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一点惊喜未来迟

第八章 一点惊喜未来迟

在许多年以前,当时的无忧酒馆并不是叫‘无忧’,一个酒馆,只有那孤零零的一个茅屋,静静的守在不算宽敞的路旁,所有人都不知道,那里面有一个年方二八的姑娘,长的是端庄秀丽、明眸皓齿,似出水芙蓉,又好比梨花带雨,尤其是她那芊芊…。”

“等一下,伙计,你怎么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呢?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么?”

大小姐用筷子夹着半根油条打断这个领她们进来说知道无忧酒馆事情的伙计,质疑着。

那个伙计停下来一琢磨也是,点点头陪着笑说道:

“这位小姐果然不一般,给别人讲的时候他们都没发现这个事情,还是您厉害,那这样,有那么一个人,他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屋子里面有一个年方二八的姑娘,长的是…。”

“还带改口啊?这段听过了,往后讲,挑重要的说,无忧酒馆在哪?”

大小姐再次打断他。

“正如小姐您问的,无忧酒馆在哪呢?话就要从走过这条路的那些人说起,通常有路人遇到这个女子时,这女子都是在屋子里面说话,谁若是渴了、饿了,给几个铜钱,她就会从窗户递出一些吃喝之物,这些东西呀,主要有…。”

“说重要的!”

“好,这一天呢来了一个美男子,是又饥又渴浑身无力,勉强爬到这屋子前,那女子一看这男的长的可谓是风流倜傥、器宇轩昂…。”

“重点!”

“哦,于是这一男一女就便在这屋子里面私定了终身,当时您是没看到,也没听见。那羞态呦,那声音呦…。”

“嗯哼!”

“后来,你们猜这女的是谁?绝对猜不到。”

‘啪’

一颗银豆子落到桌子上,这伙计连忙收起接着道:

“这女的不是人。九天仙女下凡尘呐!只是这男地却没那个命,自从与这女子相守之后,便整日提心吊胆。有一天……。”

店霄听过两句后就不在关心,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面前的粥和油条上,就着小菜一会儿工夫就吃饱了。那两个护卫见他吃,也都跟着吃上,同时也没放过那伙计故事中的任何一个细节。

“最后,女子为了让这男的活下去,与那些上天派来地人同归于尽,此后,这男的整日想念那个女子,便在那地方开了一个酒馆。取名无忧,只因那女的最后对他说,希望他永远无忧无虑。”

“呜!呜!呜~!那帮人都是坏蛋,合地也够笨的了。什么都不行,就长的好看。呜~不然哪能一点办法都没有,换成我地小店子,打不死他们。呜~!

大小姐那半根油条到最后也没吃了,一边听故事一边跟着难过,最后居然听哭了,从小包中掏出手绢猛擦眼睛,还不忘埋怨着故事里的男主人公。

“我说伙计,不对吧,上次你跟俺讲的时候说的可是一个男的遇仨女地,一个比一个好看,啥都好,后来咋了?哦,对,后来一个给这男的做妻,两个做妾,过着美满幸福地生活,今儿怎么改了?还有名字也不对啊,俺上次问你的可是找姑娘的凤翠楼,咋变无忧了呢?”

旁边一个桌子上地大汉嘴里还塞着包子呢,就质问起这伙计来。

大小姐一听这个人的话,收住哭声琢磨着说道:

“三个都嫁那个笨男人啦?恩,那也比死了强。”

“这算什么啊,上次一个老头到这里问开封府怎么走,他给人家说什么在许多年以前,当时的开封不叫开封,也根本不是府,只有那孤零零的一个茅屋,结果骗的那老头多要了一屉包子一碗粥,最后把老头撑地腰都直不起来,估摸着真出事了,能让人给抬开封府去,这不是扯呢吗?”

另一桌上的一个年轻人在那跟着报不平。

店霄这时见两个护卫也都吃完正惊讶地张着嘴呢,伸出手来一人拍一下说道:

“都吃好了?恩,那就行,不用操心大小姐,一会儿路上见到什么小吃随便买点就行,结帐吧。”

说完,店霄从腰间钱袋中掏出二两银子,放到桌子上,对那伙计一点头,径直带着还在擦眼睛地大小姐走出门,身后两个护卫亦步亦趋的跟上,那伙计紧紧攥着银子感激地看着四个人的背影小声嘀咕:

“妞妞,等着我,我马上就要攒够钱了,一定把你赎出来。”

流水清清,游鱼嬉戏。

大小姐一行站在白虎桥上看着下面地金水河潺潺流动。

“小店子,没有问到无忧酒馆的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有些难过,别怕,咱们慢慢问,总会有人知道的,这一路上的那些店铺之人可能都是后来的。”

大小姐安慰着店霄,从刚才听故事那个地方走到这里,问过的人都不知道无忧酒馆,反到是大小姐买了不少东西,现在她自己手中就端着一屉小笼灌汤包吃呢,这是为了拿着方便,连人家的蒸屉都给买来。

店霄托着一整只桶子鸡,那两个护卫手上也没闲着,一个拿着风干兔肉,一个是羊肉炕馍。

听大小姐说起无忧酒馆的事情,店霄无所谓地说道:

