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君向潇湘我向秦

第六部 京都烟云慢火煮 第四章 君向潇湘我向秦

皇孙殿下您尝尝这个这肉松和外面卖的都不一样仙踪也不卖按宇儿的话说就是成本太高。”

杨紫换了身新衣服回到绿野仙踪知道皇孙和皇孙女都来了以后高兴地来回找好玩的要给送去最后听说他们爱吃东西这才把厨房曾经研究的一种经过繁复工序做出的据说和金子几乎同等贵重的肉松带上。

赵隆煊从坐到那个吹着风的车里面时就开始对绿野仙踪好奇不已准确地说是从听爷爷说有零食那时就是如此车上东西东西好玩不说还有漂亮的那个杨家姑娘恩爷爷说要叫姐姐会讲故事的店小二恩也要叫哥哥。

现在看着面前站着的六个人加上不远处领着几条大狗的那个赵隆并没有先接东西而是伸出手来在儿的衣服上来回摸了摸把那上面竹的各种卡通动物都摸过后羡慕地说道:

“这衣服真漂亮在哪做的我也想要一件哦以后不要叫我殿下来时爷爷就说了绿野仙踪里面的人和别处不一样连白爷爷那平常强横的人到了这里都要折戟沉沙大家叫我隆煊或煊儿就可以我就是来玩、来吃的不用提什么身份。”

“是呀也不要叫我什么郡主其实就是一个空的称呼而已我到现在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地叫我雯淑或跟着煊儿叫姐姐爷爷说啦有事情就找那个小店子哥哥。我想吃冰淇淋。上哪去找呢?可惜我和煊儿都没带什么好东西来。”

赵雯淑也不管人家比她大还是小直接让叫姐姐说着想吃冰淇淋。又看向那边的泥巴几只大狗怪吓人的。

宇儿从儿后面挤出来托起手中地魔方对两个新来地人介绍道:

“我们绿野仙踪有很多好玩的东西这个给你们在这里其实不用找谁要东西的。我们都习惯自己去拿对了还没说我是谁呢我叫杨汶宇是我家少爷杨紫最忠诚、最能干、最默契、最聪明、最漂亮地手下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够随时给少爷提供准确的各项数据。”

“我去给你们拿其他好吃的。”

黄丫丫不知道怎么说转身跑去拿东西。

黄小豆见姐姐离开有些腼腆地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一只漂亮的小船出现在手上往前递着说道:

“刚才那个是我姐姐黄丫丫我叫黄小豆。这个船是我爹做地放到水里风一吹就能走。”

‘汪汪!’

那边的狗好象知道主人的想法似的。用叫声来提醒还有个人。

轻轻拍了下狗脑袋泥巴也介绍着自己道:

“我我叫泥巴不知道爹妈在哪里也不知道姓什么以后我决定姓杨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可我有听话的小黑还有大黑、二黑它们等冬天下雪时我求黄叔叔做个雪橇让它们拉大家玩。”

“我家在洞庭湖到处都是水这个是白爷爷的孙子画画可好看啦我……。”

‘哗~哗~!扑通!’

“唉呦!疼死我了小狗子你过来扶我一把。”

绿野仙踪旱冰场里胖墩儿坐在湿漉漉的青石地面上向另一边艰难移动着的小狗子伸出两只手求援。

来回躲避着前进路上地各种障碍小狗子正努力地调节着自己身体的平衡有时候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动弹可两条腿就是不听话那边胖墩儿声音传来抬头一看的工夫脚下没换好位置径直倒了下去。

摸着已经带着保护东西的膝盖依旧疼痛不耐烦地对胖墩儿回道:

“你就别喊了自己爬起来不会么?小二哥不是说了吗一切要以真实情况为准等自助餐开张地上有人家不小心洒地酒水你倒的时候喊谁?喊地我总是分心这摔多了也疼。”

“不扶就不扶还说什么真实情况以后开张了人家喊你你就不分心?客人要是不小心摔了呢?你也不扶还埋怨人家?”

胖墩儿嘟囓着费力爬起来小心地往没有水的地方移动原本他练习的位置不是这里他的水平远达不到在有水的地方练习是不小心冲过来的。

整个都由青石铺成院子只有一少部分是给绿野仙踪伙计练习的另一多半练着的人是绿野仙踪的护卫不象伙计们还穿着全套的防护只有一身单衣摔倒后再爬起来也没有人抱怨和哼哼惟有一个头领人在旁边不停地训斥着:

“快点拉磨呐?什么都比不上人家贪狼卫总说人家以前练的就不一样现在可是同样时间来练再比不上我看你们谁还有脸拿大小姐给的钱?我都替你们害臊两天后绿野仙踪的护卫开始自己对战谁觉得受不了痛快滚回杭州主家去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那些不管是滑着的还是摔倒的都齐声答道并再次重复着那些动作。

“小店子咱这护卫不带护具一通摔真比那些伙计练的好若没有贪狼卫在那比着他们还是挺厉害的在二郎山一起战斗过的就显得更好可惜死的那些给多少钱都换不来命呀。”

