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黄鹤楼前闻旧事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五章 黄鹤楼前闻旧事

鹤飞去且飞去;白云可留不可留。

浮云蔽日,青山幽幽。

客船甲板之上几个孩子围在一起陪泥巴逗狗玩,经店霄的大力支持与投资,泥巴已经拥有了加上小黑在内的六条狗,店霄对这方面不熟,只给他讲解一番狗大概都能干什么,如寻人、寻物、追踪、搏斗等,随后便让其自己找狗来弄。

“它真的那么厉害吗?听说以前它好几次都能把王小石二人找到,看起来挺吓人的。”

白继祖用手指着立起来比他都高的小黑问,想上前摸一下又害怕被咬。

“恩,小黑是最厉害的,我要是没有它早就饿死在哪个路边野外了,大黑和五黑它们就总是笨笨的,我正在想办法把小二哥说的那些都教给他们,等熟悉后再买些其他颜色的狗,这样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能有相同颜色的狗来用,小黑,不准动,让摸摸哦!”

泥巴说着话拍拍小黑脑袋,小黑乖巧地趴下把头埋到两只前爪中,白继祖轻轻摸一下马上就把手缩回来,见没有事情,又大胆凑上前去。

黄小豆也蹲到近前摸了几下,叹口气说道:

“我家以前也有一条狗来着,后来赔林家钱时被爹给勒死卖了,不然也能听动许多话呢,是不是,姐?”

“是,你现在要是想养那就养一只,大小姐都说了,等咱们这次到京城会给爹安排一个大院子的,边做工边可以多找些徒弟,到时够就拴到院子中看家,这狗真的能在雪地上拉着人走么?”

黄丫丫给弟弟证明着。

“当然能了,多找一些听话的狗拴在一起人坐在木板上。同时使劲就可以。”

泥巴给予肯定的回答。

平时胆大地谢鸣鲲却害怕狗,躲在最外面,手中拿着把木头宝剑做防身用,插言说道:

“狗都会游泳的。绑到一起弄水里去是不是也能拉船呢?”

边说边拿眼睛在狗和滚滚波涛间来回看,吓得泥巴一把抱住小黑,紧怕被他们给弄下去。同时转移话题问道:

“少爷站在船头看什么呢?一动不动的。”

宇儿不消地撇撇嘴说道:

“少爷在那感怀文人的境界呢,你们没听他刚才一直念叨‘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么?他就找那种感觉呢。可惜,现在到处都是船,孤帆就别想了,除非是晚上,可碧空又没了,唉!做文人难啊,要不人家怎么说烟波江上使人愁呢,就是愁这个。”

时近晌午。凉棚下,大小姐正端坐在那里脸上带着笑容,不远处店霄小臂上绑着沙袋,手中捏着一截碳棒,不时看大小姐一眼后又低下头画着。

“小店子。你说我这空着手好看么?要不我拿个花瓶什么地你看成不?”

大小姐觉得只那么坐着有些单调,对店霄提议着。

“不用。不用,这样挺好。”

店霄压下只戴一条项链的想法,深吸口气继续完成着作品。

大小姐点点头保持着刚才的样子问道:

“这个样子可以是吧。那好,我不动了,小店子你说咱们那些马要是运到京城,是不是能够换来不少钱?这些可是咱们地私马,就是朝廷想要也得用东西换,用钱买。”

“不行,咱们还小,守不住这些东西,京城事情繁杂,我们本就忙不过来,咱们往上走黄河时这些马都给你爹运去,还有那些货,除了开店需要用的也都弄到你爹那,至于他是拿着卖钱还是与其他人作为人情交换,那就不是我们所管的了。”

店霄考虑了一下自己地能力和要做的事情,摇着头把大小姐这个想法否决了。

“那行,听你的,爹说已经在京城又给我找了个西席先生,让我再学一学,确实是忙不过来,小店子你说到京城后开个什么样的店呢?是不是弄一个大大的院子,也象在成都时那样,把房子都做成蘑菇和水果的样子?”

大小姐想着成都时吃饭的人来回在蘑菇中穿梭的样子就觉得好玩。

店霄刷刷几笔把画收尾还未等说话呢,船舱地一拐角处便出来个人,手上拎着几尾鱼,正是白老头,美孜孜晃到近前,抬头看看天问道:

“小店子,你不吃晌午饭了?老头我可是早饿了。”

“厨房没给做饭?饿了您就吃吧,我与大小姐一会儿随便安排点就成。”

店霄收工,把那画纸转过来让大小姐看,同时对白老头说着。

大小姐看到画中漂亮的自己,甜甜地笑起来,也对着还在那喊饿的白老头说道:

“是呀,白爷爷您饿了就先吃,不用管我们,等会我让小店子做两个对付一下。”

白老头见二人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把几尾鱼抬高晃晃让两个看清后说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让小店子用这几条鱼对付对付,老头子我不挑的,这可是让人刚捕到送来地,别人做我不放心。”

大小姐仔细看看这些鱼好奇问道:

“白爷爷,这什么鱼?”

