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继续行路夜已深

第四章 继续行路夜已深

快,停船、转向、准备战斗。”

负责整个船队安全的人也看到了那冒着火的船往这边冲来,连忙把一个个命令传达下去,那边又有不少小的船被点燃顺风而来。

船工们迅速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开始打舵摇浆,大小姐所在的这艘船渐渐的又被围回去,同时另两艘客船上开始不断往下放小船,更有弓箭手跑到甲板上准备进行远程打击。

“小店子,他们一定是来搞破坏的,你看是哪个地方的人呢?”

大小姐见自己船上的护卫都井然有序的奔跑着,到不觉得多担心,这个船队可是黄家给安排的,跑了上百年的这条线,一般能遇到的事情都会有所准备。

店霄站在旁边也不担心,黄师傅给研制出的新型小船比当初见到的那个还快不少,已经放到了大船的一侧,遇到危险,带着大小姐等几个重要之人跑路,累死他们那些船也追不上。

听到大小姐问话,轻轻摇着脑袋分析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那要看看这些人是奔着绿野仙踪还是奔着白老头来的了,我们得罪过谁呢?于正袁的和汤家的余党?曾经总缠着林柳两个小姐的江州知州的宋公子?他不敢吧?再有从手中抢人的池州知州公子马有成?还有苏家月梦阁的,当初咱们可是骗了整整三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啊,还有人家得力的人也被拉到咱们这边,再就没有了吧?”

这边说着话的工夫那边烧着的小船已经借着风过来了,好在江水是往下冲,有几只因为帆被烧坏又向着反方向冲去,这一下可乱套了。两边都忙着救火,黄家派下去的小船上地人伸出一根根长长的杆子,直接顶到着火的船舷上,还有人往那船上扔火把。使其燃烧的更旺。

看到这里,店霄是真地放下心了,黄家果然不一般。想来平时都有人专门按照打水战的方法来训练这些船工。

等那拦截的船只真正和绿野仙踪船队接触时,大小姐乘坐地船已经被保护在最后面,大小姐手中的看很远也借给黄家主事之人。现在两手空空地站在甲板上张望,几个盾牌手保护在周围。

“小店子,这些黄家的船是比我家杭州那边地厉害。”

大小姐也发现黄家的一系列安排,对店霄称赞道。

“是呀,杭州那边的都是花船。”

店霄附和着说道,同时心中暗想,或许那些船上的女子更有杀伤力也说不定。

忙乱中最着急的应该就属岳洲的知洲,这白老头和船上那三家女子要是真出什么问题。自己脑袋也够戗能保住了,还有自己的亲孙子也在上面呢。

再也顾不得形象,扯着嗓子对泊在洞庭湖中用来欢迎的水军猛喊:

“冲出去,一定要把他们都给救回来,哎呀。早知道这样我就把这些水军安排到外面多好。”

几方地船只相互一忙活,这片水域登时就被搅的一团遭。那些进攻的船只好象是越打越急,有些跟本就不顾旁边船只的骚扰,直接奔着杨家大小姐这艘船冲来。可惜黄家放下的小船总是能灵活地拦在前面逼其撕杀,再有大船上地弓箭互射,到处都有危险。

一直到岳州水军冲出来,对面的人好象才准备放弃,调转船身顺流而去,那些分出来地小船也都快速的跟在后面逃离,至于被黄家船缠住的就只能被杀或被俘。

“传令,让水军继续追,不信他们那船能跑得过我岳州水军,打不过想跑,做梦。”

岳州知州在岸上对传令兵吩咐着,同时也对后面地岸上士兵命令道:

“把这地方都给我围起来,任何人不准接近,胆敢不听者,杀!哪里来的水匪,敢骑到本官头上拉屎?”

一个船舱中,白老头和陈老头面对面坐着,听到外面喊杀声渐渐变小后,白老头说道:

“这是哪来的人呢?这大江之上到处都有官府的船队,一般的小水匪哪里敢这么嚣张?此事非同寻常啊,多亏了这是黄家的船队,不然只那开始时火船一冲就能把队伍给冲散了。”

一直闭着眼睛养神的陈老头这时睁开眼睛分析道:

“我琢磨着应该是朝中的某个人专门想对付我们的,还记得从于正袁身上搜出的那本名册么?若是都从严查办的话,满朝文武可就剩不下几个,和吐蕃部族一扯上关系,那就马上由包庇的罪变成造反的同党,你说他们能不怕吗?”

“怕,所以想要在半路把我们截杀了,最好是能把那本名册夺回去,可他们哪来的人呢?看这些人操船熟练的模样便知道是经常与水打交道的。”

白老头还是有的点想不明白这些人都是从何处找来的。

陈老头呵呵一笑说道:

“我也想不清楚,因此我也不去想,交给别人操心吧,这洞庭湖中有不少好吃的,正好让小店子给做出来当下酒菜咱们好好喝两盅。”

岳阳楼上,两张桌子并排摆在那里,楼下的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厨房中,店霄连着炒了四个菜共八盘以后,把东西往旁边的厨子手中一交说道:

“剩下的你们弄吧,我先把这些端上去,两个老头子这是想累死我。”

厨子知道这位身份尊贵,自然不敢说什么,等他离去后这才凑到一起研究,为何如此身份的人居然会做菜,看

可是相当熟练,尤其是刀功,都玩出花样来了。

‘蓬蓬蓬蓬!’

