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买卖防暑计不休

咚~~咚!咚!咚!咚!”

连续三遍的五更鼓打过,黎明前的天额外的黑。

店霄迷糊中爬起来,绕过三个人,摸着黑的找到外间屋夜桶解决完后,嘴中嘀咕着‘天怎么又要亮了’,爬回到**继续埋头沉睡。

刚一趴下就听到小狗子的**有动静,‘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心中一惊问道:

“小狗子,天还没亮呢,你不会是又要数钱吧?”

“没,不数钱,翻身碰到了,我是睡不着,小二哥你不是说让我们想办法绿野仙踪应该如何做么?我正想着呢,到不是为了那些赏钱,我就是琢磨着要是能想个好办法,咱们不就能赚更多钱么,这些日子其实都靠你了,我也想帮帮忙。”

小狗子从那边的**躺着说道。

“好,这是好事儿,那你就慢慢想吧,还不急呢,地方都没选好,房子更没买,再过一阵子才行,大小姐他爹也是的,怎么就不在京城也弄一个象成都府那样的酒楼呢,来了就可以接手,多好!”

店霄嘟囓两句后再次归于沉寂。

小狗子见店霄不愿意说话,自己还睡不着,披上衣服跑到胖墩儿的床这里,坐在床边,象自言自语又象是对胖墩儿说着:

“想什么主意呢?有什么主意好想呢?想呀,想啊。”

“我想睡觉,小狗子,你行行好,我人胖,这两天热,白天我睡不着。你先帮我想想这事应该怎么办?”

胖墩儿翻个身把那毯子蒙在脑袋上面。

小狗子看了看外面快要亮的样子,一转身来到布头床边,还没等说话呢,布头直接坐起来。开始穿衣服,边穿边说:

“不急,我马上穿完。然后咱俩一起想,我看出来,你要是不折腾起来一个是绝对不罢休啊。小二哥要休息好了陪大小姐,胖墩儿是身体不行,就我了,说吧,你想怎地?”

“我,我没想怎地,我是在想怎么发财,诶?布头我问你。天热买扇子你上哪买?”

小狗子灵机一动,对布头问道。

“还能去哪买,到卖扇子那就可以了,昨天晚上夜市里你没陪着林家那个丫鬟去么?这事也用问我,拿我消遣啊?”

布头不满意地说道。

小狗子并不在意他的态度。继续问:

“那你要是再想买个碗到哪买?”

“当然上瓷器店了,你怎么竟问这没用的东西呢?”

布头觉得小狗子好象有问题。

“这就对了。你想买什么就要到什么地方去买,晚上有夜市的时候你可以逛一圈都买来,可白天没有夜市地时候呢?你就得挨个地方走。你说咱们要是占个大点的地方,把这些东西都弄进来,然后卖的话,是不是想买的人只要进来就能买到所有东西了?”

小狗子越说越流利,又接着道:

“如此一来那些人想买东西地时候就会来咱们这个店里,因为咱们全呀,不用多走路,本来你想买把木梳,等你挑木梳时又看到了旁边的镜子,你就一起买了,出门时你看到一捆葱,也就顺手拎着了,什么?你家自己种葱啊?哦,那你就想起种葱时候那镐头坏了,得买把镐头,这样不就能多卖钱了么?”

布头张个嘴都听傻了,没等说话呢,那边店霄爬起来,到小狗子近前伸出手来挨个地方摸,把小狗子吓的直躲,这才停下来问道:

“小狗子,你还记得当初在由拳镇如归酒楼时我第一次给你钱,让你拿回去给你爹看病,那时是多少钱不?”

“七钱,小二哥您问别地事我或许能忘,可这七钱银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我心里七两金子也比不上那银子一毫,小二哥,当时要是没有…。”

小狗子说起那七钱银子眼圈都红了,刚要再说些什么,店霄直接打断他的话说道:

“行了,行了,我不是想提起来让你感激,我还没那毛病,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以前那个小狗子,真以为你也是从我那过来的呢,看来不是,好,你这主意不错,一会儿你就跟大小姐说,赏钱绝对少不了,一百两银子打底,你要是愿意地话,可以直接给把这事情交给你来做,你就是掌柜的。”

‘咕隆’

胖墩儿那边直接翻到地上,爬起来不可置信地问道:

“小二哥您说的是真的?小狗子瞎白话两句就值一百两银子?还能当掌柜的,早知道这样我就说了呀,我不睡了,我也想,想什么主意呢?怎么能发财呢?”

小狗子也觉得有些不信,问道:

“小二哥,刚才说的那个行吗?”

