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孰强孰弱怎预料

第二十七章 孰强孰弱怎预料

风呼啸在二郎山上,山上一块稍微凹下去的坑中,周粗布围成个圈,二百汤家偷袭之人哆嗦着卷缩在在里。

清晨,天将将放亮时,十来个绿野仙踪的打杂人抬着一桶桶搅和着野菜的米汤来到此处。

“吃饭啦!吃饭啦!”

一个领头的人对着这些汤家被抓之人大喊。

或许是偷袭没有成功,惦记着家人,再因天气冷的缘故及对被抓后面临未知的情况,一些人躺在那里不敢出声,只是在不停发抖。

也有一些人许是因没有遭到打骂,也不想其他事情的缘故,在旁边贪狼卫的监视下,壮着胆子来到那些木桶前。

绿野仙踪的人把一勺子乱七八糟的东西舀到竹筒里,往第一个人身前一送便算是早饭,看着那一捧大的勺子,吃饱是不可能的。

见真给东西,后面人也有样学样老实地凑到近前排着队的等候,那第一个胆子最大的人几口把筒中米汤和野菜吞到肚子里,热乎乎顿时舒服不少,好象忘了自己身份似的,拿着那个竹筒再次挤到前面说道:

“再多来点,不够喝,还没咸淡,糊弄谁呢?”

‘咚咚乓乓’

“排好队,一个一个过来,别事多啊,这就是榜样,敢跟老子说这话?要不是大小姐心软,怕这山上冷,有人受不了让给弄些东西吃,你们还想吃饭?不够?要盐?用不用弄点酒肉?都给我听着,一会儿大小姐过来问话,谁敢瞎说或不说,我就饿死他。”

给刚才胆大的人一顿胖揍后,这个小头子再次回到木桶前面。用勺子指着那些人警告道。

听到他说这些话的不只是被抓的人,那些还没换岗的贪狼卫也都跟着忧心忡忡,从他们昨晚遇到绿野仙踪那一刻起,所有伙食便都要由人家安排。何头领可说过地,这是白大人的吩咐,说绿野仙踪给他们的饭菜绝对是最适合他们的。可看样子有些悬。

中间最大地帐篷中,大小姐正学着店霄的样子用左手拿筷子夹东西,好不容易挑上来一点后。终于放弃能达到店霄那么熟练的想法,换回右手问:

“小店子,你是不是知道有一天手能受伤,特意从小就练地?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做了那么多噩梦,好在有珠珠在旁边,你呢?”

放下手中的筷子,店霄抓起个馒头咬上一口咽下。这才说道:

“我可没有那闲工夫练筷子,下山前我每天的事情都安排满了,能用筷子是练飞铁签子弄地,我昨天晚上也没睡好,不是因为做梦。是手疼的。”

听他说疼,大小姐夹起块肉丁咸菜送到他嘴边哄着:

“吃点肉。吃了就不疼了,好好补一补,我回头吩咐厨房师傅给你做最爱吃的肉沫茄子哦!唉。也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了?”

“什么也不用干,光等着就行,白老头看样子是要动手了,汤家二公子生死不知,他爹一定会来报复,我们守在这才最稳当,那个,咱们吃的东西还有多少?”

店霄吃下肉丁从支开的帐篷门口往外看着说道,回头又瞅瞅自己受伤的手,叹息一声:

“让咱们身手好的护卫陪在你身边吧,我这影响不小呢,左手武器一直赶不上右手,绿野仙踪的人还是少,你爹怎么不多派点人呢?”

“哪有那么容易?这些人都是花钱买通上面人才弄地,带着兵器就叫私兵,什么都要花钱,若是没有你连续的出主意赚来,都养不起,爹当初就是打的让我们来养兵的主意,哦!现在就可以多找些人啦,有白老头和陈老头在,没问题的。”

大小姐说着见旁边没有其他人,直接把粥碗端起来咕噜噜喝到嘴里,接着又说道:

“吃地还有不少,我们是开酒楼的,按照你地说法叫爱岗敬业,哪能少带东西。”

店霄点点头道:

“就知道你那个爹心眼多,处处算计,果然如此,你吃完了?那我也就吃这些,一会儿饿的时候吃零食,走吧,去问问那些汤家派来的人,看看能问出什么有用地消息不?再看看贪狼卫对于咱们做的饭是否满意?”

“满意,何头领您这话还用问么?当然满意了。”

一个正坐在帐篷外面吃饭的贪狼卫对着过来询问的何雄武猛点着头,嘴上也不闲着,边吃边说:

“白大人果然有远见,让咱们的饭由绿野仙踪安排,何头,您看看这东西,煎鸡蛋、淋了香油的肉沫、萝卜丁、辣白菜、白面馒头、小米粥,不说这些东西价钱,只那味道便没的说,不愧是开酒楼的,香!”

