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一饮一啄因前定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十一章 一饮一啄因前定

色中一些还不知疲倦的‘知了’依旧在那上演着独***晃动的房屋里不时有‘咕噜噜~咕噜>便能现一个身体硬朗的老者正在那用一根竹管子往一个装着水的透明琉璃缸中吹气那些气儿被管子下面的包裹之物阻隔成无数气泡。

“老白呀该你来了我歇会儿小店子出的什么主意啊养两条鱼还得累成这样?”

陈老头把竹管子从水中抽出喘着粗气的递给在一旁休息的白老头最里不停地埋怨着。

白老头接过看着那八条都在水中慢慢动着的鱼说道:

“这事可怨不得小店子你没听小店子走的时候说么‘咱问的是怎么把鱼救活而不是问如何在不费力气的情况下把鱼救活这是两个不同的事情付出的代价也不一样’看样子他还有别的办法。”

‘咕噜噜~咕噜噜’

说完白老头也吹上了。

“是呀就这么简单点事却能决定鱼的死和活算啦还是咱们吹吧你也不用那么费劲小店子不是告诉了么鱼不往上仰头喘气就没什么大事许是这两天天气不好鱼才闷死的。”

陈老头看那鱼暂时没什么事情在旁边对卖力气猛吹的白老头说着同时把旁边准备的西瓜拿过来咬上一口。

白老头也不勉强吹几下后坐下喘息目光看着水中的鱼感慨道:

“简单的事情能起大作用我到是不怀疑我就是不明白为何这些简单的事情小店子都知道你看今天我们问他的时候。他看着几条鱼时好象都没有多做考虑就出去拿东西感觉上怎么就那么自然而然呢?尤其是这个整个用琉璃做地鱼缸别人初看时都是惊艳不已惟独他。那眼神中只有淡然你说在什么情况下能让人表现出如此的样子?”

“什么情况啊?一个就是那人比较傻吃泥和吃面都没有什么两样。他能这么淡然小店子明显不能归在这类中他要是傻。世间就没几个正常的了;再一个就是会控制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心态那些个皇家地人从小就要学一些大臣家的孩子也是一样老店头可能会教给他他在沫水河边装傻子的时候就让人吃惊只是看他平时地样子他不是那种喜怒不行于色的人。这个说法也不能确定还有什么情况呢?”

陈老头也对店霄表现出来的一些情况分析着可越说越疑惑。

白老头听着接口道:

“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这些东西他早就见过而且见地不是一次两次。最大的可能是他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状况中所以他才不感兴趣。可老店头绝对不可能找做出一个这样的地方啊那可不光是钱的问题了我绝不相信他有这本事。”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在费心思至少他还在我们的身边至少他对那个杨家的丫头不错至少他在于正袁要造反时是牢牢地站在炎华一边至少我还是相信老店头的至少我喜欢他经常做出地一些东西和办的事情可惜我没有儿女不然也弄个孙子放他身边你家那个继祖现在学的如何?”

陈老头边说边起身碰了碰鱼缸那把八条准备睡觉的鱼给碰的又四处乱窜。

沿着着朱雀门一直往南到了蔡河这里地一处烟花之地有个梦缘楼二进院落的一栋小楼里酒喧声声、丝竹阵阵其中更夹杂着女子嘤嘤细语及男子大笑之声。

“来官从大前年到此游玩过一次后咱们兄弟二人已有三年没有相见了吧?山高水远地来一次也不容易来干了这杯一会让翠翠陪着你好好乐和一番别看翠翠不爱言语可到了**那功夫使出来可真让人欲仙欲死啊哈哈哈哈!”

整个一张桌子上除开那些陪酒的女子一共就只有两个人相对而坐说话的是坐在桌子东面地人举起杯给对另一人劝酒说着话那空闲的手还不老实地伸到旁边女子的亵衣之内或上或下、时轻时重地揉捏摩挲。

那女子早已直不起身整个人委顿在这人身上媚眼如烟、香汗淋漓、微微颤抖地喘着娇气轻轻呻吟中带着一丝甜蜜和难以忍受的渴望红红的脸蛋快要滴出水来紧咬着朱唇贴在这人耳边求饶着。

对面那公子脸色苍白两眼无神、神态憔悴见东面的人举起杯也把嘴凑到怀中女子手中的杯子前喝上一口而那两只手一上一下在怀中女子身上搜寻、探索着那每一个能让这女子婉转出声的部位那杯中的酒已不知洒出去多少了只见这叫翠翠的女子目光迷离娇躯轻扭象是要拒绝那手指的骚扰又象是配合一般的欲拒还迎粉色的罗裙早已被向上掀起露出嫩白的双腿无力地一张一合着。

“表哥说的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都是离的远啊来一次可不容易没想到这京城的女子又漂亮不少够嫩够水灵嘿嘿!”

