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阴魂不散说齿轮

第十五章 阴魂不散说齿轮

水河中来往船只依旧不绝,燃起来的灯笼和两岸码头呼应,天边是一弯娥眉如钩,四周繁星点点,牛郎织女遥遥而望。

宋云鹏负手站立在甲板之上,看着水面波光粼粼,听着岸上丝竹声声,任轻风吹动头巾,长叹道:

“可惜如此美景却无诗相和,只有那歌女反复唱着早已听腻味的词曲,旁边还有一帮似懂非懂之人相互间吹捧、聒噪。”

“少爷,其实这汴水河上词曲并不算少,比如‘桃花春水生前夜,杨柳秋风忆故年。’又比如‘岐路春三月,园林海一涯。’都是写着汴水的。”

身后一个小厮挑着盏灯笼过来,给宋云鹏照亮。

“你懂什么?我还不知道有这些?问题是这些怎么解释呀,上次我念的可是念奴娇.赤壁怀古,结果不还是让那个店小二给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么?这两首诗若是让他听见,又该问了,杨柳秋风忆故年是杨柳忆的啊,还是秋风忆的,你若告诉他这是作者在忆的,他就能问故年是哪年?”

宋云鹏掏出随身折扇,‘啪啪’的在手中打着,好象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猛的哆嗦了一下,眼中尽是无奈。

那小厮到也乖巧,并未在这诗词上多做探问,而是面露喜色的说道:

“少爷,刚才一小舟摇过来送了些刚钓的虾,厨房正做着呢,一会儿就好,给您端上来些尝尝?正好就着现在景色,别有一番味道。”

“成,一会儿你陪我吃一些。从小就你懂事,总是知道我想什么,还能给出主意,等你今后讨老婆时。我一定多给你些钱财,那杨家随便一个下人只要认真做工都能得到赏钱,我一个官家少爷为何不能?”

宋云鹏看着服侍自己不少年的小厮想起当初随江州船队去保护柳家小姐时那杭州杨家的事情。虽说给的钱多,可那大小姐一句话说出,下面人真是努力给办啊。

“多谢少爷。有您这一句话小的就知足了,一会儿您吃您地,我给您挡风。”

那小厮被这一句话说的眼圈都红了,连忙借着躲风的时候用袖口把眼角蹭蹭,并对宋云鹏感激地说道。

宋云鹏不置可否地点下头又问道:

“那你说怎么能讨女孩子喜欢呢?什么吟诗颂词的招数就不用拿出来了,有那个小二在,这些东西使出来不顺当,想想别地。”

小厮听自家公子问这个。灵机一动回道:

“少爷,您是真问对人了,这个我熟,我那天买了一盒胭脂给小雨,她当时就高兴了。还对我笑呢,您也买。一盒不行就两盒,两盒不行就…。”

“别说了,那小雨谁给她买东西她都高兴。整天乐呵呵地总是笑,人家两个大小姐能缺胭脂?我若真听你的买完送去,脸可就丢到家了,想想别的。”

宋云鹏直接否决这个提议,太烂。

小厮见一招不行,眼珠来回转动,有了:

“少爷,您是什么身份啊,江州知州地公子啊,您就跟她说,让她见识一下咱江州水军的气魄,告诉她那些船给她随便用,她一定投怀送抱的。”

‘啪’

宋云鹏一扇子打在小厮头顶,皱着眉头说:

“你就不能聪明点?那姑娘有一个是扬州林家地,知道她家干什么的不?造船的,你让我拿船到她面前显摆?这不是寒碜我呢么?”

说完见小厮又要出馊主意,连忙接着道:

“至于什么荣华富贵这样的话也别说了,另一个姑娘是京城柳家的,算了,我还是当地找别人问问吧,这东京好在还有几个相识之人。”

杭州轩德楼旁边的一落院子中,杨紫萱的父亲正坐在书房里,手拿毛笔不时在那些各处送来的帐本上记着,杨母则静静守在旁边,看着自己地夫君在那忙碌,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老爷,老爷,小姐有快信到。”

外面脚步声和高兴的喊声同时传来,杨父听到马上放下笔,与妻子对视一眼起身拉开房门说道:

“进来说话吧,萱儿可是要回来了?”

“回了,已经到京城了,这就是小姐在京城那送来的快信,信中说她们刚到那里,就由小店子,哦,是店霄用一个简单的方法换到一处宅院,亭台假山、楼阁池水都有,比您原来准备地房子大不少,绿野仙踪的人都住进去了,正琢磨着要开什么买卖呢。”

说到这里管家顿了顿,也是给老爷、夫人一个考虑地时间,见老爷点头,又接着说道:

“大小姐说京城繁华,原来想要开店的想法因此耽搁下来,正准备其他新办法,哦,成都府那边运来的货应该马上就到,除了正常地蜀锦外,另有骏马五千匹,千里马六匹,还有六匹被大小姐带到京城养着了,说到时候要比比谁养的好。”

“什么?五千匹马?她哪来的?千里马也有?她们不会是去把整个成都府路给抢了吧?”