何雄武从早上起一直来回巡视,到现在还空着肚子,听手下说东西好吃,忍不住在那肉沫上捏起一点送到嘴里,说道:

“这还只是早饭,晌午那顿和晚上的应该更好,吃人家的东西就要保证人家平安,都打起精神来,记住,白大人吩咐,那个杨家的大小姐和小二哥绝对不能出问题,恩,据白大人说,这绿野仙踪做菜最有味道的就是那个小二哥,可惜他手破了。”

“何头,不是三顿,刚才给打饭的师傅说,晚上在子时与寅时之间值夜的人还有顿夜宵,我正好轮到。”

这个人一脸幸福地说着,平时值夜时可没见他如此高兴。

正这时,两天前派出去尾随在队伍后面打探的一个斥候从山

回来,气喘吁吁地到近前对何雄武报告:

“头,咱们后面有一个千匹骡马的马帮,离这还有约一天多的路。”

成都府府城中的百姓,从昨晚听到喊杀声时就开始提心吊胆,日头都把树的影子印窗户上了,可外面的声音依旧没有消停,本该出门做事地人只好缩在家中。扒开门缝偷偷观瞧。

“当家的,你看到什么了?”

一户人家中,二十来岁一个女子,怀中抱着害怕的孩子。问站在门口往外瞅的男人。

又过了一会儿后,那个男地才把眼睛移开,回头担心地说道:

“出大事儿了。外面来的都不是咱成都府的兵,一队队地往知府衙门那边赶呢,今儿个就别指望出去拉纤了。等着吧。”

“会不会是吐蕃或者西蛮人打过来了?今天不能去拉纤,可耽误不少事。”

女子把小孩换个姿势抱着忧郁地说道。

那男人不耐烦地甩了下手,坐到一个板凳上又忍不住好奇的往外看,同时说道:

“别瞎说,这些兵穿的衣服不是咱成都地,可却是咱炎华的,纤不能拉,是耽误事。钱到无所谓,主要是给绿野仙踪说好话说不成了,我这些日子没少收人家东西,这次他们可千万别被牵扯到。”

原来成都府知府衙门处正进行着攻防站,两仗高的残破围墙。外面的人撞了半天却没倒,只得架着梯子强攻。里面士兵好象有专门垫脚的地方,一次次击退进攻的人。

白老头背着手站在外面不远处一栋酒楼的屋顶上向衙门中观瞧,太阳透过云朵把大地染的一片金黄。此处战局依旧如昨夜一般僵持不下。

“都说这成都府路地兵是最差的,可我怎么没看出差在哪?此次调来的是梓州路和夔州路精锐,也无非打个平手而已,从后面攻的贪狼卫如何了?”

白老头跟旁边的护卫和斥候说着。

那些人也知道现在情况,虽说外面都已经围死,可时间久了就容易出差错,一个刚打探回来地斥候上前一步报:

“贪狼卫作战勇猛,可却不适合攻城,那边虽有几次被人攻进去,可马上就又被成都府的人给冲出来,两边来回那么拉锯着。”

白老头点点头,略作思索吩咐道:

“成都府府城中各大商家绝对不允许随便有人出入,四个城门更不准放任何人进来,加强进攻,就不信他那点亲兵和不到一千地厢军没有损伤。”

知府衙门院子中,一个被临时搭建起来的台子上,知府于正袁正在亲兵的保护下站在那里,手搭凉棚观察着周围地形势,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对旁边人说道:

“看看,这就是另外两个府路的精锐,也不过如此么,看我这衙门破,想撞墙?那得用冲车才行,这些年来可没白修。”

“老爷说的是,这成都府可是老爷您的,外人都认为您不停收刮把钱搂着睡觉,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您的钱大部分都来做这些事了,老爷,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撤出去?”

管家奉承两句后关心地问起了撤退的事情。

“不急,让他们再攻一攻的,府中其他人是否都已经离开?”

“回老爷,所有人和钱财都已经通过地道走了,现在想来正在去往雅安的路上,您让埋到地下的烟花和炮仗也早已埋好,用药捻连在一起,就等着点火呢。”

这管家听了问话后对老爷一五一十地汇报。

点点头,于正袁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攻吧,攻吧,呵呵!白拓疆,哼!上次能杀得了你派过来的奸细,这次就能让你全军覆没,别怪我狠,我也是跟绿野仙踪学的。”

打箭炉用来给李氏一族溜马的小山坡上,一个身穿吐蕃服饰的人望着不知汤家从何处纠集起来的三千武装之人向沫水方向行去后,飞快地跳下山坡,往族长的帐篷中跑去,到近前不等守在门口的两个护卫上前询问当先开口对里面喊道:

“族长,族长,我是李望华,有重要事情。”

等他跑到门前,帐篷的帘子也正好掀起,吐蕃李氏一族的族长看着他问:

“可是汤家那边有什么动作了?”

李望华猛点着头说道:

“是,是有动作了,不过不是对我们来的,是奔着沫水那边,看他们带的东西不象要走几天的样子,应该不是想翻过二郎山。”

“恩,恩,明白,他们是想对付绿野仙踪,这样,你马上安排人抄小路去给报信,他们人多走的慢,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我们这边也跟着合计合计,看看能不能趁此机会帮绿野仙踪一个大忙,他们千万不能有事,不然谁帮着我们换那些东西?”

李族长一听这个消息,马上就明白过来汤家的打算,只好一边安排人去给绿野仙踪报信,一边把族中那些身份比较高的人叫来合计事情。

不一刻,族中上次接待汤二公子的人便聚集到族长的帐篷里面。

看着下面这些面露疑惑之色的族人,李族长开口说道:

“李望华来报,汤家欲对绿野仙踪在此地的那些人动手,我现在想知道,我们应退还是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