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妞妞不见心欲沉

第十六章 妞妞不见心欲沉

诗书站在西大街上,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那暖暖的了清晨的雾气,让白云更加靓丽,一朵一朵慢悠悠飘在那里,和小时侯躺在山坡上的草地上与妞妞一起的情况别无二样。

再次把身上穿的衣服和脚上的鞋好好整理一遍,摸了摸搭肩中那二十两银子,沈诗书尽量挺起胸,听着偶尔从头上飞过的鸟儿那欢快的叫声,从心里往外透着舒爽,偶尔吹过的风显得那么温柔。

从西大街向下走,到梁门进内城,沈诗书边走边想,今天可是跟掌柜的讨了假,没想到平时总是吝啬又苛刻的掌柜的今天如此好说话,自己刚把要出去的事情说出来,他就点着头答应,并还说不急往回赶,可以在外面散散心,连那个一天总是骂骂咧咧的老板娘都换上副笑脸告诉着若是有心仪的姑娘记得给买些胭脂。

可能真是时来运转了吧,从前天那个人给了二两银子后,本来还以为要在攒上一段时间钱呢,结果昨天突然陆续来了不少有钱人,整个一天下来,打赏钱居然有五两,加上前面自己攒的,已经足够把妞妞赎出来了,剩余的还可以给妞妞扯上几尺布,做身漂亮的衣裳。

沈诗书边想边走,一个时辰后,已经路过开封府衙到了上土桥这里,看着桥边卖茶的摊子不由觉得有些口渴,摸出两个铜钱扔到桌子桌子上,自有那茶博士过来给上茶冲水,几片小小的略带些残缺的叶子慢慢于水中舒缓开来,伴随着零星的气泡漂起,看上去是那么的活泼动人。在被那还在旋转地水一带,浅浅的碗中到有些深邃。

端起来尝过一口,果然,苦中带甜。涩里透香,半碗灌下浑身毛孔都已张开,被风那么一吹。惟有清凉才能形容。

再次起程,望着通向远处的路,沈诗书使劲压下那心中的**。默默念叨着:

“妞妞别急,小书哥哥赎你来了,今后我一定多多赚钱,攥够一个房子就娶你过门,叔叔、婶婶、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过得好好地。”

‘当初的一场瘟疫,夺去了一个村子人的命。惟独自己和妞妞,算是死里逃生,结果一路乞讨地来到京城,还未等想好今后该怎么办,妞妞便被一伙人贩子给抓走了。等自己再次找到妞妞时,妞妞已经成为了南门大街旁边许府中地一个卖身丫鬟。听说那许家对下人经常打骂,本想着救出来的,可却要二十两银子赎身。这次终于凑够了,要快,早些带妞妞出来。’

如是想着,沈诗书再次加快脚步,南门大街已经在望。

‘啪啪啪’

许家宅院一处角门这里,沈诗书轻叩着那半掩着的木门,同时睁大个眼睛尽量往门缝里观瞧,一手紧紧抓着肩膀上地搭肩,汗水不停的往外冒。

“谁呀?”

一声问话传出,接着角门被人在里面缓缓拉开,‘咯吱’响着分向两边,一个身穿打着补丁粗布衣服的老者躬着身子走出来抬起头上下打量。

“大爷,您好,我是,是来找妞妞的,赶问她可有空闲?”

沈诗书说着话递过去一串窜在一起的一百来个铜钱。

老头毫不客气,笑着接到手中,仔细回忆了一下摇着头说道:

“小伙子,你问的那妞妞是不是扎着两个犄角辫儿,一笑起来红红的脸蛋上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的那个姑娘?”

“正是,大爷,您知道她今天有空闲么?”

沈诗书听老头描述地正是自己的妞妞,连忙点头承认。

“她不在这了,昨天被别人给买走了,听说刚开始管家说什么都不同意,因为他有个傻儿子,一直找不到人来娶,看上了妞妞,准备过了年就给撮合到一起,谁知那些人来头大啊,二话不说,带着人就往里冲,等咱们老爷指使一众家丁护院出来时,那些人中一个让老爷看了样东西,并贴老爷耳边说过几句话后,老爷整个人都变了,连忙命人取过契约文书,都没敢提钱的事儿。”

老头那本已浑浊的眼睛说起这事时,来回的闪着光,好象老爷被人吓到多么希奇似地。

沈诗书可不关心他们老爷如何,他考虑的是妞妞哪去了,不由担心问道:

“大爷,那您知不知道妞妞被什么人带走了?带去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哪知道啊,那是人家地事情,老爷都得罪不起的人,我敢去问?不过我听人说他们已经报过名号了,叫什么绿野仙踪,还挺好听呢,别的消息可一点都没有,小伙子,你还是去别处打听打听吧。”

说着老头又把那破旧地木门缓缓合上,在里面从新掩好。

沈诗书愣愣地看着那依旧有些晃动的门及冷冷的墙壁,一阵阵的疲劳从身上各处传来,默默转身往来路走去,心中想着刚才老者说话时的表情和态度,觉得不象说谎,可妞妞到底哪去了呢?

