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梦馨画舫话心梦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五章 梦馨画舫话心梦

有一只红蜻蜓,悄悄飞过你窗前,不知道你的眼,能见?……从来不曾忘记,晚霞中的你,踏过青青草地,夕阳在心里……停在我的心里。”

西湖之上,几只连在一起的楼船静静的漂浮在那里,多彩的颜色,描金的字画,楼檐坠下的丝带随着风轻轻飞舞,一些个身穿轻纱内衬兜兜的姑娘不时在船之间的特殊搭建的板子上来回穿行,挥动柔柔的手臂,摆动着盈盈一握的腰肢,留下一路的香气。

道不尽相思之意的歌声从被围在中间的一只船上最顶层传来,和着‘叮咚’的琴声远远飘去,让一些个因昨夜酒醉未归的公子、少爷不由心生想望,那幽怨的声音和词,听着是那么的让人想把唱曲子的人好好搂在怀里呵护一番,可惜,那中间的船不是谁都可以上的,并且上去了也没有人与你行那**,只能听一听,聊一聊,喝几杯酒。

“唉!可惜上不去啊,更不能好好亲热一番。”

一个蒙蒙中醒来的公子侧耳倾听着,感慨地对旁边依偎在她怀中的一个女子说着。

“嗯~公子醒啦?让奴家先起身,好侍.u了,公子是否该回去了,至于想上中间的船,那公子你可还要努力才行呀。”

这女子睁开眼睛看了他一下,便要起身穿衣服,刚刚支起半个身,柔顺的头发就披散开的垂在了雪嫩的香肩之上,薄薄的毯子掩不住前面那两处明显的地方,随着她的动作颤颤的往下滑。

“急什么,去不了中间的船,在你这里也不错,尤其是你身上,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来。拿掉这碍事的毯子让本公子在好好地抚弄抚弄。”

那公子未等女子起来,便一把拉下那已经遮不住全部地方地小毯子,用嘴和两只手在一些充满诱惑的地方摆弄着,引得碰触的地方一阵阵起伏颤抖,充满了细细的红晕。

“公、公子,若,若是,想与那,那船上的姑娘欢好。也,恩,也不是。不可以,哎呀!等这次苏家、月、月梦阁比过后,那些,输了的姑娘,只要拿钱便。便可以任由公子梳弄了,啊~!”

这女子一边配合着公子一边说着如何才能让公子达到愿望。

“哦,原来是这样,那不知这船晚上都是如何安排线路的?不会总在这一个地方吧?”

这个公子又好奇地问道。

“不,不会都在此的,恩。恩,有三套游玩的路线,要看中间船上地那几,几面彩旗,恩!”

“哦,那这里的护卫也都跟在船上?有没有偷偷进到你们这里的?”

“恩,在,没。没有进,进我们这地,啊~~~~!”

随意问过后,好象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公子拉过身上的毯子把两个人盖在里面。

而在他们两个人刚才说的中间的花船顶层之上,三个姑娘静静地看西湖上早已看腻味地景色愣愣出神。

许久,一个姑娘才把手从那琴上拿来,幽幽叹息了一声说道:

“不知道这次那个人还能不能作出更好的曲子来比赢月梦阁,不然我们几个可就要告别这艘船了。”

“馨姐姐不怕,听说那个乌鸦嘴已经往回来了。现在或许都已到地方,只是我们这边还没接到消息。到时都不用他作什么曲子,只要他过来说月梦阁输,那月梦阁就输定了,他是乌鸦嘴嘛!咯咯咯!”

旁边另一个姑娘接着话说道,好象想起了一些好玩的事情,咯咯笑着,推开原来坐在琴边的她称作馨姐姐的人递过去一支箫让她帮着合,手拂在琴上唱道:

“情深深雨蒙蒙,多少楼台烟雨中,记得当初你侬我侬,车如流水马如龙……。”

带着穿透力的洞箫之声,配合着女子缠绵地嗓音,再一次于花船群中荡漾开来,几多人听到,流下几许泪。

“玉儿也真是的,告诉你多少遍了,要注意礼节,别叫人家乌鸦嘴,人家能说出输赢,那是人家有那个本事,靠的可不仅仅是一张嘴,没看比八方接应的时候么?那一首彩云追月,现在西湖上哪个姑娘不会唱,哪个公子不会哼两声?这就是人家的厉害之处,还有从长江传回来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

坐在绣椅上的一个女子待小玉唱过后纠正着她那‘乌鸦嘴’的话,伸手拿过旁边地一支笛子,放到嘴边吹着‘徵角商宫……’的调子,正是店霄当初在如归酒楼写给宋雨萌《梁祝》的前面那个笛子的江南春色。

被说的小玉吐了吐舌头拿过旁边的其他乐器与馨儿姑娘一同给小姐合音,宋雨萌姑娘也轻启朱唇哼道: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

“好,三位妹妹嗓音动听,演奏的也好,这次那月梦阁想必又会空手而归,我找了半天,原来三位妹妹跑到这里来苦练来了。”

宋雨萌刚唱完,外面珠帘就被挑起,一个全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说着话走了进来,薄粉扑面,眉如远黛,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含羞的眼睛,只那么轻轻一睥,莫说是男人,便是女子也都不由地被深深吸引,加上笔直的小琼鼻和那透着水儿地滑嫩小嘴,想来多少人见过她一次就永不会忘记,配着高挺的舒胸,款款摆动的杨柳腰,及修长的**,精巧的小脚,当是绝世尤物。