店霄点点头肯定道:

“行,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清晨,鸟雀叫着穿梭于房舍树林之间,雾霭在太阳跳出来的时候变成了透明的粉色,随后慢慢散去。

东京城外一条小路边地窝棚里,早早起来的七个人围坐在一堆食物的周围。

个头最高的那个老大扫视了其他六个人一眼说道:

“昨天晚上岗子把事情都说过了,虽说听着就让人不敢相信,可这些东西却做不了假,尤其是给石头外敷内服的药,可都是货真价实地好东西,大家看看,只不过一晚上,这肿就消下去了,听岗子说这可以用五天的药就是十两银子。”

着看了眼岗子,岗子连忙点头承认,这老大才又接着

“现在都说说要怎么办吧?是相信那昨天来地人等他们接我们,还是拒绝他们依旧在这地方过原来的日子?这些东西到是够我们吃上一阵子,尤其是那花生和腊肉,吃到冬天都行。”

“我,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帮咱们。就怕万一被骗了。”

昨天要来肉的木头用手撮着身上地泥球在那里说道。

那个最爱说话的猴子用眼睛斜了木头一下接道:

“你就自己在那想吧,还骗你?你有什么可骗地?有没有钱就不说了,人家或许不在乎,可你看看你长的那样子。估摸着死了以后,牛头马面来领你下去时都不敢回头看,你更不用提什么你能干活。给钱找谁干的都比你好,哎,你那泥球别往我这弹啊。再弹我塞你嘴里去。”

“我也觉得应该去,那个姐姐可漂亮啦,后面跟着的护卫也那么壮实,打起人来一定厉害,比那铁蛇帮地人可强,还有那个总是笑着问哥哥话的大哥哥,他都说了,如果去他们那。会教给咱们认字的。”

这里年龄最小地石头,看着自己身上那疼痛减轻不少的伤痕,认真地说着。

他的哥哥岗子也赞同地道:

“我也想去,铁蛇帮地人平时要钱要东西说的好听,算我们是外围的。可石头被打后,也没见他们谁帮一把。若不是遇到那四个人愿意给石头买药,石头都够戗能挺过这个夏天,我得报答他们。别说是还能教我们读书识字,就是做牛做马我都认了。”

那老大又看了看另外两个一直没说话的人,那两个人看着堆在那里的食物,又看看石头的伤,也都点点头表示默认了。

“那好,既然大家都想去,那就去,这些东西看来也不用留了,大家挑爱吃的东西吃吧。”

老大作出了最后决定,并当先拿起只烤鸡撕下条腿递给石头。

其他人见老大动手,也纷纷把昨天没舍得吃的东西往嘴里塞,边吃边夸着味道好,相互说着等到了人家地地方应该怎么去做,最主要的是千万别惹人家生气。

正说的欢呢,就见几个影子被太阳照了进来,接着听到一个人的话音传进:

“怎么,想跑到好地方享福了?还怕惹别人生气,可我现在就已经生气了,有这么多好东西不说先给我们铁蛇帮送去?居然还想离开?我到要跟去瞧瞧,看看是哪个善人?正好也帮帮我。”

话说完了,窝棚外面也站了三个人,穿的衣服虽说不是太好,可也算干净,并且没有补丁,一个人手里正拿着把短刀,指着已经被吓住地七个人,刚才那话也是他说的。

见几个孩子不敢动弹,三人互相点点头,一起往窝棚里钻去,想拿点东西吃。

谁知身后又有声音传来:

“那些东西是给你们地么?敢动下试试?动手手打折,动嘴嘴打歪。”

‘一二、一二…。’

店霄带着一身沙袋绕着整个宅子中的各条小路跑步,原本约好的小狗子正拿着笔和纸在那写着关于开大型杂货店地事情,胖墩儿以今天不舒服为由自己带了一壶茶水跑到树阴下反复嘀咕着‘想什么呢?怎么赚钱呢’,并告诉吃饭时不要找他,剩下的布头说要打扫一下屋子的卫生,好带来新的感觉。

“小店子,小店子,你等等我,带着那么多沙袋跑的还这么快。”

大小姐从一个岔路上跑过来,撵在店霄后面。

待跑到近前问道:

“小店子,今天咱们是不是该往南走了,听说那边有几个有名的酒楼,里面还有不少侍酒的女子呢,咱们以后也要招这样的女子来么?那我就得从杭州那边调教习过来。”

“不用,我都想好了,绝对不学他们,不然只能跟在后面,我们要做新的,对了,小狗子今天琢磨出来一个赚钱的方法,我觉得不错,他现在正写呢,到时他若是愿意,就把这事儿安排给他吧。”

店霄放慢了速度,对跟在旁边的大小姐说道。

两个人跑着跑着直接跑到餐厅,大小姐非要检查一下今天的早餐,拿了不少包子,把负责给绿野仙踪做饭的人吓够戗,暗自庆幸没有听从负责烧火那小子说的偷工减料的话,不然这份工就没了。

“小店子,咱们这包子不比昨天晚上吃的差,你多吃点。”

大小姐托着一个盘子,直接用手拿起包子往嘴里塞,还不忘了让店霄也吃,等两个人转过一个花坛,正看到林、柳二人坐在一个石桌旁下棋。

大小姐拉着店霄走到地方好奇地问道:

“林姐姐、柳姐姐,你们怎么这么早就下上了?”

“早上起来凉爽一些,等会日头升高,光想着怎么去避暑,就没有心思下棋了。”

林皛瑶在那放下个黑子后说道。

旁边侍侯的灵儿突然插话道:

“大小姐,您让小二哥想个办法把屋子里面变凉快一些呗!他那么厉害一定行的,不是用冰啊。”

大小姐看向店霄问:

“小店子,你有办法么?”“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