪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能这么狠?烟花能炸死人么?一定不是真的,明嵩还在那边带着人欺负绿野仙踪呢,是不是?是不是?”

汤父问着旁边的人,好象别人说汤二公子没死,他的二儿子便能活过来似的。

“老爷,您别瞎想了,您不是还有大少爷么?再纳几房妾咱们还能有三少爷、四少爷、五少爷。”

汤管家紧怕老爷承受不住打击从此疯癫起来,于一旁不停劝着。

那些跟着汤二公子出去的人,现在也都低个头不敢出声,等候着老爷的发落,身上的伤痛都不在乎了。

“对呀,我汤家还有大事要做,正好借这个机会开始。”

汤父念叨几句后,象换了个人一样,直起身,不再看二儿子的尸首,对周围吩咐道:

“马上给我召集所有汤氏一族的人,我汤家的好日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