边说边把翠翠贴身亵衣的丝扣一下一下解开随后慢慢抽出只剩那薄薄一层的纱布在烛光的照耀下来回飘荡另一只手也没消停翠翠再也忍受不住‘啊’的一声头颈后仰身躯前挺两点突起在纱布上显出手中的杯子洒下一线酒水浸透纱布后沿着小腹向下流去。

这公子见状才满意的一笑接着与对面的那个人说道:

“表哥其实我到这里并不是为了什么游玩而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是关于那初到此处绿野仙踪的我要让他们倾家荡产尤其是那个女东家更要抓来在我身下尽情宣泄一番才能解得了我这心头之恨。”

如果店霄在此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这个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公子不是旁人正是在芜湖那里停泊的时候被自己破坏了好事地池州知州的公子马官。他身后恭立之人是那个经常跑在前面给他打下手的马有成。

对面那人放下酒杯看着马官疑惑地问道:

“哦?官你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一个商家和那个女人绿野仙踪是干什么的?没听过呀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我马上安排人去找麻烦一点一点弄死他们给你报仇。”

“绿野仙踪是他们在成都地叫法。在这边好象还没干什么呢就是前两天你们迎接的那个杨家船队我已经查明白了他们就在西大街那处的一个宅子里面地方还挺大呢表哥咱们现在就去?”

马官听到表哥说地话明显向着自己登时高兴不少。让还在那回味着刚才的激动感觉面带红潮的翠翠给满上一杯酒后抬手干了就要推开翠翠起身。

“等等。”

那人连忙出声阻止说道:

“官你说地是那个船队啊。不瞒你说那白大人都在上面呆过呢。想来人家的关系绝对不错可得罪不起呦不是我这当哥的不帮。只是我这一个左槽郎中才区区六品官哪里敢动白大人的人啊来官烨暂且消消火喝酒今晚就让翠翠好好陪你刚才你不是都知道她的一些滋味了么上了床更美呢。”

这个郎中说过话再次端起酒杯劝酒那边的翠翠也懂事的继续拉着马官的手往自己身上敏感地地方按并贴近马官的耳朵轻轻送气儿。

马官马上就受不了了重新找好位置使出各种手段恨不得马上就能有张床还是他身后的那个马有成忠主眼珠一转对着马官说道:

“少爷其实您不知道那杨家和白大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都在成都原本是白大人想要回来那杨家为了能够谋求到利益提前也跟着出来白大人这才上了他们的船听说现在早就分开了。”

马有成不敢直接在桌子上接人家的话只好以一个下人地身份跟自己的少爷提醒这样一来到让对面那个郎中对他高看了一眼。

“对表哥小成子说地对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一个顺路你想啊白大人那是什么身份若不是同路的能和他一个商人一起?表哥你不要小瞧了这个郎中这可是户部专门管那税赋之事的左槽郎中表哥你放心事情办成了我一定重谢。”

马官赞扬地看了马有成一眼对着面前地表哥解释着绿野仙踪和白大人的关系。

“真的?那好我去看看若真是你说的那样我一定帮你解决了恩咱们还是早些歇息去吧哈哈哈哈!”

马官这表哥说完哈哈大笑着揽住身边的两个女子奔后面床塌之处行去。

“诶呀!累死了木头还是你厉害今天要饭居然能要到一块肉我偷来的那几个钱都买不到肉啊这下回去岗子那个弟弟石头又有口福了。”

晚上在卫州门门口聚集起来的五个孩子各自拿着一天或讨或偷得来的东西往回走其中一个身体灵活个子较矮的对旁边手中拿着一个纸包的人说着。

“是呀我要是也能弄点钱咱们攒些日子或许就够给石头买药了看着他疼我心里也难受可惜我们这些钱还不够现在天热好过些等到下雪时那窝棚就不成了去年好不容易弄到的破褥子和棉衣还被那铁蛇帮给抢走了现在还要经常给他们上供才行这日子没法过了。”

木头掂掂手上的肉难过地想着以前的事情话语中充满了对冬天的担忧。

“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活过这个冬天的看看我只要再长高一些别人就不会说我年龄太小干不得力气活找工的时候能方便不少买上一床旧的褥子咱们挤一挤就行。”

五个人中一个长的高大一些同时也显得成熟一些的人出言安慰着剩下那四个人都是不到十岁的样子。

那第一个说话的人点头说道:

“大哥我们都信你的你说能行那就绝对行当初就是你说我们能找个家的果然有一个窝棚在那里旁边那无忧酒馆的破碗和凳子挖出来后都能用。”

“恩猴子你说的对我说能挺过去就能挺过去。”

做大哥的轻轻拍拍这孩子的肩膀说道只是那眼中闪过的忧虑却无人知晓。

五个人又往前走过一段路拐弯后摸着黑的翻过一个小土包当时都愣在那里。

只见自己住的那个窝棚前面两个火堆隔着一段距离在那燃烧着照的四周通亮那火堆中间的地方放着一堆的东西隐约能看清受伤的石头正捧着一整只鸡看着呢。

“老大你们回来啦?太好了快过来吃东西石头都等不急了。”岗子现了五个人后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