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问君所需只一人

第六部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一章 问君所需只一人

皇上领众臣落坐,自有左右两只乐船响起丝竹之声,后歌舞遂动,喧嚣中岸边之人俱都引颈观瞧,另有叫卖之声,此起彼伏。

“小店子,咱们绿野仙踪的菜什么时候送上去,还有那孔明灯?”

大小姐看着那些个被允许送菜的酒楼已经开始不停的往上送了,在一旁问店霄自己这边什么时候开始。

“不急,让他们先送吧,正好有些人起来的早没吃饭,等他们吃饱了,咱们再给送零食,一会儿吩咐下去,开始的时候要少送,每人就那么一点,吃过以后刚品出味道便发觉没了,他们自然会打听是谁家做的,只是还要让那些军士一道道验过才行,损失不少。”

店霄看着那些名楼象流水一样的往临水殿上端菜给一些臣子吃,有点为只能在外面给普通人叫卖的人抱屈,不少好吃的小吃只是因为规模不行,便没有机会给那些大臣品尝,当然,皇上一般是不会吃的,平时都有御厨来做,只是今天选上了绿野仙踪。

“柴大人,您怎么不吃一些?御膳房的菜通常都要中午有,您先常常这‘口水居’的批切羊头,待吃得三分饱再饮那‘一碗香’的浊酒,那味道,美呀。”

临水殿上,一个隔着几个位置的人向坐在那里一直没动筷子的柴老头子介绍着吃法,这柴老头正是那天来绿野仙踪的那个,此是他端坐在那里听着乐船上的小曲,对那些外面送过来验过许多遍地菜跟本不动心。

“好说。好说。早上起来时饮过一碗燕窝羹地,此时并不饥饿,待一会儿有茶果、零食上来吃些既可。”

柴大人乐呵呵回着。他这是早知道消息,绿野仙踪只送零食,至于那正餐要等和皇上一起吃了,抬头看了一眼孙老头,和他一个模样,对桌子上的东西直接无视。轻轻晃着脑袋,手上一下一下打着拍节,见他看过来,两个神秘地一笑,心里都已经明了。

“爷爷,您为什么不让煊儿吃这些东西呢?御厨上来的小吃难道也怕有事情吗?”

众臣围绕地中间一个大椅子上面,一个头带元宝冒,身穿短褂黄衫。脚踏玲珑绣鞋,左腕套着一红玉镯子约有五岁的小孩,眨着他那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明亮大眼睛,嘟起小嘴对那个头顶珠冠。身穿龙袍的皇上问道。

“是呀!是呀!早上起来时肚子就饿的咕咕叫,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一个梳着丫丫头。并插了一堆叮当乱响饰物的比这男孩稍大地女孩也在旁边开口附和着,边说边还用嫩嫩的小手摸摸肚子,把那藕荷连身百折裙的腰带紧了紧,做饥饿状。

“呵呵呵!”

看到两个孩子的模样,皇上一手一个搂在怀中呵呵笑着劝道:

“淑儿、煊儿,别急,现在若是给你两个吃了,过会你两个就该埋怨上喽!要不先喝点水?”

两个孩子点点头,捧起了面前小几上的水杯,咕噜噜赌气一般地灌着。

“小店子,快来看呀,这个面人长的多像你。”

大小姐拉着店霄在周围四处转悠,这时正跑到一个挑着担子的面人摊子前,看着那一个个各种形状带着颜色的面人说着,而手却指向一个大脑袋、小细脖、***腿、背罗锅地面人。

“呵呵!这位公子长的可是玉树临风,哪里是这个丑八怪能比的,看这位小姐也是非通寻常,刚一看到,老汉我还以为是仙女下凡了呢。”

捏面人的这个人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店霄和大小姐,嘴上乐呵呵夸着,两只手不嫌热地缩在袖子里。

“哪里有什么临风啊,比起‘他’来,或许我还真有不如,人呐!还真就要时刻想着丑地样子,想着不如人的地方,这样才知道奋进啊。”

店霄伸手摘下那个面人说着,看了看对大小姐又道:

“这个面人拿回去,让每一个绿野仙踪地人都看看,然后说说这个人能有什么好的地方,自己哪里比不上?”