一起来到这里看着拼命练习的那些护卫的大小姐对店霄说道。

“恩是呀多摔摔进步快平时练得多关键时候死的就少绿野仙踪赚钱太快了资本积累扩张的过程中势必

着血腥躲不开时我们就要勇敢的迎上去看来咱们些大夫才行有些不够用了多准备点跌打药酒等这个练完就练徒手攀登。我以前在山上就练的。差点没给我摔死。”

店霄看着那些摔倒又爬起来的护卫说道至于疼不疼他到不关心大不了多准备些好吃地给补补。

大小姐点点头。经历过血腥地她对如此训练也不吃惊反到是关心地问道:

“小店子你在那由拳山上有没有见过厉害的猛兽?你每天都自己练就不受伤?给我讲讲吧!”

“没有后来都稍大时候才偶尔遇到一些并且都是单独出现被我杀了。以前山上好象除了兔子就是野鸡要不我怎么抓兔子抓的那么熟练呢哦还有花鼠我也问过爷爷爷爷说什么我心地善良那些野兽都不忍伤害我躲起来了其实我知道一定是爷爷安排地。现在就更明白不过了。”

回忆着说到在由拳山上的日子店霄也是唏嘘不已那时候正是打基础的关键年龄自己终于是熬过来了。撸起袖子又对大小姐说道:

“受伤那是经常有的这胳膊上曾经就有一次划个大口子。我正以为会流血死去的时候爷爷就带着一个白胡子老大夫出现几根银针插我身上血就不怎么流了爷爷说偶然带这个大夫山上采草药才现我的你信吗?”

“不信一定是有人看着你恩好在你还小这伤不仔细看到是看不清再过几年就一点都没有啦。”

大小姐伸手摸着那淡淡地伤痕说道。

“是呀一切都过去了明天会更好地走吧到前面看看应该是有客人到了等再晚些去那两个孩子的地方问问他们还有什么需要不。”

看到了一个负责在前面负责迎客的人往这边赶来店霄就知道一定是来的人专门要求见自己或大小姐边说边带着大小姐往回转。

一直用来让人等候的屋子里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悠然地品着茶一身粗布衣服头上髻挽了用木簪扎住稀疏的眉毛下左眼略微有些倾斜一颗子长在本应该是胡子的地方。

门响店霄带着大小姐和四个护卫一同进来对着这个人双手抱拳拱了拱说道:

“听闻有客临门专要找我绿野仙踪的大小姐及我这个打杂之人我这便陪着好奇地大小姐过来见一下不知您是?”

“呵呵!好说好说杨小姐能于百忙之中接见鄙人不胜荣幸呀至于我姓甚名谁到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说了事便走当然若非要留下也可只是这具皮囊还要绿野仙踪帮着收了。”

这人放下茶碗同样拱了下拳头说着听这话的意思是不准备告诉具体名字并且来者不善想留下他就只能留个尸体。

“恩既是不愿说那就不需说出来了总记别人的名字本小姐也没那闲工夫此时天已晚不知贵客可曾用膳不若让下人准备些填填肚子还是可以的。”

大小姐淡淡看过这人一眼后便不作多瞧带着店霄和四个护卫来到主位置上坐在那里语气平平说道。

“不用不用到是多谢杨小姐惦记了哎呀听闻绿野仙踪地东家是位女子并且身边还有一个功夫了得的小二胆量比起常人那是天地之别可不知为何现下却害怕地安排四个护卫守在边上?难道怕鄙人行凶不成?或是到了京城胆子突然小了?呵呵!”

这人再次坐下从新端起茶碗翘起一条腿摇荡着说道眼中尽显轻蔑之色。

店霄皱着眉头看着这人面露厌恶不耐烦地说道:

“刚才听人说起你的样子时就觉得你这人形象不好现在一听你说话才知道你心灵也不好说正事吧废话有些多。”

说过这话后又对着四个护卫打个手势那人以为店霄让护卫退下去呢没想到三个护卫反到是调整了一下站位把大小姐给护得更牢另一个掏出个哨子含在嘴里准备随时吹响。

“好果然是个人物看来还是当家的说的对直接告知来意既可我要问的是不知杨小姐和小二哥对于朝廷将要出兵是何看法?”

那人果然不再废话坐正身子问道。

大小姐做思虑状眨着大眼睛说道:“没看法只要别把我弄上去打仗就行至于别人有何看法也不关心。”

听见这话那人也并不生气微微一笑又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当家的是想让绿野仙踪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插手国家之事尤其是一些对外用兵时的时候这样的话我们保你们在京城平安无事。”

“哦还有这事?那我可要谢谢你们当家的美意了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奉劝你们还是管好自家事才对呀。”

大小姐根本就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直接拒绝了压下让护卫把这人弄死的想法说道。

“真的如此?那鄙人便不再多待这就告辞。”那人好象没想到刚说两句话人家就把后面所有的可能都封死了只好起身告辞。

“不送。”大小姐依旧淡淡地说道只是等那人离开屋子后马上对旁边一个护卫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