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治个缺氧有何愁

第十章 治个缺氧有何愁

风拂来,吹动野草、树枝‘沙沙’作响,店霄站在多少年前就已经枯死的树干面前久久无语。

‘无忧酒馆’四个字正写在这光秃秃的树干之上,看那略微扭曲的痕迹可以猜测,这四个字是在树还没有死掉时写上的。

枯树的旁边是一块长着零星杂草的空地,被雨水冲洗过的地上隐约能看见个破碗的一角,整体扫视一遍,三个浅浅的土坑并列排在那里,应该是曾经做为灶台用的,至于其他的什么幌子的布片和桌椅的木头块根本就找不到。

“这就是无忧?无忧乌有呀!小子你知道这个地方的掌柜的或者是伙计去哪了么?”

店霄尽量压下不知是因为天气还是因这无忧而产生的烦躁,向那个领路过来的孩子问道,目光中明显带着些许期盼。

“不知道,我前年带弟弟过来时这地方就是这样,根本就没有人,另外五个人其中一个最大的他是五年前就在这了,有次晚上闲聊时他说他来到这里也是现在模样,还编瞎话吓我们呢,说这地方闹鬼,我当时吓的晚上都不敢自己起夜。”

这孩子明显看出来面前这个人是希望他能说出些什么,可他毕竟不知道,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把实情告之。

深吸口气,缓缓吐出,店霄沉默了片刻说道:

“不管了,还有不少时间,我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事物,万一,二十岁时他就有人弄出个无忧酒馆呢,说不定呀!”

见这个孩子用一种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店霄马上明白了,对他安慰道:

“你放心,东西买来了就是你的,当作此次你领路的报酬。回去照看你弟弟吧,我们也要走了。”

“谢公子谢小姐!”

那孩子见东西保住了,高兴地对二人道谢后。惦记着弟弟地伤,转身跑了,留下店霄和大小姐还有两个护卫看着树上的字发呆。

“这字也太难看了。小狗子写的都比他强,小店子,要不咱们先回去,问问其他人,或许还有另外一个无忧酒馆呢。”

大小姐仔细看过树上的字,发表意见地时候劝着店霄。

见她这样说店霄心中感动不已,伸出手来抚摩着枯木上的字迹说道:

“这就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别说刻在木头上了。就是刻在悬崖峭壁上,时间久了也要变地,从今天起把无忧的事情放下,真正的无忧一次吧。”

大小姐看到店霄没有什么沮丧地样子,放心不少。听到这个名字的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笑咪咪说道:

“是哦,你还教那个送信的瞎说什么把名字写在天上被风带走了,写在沙滩上被浪花带走了。写在大街每一个角落,结果被巡捕带走了,嘻嘻!”

店霄也带着笑容想起那个非要让他把暗号给弄长的人,又摸了下那四个字猛然转头问道:

“大小姐,你想不想弄点外财?”

“想啊,你说的外财是?”

大小姐一听还有发财的主意马上点头,后面那两个护卫却相互看了眼,深深的为小二哥在这个时候还能想到发财的事情而折服,同时后退几步避嫌。

“你家种水果么?可以往水果上写字,然后卖,你想啊,过年时你拿个写着‘吉祥’二字地橘子,能卖多少钱?还有西瓜、梨等东西上都可以写。”

店霄用手比画着在那举例子。

“恩,恩,能卖不少钱,谁家老人若是办寿,卖他一个写着长命百岁的西瓜,他一定高兴?可写上去的一洗就掉了。”

大小姐马上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店霄摆摆手说道:

“不是直接用笔写,比如西瓜,你发现没发现,贴着地的那面地颜色不一样?你把写好字的纸贴上,等好了地时候拿下来就行,简单吧?”

“简单,你出的每一个主意听起来都简单,等回去我就写信给我爹,让他安排,这个可要保密。”

大小姐说着还左右看了眼,紧怕被别人听去。

店霄点点头道:

“那这边就没有事情了,我们回吧。”

“石头,疼吗?挺一挺就过去,一会儿我去把那些喝的草药给你熬出来,用不上几天你就能跟着我一起去了,这两天我陪着你,那个公子和小姐真是善人,偷他们东西还给我买这些吃食。”

四人回来时路过那个窝棚,就听见那个孩子在和其弟弟说话,等到了前面这次因那孩子又往外挪了些,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大腿上地一块都已经烂到肉里去了,黄色的脓血在大腿旁边划出一道道痕迹,可那孩子好象不觉般地看着那些食物吞着口水,满脸的高兴。

大小姐不忍再看,扭过头拉着店霄说道:

“他们太可怜了,咱们能不能帮帮他们?”

