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挑明关系拒合作

第五部 东京梦华欲曙天 第二十三章 挑明关系拒合作

?这位是柴老板,一直在京城中做生意,平时接触的人都能说上些话。?

绿野仙踪一间屋子里,淡淡的檀香味道散在四处,白老头指着一个有花甲之龄的老头给大小姐和店霄介绍着。?

这老头负手而立,身穿淡青色长衫,腰间一条巴掌宽的腰带,黑中带白的头发上梳,两道长寿眉从眼角向下垂着,红光满面中略带些皱纹,下一缕飘然直到衣服第二个纽那里,此刻正笑眯眯地打量着大小姐和店霄。?

其背后站立一年轻人,鼻直口阔,相貌堂堂,对老头有这一种恭敬之意,一手自然垂在腰间,一手抓着把折扇轻轻扇动,亮白色的上衣下摆那里还挂有一方玉佩,被红穗趁着显的光润圆滑,这时正对着大小姐礼貌一笑。?

“这位就是杭州杨家的千斤小姐,杨紫萱,后面那个是经常能出些主意的小二,也是去年由拳镇赢得了酒楼博艺会的如归八方接应。”?

白老头再次给这柴老板介绍大小姐和店霄,对那个年轻人却没有说一个字。?

“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这杨家连一女子都能闯出如此名声,当是不能小窥啊,别人或许不知道,老头子我对成都那边的绿野仙踪可是一清二楚,我后面这位乃是王公子,王承、王孝潼,刚到弱冠之龄,可腹中才华却是不少,年轻人正好多多亲近亲近。”?

柴老头呵呵笑着夸了大小姐一番,又把后面的那个年轻人介绍出来。?

“柴老板好,快快请坐。柴老板能来漏舍。当是让我这绿野仙踪蓬生辉,只不知柴老板是做何生意的?”?

大小姐示意让这柴老头坐下,同时也在一旁地椅子上坐好后。随意询问道。?

店霄则从怀中掏出一包雨前龙井寻茶碗给冲上,原先桌子上摆地是蒙山茶,这是白老头爱喝的,他总喝酒吃肉,喝这个茶正合适,现在来客人了。才央着店霄把龙井拿出来。?

“恩,不错,杭州杨家别的不说,光是这雨前龙井那就应该有不少吧?不知杨小姐,乃父及爷爷近些年可好?”?

柴老头端过茶碗轻轻品过一口后,微闭着双目对大小姐问道。?

“承蒙柴老板记挂,家父和爷爷都还好,整日里闲来无事常于西湖之上游玩垂钓。柴老板既知家父和爷爷,想来生意上定是有所来往吧?只是却未曾听闻家中告诉,有些疑惑啊。”?

大小姐说过爷爷和父亲都好,再次询问柴老头是做什么买卖地。?

“紫萱小姐。你想知道柴爷爷做什么买卖还不简单,问我呀。我都知道的,跟你说啊,柴爷爷的买卖做的可不简单,粮食赚钱、赔钱他就要看粮食,丝绸行情变动他又要看丝绸,就连你杭州杨家西湖上的姑娘有情况,若是严重了,柴爷爷都要管呢。”?

那个拿着扇子的王孝潼笑着插言对大小姐说道。?

大小姐却未理会他,而是对着柴老头微微一笑等待答复。?

“呵呵,老头子我到是没孝潼说地那样,夸张了,无非就是买卖做的比较杂,四处都有,总想着从各个行业捞上些好处,哦,对了,这次前来是征询一下杨小姐的意思,据说杨家在京城这几日一直在买地,这样,想要什么样的地与老头子我说说,或许就能帮着办下来呢。”?

柴老头看了白老头一眼后,说出此话。?

店霄站在旁边,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眼珠一转,伏在大小姐耳朵旁边悄声说道:?

“别急着答应,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如果是想插上一脚的话就绝对不行,咱那买卖不愁人做。”?

大小姐点点头按照店霄的意思说道:?

“我们想要的地其实简单,就是地方够宽敞,最好是临水,至于院子的规整如何到是不重要,房子地装饰也无所谓,反正都要拆,柴老板难道能提供?可不知有何要求啊?不会是做白工吧?”?

“哦,原来是要这样的地方,说实话,按照杨小姐描述的模样,京城之中还真就有不少符合这一要求的,只是人家买卖正隆,一般情况下不好买呀,如若想想办法也未必不能解决,可事情正象杨小姐说地那样,哪里有人愿意做白工呢?这样,买地的事情和里面装饰地钱都由我们来出,哪怕是买卖中人手不够,那些人也由我们安排,只是帐房更要由我们的人担任,五五分成,如何?”?

柴老头盘算片刻说出了全由他们来承担的话,并只要五成利润。?

没等大小姐说话,王孝潼那边一拍扇子惊讶道:?

“哎呀!好有这等好事儿?什么都不用出就能得到五成利,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紫萱姑娘,可千万不能错过啊。”?

厌烦地看了一眼他,大小姐摇摇头对柴老头说道:?

“柴老板的好意我们绿野仙踪心领了,可惜,绿野仙踪人员繁杂,各种事情都有人专门负责,若应了柴老板的话,岂不是有些人找不到事情做,再者,我们绿野仙踪并不缺钱,又何需让别人出钱?购地之事还是不麻烦柴老板的好,柴老板来时可曾吃过饭,不若一起吃些?”?

“如此就叨扰了。”?

