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2章 莫为粮草犯忧愁

第三十二章 莫为粮草犯忧愁

立秋以后,清晨便开始凉了起来,让人们不得不在出披上一件衣服,并在近午的时候再脱下来,秋老虎的热比起盛夏好象更浓烈一些,只有傍晚将近的时候才是一天中最舒服的,蓝天上是被风轻轻扯成几缕的云。

正是这样的时刻,一辆马车从郑门方向穿过御街奔南门大街而来,车着个并列坐着两个人,一人挑起车窗帘子的一角,往外看着忙碌地带着货物要去夜市贩卖的人,偶尔瞅瞅天,配合着那种宁静的蓝深深吸一口气,有些无奈又有些平淡地对另一个人说道:

“官兄,要不咱们还是回长江上去吧,那里才是我们的天下,何苦跑到这里受气?其实爹要给我说的几个人家的姑娘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转运史家的那个,我见到过两次,人长的清秀,笑起来也甜,声音柔柔的,家教严,知书答礼,虽说人不太喜欢说话,当初我总觉得这样不好,一个人说多没意思,现在想起来,或许日后接触多了能好一些吧,总比连面都见不到的人强,实在不行就再找两个爱说话的妾。”

“云鹏兄,这你可以就不对了,见不到面,那就要想办法,可不能做那临阵退缩的事情,你看我,为了报仇,放下家中那些姑娘都不顾,跑到京城中来给他们找麻烦,为的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口气,那可是在长江上自家的地盘里被人给逼退了,当初好象你那江州水军还是帮凶吧?”

马官听宋云鹏的话后有些着急,怕他真退出去不再参与。自己一个人就不好办了。表哥那里到现在还没个信,已经放弃指望了,忍着心中地烦躁对宋云鹏说着。见他还没有从新振作,又劝道:

“云鹏兄,你真地就甘心如此离开?那转运史再厉害也只能负责一州之地,可林家的那个姑娘家里面可是专门造船的,到时你爹使起来才能得心应手,还有那柳家地。不说人家的爷爷是一界阁老,只是那御史台当头的爹,弹劾几个不顺眼的人还不是易如反掌?过些日子你爹给你弄个官职,也好有个靠山,尤其是那柳姑娘的身材,你难道不想搂在怀中好好扶爱一番,到时抱到**,揭去那层面纱。看着她害羞的模样,一丝不挂地被你压在身下,娇喘呻吟地迎合着你?”

许是被他地一席话给说动了,宋云鹏的眼神渐渐恢复了坚定。只是语气还有些犹豫地问道:

“官兄,这次绿野仙踪找了如此多的人到他们那里一起来参加猜谜会。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胸有成竹的样子,你说他们能怎么比呢?咱们再输一次到没什么,可万一让他们赢了,名声岂不是更高。”

一阵顺着那挑开的窗帘吹进来,给略微显得有些闷的车厢中增添了一丝清爽,马官舒服地闭上眼睛想着宋云鹏刚才话中提到的事情,手上地折扇来回翻转着,直到有一个大些的石子垫到了车轮,颠簸中才让他睁开眼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摆如此大的阵仗要干什么,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到时见招拆招吧,哎!本来是准备想让他们着急呢,结果被他们如此一弄,我们反到着急了。”

会仙楼酒楼门前,在这个时候来往之人正多,熙熙攘攘中两辆装饰漂亮的马车一前一后向这边驶来,比普通马车宽出些和长出些地车身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可那骨碌发出地声音却比普通马车要小,给人的感觉是轻盈,知道的人都明白,这种反差的马车那只能是绿野仙踪的。

到了会仙楼门前,后面的一辆马车停住,车把势麻利地跳下来对着站在门口等待的两个人恭声说道:

“裴公子,裴老爷,让您二位久等了,车已到此,请上。”

这时那第一辆马车也停到了会仙楼旁边的‘无尘居’门前,也有一个车把势下来对站在那里的一个人说着话,随后便见那个人用手往这边指了指,车把势点点头,回手把车卡压下,头前带路向这边走来。

“呵呵!裴老板咱们这也算是有缘呐,虽说两家邻着,平时却不曾经常见面,数起来应该有几个月了吧?正好,这次绿野仙踪相邀,车又是同时到的,看着都够大,不如咱们坐一起叙叙家常,可好?”

那边的人跟在车把势后面,没等车把势说话,他就拱拱手对会仙楼的裴文松和他爹打着招呼,要和二人同坐一辆车。

“侄儿见过米伯伯。”

裴文松作为晚辈直接鞠躬行礼问好。

他的父亲则同样拱手还礼说道:

“米老板说的是,平常各种琐事缠身,你我二家虽酒楼比邻,却难得见上一面,就算米老板不提,我也想要如此来做呢,那咱们就上车吧?”

一辆空车在前面领路,后面这一辆坐着三个人,地方还有不少宽余,裴文松为了在沫水河那边的事情经常来找大小姐和店霄商谈,对这绿野仙踪的马车比较熟悉,伸手把旁边车壁上的一个帘子拉到一边,露出了一个风扇,再把下面一个插销拔出,那风扇便‘呼呼’地转了起来。

“米伯伯,这里有一些果汁和绿野仙踪的小食品,您吃些?”

