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贾明回来蟹儿肥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四章 贾明回来蟹儿肥

弯残月孤挂于天上衬着运河上点点渔火让那漆水面增添了不少生气偶尔有风来过揉碎倒映的灯盏挥洒出一片星辰而后古寺的钟声荡着旅途中的船和甲板上近乡情怯的人。

“小店子你说现在由拳镇能是什么样子?当初那些过来等着吃不要钱的烫串儿的孩子又长高不少吧?”

大小姐坐在甲板上的桌子旁感受夜色下那一丝清凉目光扫过停靠在岸边的渔家船坞想起一年多以前路过此地的样子想起由拳镇那些百姓和一起经历过的苦难和欢笑问着陪在旁边嘴一直没闲下来猛吃的店霄。

“恩应该能变得比我们出来时更漂亮更迷人没有任何灾难能够压垮勤劳而又朴实的人们尘埃落处崛起的是繁华至于那些孩子他们会与希望一同长大。”

店霄应着话一块板筋不小心塞到了牙用手使劲往外抠。

看他那难受的样子大小姐从包中翻找出一根牙签递过去好奇地问道:

“你晚上没吃饭么?怎么还吃呢?小心撑坏了肚子这快到家了为何我却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一起吃我给你挑个辣椒少的蹄筋你放嘴中慢慢嚼着心情就好了我也是不舒服才拿这些东西来吃的这法子挺管用。”

店霄终于把那塞住的东西抠了出来直接用手捏起块蹄筋给塞到大小姐嘴里告诉她吃东西就可以缓解难受。

大小姐也不嫌埋汰一口小银牙不停地咬着说道:

“真的呀一吃上东西就舒服多了其实我是想早点到地方让他们看看这次跟我们到成都的那些人现在的样子那个小店子。到时你和我一起回家吗?”

“我?我还是先找个别处呆着好你陪你爹和你娘吧恩就给我安排到上次去的那个轩悦楼我挺想那几个小二的。”

店霄一听大小姐让他跟着回去刚因吃东西放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提议去别处抓起一把蹄筋也顾不得是否能塞牙了。扔到嘴里猛嚼。

日头刚刚升起半夜时出去打渔的船就已赶回一尾尾鲜鱼。一篓篓挥舞着夹子的螃蟹未等抬下船就有不少地酒楼采买之人和专门为螃蟹来的人欲上前挑选只是今天所有的螃蟹打渔的人都不卖旁人问起便说道:

“今天所有的螃蟹都要拿到轩德楼去给他们选大的和带黄的选过后我们才能卖给别人。谁想买就到那等着吧听说今天杨家的大小姐坐船回来抱歉了诸位我这还有些鱼有要的没?”

“原来这杭州如此繁华之所也有仗势欺人地地方啊?轩德楼居然要把好的先挑走。这些渔夫想来是无处诉苦啊。”

一个文人模样的人在一个家人地陪伴下也过来看热闹并想买几只又肥又大的螃蟹吃见人家不卖摇摇头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旁边一个也过来买螃蟹的人正准备去轩德楼门口等挑剩下的呢听他这话疑惑地看着他说道:

“这位公子想来不是杭州本地地吧?那些渔夫诉什么苦?在杭州有三方势力每当有事时就会让别的买卖人给单独送去好东西以供挑选选中的东西价钱是平常的五个那么多这杨家轩德楼就是一个。那些卖东西的人都巴不得他们经常这样做我们买东西的人也一样挑剩下地那些人就会低一半的价格来卖有的甚至随意收几个钱就卖赶快去等着吧晚了可抢不到。”

“杨家是干什么的?这么大派头大小姐回来就得让别人吃挑剩的?唉!你们这些人呢?”

被人说了一顿的这个公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看大家都开始往轩德楼方向走指着这些人说没骨气他旁边跟着的下人小心地看看周围。见没有人和他们一般见识这才长出口气。拉拉他的衣襟劝道:

“少爷咱还是别管他人地吧?您要是想吃小的再想法子给您买这地方一会儿人家大小姐回来必定有不少杨家的人来接万一被听去就不好了。”

他说的没错话音刚落从连着码头的这条街那边就浩浩荡荡出现不少人一队队的护卫带着武器于前方和两旁负责开路和警戒而平时杭州本地那些巡查的官府衙役却都没了踪影。

随着队伍的延伸一辆比别的马车都宽大和豪华的马车缓缓出现那转动起来只有轻微响声地轱辘居然有不少地方是铁制的。

“这车是真不错呀可惜不能总坐不然出去一次排场太大整个杭州可就这一辆。”

杨父把手放到风扇处吹着虽说早上根本不热可他还是把那销子给拔下来让风扇转动又打量着看过无数次地车内布置感慨不已。

“夫君说的是这车子坐起来是舒服颠簸的也不象其他车那样厉害坐着都能睡着萱儿真是有心了她那边的工匠不知从何处找来的那个整天没正经的小二鬼点子一出他们就能做出来。”

杨母也满意这车轻轻摸着只是一说到店霄话就变了听不出是夸还是骂。

“觉得小店子不好你就别提总挑人家不是还整天挂在嘴边穿着人家那边送来的衣服品着小吃用着人家的东西

见面时可不许如此说。”

“不说不说我就是无事时念叨念叨怕他仗着小聪明走上歪路到时让萱儿来跟他说没个父母的咱得多照应下那船快到了吧?”