八盘菜分两张桌子各四样摆好,店霄一屁股坐在大小姐身边,对同时看着他的白老头和陈老头说道:

“看什么?就四个。”

“哦,我还以为你能再弄个汤呢。”

白老头贪心不足地说道。

旁边一直陪坐着的谢知州见自己的孙子在另一张桌子上吃的正开心,这才转回头对白老头赔罪道:

“白大人。都怪下官没有安排妥当,让您受了惊吓,您放心,岳州水军正在全力追赶。那些抓住地人也在进行拷问,一定能把幕后指使揪出来。”

“恩,那此事就有劳谢知州费心了。最好是能查清楚哪来的这些人手。”

白老头点着头说道,同时夹起块麻辣子鸡放到嘴中,对店霄点点头表示不错。店霄回给他一个白眼,从盘子中夹出一块肉送到大小姐碟子中。

谢知州见白老头没有再追究其他事情,又转回头对杨大小姐说道:

“多谢杨小姐这些日子帮忙操心鸣鲲,一会儿有份儿薄礼要送上,还望杨小姐不要推迟才好。”

“恩,恩,鸣鲲可听话啦,学东西也快。不操心。”

大小姐连忙把肉咽下去摆摆手说着,同时还对那边张望过来的谢鸣挤挤眼睛,把他逗的咯咯一笑转回头去开心吃了起来。

下面地厨子这时也把菜陆续端上来,整个岳阳楼上除了知州和两个老头三个小姐外,就是店霄及一帮孩子。为了安全,连个侍侯的人都没有留下。莫凡堵在楼梯口看着每一个送菜上来的人地脸色,并用银针检验一下,这也是为何白老头怨店霄做菜少。他做的菜吃着放心啊。

正在众人边吃边观赏洞庭湖上那景色时,楼下‘噔噔噔’跑上来一个人,被莫凡拦下后,直接对里面的谢知州大声说道:

“报知州大人,被抓住地那些水匪已经审问完毕,一部分是洞庭湖中的湖匪,一部分是大江上的小股水贼,还有一些则无论怎样审问都不说的,听其他人招供说是海盗,至于谁把他们召集起来的却不清楚,只知道那人外号叫鬼脸,脸上有两道交错起来的疤痕,看着就吓人,他也因此得名。”

“那可知他们对此事是怎么说的?”

谢知州皱着眉头问道,这里可有他洞庭湖的湖匪,若真追究责任,他可是脱不出干系地,同时他也暗恨洞庭湖太大,跨了好几个州府,不是说你想管就能管的了。

外面来报信的接着报告道:

“他们说这次前来是那鬼脸告诉他们此次货物相当贵重,抢这一次可以逍遥半生,他们这才联合起来等在此地的,并不知船上具体有何人。”

他这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抓住的都是些下面地人,知道事情的人并未授首住,唯一可能知道稍微多些地就是那些海盗了。

等这人离开,谢知州再次对白老头请罪说没有治理好岳州之地,使得洞庭湖上湖匪乱蹿,白老头也明白洞庭湖的情况,没有多说什么,轻轻一句话带过,使这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

众人于此地耽搁两天后,袭击地事情再没有进展,追出去的人一直追到岸边,结果那些人居然弃船上岸逃跑,看那无数的马蹄印儿便知道人家是有预谋的,连退路都已经想好,根本就不是什么要抢夺货物,光是那船就不少钱。

第三日,白老头决定不再耽搁,绿野仙踪打点行装准备继续前行,谢知州的孙子吵着要继续跟着,最后得逞,这次起程岳州水军加入到保护行列,并派人快速沿路各州传递消息,以便能够适时接应。

夜色下,行进了一白天的船队速度渐渐放缓,江面上的风带着一丝清凉在甲板上吹过。

店霄与大小姐并立船头欣赏着天上和水中那星星相互交映的美景,一同从岳州跟来的茹儿和唐洱站在不远处也往外面看着。

“唐洱,这些日子你那个作为探察地形和风景的导游团还好吧?”

大小姐突然想起来甲板上时叫人家跟随来着,转头问道。

“好,大小姐您放心,现在他们对洞庭湖可是相当熟悉的,这次跟来的二十人也是最机灵的,嘿嘿!”

唐洱听大小姐问话马上显得有些拘束。

旁边的茹儿见他这样子有点不满意,接口说道:

“大小姐,我跟你说,那些你让我们培养的人现在都不错,还有那么多钱,根本花不了……。”

她这一说上就便停不住了,大小姐也开心地拉着她到一边听去,留下怀疑晚上是否有浪漫的店霄和想着如何重振夫纲唐洱相对无言。

过了会儿唐洱才对店霄说道:

“小二哥,谢谢你那天决定收下我,还有帮着我把茹儿买过来,我娘和我弟弟已经我安置好了,让他们到杭州,那里毕竟有主家在,那个,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你一个小二的身份经常来回管事,不怕别人说闲话么?”

“不用谢我,只要以后你努力做工就成,至于闲话?我是这样认为的,穿别人的鞋,让丢的人找去吧!”店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