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寻根觅处叹悠悠

晒得发烫的黄沙地上,一群蚂蚁奋力地拖拽着一只还蝇,那已不能再扇动的翅膀于身后留下浅浅的印记,偶尔路过哪怕一片落在地上被阳光烤得失去所有水分的枯叶,也要经过多次调整才能成功翻越。

初来此地正熟悉属于自己新家的小黑耷拉着舌头,呼呼喘着粗气再也抗拒不了这闷热的感觉,只好跑回小窝,去舔那水盆中和清凉绝对挨不上边的水,好在它依然能解渴。

院子中的树上,‘热死啦~~热死啦’的蝉鸣此起彼伏的响着,偶尔有几个带着由店霄提议制作的遮阳冒,穿着单衣薄衫的下人匆匆忙碌,却不愿抬头多看一下那反射着刺眼光芒的地面。

庭院中一个假山、池水水环绕的凉亭里,灵儿把切成各种形状的冰镇西瓜摆到盘子上,轻轻捋起鬓角处垂下的几丝头发对自家小姐抱怨道:

“太热啦,应该下雨的时候头上连个云彩都没有,吃了不少的冰淇淋也没有用,想点什么办法呢?”

“你就是惯的,咱们家可是一直在东京,从小到大哪见过你如此抱怨,记得小时候你热的不行了也忍着,还是我偷偷把自己分到的冰给你吃,当时你吃过后怎么说的?‘吃一小块,一天都不热’,现在可以随便让你吃你还不满意,真应该把你扔到冰窖中。”

柳碧旋依旧是面纱遮脸,坐在那里对灵儿说道。

对面坐着的林皛瑶目光定定看向收起翅膀停落在水中杂草上的蜻蜓,闻言插话道:

“灵儿不会是又想让小店子想什么办法吧?那就自己说去,要不找大小姐,我们说话小店子可不听的。你看着吧,真要有什么办法也是和赚钱有关系的。”

见心事被说中,灵儿腼腆笑着辩解道:

“我其实也是为我家小姐和林小姐考虑地,这天热的别说人受不了。您看那鱼都直往外蹦呢。”

灵儿说着见池子中有鱼跃起唤气,伸手一指来证明自己刚才那话没错。

柳碧旋轻轻撩起面纱用盘子旁边的小叉子叉起一块西瓜含到嘴中,仔细品味后说道:

“小店子他现在哪还有时间管这些。绿野仙踪在这边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呢,想开店容易,可要想开出一个在东京能够名镇一方地店却是难如登天。若是绿野仙踪肯把自己研究的所有佳肴都拿出来,或许能够招徕不少客人,与那些名楼抗衡一二,只是看大小姐和小店子两个人的意思,是想拔得头筹。”

“是呀,他们是想做出一个样子让别人来想法子与他们抗衡,用小店子地话就叫‘引领潮流、制定规则’唉!这东京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让别人跟着效仿啊,人家那些店铺都是自成一体。各有特色,柳姐姐,你家就在这东京成中,知道的更清楚,为何不去劝劝小店子?”

林皛瑶的话语中也充满了担忧。好象将要面对那些商家地人是她一样。

柳碧旋摇摇头说道:

“他们在成都弄到那么多钱,就让他们试去吧。就算赚不了多少,也未必能亏,哪怕真的都没了。它们身后还有杭州杨家,其实我更想看看他们如何去做。”

城中汴河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白老头和陈老头相邻而坐,一排的钓竿支在那里,专门用来装鱼的网兜也被压在石头下,一头放进水中,只是看情况到现在好象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老陈啊,你说今天鱼儿为何就不上沟呢?小店子这些鱼竿在沫水那都能弄上鱼来,换地方难道就不行?”

白老头跟那看着水愣愣出神的陈老头问着。

“哦,你说这钓竿啊,是呀,在那他用这些钓竿赚了不少钱,还分给我一些呢,许是咱们用的饵不行吧?再一个就是天热,这鱼都不咬钩了,过一会儿我就进宫见皇上,你不去把成都府的事情说一说?”

陈老头醒过神,用手来回抚摩着钓竿把手,告诉白老头他要去见皇上。

收回一个没有饵地竿,白老头边往钩上挂饵边考虑着说道:

“我早已上过折子了,想来皇上已经有所打算,故此到现在还没有动任何一个人,你是去说小店子给出的那个主意吧?确实是不错,听起来挺简单,可包含的东西却不少,应该安排几个人去由拳镇看看,顺便带回来些虾油小菜,绿野仙踪的都留在成都府,一路上吃不到怪想的。”

陈老头刚要接话,面前地那个钓竿上的铃铛就是一阵摆动响起来,陈老头赶忙起竿,一条二斤左右地鲤鱼摆着尾巴就露出了水面,钓竿的头向下一弯,接着就又向上弹起。

旁边的白老头赶紧拿起抄网接住说道:

“好大地一条鲤鱼,回去让小店子给做了吃,我现在吃他做的东西都习惯了,他做的菜吃着总有一种以前在家里吃饭时的感觉。”