再次来到上土桥茶肆这里,沉重的双腿让沈诗书不得不找个位置坐下,捏起两枚铜钱按到桌子上,看着那只有一种颜色枯燥非常的天,不由得烦闷起来,还有那烤死人的日头怎么就不能离得远一些?那呆滞的,单调飘在天上的云,与满村人都病死的时候简直是一个样。

几只落在旁边树上唧唧喳喳聒噪不停的鸟,真恨不得有个弹弓都给打下来,还有粘人的风,带起灰尘吹的到处都是,不一会儿茶博士已经冲好了茶

沈诗书面前,端起来还没喝呢,看到碗中浑浊的样子阵作呕,尤其是那被水一泡就展开来的茶叶,明显被虫子咬过的地方还有不少灰被气泡带起。

忍着难受的感觉,一口喝干净,站起身来,紧紧攥着拳头自语说道:

“妞妞。你放心,我一定找到你,不管什么绿不绿野的那个仙踪在哪,我都要把你赎出来。”

绿野仙踪一个稍微大些地屋子里。墙壁的上面被开出两个洞,两个带有三片成一定弧度钉在一起的铁片的架子放到那里,并且前面还各有一盆水。那架子后面是一堆地奇形怪状的杆子,一头连接到不远处一个石磨那里,由一头驴带着。

“小店子。这就能让屋子里凉快么?你不是说有风么?”

大小姐背个手在那两个架子前来回走动着,并没有发现一丝风,屋子里还是那么热,扭头问在那里来回检查的店霄。

“不急,等驴动起来就好了,恩,好象有挺多地方还能简略下去,还有进一步改进地可能。”

店霄说着揉了揉已经带上血丝的双眼。琢磨着还哪个地方能够更合理一些。

从昨天晚上他找到黄大江后,听到滚珠已经做好了,便按奈不住,连夜带着黄大江和王小石,灌铸齿轮。打铁片,经过一晚上加一上午的忙碌。终于是做出来两组风扇,动力暂时由驴来解决。

林皛瑶、柳碧旋、黄大江、王小石,还有一帮身份较高地人都挤在屋子里。忍受着人多的闷热,就为了能亲眼看一看这东西怎么出风。

负责赶驴的人掏出块黑布把驴眼睛蒙上,在店霄的示意下开始轻轻赶着,随着驴的动弹,两个风扇也刷刷转动起来,驴走的慢,可风扇转的却快,呼呼的风开始往屋子里送,经过那盆水地时候总是能带起一些湿气。

白老头一个箭步冲到近前,对着风扇看了看,张开嘴刚要说话,就觉得一股压力传来,连忙退后两步喘上几口气才好一些,眼珠转了转,不甘心的深吸一口气再次凑到那里说道:

“这~个~东~西~不错~啊~~给~皇~上L~一定~高~兴~”

店霄一把给白老头拉回来:

“多大个人了,还玩这个?多少年前我就不玩了,还什么都想着皇上?这是我留着赚钱的东西,给皇上了还能保住秘密吗?等这边的绿野仙踪开业了,就指望它来招揽客人呢,除非你跟皇上说好了,不准让其他人知道,否则绝对不行。”

“哦,你要留着赚钱?是凉快,这从外面进来,到旁边一吹,马上就能舒服,比吃冰来的都快,还省钱,哎呀!小店子,没看出来呀,你还会这个呢?你刚才说什么?你多少年前就不玩了?你在哪玩地?跟老头子我说说。”

白老头来回转着身感受着风扇带来的凉爽,琢磨么刚才店霄说地话,突然发现一处毛病。

“没,没多少年,做,做梦,梦里瞎想就有这么个东西,当时风大的把我都给吹起来了,好在我本事了得,几个翻滚又从天上慢慢落下,这不,经别人一说,就想起来这东西了。”

店霄发现说漏嘴了,连忙用做梦掩饰。

陈老头这时也上前来体验下风扇的魅力,点点头说道:

“不错,小店子你比别人就是强,做梦都能梦出如此好地东西,不知除了这个风扇你还梦过其他东西没?都说说,咱们想办法给你弄出来,比如象那个看很远这样的,咦?那风扇后面的一根棍子怎么冒烟了呢?”

“啊?哪呢?哪冒了?”

店霄闻言往风扇后面看,可不是么,一个风扇后面的作为旋转支撑的棍子冒烟了,连忙让赶驴的人停下,走到近前仔细看了看,回头说道:

“没事,小问题,回头换个铁的,上点油就行,现在这是试着看看,还有不少问题没解决呢,等以后会更简便,更灵巧,用别的东西做动力也一样。”

“我还没吹着说话呢?小店子你赶快把铁的弄出来,我要吹一天,算了,你还是快点睡觉去吧,还有黄师傅和王小石,都去睡吧,知道能有风就行,灵儿,以后这东西要归你管的,你抽空好好琢磨下,可别在关键的时候出岔子。”

大小姐往前凑了凑见店霄疲惫的样子才想起来他昨晚上没睡觉,忍住心中的好奇,吩咐大家休息,同时又对灵儿嘱咐着。

见这个东西如此神奇,灵上前摸了一下猛点头承诺着:

“大小姐放心,这东西回头我就学,一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到时候告诉那些人谁都不准泄漏出去,可我不能总守着,我还得侍侯小姐。”

她到是没忘自己是什么身份,有好玩的事情做还能想着小姐。

“大小姐、小二哥,刚才门房过来传话,说有一个工部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一个专门在绿野仙踪负责来回传递消息的人跑进来气喘嘘嘘地报告。

“工部的?干什么来了?”

店霄说着疑惑地看向白老头,白老头则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和他无关。

“或许也是来和小店子做什么买卖的吧?”

陈老头在那边幽幽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