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渐行渐远逝水痕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一章 渐行渐远逝水痕

空下着毛毛雨,杨大小姐在成都府绿野仙综院子里带玩老鹰捉小鸡,‘嘻嘻哈哈’声不时传来,惟独没有参与进去的就是杨紫和杨汶宇,二人撑着把小伞站在一个蘑菇旁边嘀咕着。

“不识数的,你姐看起来心情不错啊,下雨天也跑到外面玩,我是不去,万一淋病了多难受。”

宇儿对儿小声说着,紧怕这话传到别人耳朵中。

“什么我姐,你不想在杨家呆着了?要叫大小姐!那个,我姐是高兴,汤家和于知府留在雅洲没来得及带走的银子,除去上缴,余下的都归我们,还有陈老头卖地的钱,我姐现在的钱和杭州主家那边相差无几,这还是汤家和知府把不少钱都用来养兵后剩的,不然更多,大部分都成我姐的嫁妆了,便宜死小店子哥哥啦!”

老年宫的一间房子里也在进行着对话,店霄、白老头、陈老头三人在宽敞的地方随意找位置坐着。

离在沫水边堵住于正袁并逼得其自尽已有六天时间,店霄的手依然没有好,连日的赶路和筹划让他只在昨天晚上才勉强睡个好觉,这时正躺在一个双人凳子上喝果汁,侧个脑袋对两个老头说道:

“都有什么话要交代,我听着呢,祝你们一路顺风,记得有空来看看我,我可打算做大买卖呢,到时吃喝全算我的。”

听着他这有些象撵人的话,白老头与陈老头对视一眼后由白老头当先开口道:

“小店子啊,这一次能成功剿灭于正袁和汤家欲要联合外蕃占据我炎华的两大势力,你可是居功至伟呀。了不起,真了不起。”

“好说,好说,呵呵!那个。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奖赏?折合成银子吧。”

店霄一口干掉杯子中地果汁,直起身双眼期盼地望着白老头,看那意思就等着把奖赏这事落实下来。

白老头以为店霄能谦虚两句呢。没想到他直接顺竿爬,愣了一愣才说道:

“奖赏不是都给绿野仙踪了么?那些东西多少人一辈子都挣不来,我其实来找你是想问问。你想不想找你父母?对,就是这么打算的。”

“想,你有什么发现不成?”

店霄一听找父母,马上把那奖赏的事情放到一边,关切地问道。

“恩,发现么,是有一些,我通过这些日子观察。发现应该到人更多的东京那探察,你想啊,那个地方是皇城所在,来往地人他一定不少,是吧?”

白老头迎着店霄的目光支吾地连比画带说。

“是。是个屁,你们把我叫这来就说这些没用的?那我可不陪着了。”

店霄见两个老头在这卖关子。起身往外走。

两个老头又相互看一眼这次是陈老头说话:

“别急,确实有事,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其他打算?比如,当个主薄,考个进士,弄个校卫,然后光耀门楣,出门有车马,入内有仆役。”

“哦~!”

店霄停下脚步靠在旁边地一根柱子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在您老眼中我就是一穷命,弄一堆不值钱的东西就算不错了,您怎么不说我弄个宰相,封个王爷,得个状元,捞个将军当呢?还光耀门楣?明儿我就把大门那都镀上金子,看谁有我耀。”

“小店子,你想不想知道你店爷爷的事情?这事儿知道地人不多,我只能给你提个醒,剩下就要靠你自己去找,东京,那里有你想要的。”

白老头对着已经拿起伞往外走的店霄喊道。

傍晚时分,店霄坐在从新给他弄出来的书房中,轻轻抚摩着手中的两块玉配,喃喃自语道:

“人总是想追寻未知的事物,等得到结果时又显得不那么重要,恩,所以我现在开始不去想这些,不就是要把我弄进京么,还拐弯抹角的,京城能是什么样呢?恩,不想,琢磨别的,这次在成都府赚了不少钱,可以做些大买卖了,开分店,全国都开,让每一个有河流地地方就有绿野仙踪的店铺,黄河、长江、粤江,还有东京的汴水,恩?怎么又想这来了?不要水,想山,全国各地的名山,包括梁山……。”

店霄为了摆脱对东京汴梁的向往,一次次改变自己地思考内容,却总是绕一圈绕回到那里。

“小店子,小店子,你在里面么?”

