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未知对手先准备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章 未知对手先准备

水之上,薄薄的雾气被瑟瑟的秋风慢慢吹散,几只货头不远的水中,上面装满了京城特产,岸边是几只专门用来乘人的客船,一队队绿野仙踪的护卫整齐地立于码头之上,背弓弩、挎腰刀、擎盾牌,脸色淡然,目光平静,任水面飘过的潮气浸湿衣服,纹丝不动。

周围有起早上工和捕鱼之人看到如此场面不由想到朝廷最厉害的贪狼卫,直到看清楚在风中舒展着的写有绿野仙踪四个字的旗帜时,这才知道不是,看到那带着的武器并没有人出面管的时候,都摇摇头感慨着势力的重要。

“老陈啊,真应该听你的把这些人想办法要来补到贪狼卫中,虽说狠辣上或许差些,可他们身上却有一种不一样的东西,恩,是一种温和,凛冽中带着的一丝温和,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

白老头过来相送,目光却盯着绿野仙踪的护卫猛看,跟旁边的陈老头闲聊着。

“当时我也就那么一说,想要来可比蹬天还难,那个小店子和大小姐从来就这样,钱可以给,东西可以送,人却紧紧守着不放,还总想把别人的人要来,昨晚上就非逼着咱们两个去跟官家要了一堆的伎艺之人,也不知做什么用,至于那护卫的温和,还不是小店子说什么‘对待敌人要象扔到冰窟窿中一样的寒冷,对待自己人要象捂着棉被那样暖和。’的话造成的。”

陈老头在那说着,早上好象还没吃饭,手里拿着包拌地狗肉。递到白老头这里两个人一起吃。

“柳姐姐你不跟去了啊?那好吧。正好在京中多陪陪家人,这些日子你好象就回去一次,有闲暇时帮着我们看看这边地绿野仙踪。杨管家留着了,有事就找他说。”

大小姐和店霄来到码头这里,对着柳碧旋说着离别的话,林皛瑶这个表姐就不用了,她要跟着,说正好路过家。回去看看。

日子相处久了,柳碧旋也不愿分开,可家里已经派人过来找,不让再往外面跑,现在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

“恩,杨妹妹你放心,这边有什么麻烦的事情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等比完了可要回来。”

“回来。儿他们都留在这里呢,我当然要回来。”

大小姐拉着柳碧旋地手保证着,杨紫和杨汶宇等人站在跟前等着送大小姐走,这次他们不跟去。就一个比赛,到地方赢了便回来。没多少天。

转回身大小姐对弟弟又叮咛了一遍这才和店霄一同上船,待船渐渐驶离后,站在甲板上还对岸上送行之人挥手。

“哎!这真是来时万里同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呀,只望他们能一帆风顺,唉!”

带船渐渐远去,岸上一忧愁的声音响起,顿时引得别人开怀而笑。

“我尊敬的少爷,您下次再说这样话的时候记得躲在我身后,把语气装的老成些,您现在这模样只能逗别人开心。”

杨汶宇埋怨着杨紫装老成,赶紧上前一步给挡到身后,用更大的声音劝着。

“老爷,时候还早,不如躺在萱儿特意给送来地那张逍遥椅上在休息片刻?今日又没有什么烦心之事。”

杭州的天比起京城来要暖和不少,这立秋之后除了多些雨水,到不是很冷,杨父用小竹筐装着些大小姐特意给送来让鱼吃的鱼食,早早起来到养鱼的地方给喂,杨母则觉得天还有些早,怕自己官人身体受不了,在一旁劝着。

“无妨,曾经忙的那些日子,有时都顾不得睡,都是在书房中用手托着脑袋闭上会眼睛就算休息,比起那时候,现在这不算什么,我把鱼喂喂,别饿瘦了萱儿回来不满意,夫人若是困,那就去躺会儿,也不知道萱儿和那个小店子做这些买卖累成什么样?看金主那小子来信,好象他们两个一天只顾着玩呢,真想不明白如何把买卖做那么大。”

杨父说着把鱼食小心喂到几条鱼的单独池子里,这几条鱼和别的浑身都是红颜色的鲫鱼不一样,是今年地时候甩籽后新出现的红中还带着黄绿色的鱼,写信告诉大小姐后,店霄觉得可以算是另一种观赏鱼了,回信中着重说让给养好。

“我也不睡了,正好看看这天这水,心中觉得畅快,那个小店子人不怎么样,鬼主意到是不少,东折腾一下,西折腾一下的根本没用咱们往里搭钱,不知道这次西湖比试能行不?”

杨母拿过个垫子,放到杨父旁边,委身坐下,看着水中地鱼,和映出来的天上那飘浮地云,也伸手抓起把鱼食扔到更远的池子中,几条红色的鲫鱼争抢着腾出水面,溅起晶莹的水珠,荡漾着粼粼的波纹。

池边绿柳依旧,一些稍微枯黄了尖尖的杂草上是那还没有完全消逝的露水,汇聚起来凝成一颗珠子,晃动着于承受不住的叶子上滑下,稍微远处的另一个最大的池塘中,几对儿鸳鸯各自找好地方,相拥着在那美丽的梦乡寻觅。

许是受了它们的感染,杨父把最后一把鱼食喂过后,轻轻搂过夫人,让其靠在他的臂弯中微眯着眼睛说道:

“你是不是想让那小店子多听你的话,当个上门女婿啊?那些日子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惜呀,自从让儿到京城和当今圣上见面后,那以前一直不动用的渠道也开始让他们帮忙了,由拳山上曾经居然是店太师在住,那小店子就是他老人家特意培养的,呵呵!