柴老头好象未听出来大小姐这送客的话,反到是拱拱手,笑着应承下来,一时把大小姐到给噎到了,无奈之下只好看向店霄。?

“那我现在就去安排,稍候片刻。”?

店霄对大小?

,转身离开去安排饭食,心中却把这不要脸的柴老头小姐说话的王孝潼和什么人都瞎介绍的白老头给骂了个遍。?

“呵呵,不错,老白头总夸这绿野仙踪菜的味道好。老头子我还不信呢。今日这一尝才知道,老白头说地还是有些谦虚。”?

—?

柴老头夹起块回锅肉,放到嘴中细细品尝后点着头说道。?

坐在主位置上地大小姐和其左下手店霄一听这话。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点点头。?

那王孝潼坐在对面的柴老头右下手的位置上,本来看店霄占那个位置就不舒服,这时正好见他和杨紫萱对眼,按奈不住心中地气说道:?

“柴爷爷说的是,绿野仙踪的菜是不错。可就是规矩上稍微差了些,此等席宴之上为何主仆如此不分啊?若在我家,就绝对不会出现这事。”?

他话一出口,不但大小姐脸沉了下来,就连柴老头和白老头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白老头,刚才他之所以不介绍这个王孝潼就是了解他的品性,本想着糊弄过去呢。却被柴老头给说出来,并再也控制不住,这一对儿什么都敢干的人是那么好惹地么??

果然,店霄都不予理会。细心的夹起块鱼给大小姐挑刺,而大小姐把筷子放下。看着王孝潼说道:?

“你家的仆人是你家的仆人,我绿野仙踪是我绿野仙踪的,你爹把仆人管的那么好就没教育你这个做儿子对别人家中的事休提的道理吗?做人当有自知之明啊!我绿野仙踪乃吃饭之地,可不负责帮别人管教儿子。”?

这几句话说地可够狠,把王孝潼登时给噎在那里,他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弱柔美还带着点调皮的大小姐能如此说话,居然感觉到一种凛冽的压迫感。?

柴老头见大小姐这个模样也吃了一惊,扭头看向白老头,那意思是询问为何一个女子身上有一股欲要夺命之势。?

“成都府那边,有不少杀人的命令都是这杨丫头下地,血肉横飞的时候她就站在前面。”?

白老头轻声在柴老头耳边说道。?

“玩笑,玩笑,呵呵!杨丫头可能不知道,这个王孝潼就喜欢开些玩笑,许是觉得都熟了,呵呵!来,大家都吃,孝潼啊,你也是地,开玩笑也不看看人,这个小二可非同寻常啊,你柴爷爷要谈的事情最后得他点头才行,这几个菜吃着好吧,就是这小二做的,可是杨丫头的左膀右臂!”?

白老头这时只好出来给打圆场,同时也暗想这王孝潼和小店子比起来那是真的不一样,换成小店子就绝对不会说着达不到目的还得罪人的话。?

“是,是玩笑,那个小二是吧?别介意,你这菜真好,紫萱姑娘也别生气,正如白爷爷说的那样,玩笑。”?

王孝潼被柴老头子暗中捅了下,终于反应过来,今天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来时可是叮嘱好的,多看多听少说,只是没想到一见到这杨紫萱便有些控制不住,连忙道歉,把这个茬儿错过去。?

“无妨,观王公子应是那直爽之人,些许小事不值再提,来,公子尝尝这个清蒸鱼,用料上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店霄和大小姐刚才一个对眼就已经大概知晓柴老头所代表的地方,故此不愿在此事上多做纠缠,微微一笑帮着王孝潼掩盖过去后,友善地介绍着菜,同时不忘把嫩嫩的一块鱼肉挑完刺在汁料中沾一下喂给大小姐。?

“恩,恩,好吃,那个王公子是吧?我也开玩笑呢,大家都开玩笑,白爷爷说的是,我的小店子和一般的店小二不一样的,他是最好的店小二,也是最厉害的店小二,吃鱼,柴老板也吃,若是觉得好,下次我让小店子给你们做团头,在这边想吃可费劲。”?

大小姐吃过鱼肉后赞着好,同时也把刚才的事情揭过,换上笑脸介绍着鱼。?

“杨丫头,上次吃过不是说没了么?今天怎么又说有了?哦,我懂,你们是想留着自己偷吃,年轻人这么做可不对啊!”?

白老头在那边指责着大小姐和店霄。?

柴老头却笑呵呵说道:?

“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跟小辈如此斤斤计较,我看才不对呢,杨丫头啊,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地的事情可还有什么要求?”?

“柴爷爷的意思我们知道的,可惜,这买卖不是我杨家的,是我和小店子的,这些钱除了给我爹三成外,还会留给儿一些,其他都是我的嫁妆,我们不缺钱,且能赚更多的钱,不需要合伙的,哪怕是皇上也一样。”?

大小姐听柴老头换了称呼,也马上把称呼换了,并且第一次暗示嫁妆和店霄有关,同时把皇上的这个路给堵上,说完还不忘了对店霄甜甜一笑。?

那三个人没想到大小姐能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俱都愣在那里,白老头是欣慰,他可跟着两个人不少时候了,两个人都是一同面对各种事情。?

柴老头是没想到她敢直接把皇上都说出来,并表示不行,仔细一想,皇上也确实不能把她怎么样,还欠人家不少情分呢。?

王孝潼也明白为何两个人如此了,心中有一种说不上的酸意和恨意。?

“我也有个买卖要谈,和皇上无关,不知可行否?”一个声音于门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