正当店霄苦恼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大小姐地喊声。

猛然抬头,店霄才发现,天已经变黑,书房的灯却没有燃起,怪不得大小姐只在外面问,连忙开口应道:

“在呢,忘点灯了。”

说着话把灯点着,起身推开门,只见大小姐端着一盘子~眼睛向里张望呢。

“刚才去你住的地方找,小狗子说你不在,我一猜你就在这里,这些是刚熟地~..呢。”

边往里走,大小姐边把那盘子对店霄举起来让他看,黄澄澄一个挨一个在那摆着。

把门带上,店霄跟着进来拿起个~.递给大小姐让她帮着扒并说道:

“我在这里想些事情,忘点灯了,白天的时候白老头和陈老头找我,连蛊惑带诱惑的想把我弄到京城去,可成都还有不少事情要做,你爹把你弄

哪能说走就走,正考虑怎么办呢。”

“啊?他们也要劝你上京啊,我爹也是,咱们在沫水那阻拦于知府时,爹的信就到了,昨天回来直接跑去休息,杨管家便没告诉我,今天午饭后拿来。也不是什么大事,爹好象知道这边的一些情况,信中说尽量别让我们搀和进去,以免遇到危险。让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去东京,那里爹准备开个买卖,让儿好好学。从振杨家威名,我见事情都已解决,这才晚上来找你商量。”

大小姐手中拿着把小竹刀。轻轻在~.掰开递给店霄一块,同时也对他说起杭州来信的事儿。

“那,那我们就去?这边的事情安排给谁呢?”

店霄觉得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地理由,问大小姐,想看看她的意思。

“爹说啦,由你把大的事情安排好。然后,让此次跟来的二管事接手,负责具体地事情,去吧,把绿野仙踪和刹那芳华都带去。我要与京城中那些酒楼一较长短。”

大小姐一竹刀插到~

次日一早,从杭州跟着大小姐一起到成都的二管事便被叫到大小姐书房中。

“杨管事。我们要去京城了,爹说把此地的事情交给你来管,你说我应该相信你吗?”

大小姐对这个祖父跟着爷爷时就随姓杨地管事问道。

这个二管事一听大小姐说这话。当时就是一愣,接着目光中出现了激动、兴奋、吃惊几种交错在一起的复杂感情,随后见大小姐与小二哥都看着他等待答复呢,马上深吸口气,尽量使自己稳重一些,说道:

“大小姐,我爷爷就曾跟着太老爷的,我地姓也是那时随过来的,我绝对会好好干,您放心,我的家人还都在杭州,我把每一笔帐都算明白,我生是杨家人,死是杨家魂,我…”

“好,好,我知道了,不用在发誓什么的,小店子已经把要做的事情给你写好,具体事情你来做,懂没?幼儿园要开,老年宫要办,麻辣烫、纤夫的东西、马帮的货物、一点一点的修二郎山地路、记下来往客商讲的故事、在沫水那盖房子……。”

大小姐阻止了二管事要说的话,把应该做的事情一件件说给他听,那二管事听着听着额头上就见汗了,吃惊事情多的时候觉得小二哥也没怎么弄啊。

最后把一罗写满字地纸递给二管事,大小姐和店霄一同来老年宫这找白老头和陈老头,刚进院子就看到小狗子三人在那领着几个人干活,两个老头在旁边指指点点。

“小店子和杨丫头来啦,正好,来,看看老头我新琢磨出来的东西,根据小店子你那个门球弄地,换一个地方,换一种方法,拿到桌子上来,球也小一些,用小锤子,把桌子四个角弄成窟窿,正好能装下那球,分单双号,谁锤下去的多,谁就赢,怎么样?”

白老头说完,见店霄张个大嘴吃惊的样子,感到非常高兴。

店霄一时觉得无话可说,想了一下,伸出大拇指赞道:

“白爷爷,高,我琢磨着还能改进,不拿小锤,用木头竿,桌子上中间也放两个窟窿,球也可以按照多少来玩不同花样,击球地时候用这个姿势,您看成不?还可以这样。”

说着店霄做了几个打台球的动作,白老头点点,给予了肯定,尤其是那个背竿,觉得相当不错,还跟着模仿了一下。

大小姐在旁边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白爷爷,其实我们来是想告诉您,我和小店子准备把绿野仙踪开到京城去,您是跟我们一起,还是?”

“去,当然一起去,还有老陈头也走,什么时候动身,说一声,都不用收拾东西。”

白老头一听店霄愿意去京城,马上高兴地答应,同时不忘拉上陈老头,陈老头当然也赞成,好象又想起来什么事情,不由问道:

“小店子,沫水那桥呢?怎么修啊?”

未等店霄回答,旁边小狗子就说道:

“修桥还不简单,只要发挥出主观能动性,就没有干不成的事儿,找一千个人,每人背捆绳子,从这头游到那头,拉直以后绑在一起,不就完事了么!”

“行,这个主意不错,还是小狗子聪明,那个什么能动的,我看就你先动动吧,给你捆绳子,绑住腰,万一你游不动了,我直接用你当饵钓鱼。”

陈老头对胡说八道的小狗子威胁着。

五天后,难得遇到一个晴朗的日子。

锦江边上已经聚集起近千人,一面杨家的旗帜迎风招展,杨大小姐在众人护卫之下,来到客船这里,回头对黄、曹两家送行的人说着离别的话。

客船后面是二十多艘装满的东西的货船,其中还有不少马匹,同时另两只客船也几乎载满了人,有林、柳二位小姐带的人,也有要到京城去,直接搭乘的。

待大小姐说过话,蹬船后,一声令下,整个船队开始缓缓向前驶去,岸上是穿上整齐衣服一路送行的纤夫,渐行渐远时,船尾带起那层层波纹向两岸散去,直到不见踪影,消逝在和风旭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