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烟花逝去向谁边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二十八章 烟花逝去向谁边

说吧,你和汤家究竟是什么关系,平时如何联系的?

跟大小姐来到被抓住的人这里,店霄坐在一个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尽量装做狠辣辣的样子,问一个看上去比较老实的人。

他脸上的那道人为贴上去的疤痕,到是把刚被叫过来的这人吓一跳,随后仔细一看说道:

“小蔫?你不是那个跟陈老头子在茶肆那卖东西的小蔫么?嘿嘿,别说,换了一套衣服,新绑个头型还真差点没认出来,你怎么跑这来了?还弄个凳子坐,行啊!”

店霄要营造出一个严肃气氛的想法听过这人的话后彻底打消了。

咳嗽一下后说道:

“对,我就是那个小蔫,你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张大哥,还在那茶肆喝过酒呢,我记得你,上次遇见你时,你可背着不少茶,怎么跑这来了?给我说说,没什么大事儿的话,我与绿野仙踪关系不错,让他们把你放了,回去陪嫂子多好,来人,给张大哥弄碗水。”

那人伸手接过递到面前的水碗,也不客气,张嘴先灌一口下去,隔着衣服摸摸肚皮叹道:

“这世道,真变了,原来说话都说不明白的小蔫,现在居然能学着人家来套话了,小蔫,你老实跟我说,谁教你的,怎么把你的傻病治好的?我不白听,看到没,这里有二十个铜钱,你说了,就给你。”

那人说着话真从怀中掏出一小串铜钱,也不知道是贪狼卫压根没收,还是没发现。

店霄准备用熟人的亲近来得到信任的想法也失败了,无奈地对旁边一个护卫使个眼色。

那个护卫从身后拿过一根鞭子,上前两步。抡起来还没等打呢,就听这人马上喊道:

“别打,小蔫,我这回信你了。别打,刚才逗你玩呢,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店霄看着他点点头说道:

“行。能耐,耍着我玩,拖下去。给我往死里打,换下一个上来。”

“说吧,从头到尾的说,汤家怎么找到你们,又是如何安排的?什么时候开始地。”

店霄对着另一个被带过来的人问道。

这人看着不远处正在好几个人的鞭子下来回嚎叫、翻滚的那个人,眼睛中不由出现一丝恐惧,抬头说道:

“我,我…。”

“大小姐、小二哥。不好了,刚才守在沫水河边地兄弟遇到了一个吐蕃李氏一族的人,那人说打箭炉汤家有三千多拿着武器的人奔我们这来了,那人在后面,一会儿就到。”

被问地人正我、我的不知如何开口时。从远处跑来一个护卫对大小姐和店霄汇报着前面的事情。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那吐蕃人来了带到帐篷中。”

店霄对这个报信地人说完又跟旁边一个护卫吩咐着:

“去找贪狼卫的何头领,还有陈老头,命令下去。所有绿野仙踪的人准备战斗。”

等这个护卫也应声离去后,店霄再次把精力放到面前被问的人身上说道:

“刚才你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是,你们赶紧把我放了,等汤家人来到这里我还可能给你们求求情,不然?哼!”

这人态度一下就变了,看的店霄和大小姐目瞪口呆。

“哇,小店子,你真神了,这不是和你讲的故事中说的一样么?我还以为世上不能有这样地人呢。”

好一会儿大小姐才反应过来,用手捅了捅店霄说道。

“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有人能这样,走吧,这里交给护卫,咱们去等那吐蕃的人和何头领。”

店霄对着这个人竖了一下大拇指后不再理他,带着大小姐转身往别处走去,代替店霄的是一个狞笑走来的护卫。

“报!白大人,成都衙门东面墙已被冲破。”

一士兵跑到白老头所在的酒楼下面,对着站在那里地白头头仰头报告着。

“知道了,再探。”

白老头一听有一面突破,登时就高兴起来,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不少。

“报,白大人,成都衙门西墙被我军攻破。”

又一个斥候跑到酒楼下面报告。

“恩,不错,你下去吧。”

白老头觉得这应该算好事成双。

“报,贪狼卫已于成都衙门后面杀进,正在往院中清理。”

负责后面的斥候也在这时赶来报告。

白老头刚要再夸两句,目光却看到前面正门处也攻了进去,好象突然间抵抗就小了似地,疑惑地看着刚才于正袁站立的那个台子,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不妙的想法,马上对着周围地人喊道:

“快,快让所有攻进去的人撤出来,在外面守着,都不许进去。”

那些人不知为何大人不让进,可还是四散开来挨个地方跑去传令,正门处的士兵因离的最近,当先停下来,正不明所以呢,就见到院子中尘土带着火光一下飞起来,同时有‘轰隆啪砰’声传到。

站的位置稍微靠前的士兵觉得身体好象被几十个人推了一下似的,向着后面就飞了出去,胸口沉闷中还有鼓热气喷到脸上,发现周身一痛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天的烟花比起晚上来要差上许多,即使炸的再响,也没有夜色中的漂亮。

