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欲成山中夹心饼

第四部 第四部 翻江倒海各有途 第三十一章 欲成山中夹心饼

轰隆哗啦’

汤家前一队分散着冲上去二百人,还未等看见山顶是何模样时,坡上一部分木板下的烟花便被引燃,那些混着石头和泥土的冰块飞舞翻滚着倾泻到路上。

汤家中反应快比较机灵的人,见此形式,再顾不得其他,武器往地上一扔抱着脑袋向回跑去,一些比较武勇的人用手中家伙来回拨打,居然也没什么大事,惟独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人伤亡最大。

“小店子,咱们回帐篷吧,不看啦!看多做噩梦。”

大小姐往下看过一眼后,摇摇头,叫店霄一同离开,一手掂量着银子,一手托着包问:

“小店子,他跟你说这是什么毒没有?就这一包能毒死二百人?可得收好了,以后留着毒别人。”

“不知道,他只说让我放到食物中,也没说怎么放,放多少,是该回去休息下了,我这心啊,到现在还哆嗦呢。”

店霄用手抚着心脏的部位亦步亦趋跟在大小姐后面。

见他二人离开,何雄武长出口气,摘下脑袋上的头盔使劲擦了下汗,对旁边的一个贪狼卫命令道:

“多派几个人守在帐篷外,象刚才那样的事情绝对不许再出现。”

“是,何头,别说,小二哥果然有两下子,跑去一顿骗,耽误他们不少时间,还能弄到毒药和银子,他那块肉可真值钱了。”

那人答应后,嬉皮笑脸夸了一通这才叫上几个兄弟去给帐篷那加强守卫。

“小店子,给,喝口酒压压惊。”

进到帐篷大小姐把她那个葫芦拿出来,递给店霄。

店霄伸手接过灌下一口后。果然舒服不少,找把椅子坐着问道:

“大小姐,换成你在山下面,你会如何攻上来呢?”

“我?我才不攻呢。我一把火就给烧了,可惜现在这二郎山上想点火可不是那么容易,等赶上几个晴天晒一晒或许还行。”

大小姐坐到店霄对面。从桌子上拿起个干果,边拨边说。

“是呀,现在点火可费劲。只能冒些烟,冒烟?今天的风是从哪吹来的?”

店霄跟着大小姐的话往下说呢,突然反应过来,从椅子上蹦着高地就冲了出去,无暇理会被他吓一跳的那些护卫,站在外面感受着从沫水河方向吹来地西风,随后对跟出来的大小姐说道:

“快,让我们闲着的人准备湿手巾。”

接着又对一个贪狼卫的人吩咐:

“告诉你们何头领。马上把这条山路封上,不要问为什么,快去。”

待大小姐让珠珠去通知准备湿手巾,那个贪狼卫也离去后,店霄才嘟囔道:

“希望汤家地人都比较傻。不知道对付山上的人应该用火攻,可能么?”

“不可能。绿野仙踪在左右两边各有一百人,这中间路上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影晃动,难道说是假的不成?”

汤父站在山下看着被砸下来地人与那山上来回晃动的无数身影。双手卡腰自问出声。

“老爷,都怨小的不好,轻信了那个小蔫,耽误了战机,刚才他们这里一定是准备不足,才让那个小蔫下来拖延我们地。”

汤管家此时也不用再装中毒了,站在旁边自责地说着,手里还死死攥着一块肉。

汤父轻摇两下头叹口气说道:

“不怨你,这是朝廷要动手了,看来绿野仙踪是和他们联合的,那陈老头应该同样是朝廷的人,厉害,一老一少,绝非常人,不冤,明嵩死的一点都不冤,是我们低估了绿野仙踪,更没有想到多次试探都认为不是奸细的人是大奸细。”

“那,那我们怎么办?老爷,您说于知府那边会不会也有事情了?”

汤管家在一旁出声问道。

“谁知道呢,这次是因明嵩要动手,不是人家朝廷先过来的,或许于知府那没有变动吧,可无论如何绿野仙踪这些人都要给我留下,难道这山就攻不上去?”

汤父看着等待命令的手下,皱着眉头琢磨。

其他人也同样想着办法,风吹着梳在背后的头发不停在眼前晃动,让人更加心烦。

“老爷,小地有一个主意,不知成还是不成?咱们上不去可以放火烧呀,这风正好是向那山上吹去的,即便烧不旺,光那滚滚浓烟也够他们受的吧?”

背长弓的人在旁边提醒着。

“对,放火,用烟熏,好,好主意,回去有赏,唉!刚才若不拦着你,让你把那小蔫一箭射死,想来可以省不少麻烦。”

汤父一听便觉得此计可行,想起刚才的事情,觉得有些后悔,承诺加赏。

凌晨,依旧漆黑地夜色中,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天上落下,敲打在草叶、树木之上,敲打在那冒着滚滚浓烟地火堆中。

“下雨了,终于下雨了,让他们再点火,哼!”