杨父吃惊不已。

管家摇摇头接着说道:

“大小姐说本来有一万五千匹的,可黄家的船能够运活物的一时不足,只好先运来五千匹,随后几日剩下的那些马就能陆续到来,哦,还有几船上等皮毛和药材,大小姐着重说有四只玛瑙酒杯是给您准备的,还有一大张羊绒毛毯是给夫人的。”

“好,好,这孩子,自己

照顾好自己和弟弟就行了,还给我们拿什么东西?杭缺,就是不知道是胖了还是瘦了?一个女孩子家的抛头露面不容易啊,苦一定没少吃。”

杨母在那里小声埋怨着。

“吃什么苦?杨家派去那些人还能让萱儿做什么事不成?再说了,那店霄满脑袋鬼点子,绝对不能让萱儿难过的,一定又长高不少。也长胖不少,这次应该遇到个大户,那边乱糟糟的,正好趁机买来这些东西。也好,赚一次大的够花些年,不知成都被平定地如何了。关键消息总是慢一些才能传到。”

杨父用特有的方式安慰着妻子,同时也对成都那边的事情猜测不已。

管家从怀中又掏出封印着火漆的信递给杨父说道:

“老爷您放心吧,大小姐信上说都好。那成都府可不仅仅是有这一回买卖,大小姐已经自己组成马帮在那边长期跑了,以后每年都能有不少吐蕃特产运回,现在这封信是给老爷您亲启地,说是成都府具体事宜。”

杨父把那信在蜡烛上烤过抽出,也不避讳管家,直接在那观看,一页一页翻着是越看越吃惊。到最后双手都不由得开始发抖,当把所有字迹看过后,仰头长叹道:

“了不得啊,成都府路的节度使成都知府于正袁居然是被小店子给逼死的,凤儿啊。这就是你口中说地那个站没站样、吃没吃样的小店子,连一同跟着造反的汤家家主都被他一同给逼死了。咱们地萱儿也一直跟着指挥来着,于正袁啊,也算个人物。就这么窝囊死了,现在人家绿野仙踪的钱可不比咱们杭州这边少,女大不中留呀。”

“真的?那老爷,咱们是不是应该考虑让他们在京城与皇上接触一下了,多少年来每代皇上都是想要与我们重修故好,想让杨家的人入朝为官,儿这代人是否考虑一下,你不是都在那边买房子了么,若是决定了,就写信告诉他们。”

杨母在旁边提醒着杨父京城中还有能用得上的人呢。

京城绿野仙踪宅子门口,店霄和四个护卫分别拿了一堆东西从一辆马车上下来,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大小姐也是抱着一个据说是刚才摊位上最大的西瓜,摇摇晃晃地往门口挪,嘴中对刚看清是他们回来的门口守卫说道:

“别光张着嘴发呆,快帮我拿一下,早知道这么沉我就把最小的西瓜买回来了。”

门口地人一个进去招呼,另外几个过来接,大小姐说着小心,把西瓜送出去,转头对店霄说道:

“一会儿告诉他们别找我吃饭了,天都这么晚,我早已吃过,小店子,你说那个裴文松非要在成都那边开酒楼,咱们那地真就‘本钱’给他?”

“给他,咱们赚得够多了,正好让他在京城这边宣传一下,以后再有人去,那可就不是如此便宜的,首先得让他知道甜头才行,不然谁去呀,这就是榜样,到时候咱们再跟他们说,要是路通了人更多,他们就能考虑是不是应该帮着修路。”

店霄在旁边解释着,今天裴文松说话时候就不停提起成都府的事情,结果总被店霄给打岔过去,最后无奈只好直接要求说在那买块地,可那地价现在被炒的越来越高,主要就是因为白老头走时无意间说过朝廷会把整条路打通,并且一段时间内不收税。

研究一番店霄这才把留下的那些地用现在地平均价格卖给裴文松一块,就这样裴文松还感激不已呢,说给绿野仙踪在这边宣传,并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那成,你看着写封信给成都那边地二管事送去吧,到时候先把桥修上,这样他们就更有信心,我们剩下那些地岂不是更值钱?我累了,先回了,小店子你也早些休息吧。”

大小姐说着话往里走,看那晃荡的样子应该是真累了,毕竟连吃带喝逛了一整天了都。

店霄点点头应过一声直接奔黄大江的那个院子走去,今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这个专门给黄大江一家人居住地院子一角已经盖起了新的工房,黄大江带着几个徒弟正挑灯夜战,更有一个专门请来的玉石匠人在旁边不时指导。

待店霄一进到这间屋子里,只有黄大江停下来上前打招呼,其他人好象没看到一样,继续着手中的活计。

“黄师傅,这夜了还没睡啊,怎么又有这么多东西要做呢?哦,我明白了,白老头是不是拿东西过来了?早就猜到他能这样,更好,大家都玩,以后我开起买卖来才有人愿意过来比,越是会的人越想找到对手,行,先干着吧,到时候我替你们找他要加班费,这东西是给官家弄的。”

店霄打过招呼看到那些象牙就知道是皇上让白老头过来做的,当初就把这个事情算计进去了。

黄大江点头应是,随后说道:

“加班费到是不用的,平时给的已经不少,小二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跑过来呢?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啊?”

“恩,没错,这次要找你和王小石做些东西,不算太难,只要计算着尺度就好,这些东西是这样的。”

店霄蹲在地上用一根小棍刷刷刷几下就画出一个带有不少齿牙的齿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