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旧庙之中有新痕

第十四章 旧庙之中有新痕

小蔫,在这呢。”

店霄正四处寻找时,那声音再次传来,好象是头顶上,抬头一看,果然,那楼梯上面有人探出个脑袋。

“谁呀?你认识?”

大小姐也同时抬头看,仔细回忆了一下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对店霄问道。

店霄仔细想了想,记起来了,认识,朝那个人挥挥手喊道:

“是我,等会就上去。”

转过头来又对大小姐说:

“这个人原来就是京城的,那天跑到沫水边,在茶肆喝酒,喝着喝着就多了,晚上住在那里,半夜的不睡觉,骂人,又唱曲子又吟诗的,我实在是睡不着了,只好起来给他送过去一堆别人吃剩的东西,没要钱。”

“剩菜也给人家吃呀?为什么不要钱呢,这要是拿去喂猪,能涨不少分量。”

大小姐觉得给人家吃剩菜并不要钱的做法不妥,不如喂猪。

“小点声啊。”

店霄示意大小姐别太大声,让人家听到不好,同时往上走着。

刚到上面那人已经等在楼梯口这里,热情地笑着看了看店霄,又看了看杨大小姐,点点头夸道:

“小蔫,不错呀,在哪骗的姑娘,张的这么漂亮,透着一股端庄,恩,还有一丝调皮的样子,傻乐吧唧的挺有福啊。”

“大小姐,东家,在上面,听她的,我要,跟班。”

店霄跟这人解释着,听人家叫他小蔫,不觉间又这么说话了。说完才反应过来,连忙对那个领着他们过来的伙计吩咐:

“把这位公子的帐算在我们一起,赶快给安排那靠窗户的位置。”

“好,您二位且随小地来。裴公子认识的人果然多,这刚从成都府回来,就有人给您解帐。”

伙计答应一声。继续在头前带路,听他的话,这个与店霄聊过一次的人应该是姓裴。没少来这地方,不然伙计不敢如此说话。

“哦,这位姑娘是你地东家?你给她干活?明白了,我就说么,你这么傻,人家姑娘能看上你?不对呀,你说话怎么变了。”

裴公子一直跟到临窗的桌子这,说着说着反应过来。这个小蔫说话变了,往下瞧了瞧街道上的景色,回头对那伙计说道:

“去把我那桌子上地菜都挪到这来,正好我刚吃,就一个人。显得没意思。”

“好,裴公子稍等。”

这伙计说着稍等。可却没动地方,而是看向大小姐和店霄,见两个人都点过头后。这才噔噔噔跑去安排。

不大一会儿,这伙计端着托盘回来,给大小姐和店霄每人冲上一碗茶,店霄从钱搭子里面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把茶钱付了,随后说道:

“不用点菜了,随便拣几个你们这的招牌菜即可,对了,不要与裴公子地重复。”

那伙计再次应声离开,脸上高兴的样子是一点都不掩饰,庆幸遇到贵客了。

稍后,裴公子的菜先挪了过来,再次给过赏钱,这才开始吃。

“小蔫,你怎么不傻啦?怎么找到这个新东家的?你爷爷呢?”

裴公子这回可以肯定这个在沫水那边的小蔫不那么傻了,从说话上就能看出。

店霄倒上一盅酒,见大小姐也嘟个嘴在那等着,只好给她也满上,端起酒盅说道:

“裴公子,咱们这也算是有缘分了,从成都那边认识,到这边又能遇到,来,咱们干了这一盅。”

说完一口喝下,那边裴公子也跟着喝了。

店霄再次把盅给满上,只是没端起来,夹上一口菜吃着解释道:

“我原本就不傻,名字也不是小蔫,那个爷爷更是假的,并且一直都在大小姐手下干,沫水边上无非是帮别人一个忙而已,在成都,想来裴公子听说过绿野仙踪吧,大小姐就是它的东家。”

裴公子也夹起口菜,还没等吃呢,听到这话张个嘴一动不动地看着大小姐发呆,直到店霄咳嗽一声,方才缓过神来,肃然起敬的对大小姐点点头说道:

“原来绿野仙踪地东家就是这位小姐,失敬失敬,只要进了成都地界,就还没有不知道绿野仙踪这个地方的,下了船都不用问,所有的码头上都插着绿野仙踪的彩旗,所有的纤夫都一口同声说那地方好,那些个茶肆、小吃中也都有绿野仙踪地菜,能把买卖做到这个程度,当得起别人一声尊敬。”

“裴公子客气了,绿野仙踪可不是因为我一个女儿之身才能如此的,而是所有人齐心协力才闯出来一丝小小名号,裴公子可曾去吃过饭?”

大小姐端起酒盅笑着对这裴公子说道,一点功劳都没占。

裴公子连忙端起酒盅让了一下,张嘴喝尽,赞道:

“怪不得绿野仙踪能有如此成就,原来是东家胸怀不同啊,那菜好吃,吃过一次,要回来时在树上地橙子里面吃的,离开时正感叹不知何时再次吃到呢,这下遇到你们,哈哈!不要告诉我你们这边没有厨子能做出那样的菜来。”

说完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看着店霄问道:

“绿野仙踪除了那个使劲给下人工钱的大小姐,还有一个竟出鬼主意的小二哥,说的不会是你吧?”

