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秋水盈盈风渐起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三章 秋水盈盈风渐起

河潺潺的流水推送着向东南而去的船只,调皮的小鱼边经过的船梆浸水处轻轻啄那么一下,两岸的风景,似缓实急的在人的眼帘中匆匆而过,当空而来的日光使甲板上的人映出一百多道影子,或许因为站的密,那影子总是折叠起来落在后面人的身上。

这时有两个影子出现在这些影子前面的甲板上,稍微长一些的影子的主人来回看了眼其他影子的主人,点点头说道:

“不错,先可这一百人来,大家好,都知道我们绿野仙踪吧?有不知道的可以问问知道的人,这里就不多说了,官家允许你们到此,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来做,现在让你们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转过身去,随意的走动,转,走,对了,就这样,那个左边数第三行倒数第五个那人,你等一下。”

那人听话地停下来,回头看着绿野仙踪的女东家和旁边的特殊小二,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现在要求你正常走,就当没有人看,随意的,懂没?”

店霄到这人近前告诉那个人要正常走路。

“恩,懂了,正常走。”

那人理解了店霄话中的意思,嘘出口气表示明白。

店霄喜欢这样的人,一说就懂,不费劲,伸出手来往前比画一下说道:

“那咱们再来一次,转身,走~,,,不用踮脚。你看你两只脚。来回踮着。”

前面走在最后的一个人这时回过头来对店霄说道:

“那个,小,小二哥。他和别人不同,正常走就是踮脚,从小就这样,我和他一个村的。”

店霄看了看说话地人,又看了看踮脚这人,这个人点点头表示那人说地没错。店霄也点点头又要求道:

“那这样,你别正常走了,记住,我说正常走时你就别正常,好了,大家走的都不错,现在你们需要把这只船的甲板当成夜市地路,两边全是卖小吃的。爱吃不爱吃的都有,你们去挑,跟在我后面,我也挑。现在跟我走,来。”

说着话店霄转过身往前走。突然向旁边一转头,嘴中发出一句惊讶的声音:

“咦?这也有卖羊肉串的啊?看着那往下滴的油就想买一串儿尝尝。”

嘀咕完以后,对后面人问道:

“明白了没有?就这么来,声音不用大,也不用都出声,自然一些,正常一些,恩,那个踮脚地你不用正常,一、二,走!”

“咦?这也有卖羊肉串的啊?看着那往下滴的油就想买一串儿尝尝。”

那些人一同扭头惊讶地说道。

“都停下,官家在哪找的你们这些人?小店子说羊肉串,你们也都说羊肉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羊肉串一条街呢,真笨,这样吧,这个逛夜市的小店子你一会儿再弄,让厨房的师傅弄出些东西出来,过一会儿吃午饭,正好一起来,说下一个吧。”

旁边站着的大小姐都看不下去了,喊停后想出个办法,等会吃饭地时候再做。

店霄有些无奈地吧嗒了两下嘴儿,伸出胳膊竖右手的食指来回比画着说道:

“面布表情控制,别小看了这个,关键时刻可以救命,本人从小就练,不然在沫水边也躲不过层层排查,说的有些远,不说这个了,现在大家一起装高兴,不用非要出声,心里面高兴那种,能出声的就出声,平时就笑不出声要把表情做出来,做到两个字‘自然’,好了,一、二,笑。”

‘呵呵!’‘嘿嘿嘿!’‘哈哈哈!’‘咯咯咯咯!’

那些人有地仰头,有的扶腰,有地蹲地不起,有拍手和跺脚的,可就没一个看着自然的。

“停,这样,刚才我和大小姐合计了一下,大家都挺不容易,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每人给十两银子,怎样?”

店霄看他们这个样子喊停了,说要给银子,马上,这些人有眼睛猛然睁大变亮的,有嘴角微微上翘的,有双手攥拳眉毛飞扬的,有轻轻用鼻子哼出声的,都高兴了。

大小姐在旁边伸出大拇指对店霄赞扬比画一下,笑着说道:

“就是这个样子,大家要记住了此时的感觉,恩,正好,‘难过’想来你们也做不到,我跟你们说实话吧,刚才给钱是骗你们的,还什么都没做呢,就值十两银子?哪有这种好事呀?”

‘刷’

那些人的脸全变了,不单单有难过,还有愤怒呢,把大小姐吓一跳,紧往店霄身后躲。

“都别看啦,就这么个意思,大小姐想让你们体会下难过,愤怒地难过也可以,放心,亏待不了你们,来,刚才那个说一个村的踮脚的那个人,你站出来一下,别人都高兴,你自己难过,能做到不?你可以想一下,一会儿吃午饭的时候,别人都有肉,到你这就剩点菜叶和汤了。”

店霄招招手让刚才那个人出来,对他耐心地说着。

这人点点头想了下说道:

“难过,别人都有吃的高兴,我没有就难过。”

店霄觉得他不错,领会这种精神了,接着又道:

“还有一个,就是别人都难过,你高兴,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次你们来,官家那边给你们什么我不管,事情办妥当了,绿野仙踪也给你们一份额外的银钱,大家都有,可我们突然决定,别人的不给了,合起来就给

人,这下别人难过了吧?你高兴不?”