可就是这不和

放的烟花却让酒楼上的白老头觉得心在滴血,江边那炸金老三后,派去探察之人所描述的惨状已经让白老头知道了烟花炸人的恐怖,没想到这一次却是自己的人挨上,那从后面冲进去的贪狼卫啊。

一时间,白老头忽然觉得那些爆炸声和惨叫声好象突然远去一般,眼前的景色也换成了一副小时候数星星时地样子。还有那带着满头鲜花的晴儿跑到自己身边拉着衣袖,撒娇地叫着自己。

“白大人!白大人!您怎么了?来人,快来人,白大人晕倒了。”

一直护卫在白老头身边的莫凡见到那爆炸的样子时同样心中一颤。正想着要冲过去把兄弟们救回来呢,旁边地白大人却往后摔下,连忙一把拉住。把其身子放平,边呼唤边用手按着人中。

一番折腾,白老头终于是睁开眼睛。无神地看着莫凡吩咐:

“我没事了,不要管我,去安排人在全城找大夫,所有的大夫都找来,快给那些人医治,于正袁一定跑了,叫人去城外搜索,看看什么地方有地道。我要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跑的。”

传令地事情自然用不到莫凡亲自跑腿,他就是贴身保护白老头的,其他人接令离开后,他对白老头劝道:

“大人,您别多想。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您戎马一生这还看不透?”

“我见惯了生死。可却从来没向今天这样窝囊,想我白拓疆十九岁便提枪跨马出征,为炎华开疆拓土。何曾败过如此憋屈,打不过我还能跑呢,可这连跑地机会都没有,那些贪狼卫呀,我带他们出来做什么?”

白老头说着,目光定定地看着已经燃烧起来的房屋,和还依旧持续爆炸的烟花,无奈地摇了摇头道:

“于正袁,果然厉害,每年进京给那些官送礼都舍得出手,以至于皇上欲调查他时居然没有几个人能用,还得派我们这些不在位的老臣,此地也被他整治的如铁桶一般,这次他已与吐蕃几个部族联系,希望他别往那边去,不然,再想抓他,难啊!”

成都府知府衙门烟花爆炸时,城外锦江边上一处连续有百十来个茅屋相连的小村落一间屋子中,两个身穿知府亲兵服装的人正从地上一个大窟窿中往外拉着知府于正袁。

好半天他那身躯才从地洞中挤出来,直接坐到旁边的地上喘着粗气,他后面陆续有人钻出,走到外面等待着命令。

出来人地不只这一间屋子,几乎所有的屋子都是如此,可见于正袁在此地经营时下过多少功夫。

“可挤死我了,那时候本官还没这么胖,谁知现在差点没出来,以后再挖地道时可得往大了弄,真要命呀。”

于知府见自己的管家也随着出来,便拉到一旁指着洞口感慨着。

管家在一旁点头,喘过两口气说道:

“老爷,咱们准备去哪里?这次他们可是调来两个府路精锐,别处可能也在动作,咱们只一个成都府路的兵怕是不成呀,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提前动手,成都府若是有了防范,他们想进来,绝对不会如此容易。”

“先去雅州,与那边的永康军会合,命令各地厢军同向雅州运动,然后我们乘船到打箭炉,不,不能用船,白老头万一在水上安排人就完了,翻二郎山,翻过去与汤家守在沫水河边,凭天险阻朝廷军队,等吐蕃那几个部族准备好后,我们便打回来,朝廷绝对无力两面用兵。”

于正袁说着话被两个亲兵搀扶起来,拍拍身上地灰,当先走出门外,此时整个村落中已经站满了人和马,更有一辆装扮漂亮的马车稳稳停在这个茅屋地门口。

待进到车中后,于正袁挑开车窗的帘子对几个渔夫装扮的老头吩咐道:

“你们也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最好是混到府城之中,告诉那些还没有被发现地帮派暂时隐忍一下,等我打回来时来个内外夹击,还有那些商家也是一样,要本分做生意,走吧!”

一刻钟后,村庄已开始燃起熊熊大火,刚刚赶到此处的十来个骑贪狼卫看着新鲜的马蹄印,相互间点点头,分出两骑从不同方向往回报告,剩下的人则沿着马蹄印随后追去。

“三千人?带着武器?穿着皮甲?有弓箭?有马没?哦,没骑!有云梯和投石车没?哦,连普通梯子都没有!那没事儿,啥都没有,想强攻二郎山的这条路?累死他,真以为我们就二百人呢?”

店霄和大小姐及何雄武坐在帐篷中招待着前来报信的李家之人,听完他说的事情,店霄开始一个一个问道,最后确定,汤家不可怕。

那吐蕃人一边回答他的话,一边在那猛吃着,桌子上的东西也确实丰盛,看的在一旁还没吃饭的何雄武直咽口水,试探地问道:

“这位兄弟,你应该是抢着要来报信的吧?想来的人是不是挺多?”

“恩,你怎么知道呢?”

那人往嘴中塞着东西,抬眼看过来疑惑地问道。

何雄武没告诉这人原因,摇摇头起身往外走留话道:

“烟花是来不及埋了,我去安排人对敌,大小姐、小二哥.记得给我也弄些好吃的,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