杨母说话时车已到地方转个方向停住杨母挑开帘子往河的上游看。

她这话就好象命令一般刚刚落下那远处的河面上就出现了点点帆影来凑热闹的人也都被杨家的护卫给隔在外面伸着脖子看船队渐行渐近。主船好象知道没有危险当先冲了出来高高挂起的‘杨’字大旗迎着风咧咧招展。

片刻后这主船终于第一个靠在了码头上‘哗哗~哗哗~!’一队队护卫踏着整齐的步伐小跑着来到船的甲板上顺着跳板而下统一的穿着锋利地兵器彪悍气势。淡漠的表情刚毅的面孔和敏锐的眼神让所有围观的人都惊讶起来有一种经历过生死搏杀的压迫感。与岸边等待的那些杨家护卫一下就拉开了差距。

“这?这是我杨家的护卫?怎么感觉象炎华的精锐贪狼卫呢?恩武器比贪狼卫好那两个鼓起来地胳膊中应该是袖箭吧?有钱呐!”

杨父嘴中嘀咕着领夫人一起下车。

“爹娘。萱儿回来啦。”

大小姐本来还矜持的从船上往下一步步挪呢看到父母从车里出来马上拉起店霄‘噔噔噔’跑过去那些护卫也都立即配合着做出各种保护动作和站到各个有利的位置上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种长期这样做产生地习惯和默契一些明白的人都吃惊于这个杨家的小姐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让护卫达到如此程度。

“恩回来了我的萱儿又漂亮了来让娘好好看看怎么出外面这些日子变胖了呢?”

杨母抱着扑到怀中地女儿来回摸着看着说变胖了。

“恩小店子总给我做好吃的他说稍微胖点好。小店子这是我爹、我娘。”

大小姐解释着为什么变胖想起旁边还有个店霄回过头来给介绍。

店霄刚才已经做了半天深呼吸了可现在还是有点心跳加快强挤出个笑脸鞠了一个躬说道:

“老爷好老夫人好。”

问过声好就再不知说什么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还是杨父经历的多。伸出手来拍拍店霄的肩膀说道:

“你就是店霄?萱儿嘴里的小店子?好萱儿这次出去还多亏了你。去消息时我就提到过你不错以后有什么话咱爷俩可以好好说说听说你菜做的不错哪天炒两个喝几盅叫我一声伯伯。”

这丝毫没有提身份和地位直接用对亲近人地语气说的话让店霄觉得舒服不少大小姐那边也高兴起来。

“杨伯伯赞谬了我那两下子哪能和大厨师傅们比呀杨伯伯何时想吃小子尽心便是。”

店霄也跟着谦虚着。

“恩这段日子霄把萱儿照顾的不错一同回吧有话到家再说。”

杨母这回再打量店霄觉得比那天看到的顺眼多了好象换了个人似的夸着带头往马车上走。

店霄觉得不适合与人家坐在同辆车中推委着在后面跟着让人家三口人好好说说话并且也不准备直接跟到人家的院子里想找个地方暂时安身一扭头看到个人和杨金主长的非常象应该说杨金主非常象他有几个下人跟在旁边便凑过去说道:

“这位可是杨管家?我觉得和一个人长的挺象。”

“你说地是我那劣子金主吧?恩还多亏了你的照顾经历了不少事情也学了许多东西。”

管家对店霄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对店霄表示感谢。

“那您帮我安排个地方等大小姐团聚完再说如何?”

“行你想去哪?”

“就去去那个轩悦楼吧我还有几个熟人。”

店霄说出了自己早就想好的地方。

轩德楼今天是一个客人都不接待后院已经挤满了来送各种肉菜的商贩都是把最好的拿过来让挑那些负责采买的人细心地拣选着楼里楼外人员穿梭不停。

比起它来轩悦楼依旧是照常经营因为另一个楼的关系大部分喜欢杨家口味的人就汇聚到这里可把小二给忙坏了尤其是一楼的负责地事情太多可即使这样他们也高兴这次大小姐回来他们都有赏钱吃饭的人多得到打赏地机会也就多一个个干的是热火朝天。

“老大来这个壶给我拎你先歇一会儿晚上东家老爷宴请杭州的一些人还得靠你呢这一下咱们也可以有口福了可惜要去由拳镇的如归酒楼就好了听那边有人说如归给的工钱最多睡觉的地方最好平时吃的也不差每天至少有一顿是带荤腥的。”

一个小二接过一楼当头的这个人手中的壶给旁边的人添过水后回来向往着去如归酒楼。

那老大摇头说道:

“你就别想了那边要求多严你知道么?我现在就想再来个伙计帮着忙活忙活。”

“各位兄弟我贾明来啦。”话音落下店霄晃荡着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