“无忧酒馆对我来说还太遥远,爷爷让我二十去,还有五年呢,不急,珍惜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刚才那个伙计

我觉得自己够能编了,今天却遇到同行了,还是个高断随时都能接上,还能跳过一些情节来讲,回去找人查他,一定把他弄过来。”

大小姐那正轻轻吸着包子中的汤汁呢,把整个包子都吃下后满意地点着头:

“这个包子是真好吃,不比我们绿野仙踪的那些东西差。看来在吃上面还要下功夫才行,你说的那个伙计现在仔细想来,确实不错,弄过来。他要是孝顺,我们就把他长辈找来,他要是好吃。我们就给他吃的,他要是好喝,就给他酒。好财就给他钱,好色,我、我就阉了他。”

看着大小姐说最后一话时狠辣辣地样子,店霄不觉间把腿尽量并拢了一些,说道:

“好,一切听大小姐安排,可惜原来绿野仙踪大部分厨子都是人家成都本地的,已经留在那里。这边还要从新找,也按照在成都府的样子,谁研究出来新菜就给谁多些钱和福利,再往前面走一拐就能到景龙门那,咱们去看看岳行云吧。”

“恩。好的,那就往右拐。贴着河边走,还能凉快一些,小店子。你不是说要开分店么?我觉得小狗子、布头、胖墩儿三个人现在都挺好,做事情比别人认真,遇到麻烦是总能帮着想些办法,把他们三个派出去吧。”

大小姐同意去看岳行云,对于去哪她并不关心,反到是对绿野仙踪地人比较主意,听此话就知道她平时一定是总观察绿野仙踪的人。

河边早上的人不是很多,除了个别家住附近地有钱人过来溜达,就是一些渔夫在这地方打鱼,偶尔能遇一两个在此垂钓之人,见店霄四人拿的东西都好奇地看上两眼。

店霄到不在乎,依旧把那鸡托的平稳,就当锻炼手臂地耐力了,听大小姐要把小狗子三个人安排出去时考虑了一下说道:

“也行,只是还得等一等,开店用的房子没买,咱们绿野仙踪新的经营策略也没有,还是先搜集相关情报吧,今天回去就让大家集思广益的想,唉!都走了我和谁一起住呢?”

四人不急着赶路,边说边走到也悠闲,大小姐那一屉包子终于在彻底凉掉之前进到了肚子里,好象有些撑到,低个头一手轻轻揉着,一手在鹿皮包中翻找山楂片。

看到她这个样子,店霄无奈地摇了摇头,准备过去帮着找,却见远处跑来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神色慌张地往后观瞧,好象后面有人追他一样,以至于根本就没看到前面,对着大小姐就冲了过来。

店霄自然地上前一步挡在了大小姐前面,那孩子一下没收住,正好撞上店霄,好在店霄早有准备,腰上一使劲,脚下居然一动没动,那孩子抬起头见撞到了人,当时就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慌张地往后又看了一眼说道:

“这位公子对不起,有人追我,我这就走。”

说着话他做转身离开状,可店霄却发现腰上一紧,应该是钱袋被拉扯到了,接着就听到‘吱咯~啪!’的一

‘扑’

那孩子平衡没有掌握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刚要爬起来,店霄上前一步就给踹倒在那,另两个护卫也同时反应过来,跑到孩子近前,一人一只脚踩在他身上,使其不能动弹。

店霄把鸡单手托着,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钱袋说道:

“小子,我这个人呐!他有个毛病,就是总爱把拴钱袋的绳子里面混进铁丝,你那小刀质地也差了些,唉!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公子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也是没办法才偷地。”

那个孩子来回扭动两下身子见没有效果,马上开口求饶。

大小姐那边刚找到山楂片,一抬头见一个孩子躺在那里,再一听他的话,已经明白过来,是偷东西被抓住了,费力地蹲下身从地上拣起那把断掉的小刀,仔细看看摇着头说道:

“这刀是有点差,就象一个铁片似的,小店子,你说王小石要是看到这刀会说什么?”

“他一定会骂这个做刀之人的。”店霄也凑过来仔细看。

“我真地不敢了,下次再也不会偷公子你的了。”那孩子见人家没搭理他,在那研究着小刀,有些害怕地保证着。

店霄转过头看着他说道:“你当然不会偷我了,我都记住你长什么样地,再让你偷我就成傻子了。”

“你们这些人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真是世风日下啊!这孩子也不容易呀!”

正当店霄要问这孩子偷窃的缘由时,一个在旁边钓鱼的老头站到近前对店霄怒目而视。

“恩,您老说地对,我马上就放,来,孩子,这里有五两银子,拿去买把钢刀,偷不来就捅倒他,然后再抢,你也不容易啊!”

店霄对那老头打过招呼,果真从钱袋里掏出一锭五两的银子,示意两个护卫抬脚,把那孩子拉起来银子塞过去。

“你,你…唉!”那老头不知该如何说了。

“公子,您真的让我走还给我钱?”那孩子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我心情好,对了,问你个事,你听过无忧酒馆这名字么?”“我知道它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