“呀!原来是谢姐姐来啦,快快请坐,玉儿,还不

拿茶点,馨儿,把我珍藏的龙涎香燃一支,谢姐姐,想不到您能来。”

“恩,不用如此忙碌,我就是来看看,过几天与月梦阁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不想让咱们西湖输,你这已经得过一次花魁的人,名声更是重要,若不是杨家的规矩,想来去年你就会被破了身,到时可就不值这些钱了。看来这次你们很有把握呀。”

脆中带柔的声音说出,让听到的女子都觉得舒服,而这个询问的人正是当初给由拳镇三家酒楼当评判的那个有着‘纤指问情’称号的西湖花魁谢芙澜,人家都说,她别的地方美则美已,可看到地人却不多,因为她总蒙着面纱,惟独那一双芊芊玉手,弹琴的时候便会让人看到。无数人都曾为了她这双手难以入梦,故此,在见不到容貌的情况下。送予了她这个‘纤指问情’的称号。

那边的小玉已经把茶和几样精致的点心摆了上来,船舱用也燃起人让人一闻就觉得舒爽的并且有些慵懒赖床想法的龙涎香,此时宋雨萌才从刚才谢芙澜的问话中醒出来,摇摇头说道:

“不瞒您说,谢姐姐。这次真地是没什么胜算,可惜当年应该是你比试的时候你却被人掳了去,不然就能知道月梦阁并不是什么都不行,当初接替你的那个人也是险胜,今年他们又找来了厉害地人,光凭这点曲子不行呀。至于出阁之事,哎!这就是咱们红尘女子的命,最好的就是被哪个大家子弟看上,直接

疏弄过后带回家中纳为妾,不用再受那千人品尝之羞。”

谢芙澜听过这话后认同地点点头,伸手拿过一粒葡萄,仔细的拨着皮,那好象能看到另一边晶莹的手指与葡萄圆润地样子相合。果真迷人,轻轻奏起眉头问道:

“这样的曲子都不行?哎!也对,去年都已经唱过了,这比试的时候必然要落下乘,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难道我西湖就要让长江的月梦阁进来?”

谢芙澜这话越说越难过,听的其他三个女子都不好受了,小玉在旁边出声劝道:

“谢姐姐莫急,咱们东家已经把那个曾在由拳镇酒楼博艺会上赢了地八方接应乌鸦、不是,店小二急招了回来。就是当初唱彩云追月的那个,想来他应该能有办法。就是他在长江上打败了苏家月梦阁,让无数人感叹,也让无数的店小二向往。”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有他在一定会没事的,只是不知道他能想什么办法呢,这样,我最近一些时候总是无事干,不如把他找来,咱们一起合计下如何对付月梦阁,恩,就这么办了,三位妹妹可不要拒绝!”

谢芙澜听到那个八方接应要来给出主意后,眉毛一下就扬了起来,长长呼出口气,提议她也要来帮着琢磨应该怎么对付月梦阁,把那拨好皮的葡萄扔到嘴里,仔细地品尝着滋味。

以宋雨萌为首的三个姑娘都觉得这个谢姐姐说的有理,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告诉谢芙澜那个店小二来了后就找她。

轩悦楼中,店霄依旧是当初地那个样儿,松松垮垮地站着,低个头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两条搭巾皱皱的看着就恶心,旁边的人要是喊的声音不够大,他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伙计,再给我烫壶酒。”

一个离店霄不远的客人对着他喊到,同时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空酒壶。

“哦,您稍等。”

店霄磨磨蹭蹭走到旁边,把那小酒壶拿起来仔细看看,又看看吃饭的人,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往后面走去。

一刻钟以后,酒没有来,两刻钟以后,酒还没有来,直到那个人把那两样小菜都给吃的差不多了,起身欲质问的时候,店霄才从后面晃悠着出来,说道:

“不好意思,刚才水有些不热,怕烫不好,给您现烧地,您包含。”

“这样啊?没事儿,你有这份心就成。”

那人也比较和气,听了话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示意无事。

“谢谢您,一看您就不是为些许小事生气的人,您大度,那您这都没有下酒菜了,还要些么?”

店霄略微躬了躬身,问那人还要菜不?

“要,按这个再来两盘,这是赏你地。”

那人也好象觉得没有菜吃不行,真就又要了同样的菜,摸出几个铜钱递过去算是赏的。

待店霄晃荡着身子去给安排菜的时候,那几个伙计看到这一幕了,原本他们从店霄进来就已经开始关注他,觉得这个人有点邪门,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其中那个头觉得也应该学着店霄的样子来,好象配合他一样,另一桌上有两个吃饭的汉子,酒没了,喊了嗓子上酒,这个头用眼神制止了别人,亲自跑过去端了酒壶,直到小半个时辰了,才晃悠着出来往那边送去,却没看到店霄这边端着菜来到刚才这人桌上悄声地说道:

“洱兄弟,这边的人也安排完了吧?记得,看地形的时候尽量详细,以后不但可以作为导游用,还能有其他用途。”

“小二哥您放心,这次跟来的都是最好的,我也回亲自前去。”唐洱说道。‘扑通,啪,哎呀,我不敢啦。’旁边有声音传来。