裴文松弄完风扇,又把三人之间的一个桌子的侧抽屉拉出,里面放着几个竹筒和小托盘,竹筒中装的就是果汁,而那托盘上便是各种小食品。

“好,好,我自己来,今天这东西又换样了啊,上次这里面放的都是些干果

板啊,你说这绿野仙踪来回变着样弄东西不说,为何邀请呢?”

米老板把装着~|子,放到其中一个。‘喀吧’捏开壳。向裴文松他爹随意问道。

“是呀,他们做事情总是如此,让人摸不到下一步要干什么。然后等他们东一下,西一下把这些事情都做地差不多后,大家才会发现他们已经成为一个无法压制地势力,让人想不承认他们都不行。”

裴父点点头认可地说着。

“裴老板说的是,谁也没想到这个绿野仙踪来到京城就弄了那个大个宅子,不过。裴老板应该知道的比我们这些人多一些吧?咱们现在去地地方,好象原来是属于会仙楼,到了他们手里以后才做成如此样子,不知裴老板可否透露一二,毕竟你我二家也算是同气连枝呀。”

米老板这时终于说出他非要挤到这个车中的目的了,就是想要打听一消息。

裴父一愣,随后转头看向儿子,嘴里犹豫着:

“这个。这个事情,我确实是不清楚,松儿呀,你看你米伯伯问。你知晓些什么吗?”

裴文松点头,对着米老板说道:

“米伯伯。既然您提到了咱们二家同气连枝,那这次真就需要您站在我们一起了,其实也没什么,炎华欲对外用兵,朝廷在粮草方面有些难处,又不愿意增加百姓负担,更不想动用最后一点钱,这才让绿野仙踪找我们来谈,战起三个月以内,通过正常商业手段,在全国筹集到最少半年的粮草等物资,并用平价卖与朝廷。”

“哦?原来是这样,本来我还准备囤积些物资留待战时小赚一笔呢,这,这可如何是好?”

米老板一听这话有些踌躇,到是挺坦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用询问地眼光看向裴文松。

裴文松也认真的看回去,用敬佩地语气说道:

“这平价是皇上的意思,绿野仙踪接过以后却认为不应该如此,应该用本钱来给朝廷,他们的大小姐和那个小二哥说了,这次是因炎华利益而战,他们愿意再拿出来五十万两白银买齐物资送给朝廷,至于咱们这些跟着参与的人到不用担心,只要负责些粮食和肉食便可,马匹和药材及毛皮都由成都府路商家提供,绿野仙踪已经联合他们开始在锦江那里修望江楼,并给他们一些赚钱的行当来补偿他们的损失。”

“五,五十万两?怪不得开张那天官家都来了,太有钱了,还能指使成都府一路商家解决马匹等重要物资?佩服,只是,咱们京城的商家绿野仙踪说过如何补偿没有,呵呵!贤侄别怪我作这小人之问,在商言商,至于咱炎华战事,大不了我也拿出些东西,那是咱作为炎华子民应该做地,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米老板目光中透出惊讶,想了想还是把京城能得到什么好处问了出来,这毕竟是以你绿野仙踪的名义提出来的,想要本钱拿东西,那必须要有补偿才行。

“米伯伯,您别急,还真有补偿方法,绿野仙踪准备把大家这些有钱人聚到一起,各出银钱培养些蹴鞠、马鞠之类的人,分成队来比赛,对于咱们这些愿意本钱出东西地人,他们会修一个专门用来比赛的地方,免费五年让大家使用,并提供一些赚钱地方法和思路,他们还会出专人解决所有能出现的问题,大家只要投了钱,等着赚就可以了,米伯伯若觉得可以,那便和我们站在一起,若是忘了刚才那同气连枝的话,那您就只好去坐前面那辆车了。”

裴文松把底儿都给透出来了以后,就直接的表明了立场。

一盏盏的灯笼照亮了汴水河边的绿野仙踪自助餐的院子,从一辆辆马车上下来的人都有专门的伙计负责领路招待,外面路过的行人偶尔有注意到的,都摇着头感叹那些有钱人,同时也猜测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已经看到好几个在京城有一定名望和财力的人了。

一个百十来人的队伍这个时候也出现在了一个稍微大的空地上,打着一面写有‘射虎猜谜’的旗帜,被一群过来看热闹的人围着,当中有一个公子正在说着话:

“既然大家来到这里,想必是知道什么因由,不错,就是要与绿野仙踪说一说着射虎猜谜之事,有些人可能想不出问题,不怕,由我们来提供问题,你们只管去问,到时赢了的话,我们请大家吃饭啊。”

“真的?请我吃饭?”

一个长得胖墩墩的人正被滑着旱冰鞋的胖墩儿领着到了这里,听到这个人说话,高兴的在旁边问道,而因为身体比较胖才被他选中的胖墩儿正一脸不愿意还装出笑的端个托盘陪在旁边,里面装着大量的食物,这一会儿因为这个人能吃,把胖墩儿给折腾坏了都。

“真的,不骗你,马上就给你一个,看我这个样子没?头上带个草帽,脚下穿双木鞋,去问去吧,打一字。”

那个人见有个接茬的,高兴地给说了一个题,让他帮着问。

这个胖子点点头,对旁边的胖墩儿憨憨说道:

“一个人带个草帽,穿着双木鞋,是个茶字,我愿意拿出来两万两白银给炎华征战,至于本钱的事情还要谈过以后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