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京都繁华初到此

第六章 京都繁华初到此

到这么多船,大小姐以为又是谁来袭击呢,连忙从挎皮包中拿出看很远,小心地张望着,彩旗飘飘中一个个身穿禁军服装的士兵拿着武器站在船上,更有一些身着官服,脚穿皂靴,头戴官帽的人昂首而立。

放下看很远,大小姐长出口气对着旁边看着她的店霄说道:

“不怕,应该是京城的官来迎我们,恩,迎白老头他们的,怪不得别的船都没了,嘻嘻,现在船上打的可是我杨家的旗帜,这正象你说的那样,有了名气好做事,只是黄家船工不是说还要一天么,他们迎的够远哦!”

“恩,那就没咱们的事情,外面下雨怪冷的,进船舱吧,上次吃过那团头后,我又安排人弄了不少条,养起来了,一会儿我给油焖上,咱俩吃。”

店霄听到是来迎接白老头的,知道没自己什么事,提议做东西吃,正好驱驱雨天的湿冷。

“好,就我们两个吃,不带别人,小店子,我,我其实也学了一道菜,做给你吃啊,叫盐水大虾,说好了,不许挑毛病。”

大小姐突然觉得两个人此时有一种偷吃东西的感觉,咯咯笑着拉上店霄直接跑到那专门的厨房中。

待那船行的近了,锣鼓声随之响起,汴水两岸的岸边泊着不少船只远远观看,岸上也同样是人潮汹涌,都在猜测一个商船队为何有官船前来迎接。

白老头正与陈老头躲在一个船舱中边就着小菜喝酒边下着围棋,听到外面如此喧嚣,不由皱了皱眉头说道:

“此地离京还有一日路程吧?听其声似兵部仪仗,居然迎出这么远?”

“那就说明皇上和那几个赖在位置上的老头子不能来了。猜猜都有谁?我猜除兵部外,吏部也有人到,成都府那边的官他们可是给说过不少好话,这次出事。谁的责任啊。”

陈老头身手就是比白老头强多了,一手拿着黑子落在棋盘上,说着话。另一手已经伸出筷子把最后一个沾着辣椒和葱白的>:子下抢出,放到嘴中美美嚼着。

白老头无奈,只得夹起条手撕鸡肉。边吃边起身往外走,说道:

“照你这么说,当朝地文武百官都应该来,皇上都得算上,毕竟那于知府是他任命的,走吧,看看他们都有什么准备。”

两个船队渐近,速度放缓。自有小船互相联络,等确定对方身份时才由一方先行停船,这自然是白老头乘的船停在原地,坐等迎接之人上来。

“白大人,听闻您于成都路把那欲要叛国造反的于正袁及汤氏一族彻底平剿了。当是可喜可贺啊,大人果然是国之栋梁。下官与诸位同僚得信较晚,到此时才来迎接,还望大人恕罪。”

呼啦一下上来地一群人中当先有一身穿紫袍之人拱手对白老头道贺。

“覃尚书如此多礼老头子我可承受不起呦!我这一个穷酸老头哪里还是什么大人。无非就是跑跑腿而已,到是覃尚书身居高位还能来看我这将要入土之人才应是礼贤下士的好官呀,能迎出一天路程,真让老头子感动不已,覃尚书执掌兵部果然用心啊!”

白老头同样抱个拳打着哈哈,到显得陪在旁边的陈老头无所事事,毕竟他地身份不同,除了特定一些人外,别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白大人真是客气了,谁不知白大人乃是三朝元老,只在前几年才依恋山水逍遥自在去了,在我们这些小辈心中,您永远都是大人,比起大人这一路的辛苦,我们出来的可算是晚了,不如大人移驾到官船之上,下官等人好给大人尽些小辈之礼?”

另一个同样身穿紫袍地人上前两步对白老头恭敬地说道。

“庞尚书也在?这可羞愧老头子我喽!哎呀,诸位大人在忙乱之中来接我这无用的人,唉!我都有罪呀,吏部能由庞尚书操心,可真是我朝百官之福啊!”

白老头面露愧色,往这庞尚书后面一看,好家伙,六部尚书加上各部的侍郎几乎来全了,还有开封府尹也跟着凑热闹。

从这些人上船前,大小姐便把虾弄到锅中煮上了,这时正和店霄扒着厨房门的缝隙往外观瞧,见那些人穿的花花绿绿,对白老头恭敬的模样,‘扑哧’笑着对店霄说:

“小店子,平时白老头总是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现在还着还真有几分气势,抢我东西吃时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说那些官都跑这么远干什么呢?我们用不用出去寒暄一下,增加点名气?”

“不用了吧,你没看陈老头都没人理么?这应该都是那本名册惹地祸,就是当初于知府自杀时从怀中搜出来的那个,大小姐,还是去看看煮的虾吧,不然一会儿就变成铁板大虾了。”

店霄摇着头拒绝这个提议后,想起来那盐水大虾早过时候了。

“就是那本后来被白老头死皮赖脸要去的名册?还有一块奇形怪状的玉你给放哪了?”