大小姐坐在已经移动到更远位置的帐篷中,两眼通红地说着。

店霄也是一夜没睡,一直守在这里陪着,眼睛连烟熏再熬夜同样红红的,手中捏块冰片往大小姐眼睛上轻轻按着,嘴里说道:

“汤家果然有钱,见弄山上地柴火我们打他,居然从沫水那边往这运,怕烟不够还往上浇荤油,那些油得够多少人家吃的啊,不知道李氏一族那边如何,若这时候把汤家占住

到沫水河西岸守住紧要位置,汤家就算彻底完了。”

“嗯!到时候这边我杨家就进来,谁想抢这地方都不行,然后按你说的那样,把桥修上,把路也慢慢弄,我们的马帮就可以把吐蕃的好东西源源不断送过来。卖出钱,做嫁妆,小店子,你看哪呢?该这只眼睛了。那只好多了。”

大小姐想着以后的事情,向往般地说着,同时让店霄敷另一只眼睛。她的两只手也各拿一个冰片往店霄眼睛上按。

帐篷的外面依旧有人带着斗笠,披着蓑衣守在那里,没有冰片待遇的护卫只好弄些冰来贴在眼皮上。任由雨水在地上汇成小河从脚下流过。

这几个人中有一个贪狼卫从怀中掏出块酱牛肉小声对旁边绿野仙踪地人问道:

“兄弟,你饿没?我这还有块肉,咱俩儿分了它?”

那人摇摇头回道:

“还行,你这肉是吃饭时给的吧?怎么不吃呢?你自己吃吧,一会儿送饭的人就能到,我等会儿吃。”

“一会儿还有吃地?离早饭应该还有一些时候吧?”

那人一听还有饭,吃惊问道。

绿野仙踪这人点点头:

“今天特殊,下雨时。连续守夜情况下,一天就是五顿饭,这是小二哥说的,叫什么体力消耗大,人体免疫下降。应及时补充热量,注意保暖。我也不懂,就是下雨天人又不能休息时,一天吃五顿饭。”

贪狼卫的人听过这话。马上把手中地肉往嘴里塞,不只是他一个,其他几个贪狼卫也都是如此,其中一个人正吃着呢,突然指着东面的一个山坳问道:

“你们看那个人是虎子吧?他不是分散出去探察周围情况么?怎么回来了,后面好象还有人,不少呢?有人点着灯笼,还有马?”

众人向那望去,果然是贪狼卫分出去在周围探察情况的人,待又离近一些,对方好象故意把几盏集中到一起,同时挑起来一面大旗,顶着风雨向后飘荡,依稀可以看出是个杨字。

“这是我杨家的旗,只有我们杨家的旗上的字才这么写,应该是大小姐说的那个马帮吧?太好了,我要告诉大小姐去。”

一个绿野仙踪的护卫仔细看过后发现正是自家地旗帜,大声地对周围人喊道。

帐篷门这时被挑开,大小姐露出脑袋,撑起伞对这个人一笑,说道:

“不用你告诉啦,那么大个嗓门,早听见了,不是告诉你们晚上不准喊么,本来要准备打赏呢,没啦,嘻嘻,小店子,你快出来,咱们的马帮来了,这可是一千匹战马呀,让他汤家在下面仗着人多守在那,哼,我冲死他,你小心点,别把手弄湿了。”

二郎山下,汤父手中拿着一块糕点咬着,许是太干,有些噎,摸着嗓子端起桌子上的热汤,忍着烫喝下一口,挺直身板,好半天才嘘出口气说道:

“看来这绿野仙踪果真不一般,这么一通熏,我们的人居然还冲不上去,反到让他们把路给堵上了,谁能想想办法?我汤家可是要做大事的,不能光在这耗。”

这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地棚子中,汤父、管家、两个后过来的管事之人,还有那个拿长弓地,只有这五人没有被外面的雨淋到,从其他地方及汤家又调过来的人和原来此地地人加在一起足有五千,俱都围在棚子周围肯着干馍馍。

汤管家看着烟越来越小的火堆,又望了望那依旧没有攻上去的二郎山,对汤父说道:

“不如咱们先撤回去,然后在沫水西岸不让其过来,并派人到那边告之于知府,让他发兵过来围剿,这样一来,绿野仙踪就被夹到中间,进,有谬水天险,退,有官府大军,到时人心涣散,一定能抓他们的大小姐,好给二少爷祭奠。”

“我觉得此时应该再等一下,绿野仙踪为何不直接撤回成都府?还记得上次于知府派人送消息说要对付绿野仙踪么?或许他们那边已经动上手了,使得绿野仙踪不能回去,同时那边也有绿野仙踪人跑到这里汇合,这才能说得通他们的人为什么多了这些,吩咐下去,再加些油,回去调些干柴火来,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有多少吃的,一定让他们不得好死!”

汤父想起来前几天于知府给的那封信中说的事情,琢磨着应该是如此情况,遂下令加强攻势。

雅州。

于正袁与自己那些放到永康军中锻炼的手下汇合后,一时间胆子壮了不少,路上除了又打散几股小的骚扰性质的人以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此刻他正站在车下对着那些手下训着话:

“你们都是我于正袁的手下,可我于正袁却一直认为,你们是我的兄弟,亲兄弟!在这朝廷无能却有眼馋我成都府现有的功绩时,是你们,坚定地站在我的身边,是你们,用铮铮铁骨护卫着我,我于正袁不是无义之人,放心,等我重新夺回这地方时,就是你们荣华富贵的开始,现在,都去准备东西吧,我们要翻过二郎山才行。”

“报,大人,有两千多贪狼卫向这边赶来,看其方向好象要进二郎山。”

一个斥候过来报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