“好,交给他做,我现在有些担心他生我的气了,以为我小气不愿意给他们宅子,可这宅子不是我的啊,他说的东西皇上和那几个老头如不满意,我还得掂对着给他找地方住,你还是同我一起去吧,正好见见熟人,帮着说上两句好话,那虾油小菜应该有人能运到京城来卖吧,打听打听,买几份,给皇上尝尝,等皇上吃着好了问哪里产的时候,就把由拳镇说出来。”

陈老头有些担心那几个老头和皇上没有远见,看不出来这个主意里面所

东西,劝着白老头与其同去。

“那行,趁现在时候还早,多钓两条,让小店子给换着花样做,现在想吃点东西不容易啊,稍微少一点,就有人吃不到,尤其是那几个孩子。人不大,吃的却多,黄师傅和王小石他们的第二张桌子和配套的桌球应该也弄好了,一起带去给皇上。我现在正练缩球呢,可总是把球打跳起来。”

白老头点头同意,还用手中的钓竿模仿打桌球地样子比画了两下。

陈老头刷的一声把鱼钩甩进水里。扭过头来自信地一笑:

“这点你可比不上我,你说的那个我早就会了,按照小店子的说法就是。我已经脱离了技术上地限制,进入到了战术的应用当中,战术知道么?比技术可高出一个层次,我准备练到在战略上也能取胜的地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

“好,好一个不战屈人,把人都给驱走。剩下你自己一个人玩吧,我是学不了那么多啊,岂不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白老头觉得在身体方面是比不上陈老头,不无醋意地说过后。专心钓起鱼来,只是那来回比画地两个手的姿势怎么看都象是在打桌球。

过了五丈河,出得卫州门的一条土路官道上。来往马车带起地灰尘四处飞扬,店霄五个人正走在这样的地方,先前听到这个孩子知道无忧酒馆在哪时,店霄四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抓个小偷就能找到无忧酒馆?

可看着这个孩子说的话不象有假,钱已经到手了,还用的着说谎么?

最后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指导下,众人选择了一同前去看看,告别了在一旁刚才说孩子可怜,现在又说店霄撺掇人犯罪的好心老头,并在这孩子的要求下买了不少吃地和一大包治疗外伤的药后,沿着五丈河走过染院桥向城外走行去。

“还有多远啊?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弄辆马车来了,走这些道,灰都给吃饱了。”

大小姐用手在面前来回扇呼两下,见没什么用,捂着嘴抱怨地说道。

现在也就大小姐清闲,手里什么都没拿,别人可是大包小裹弄了不少,连这个领路的孩子都背着一个大口袋,里面鼓囓囓装满了东西。

店霄也觉得这么走有些难受,问道:

“你确定你们呆的地方旁边就是无忧酒馆?怎么跑城外面来了?还有,你们那些人平时都不吃东西,我们这次要是不带这些,他们都得饿死不成?”

那孩子背那些东西其实显得更吃力,可他非要坚持,现在听到两个人问话,有些歉意地咧咧嘴说道:

“我忘了您几位身份尊贵,以为是自己呢,便没雇马车,我平时都走惯了,离这不算太远,再走用不上半个时辰就行,我们住的地方就是在无忧酒馆旁边,这个绝对没骗您,不然您可以到整个京城中问,除了那地方外,就没有叫这个名字地了。”

这孩子尽量做出诚恳的表情,在四个人脸上挨个看完见没有异议,接着有说道:

“至于这些东西,我们只有七个人,一顿是绝对吃不了地,他们今天连要带偷应该能弄到一些了吧,要到晚上才能回来,现在那其实只有一个人,我弟弟,上次偷东西被人打了,身上不少地方都破的不成样子,再没有药真的会死地,本来我是想要点东西,可我看到这小姐那个包的时候认为好偷,这才动的手,谁知却被公子您给挡住,这些东西拿回去可以够大家吃上一阵子了。”

听着他这些话,店霄点点头,确实,身上背的这些东西都是什么花生,干面饼,腊肉之类易于保存的东西,同时也发现这个孩子有意思,每次买东西时,他总是选择的时候问一下,然后看着自己和大小姐的脸色买,在买一个便宜的豆干时,大小姐觉得他要的东西不好吃,皱了下眉头,结果他马上就说够了。

两刻钟后那孩子领着众人又拐到了一个小路口,继续前行约一刻钟,翻过一个小土堆,众人终于看到前面那紧临小树林旁边的一个破旧小屋。

渐行渐近,那小屋更加清晰,与其说是屋子,还不如说是窝棚比较好,一头由两跟稍微粗些的木头顶住,约有一人来高,后面就是一些树枝直接搭在地上。

好象里面的人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在里面喊道:

“哥,是你吗?”

“是我,我拿了一堆吃的给你,还有药,用不了多长时间,石头你又可以和我们一起出去了。”

那领路的孩子连忙跑到里面说着。

等店霄四人也到旁边时才看到,在窝棚一个角落中坐着一个孩子,看不清模样,那双伸出来的腿上到是能看到黑黑的皮肤中有几个地方出现了红白相间的颜色。

“哥,他们是谁啊?还有这么多东西你哪弄来的?”

那个孩子见到自己哥哥后放松了不少,惊讶地看着那一口袋东西问道。

“他们?他们是好人,哦,对,我要带公子和小姐去看无忧酒馆,几位跟我来。”

说着这孩子起身领路,等到地方后用手一指对着已经傻掉的店霄说道:“公子,这就是无忧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