大小姐说着话回头一看,果然那锅中地热气腾腾往外冒着,立刻跑过去捞虾,嘴上还故作轻松说道:

“我知道火候的,多煮一会儿有嚼头,等会我从弄一次,这锅就孝敬给白老头吧。”

大小姐尝过一口后决定。

店霄继续扒着门往外看呢,回道:

“那玉扔你那

意一起了,看质地不值钱,你不说我都给忘了,官面老头自己操心吧,我教你做鱼,味道差了不怕,正好一起给白老头送去。”

那些人最后终于没能成功把白老头接到官船上,互相间稍稍通个气儿,居然都以多日不见思念的借口留在绿野仙踪的船上。

“白大人,听闻那于正袁乃一十恶不赦之徒,在成都府可谓是坏事干尽。只不知除去汤家外是否还有其他同党?”

头先说话地覃尚书跟白老头进到专门会客用的船舱中,刚一坐下未等茶水、糕点上来呢,便迫不及待打听着,随后想想觉得刚才那话与自己身份不符。呵呵笑着又道:

“大人可别怨下官心急,想来其他诸位同僚知道那于正袁地事情也一定是愤恨不已,这样的人必有同党。应当尽快抓捕,还世间一片清明。”

“是,是。覃大人说的是,我等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

那些官员俱都符合。

“来,来,诸位,尝尝老头子我从成都那边带回来的蒙山茶,若觉得好喝,走时拎上些,这可是老头子我唯一能拿得出手地东西了。至于那同党,尽可放心,不会漏掉一个的,定要严惩!”

白老头指着下人端上来的茶让这些官员喝,并一字一顿地说要严惩。吓地一些胆小的官员手都有些哆嗦。

“好茶,这蒙山茶味道果然与众不同。白大人方才说的是,那些同党捉住后决不轻饶,只不知白大人可有线索或依据?下官等人也好帮着您跑跑腿。”

另一个人喝过一口茶后关切地问道。

“洪尚书说地是。下官等愿意替白大人操劳。”

那些官员再次出声相和。

白老头欣慰地看了一圈这些官员,对洪尚书赞扬道:

“没想到成都一事,让平时只对工部尽责的洪尚书都被牵动了,那证据有一些,待入朝后一并交给皇上,想来皇上定能做出批复,到时诸位可要全力支持皇上的决断才是。”

“是,白大人说的好,我等一定不会懈怠,那个,白大人,下官等在官船那里准备了些酒菜,不如您去品尝一二?”

另有一人再次劝道。

白老头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呵呵,说起吃饭,你们难道不知这是什么船?这样吧,老头子我怕别处吃不惯,不如大家一起在这吃些,稍等片刻,马上安排人去做,我再去弄好菜来给诸位尝尝。”

说着话白老头起身,奔店霄那个厨房走去,留下提心吊胆的一众官员相对无言。

“小店子,我是不是很笨?”

厨房中,大小姐嘟着嘴,看着盘子中那两条又咸、又苦、又涩的鱼沮丧地问店霄。

“当然不是了,我觉得就不错,这叫特色,不就是盐放多了些么?爽口啊。”

店霄边安慰着大小姐边把那鱼给放到虾旁边。

正这时,白老头由外面进来,开口问道:

“什么东西爽口啊?正好我要让那些人尝尝呢,能不能割爱让我拿走?”

“能,那虾和鱼都是。”

店霄和大小姐同时说道。

是夜,白老头再次找到店霄和大小姐这,没等两个人解释那鱼和虾呢,便开口夸道:

“好,小店子,果然不错,是不是知道我要来拿才,就提前做好了放在那里,不错,原本我还琢磨着怎么能摆脱他们纠缠不休呢,结果吃了你的菜,我对他们说晚上还有,他们就都跑了,不然还不得跟我聒噪一宿?”

说着话白老头拿起桌子上的一盘香豆哼着不知什么地方地小调走了,留下大小姐和店霄默默祈祷,他别吃出毛病来。

次日凌晨,在官船开路下,绿野仙踪的整个船队终于是来到了东水门外,大小姐听店霄的话起了个大早,来到甲板上登时就愣住了。

只见两岸晓雾朦朦、翠柳荫荫、如烟若梦、迷离凄清,再加上汴水河面上的微波粼粼,当真是美不胜收。

“小店子,你快看,好漂亮啊,以后每天早上我都要来看看。”

大小姐高兴地对店霄说道,同时还把手伸出去在眼前来回晃晃,感觉一下是不是真的。

“好,以后咱们把店开到这这边城门附近一个,到时候天天来看。”

店霄感受着晨雾地清凉,默默考虑着该在什么地方把房子买好。

等船队顺着汴水穿过水闸后,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另一幅景色,只见河两边酒楼、店铺林立,一个个茶肆、酒馆中更是人来人往穿梭不停。

“怎么样,小店子,看到这些是不是觉得和你原来想地有些不一样啊?”

白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对店霄轻轻问道。

点点头,店霄坦然地说道:

“是呀,比我想象中的还繁华,看来原先的计划是行不通了,可那又如何?绿野仙踪注定引领潮流。”

大小姐看着那装饰豪华地酒楼也是一阵发呆,直到听见店霄的话才坚定地说道:“没错,我的小店子是最厉害的!”这时陈老头却走来问道:“想不想做笔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