“能,大小姐你想帮就帮,接回绿野仙踪即可,等我去问问这地方归谁管,能惹的起就直接回去派人用车拉走,惹不起就偷偷弄走。”

店霄见大小姐动了恻隐之心,无所谓地说道,同时凑到近前去打探消息。

夜色下,京城中那五颜六色的***与天上闪烁的星星对应摇曳着,一声声叫卖让整条街和几条河显得热闹非凡,各种食物的味道散在每一个角落

“香,真香,小店子你也尝尝,不骗你的,好吃。”

大小姐此时正站在一个烤羊肉串的摊子面前,拿着一串烤的焦黄滋滋冒油的羊肉串吃着呢,还不忘了对店霄介绍。

店霄知道其实这东西未必就如何好吃,吃的是个气氛,不然回到绿野仙踪,精选肉。仔细控制火候,用上等调料,比这味道可好,只是少一种感觉罢了。

点点头拿过几串来转身分给跟了一天的护卫说道:

“吃吧。今天咱们都豁出去了,记得一会儿回去时要找咱们绿野仙踪的大夫拿治拉肚子地药,吃完凉的吃热的。吃过生的吃熟地,我还不信了,这些东西能有巴豆厉害?”

两个护卫听到店霄的话。伸手接过,闻着那肉的香,回味了一下刚才西瓜地甜,豪迈地点点头,张嘴便咬,让店霄看的是一阵感动。

大小姐吃完那串羊肉摸摸肚子说道:

“我吃好了,把钱付了吧,咱们去下个地方。咦?小店子你看那边,正宗由拳镇麻辣烫?他们怎么成正宗了?那我算什么呀?不行,我找他们问去。”

说着就要过去,店霄一把拦住,劝道:

“这东西就这样。他们没咱那些调料,学不去的。人家做个买卖也不容易,回吧,天太晚了。”

玩了一天地大小姐也略显疲惫。眨着依旧兴奋的眼睛点头道:

“好,那就回去吧,明儿咱们往南面看看去,都尝过了再想办法做的比他们更好。”

等四人从人群中穿梭回来,还没各奔各地休息呢,白老头就拉着陈老头寻到跟前对店霄说道:

“小店子,有一个事情,我猜你一定不知道如何解决,你信不信?”

店霄一愣,仔细一琢磨明白了,点头承认地回道:

“信,白爷爷说话我哪能不信啊,谁要不信我和谁急,白爷爷、陈爷爷您二位玩啊,我回去睡了。”

说着话店霄往自己屋子走去。

陈老头用手捅了捅呆在那的白老头:

“傻了吧?你说你用什么激将法呢,这回瞧我的,小店子,你想不想发财?我给你看样东西。”

第三进的院子当中,一个偏房里,燃烧的蜡烛把整个屋子照的是亮如白昼。

地当间地一张桌子上有一个透明的鱼缸,几个小石子落在缸底,丛丛水草间不时有红色的鱼穿过,仔细瞧便能发现,一共八条鱼只有三条比较爱动四处乱窜,另五条都仰个头尽量把嘴贴到水面上连续的一张一合。

大小姐、店霄和两个老头一起呆在这屋子里看着。

大小姐对那个鱼缸比较喜欢,用手轻轻抚摩着说道:

“再哪找到了这么大块琉璃,给磨的如此薄?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用这样地琉璃养鱼呢!”

店霄也看到了,只是没什么反应,心说不就是一个玻璃鱼缸么,有什么啊,看那样子打磨的还不怎么好,底下那块还略有凸凹。

“杨丫头,知道你现在有钱,能买得起琉璃来打磨,可你不觉得那里面地鱼好看么?”

白老头对大小姐问道。

“好看呀,红鲫鱼嘛,我家那边嘉兴府放生池中的吧?我爹还给我弄来不少呢,白爷爷,您让我们来就是看这个?”

大小姐疑惑地问道。

“唉~!原来杨家已经有了,我这次不:_决这鱼地问题的,原本这里面是有十二条,可昨天和今天一下就死了四条,根本就找不到因由,小店子你知道怎么办么?”

白老头看着剩下的八条鱼解说着,随后瞅向店霄。

店霄仔细看了下这些鱼的反应,没有直接回答白老头的问话,而是反问道:

“这是谁的鱼啊?想让我干什么?”

未等白老头说话,陈老头便凑到跟前说道:

“这些鱼是皇上的,死了那四条后,心疼坏了,这不,实在是查不明白原因,太医院的太医都有两个为这鱼挨了板子,只要你能保证这些鱼活过来六条就行。”

“有什么好处?”

店霄用手敲了敲鱼缸,里面的鱼一阵乱动。

“好处?给皇上弄鱼你还要好处?这么说你是知道怎么做了?快,快说。”

白老头从店霄的话中听出了他有让这鱼活下来的方法,连忙追问道。

“那我不要好处了,治不了这个毛病,明天还要起早做事呢,二位,恕不奉陪了啊!”

店霄转身欲走。

陈老头连忙拦住说道:

“别急,小店子咱有事好商量,皇上其实都知道绿野仙踪初来,一些事情还不太明了,开始时做买卖未必赚钱,因此这半年就不用交税了,这可不是你治鱼才给的好处,懂没?”

“懂了,早说不就没事了么,能为皇上分忧是作为一个炎华子民的荣幸,马上就解决这鱼的问题,给你们做个示范,以后你们找别人来弄。”

店霄说着话走出,不大一会手中拿着一截一端包着布的竹筒。

“小店子你要干什么?”

白老头不明所以地问道。“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