“恩,拿回去,这就给钱,小店子,有时候我就在想,若是当初没遇到你,现在的如归酒楼能是什么样子呢?或许连绿野仙踪也不会存在吧?还有那如梦似幻的刹那芳华,你总是能够想一些好的主意,并带着身边的人一起努力。”

大小姐伸手接过面人,静静地看着店霄说道,一时间感觉周围的动静全都消失了一般,存在的只有他们两个。

“哎~好喽,看看老汉的这个金童玉女生疏了,还望二位不要见怪才好。”

那个捏面人的人打破了大小姐和店霄这种宁静的感觉,并从袖子中把手拿出来,那手上托着两个连在一起拉着手的面人,看那衣着和脸形,再有那眉眼,分明就是大小姐和店霄。

“哇,好一招袖里乾坤!”

大小姐吃惊的张着嘴,不敢相信地看着两个面人,她之所以知道这个名字,还是因为店霄给她讲的故事中有一个捏泥人的用了这个方法,可却从没遇到过,这次看见了让她不由感叹出声。

店霄的手都已经拿过腰间的钱袋了,想了想又放回去,从怀中摸出一片金叶子,郑重地递过去。

“使不得,使不得,给几个铜钱老汉我就知足了,哪里敢要它?”

这捏面人的见黄澄澄的叶子到没认为是铜的,连忙摆

着。

“大叔别急着推脱,我还有事情相求,不知大叔可有时间,我与大小姐做了个买卖,有几个人帮忙一起经营,我想让大叔过去给他们做一个袖里乾坤看看。并告诉他们如何能达到如此程度。这点钱就算是耽误您的生意补偿,如何?”

把金叶子硬塞过去,店霄看着捏面人的问道。

捏面人地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最后一咬牙说道:

“好,这钱老汉我就不识抬举收下了,不瞒您说,家中地老大已经有个看上眼的姑娘,可惜一直凑不出钱来娶进门,虽说人家姑娘总说不在乎。可咱不能委屈了人家不是?”

把那金叶子慢慢地揣进怀中,接着道:

“这样,赚钱要凭本事,拿了这个钱我就多给你们捏一些,什么时候觉得够了,我再继续挑担子卖,您说吧,什么地方。我家在城外不远,每天都去,可捏面行,给别人讲就不成了。其实这没啥,记得刚学会时。我娘就病了,郎中说是吃的差,我就想着给娘买些好东西补补,为了让别人买我地面人儿,我是整天琢磨、不停地练,连做梦都想着怎么能捏得更好,时间长了,终是练得可以不看着就能捏的地步,可惜,娘却不在了。”

“恩,那大叔你就这么讲,我们会再给你钱的,你放心,我们绿野仙踪有的是钱,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长工因为家里没钱而失去亲人的,小店子,我想我娘和我爹了,一会儿回去就做一辆最好的那个车子给他们送去,你说好不好?”

大小姐对捏面人地说完又转头对店霄说。

“好,把那旱冰鞋也送过去几双,让你爹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人练练,再看看京城有什么好东西,一并给带过去,恩,我给你和儿各画一幅像,让他们看看你两个如何了。”

店霄赞同又补充着。

大小姐则撇撇嘴嘟囓道:

“我觉得我爹更想看到的是你,你照着镜子自己画一幅吧,时候差不多了吧?咱们该回去让他们放孔明灯了。”

“隆煊,你饿不?”

临水殿里那个刚才说饿的丫头捧着个水杯问旁边的男孩子。

“饿,姐姐,煊儿都要饿死啦,可爷爷说的那个好吃的怎么还没出现啊?”

男孩子看着那些吃的正欢地大臣撅着嘴儿说道。

‘哗~’的一阵喧哗声传来,饿得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