“裴公子,承蒙抬爱,我姓店,名家字霄,绿野仙踪的人会称呼一声小二哥,抬爱,抬爱了

店霄抱拳对着裴公子笑着说道。

裴公子也同样抱拳回道:

“我姓裴,名青字文松,没想到啊,如此机灵的一个小二哥,居然跑到沫水边扮成一个傻子似的小蔫,只不知绿野仙踪两个最厉害的人到这东京城所为何事?”

“文松大哥,此事说来话长。既然你家也是开酒楼的,那么我们不妨探讨一二,事情是这样地……。”

店霄直接套着近乎开始对裴文松细细说道起来。

绿野仙踪京城的宅子里面,陈老头与白老头的屋子中。三个小黄门正在那轮流给鱼缸吹泡,天气不好加上鱼缸有些小的缘故,这八条鱼总是时不时地要往上露头张嘴。

“知道这个办法了吧?记住。就你们三个人知道,谁要是不小心说出去了,别怪皇上灭他满门。明白没有?”

白老头对着两个休息等待换班的黄门警告着。

那两个黄门吓的连忙又是保证又是发誓地,他们从知道这个方法的时候就明白吹气的重要性,别看就是一个简单地动作,别人不告诉你,等鱼都死了你也找不到办法,若谁都知道了,还怎么显示出皇上的尊贵?

白老头见他们答应,便不再说这事。转头对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陈老头说道:

“老陈,你说皇上自从知道那个桌球后,便要多做一些让大家玩,本是个好事,可小店子还准备用桌球赚钱呢。他会不会生气啊?还有那看很远的事情,怎么跟他说呢?人家毕竟是做出来给媳妇儿玩的。你拿去了说如何如何重要,结果不让人家说,玩的时候还要受限制。换成你,你干么?”

陈老头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那已经老实地呆在水中的鱼吩咐道:

“行了,先别吹了,喝点水歇歇,等一会儿绿野仙踪开饭,你们正好跟着吃,可比你们在宫里吃的好。”

接着又对白老头地说道:

“别听那几个老家伙瞎操心,怎么,人家小店子做出来的看很远,真就傻的不知道在军事上的作用?没看到平时那东西根本就不让别人随便碰么?”

“那他们要派人来告诉呢?”

白老头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你就让他们自己来找杨丫头说,或者让皇上跟杨家人说,看他们谁能拉下来那个脸?别忘了,皇上想送人家园子可是一直送不出去呢,而这个宅子是用那套养、套种的方法换来地,咱们先把那些新来的象牙、红木、鹿皮等东西给黄师傅送去吧,他们最近好象又琢磨出什么新东西了?上次我见王小石拿着一堆相同大小地铁珠子在那摆弄不停。”

陈老头说完起身出门往黄大江那个院子走去。

“爹,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绿野仙踪分给黄大江的这个单独园子里,黄小豆看着爹爹和王小石哥哥两个人把那些圆圆地铁珠子放到一个卷起边的铁圈当中好奇地问着。

“这是你那小店子哥哥要的东西,几个月前就跟我和你小石哥哥说过的,可惜到现在才弄出来,一定耽误了不少事情,都怪我这手太笨,住着人家给的院子,拿那么多工钱,心里都有愧呀。”

黄大江对于没能尽快做出店霄要求的东西觉得过意不去,摸着手中来回转动的铁圈,即觉得吃惊又好奇这东西要怎么用。

王小石那里也不好受,这个东西关键的地方就是那些一般大的铁珠,想了不少办法最后才给解决,见黄大江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接口说道:

“这事其实还是我慢了,小二哥好象早就知道这东西不好弄,一直都没有来催,现在总算时可以交工了,省得玉花天天埋怨我。”

东京城外,一处旧庙当中,早已残破不全的顶棚漏出丝丝阳光,遍布在角落中的蜘蛛网一层层由下到上的蔓延着。

空空如野的供台,缺了一条腿的香案,无不彰显着此地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的事实,偶尔一阵风吹来,外面那棵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歪脖树便会轻轻颤抖着发出‘沙沙’之声。

可就是这样一个无人之地却在正午时候有脚步声传来,一个人影小心地走在缺了茬儿的方砖之上,谨慎移动的同时还不忘向四处张望着,见真的无人后这才进到庙中,来到一块地砖旁,用手轻轻打出三遍一长两短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地砖下面‘咯吱’一声响,同时也有相同的三遍一长两短的敲击声,这人再次四处看了眼后,慢慢的把刚才敲过的那块砖掀起来,接着按照顺序把另外三块砖也掀开。

一个洞口顿时出现在地上,黑黝黝地看不到底,旁边壁上有一软梯向下延伸,这人不再犹豫,直接用脚踩着软梯往下爬,待整个脑袋都进去后,伸出手来把那四块砖再次按照顺序放好,又‘咯吱’一声给固定牢靠。

“铁蛇,什么事情居然能让你冒险跑到这里?此处的重要我想不用再与你重复了吧?”

这人刚爬到下面,就听到一个人的问话声响起。

被叫铁蛇的人却不慌不忙转过身来,对着坐在那里一个光头说道:

“属下有重要事情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