刚下山就被萱儿给抓到了,这样的人能给咱们做上门

“啊?这是样呀?可是,太师难道是一直在教他如何赚钱?别的本事没看到,偷懒、耍滑、出鬼主意我到是发现了。也不知道萱儿看上他哪点了。连男女之嫌都不顾,整天的粘在一起,老爷。你不担心西湖上地比试?万一咱们输了可就完了。”

杨母惊讶于店霄地身份,却因那天的印象不愿承认他好,想起杨金主来信时说的相信情况,又有些埋怨女儿,最后才担心起西湖上地比试。

杨父摇摇头,目光看向远处说道:

“不怕。这事现在已经教给萱儿他们了,让他们来想办法吧,大不了这边输了咱们去长江上那里,和月梦阁来个互换。”

日头高高升起,富阳县街道上来往行人渐多,因与由拳镇相邻,随着由拳镇的百姓越来越富裕,不少人都会在镇子上买些东西来用。尤其是一些姑娘家喜欢的胭脂水粉之类的,同时也有人把由拳镇出产的东西拿到这里来卖,小菜、泥鳅,每当有人用车拉来时就马上会被县里的酒家和小贩买去。

同样。晚上由拳镇地夜市中也有不少富阳县的人前去凑热闹,或许因为日子过得好了。由拳镇每到了晚上,那些百姓就会出来围上几堆,听从其他地方过来的说书之人讲上那么一段,或是三家酒楼后派来的歌伎唱上那么几曲,也有的人把闲暇时做的一些小玩意让孩子拿出来卖,得了钱就当是零用。

按理说由拳镇如此的发展,挨着他的富阳县也应该相当不错了,可此地地百姓还是如此,反到因为不知为何需要出的钱使日子过的更紧,只有当对此疑惑的人看到县令家地那挨在一起的一栋栋房子和有大量人在劳作地土地时才会明白。

县令家其中的一栋房子前面的小院里,一棵大树阴凉之下,两个丫鬟和一个小役恭敬地给坐在椅子上的一个人揉捏着全身。

“恩,左边的腿再往上面一些,耗子啊,听说由拳镇的如归酒楼又出新的泥鳅的做法了?为何不给少爷我买来点尝尝?”

这人眼皮都没抬一下的让人把左边的腿好好捶捶,随后又问那个张的脸比较小,下颚比较尖,上嘴唇略微突出些的小役关于如归酒楼的事情。

“少爷,不是小的不给您买,是这次出来的那些个菜人家不外卖,想吃就得去那吃,并且还是三更以后才给做,也就是说需要找地方住,哦,还要提前两天约定,所以现在那地方好象空位置不多,包括一些当地百姓用来做客栈的房子,最主要的就是您不是说再也不去那里了么?听说出这个主意的人也是您最恨的那个店小二。”

耗子一边给自己的少爷揉着腿一边看着少爷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回话。

“恩,知道了,又是那个小二,人都不在这边了,还总给出些馊主意,让他们钱是越赚越多,上次是你说的吧,以前你有一个远房的穷亲戚就是由拳镇的,如今上个月娶媳妇居然用的全是金子打的首饰,哎呀!这一家都如此,都加起来得多少钱呀?可惜,不是我富阳县的。”

这个少爷因店霄把他从酒楼中撵出来到现在还耿耿于怀,说到小二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更多的是对由拳镇赚的钱眼红。

“是,少爷您说的是,那个地方确实不归老爷管,不然早就乖乖把钱送上了,哪能让您的零用这么少?其实这也都是老爷喜欢买地盖房的原因,等以后还不都是您的?”

耗子连忙在那奉承着,紧怕一句话说慢了少爷不高兴。

“是呀,想报仇还不好办呢,耗子最近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好玩和有趣的事?说来听听,说的好了,下次少爷我和那些兄弟一起玩乐的时候让你跟着。”

“回少爷,小的一直都在侍侯少爷您呢,哪有闲暇去听这些事情,要不,小的专门去给您打听一下?”

耗子不敢说什么事情,真要他跟着,万一出了事情,老爷还不得给他打死呀,什么责任都摊他身上了。

“少爷~!奴婢到是听过一件事,说呀月梦阁船队来人啦,整日里吟欢作乐,还要和杨家的梦馨画舫一较长短呢,那如归不就是杨家的么?您可以去帮着月梦阁,若赢了也算给您出口恶气,那边情况奴婢到是知道些。”

旁边一个给端着茶过来的丫鬟对自家少爷说着,媚眼来回眨着用身子在少爷扶在椅子扶手的手背来回蹭了蹭,看样子她是想让少爷带她出去。

“啊?还有这事儿?好,去,带你这个小妖精去。”

这个富阳县县令的公子朱宝田答应着把这丫鬟给拉到了怀里。

汴水河上,大小姐坐在船头,拿着看很远欣赏着两岸的初秋景色,突然想起来要比试的事情对身后的店霄说道:

“小店子,是不是还有些东西应该准备下,与官家借来的人不会是个摆设吧?”

“对对对,现在就得让他们开始练习了,不然会来不及的,哎!主要是不知到你家那梦馨画舫都有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对手如何?看来需要做几种不同的方案才可以。”店霄应着,皱起眉头来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