“团头啊,又叫缩项,这鱼的味道可好,你们来时没吃?”

白老头舔了舔嘴唇说着。

店霄一听是这个鱼也跟着舔舔嘴,说道:

“来时着急,直接过去了,这么多条正好一部分清蒸一部分红

吃过几回地,好。”

“小店子你什么时候吃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小姐听店霄说吃过,疑惑问道。

“做梦时,正好把陈老头也找来,别让他挑理,说来一次连这鱼都没尝。”

说着话店霄连忙接过这几条鱼往厨房走去,紧怕大小姐追问吃鱼的事情。

“小二哥您是问有什么其他菜呀?有。这地方最有名地是和团头不相上下的菜苔炒腊肉,菜苔要选洪山那……。”

厨房中一个厨子对站在那里认真琢磨的店霄详细地介绍着此地特色菜,最后疑惑地问道:

“小二哥,您问这些菜地做法是?”

“大小姐和白老头想吃团头。我琢磨着只弄这一种鱼有些单调,想找些别的菜,可又不会。这才过来问的,我马上派人去弄,这就做。你忙你的吧。”

店霄记好刚听过来地菜谱向着自己那单独的厨房走去,嘴里嘀咕着:

“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啊,人才,人才。我要招聘。”

“好吃,小店子啊,这鱼是真好吃,你觉不觉得把你那调料方子拿出来卖能更赚钱?”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在大家都等不及时。店霄终于是把几道武昌特色菜给端上来,白老头在盘子没有落到桌子上时就先夹下一块清蒸鱼肉。吃到嘴中边赞叹边问店霄卖不卖那个调料的方子,有这调料和没有这调料地菜可差一个档次呀。

白老头说完见店霄和大小姐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马上明白过来,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说把这方子给当今圣上。皇上一高兴或许就能给你个一官半职呢。”

“不给,等他高兴?万一他不高兴呢?赚地这些钱,买几个小官都能买到了。”

大小姐直接拒绝,随后又想刚才的话有些不尊敬皇上,调皮地对着同时愣神的两个老头吐下舌头说道:

“我的意思是咱们绿野仙踪就在京城开,皇上想吃,就来吃呗!要不送进去也行,不然给他方子他也给别人,大不了便宜点卖,若当时没钱,就先賖着,这事儿我说的算。”

见她那大方又豪迈的样子,白老头对陈老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说道:

“不错,果然是杨家人,听我爷爷说,当时杨家的那个人就跟皇上讨价还价,最后弄到个大院子,可惜后来皇上亲征时他被奸臣与一妃子毒害而死,抄没了所有家产,当时皇上身在战场为稳定国内之事并未直接追究,这才使得杨家心灰意冷,搬到杭州从谋新路。”

陈老头也出声道:

“是呀,后来皇上回来把那奸臣与妃子家族都给杀个干净,并几次召杨家之人回去,可惜都被拒绝了,当今的皇上登基之初也曾下诏,可惜依然被拒绝,那个大园子可一直留到现在,时常有人照看啊。”

两个人简短地对话以后一同低下头吃菜,只是大小姐和店霄却都停下来,来回想着这几句话的意思,越想越吃惊。

“白爷爷,陈爷爷,您二位刚才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大小姐分别给两个人每人夹到碟子中一块腊肉轻声地问道。

“什么真的?老头子我没说什么啊,我就说这菜好吃,不错,小店子手艺了得啊。”

白老头当先说道,陈老头跟着附和。

“小店子你刚才听到什么没有?”

大小姐见二人不承认,真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转头又问店霄。

店霄点点头,撕下一大块鱼肉送到大小姐嘴里说道:

“想知道详细些还不简单,到了京城我们使劲折腾,自然有人会来找咱们地,现在还是想想眼前的事情吧,到地方先要把用地房子买了,把人招齐。”

淋漓的小雨从头上落下,眨眼间夏至已到,绿野仙踪的船队在长江上分开,一部分载着马匹货物直奔杭州,一部分带着相关人员往东京而来。

愈往前行,汴水中那来往船只便越多,听黄家地船工说再有一天就能从东水门进到东京城内了。

怀着满腹心事的大小姐和店霄一同坐在船头的凉棚下面向两边张望着。

“小店子,你说当今的皇上万一知道我们到京城,非把园子给我,我怎么办啊?”

大小姐这些日子一直都没忘园子的事情,此时问店霄。

店霄来回摸着手中的那块爷爷给的玉佩好象没有听到大小姐的话一般,直到大小姐又问过一次,这才抬头考虑了一下说道:

“不是万一,他一定知道,在成都时白老头和陈老头早就把我们的事情汇报过来了,若有人给你提园子的事情,你就装作不知道,多问一问,或许就能听到些你想要的事情,可园子那就要看你爹是怎么想的了,他说要你才能要。”

“恩,不要那园子,我们有钱,自己买,咦?河上的船怎么少了呢?”

大小姐说着时许是有些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却突然现汴水上头先还来往穿梭的船都没了,而前方渐渐出现一个船队列阵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