“不、不高兴,他、他们会打死我滴,还是平分的好。”

那人有些吞吐地说着,轻轻摇动脑袋,满眼恐惧。

‘咯咯咯’

大小姐用手捂着嘴直笑。店霄气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认命般地点点头说道:

“下、下一个……。”

秀洲城中,挨着东面城门地一处院子里,两棵大树分左右巍巍而立。嫩绿地叶子被阳光照的有些卷曲,聪明的虫子这时便会爬到树叶地背面,静静地呆在那里,渴了或饿了张嘴咬上一口,当是无比惬意,好一些的是。在这闷热的天气下,偶尔会有一股夹杂着潮湿和咸味的海风吹来。

院子里一个由石头雕刻而成的桌子边,两个人相对而坐,中间摆有一副棋盘,一人手持黑子,‘啪’的一声轻轻落下,满意地看了看局势,笑着对另一人说道:

“苏贤弟这盘棋走地有些不好呀。看似步步计算,可最后都因关键的地方被破,若想不出其他妙招,还是弃子认输的好。时候尚早,可再来一盘。”

拿起白棋还没有找准位置下的人此时紧抿着嘴。两眉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川’字,用手指搓捻着棋子叹口气地说道:

“不但是下棋如此,在别的方面也不顺啊,哪想到杨家派出个小姑娘,带着一个小二就给我弄出这些事来,先是在长江上以八方接应打败我苏家月梦阁船队,并从我那个傻弟弟手里骗走三万两银子,接着又在成都府路一顿搅和,绿野仙踪和刹那芳华出名了,那边我们要当作棋子的于正袁却被他们给弄死了,回来时再想杀白拓疆,却是遇到黄家的船队,京里的人也不满意了,等他们进京,二弟又找人在那边给捣乱,让人家连打带削给化解地无形,反到得罪了不少人,哎!”

“苏贤弟不要急,这次你那个弟弟做的就不错,找了个厉害的姑娘去西湖,杨家的梦馨画舫这回可险之又险呀,不如你再安排些人埋伏到那里,若是赢了便不做什么,若是输了,趁机杀几个重要地人也好啊,要是能把那个头牌和几个不错的姑娘给杀了,明年再去地话杭州绝对是你的,再说了,你不是还有一步暗棋呢么?只要舍得,双管齐下,还能不赢?”

这人劝着苏大当家的,并伸手接过那枚白棋,把盘上的其他棋子也打乱,挥退了要上前来帮忙的下人,慢慢的装到盒子中。

苏大当家的点点头,对这人道:

“大哥说的是,本来京中那人想让我们再找些海盗,好过去对付特殊人物,这次就留下一部分,让他们进到西湖里,躲藏起来,二弟的那个姑娘和我的暗棋,要是再赢不了,那就杀,可惜了,只要暗棋出来,那就会暴露,哎!不知会不会平安回来啊!”

“怎么?心疼了?谁让你当初没尝过呢就给派出去了?处子之身有什么用?不如让她和一些人在**探听点东西呢,想来没有几个男人能抗拒得了,那妩媚的声音和柔柔的身段,啧啧,就让人向往不已啊,早知这样,还不如大家好好玩一下呢,万一便宜了别人,那才可惜呢。”

这个人听苏大当家的真要让暗棋出手,不由地想到一些美妙的事情,咽了口唾沫,摇头叹息着。

他这话一说,苏大当家的脸色有些不郁,认真地说道:

“不管以后如何,至少在我心里,她都是最好的,等我成就大业,绝对会把她时刻带在身边,那怕她已不是完壁,我也不会嫌弃她一丝一毫,她也是为了我呀,什么事情?”

正表着态呢,院子外面‘噔噔噔’跑进一个下人,苏大当家的马上向他有何事情。

“报,月梦阁船队在杭州西湖一切顺利,有不少文人才子前去捧场,并于夜中也流连往返,声势已不在杨家梦馨画舫之下,只是,只是现在杨家好象知道有所不敌,正在调杨家的大小姐杨紫萱和她身边的那个小二一同回来,现已在路上。”

这人说完话便不再言语,等待命令。

“什么?那个大小姐和小二也往回来?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京城中没有事情可以牵制住他们?这可如何是好,一听到他们两个,我这心就不安起来,恩~!告诉前去联络海盗的人,.=:干掉这两个人。”

黄大当家的脸色立即就差了不少,连续喘了几口气后,对着这个来报告的人吩咐着多调海盗。

东京城外一个普通村落的民房里,一个脸上有着深深刀疤的人坐在绣榻之上,靠着糊有一层黄纸的墙,手中拿着一柄微微向上翘,带着弧度的长刀,静静地看着门口的地方,不一刻,随着轻柔的脚步声,一个人出现在那里,对着他点点头说道:

“鬼脸,你让查的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杨家的大小姐和那个店霄已经处在去往杭州的路上。”

‘刷’一锭金子甩了过去,这个叫鬼脸的人说道:“这是此次的报酬,这个消息很重要,他们马上就要为他们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那人接过金子没有再言语,直接转身走了,鬼脸也简单地收拾下东西,离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